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第一兵王

正文 第563章 回家

    一個人的反應能力再快,眼楮只有一雙,手掌只有一雙,腿……也一雙。

    其實有許多老話都在詮釋著同一種道理。

    事不過三!

    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身為步入化勁境界多年的宗師,從某種程度與意義上講,天神的確要比于楓要強,但這也僅僅只是在武者的世界里,可若是真到了戰場——

    許多人都說過同樣一句話︰假如戰場上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那那個人一定是——于楓!

    論境界,不如你。

    論戰斗擊殺,他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從狼王匕首揮出致命一擊被天神躲開的那一刻開始,他就陷入了屬于于楓的攻擊節奏。

    生死戰斗間,狹路相逢勇者,比的不是誰的戰斗力強,而是比誰不怕死。

    我用命來換你一命,你要是不跟我換,你就是怕死,那麼從心態上,你就自然而然地的完敗。

    于是,那一拳來了。

    在拳頭擊中天腹部的一瞬間,早已在于楓體內徘徊許久,猶如滾滾岩漿連綿不絕的氣息一涌而出,好似眨眼間火山爆發,充滿爆發力的氣息于呼吸間卷入天神體內。

    猛獸般的勁力盡情撕裂著他的神經。

    每一處肌肉。

    每一處經脈。

    每一處穴位。

    猶如泉水過岩漿而化石。

    鮮血——噴出!

    于楓抬起殺意盎然的冷眸,盯著他的肚子,沉聲道︰“你——輸了。”

    話音落下。

    拳進——

    “噗!”

    又听一口吐血聲,天神倒飛出去。

    但——

    這還沒完。

    狼在咬住獵物之後,除非獵物完全死亡,否則絕對不會輕易松口。

    于楓單腳踏地,腳下地面碎裂開來,繼而猛地向前一沖,在天神落地之前提前預判位置,接著舉起狼王匕首,凌空躍向他。

    一道血痕乍現。

    匕首劃過天神右臂的重要神經。

    鋒利的刀眼徹底廢掉右臂的行動能力。

    匕首回首間再斬斷左臂,廢掉五根手指。

    同一時間,于楓腰部發力,一個翻身,橫腿在半空中三百六十度甩出一道弧線砸在天神的大腿。

    “ 嚓”一聲。

    膝蓋骨,徹底碎裂,再無任何被醫治的希望。

    “王八蛋,爾敢……”

    “閉——嘴!”

    于楓的沉聲念出兩個字,最後在落地的半空中,一個巴掌用盡半臂力直接抽了過去。

    “啪!”

    落地了!

    巴掌聲是那樣得清脆!

    戰斗——結束了。

    戰斗的人群,再看到這最後的結局畫面後,像是被定格住了似的,所有人都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手中的刀,懸在半空中,不知是進還是退。

    人死了。

    即便不用手去放在鼻尖探尋是否還有氣息,大概的結果也能猜得到。

    因為——

    這一幕,就算是神來了,也難以回天。

    斜坡上,白雪下。

    天神脖子以下的身子橫躺在地面上。

    手臂邊,腿邊,流著鮮血在其中,漸漸冰冷,蒙上一層層……的

    而作為天神殿組最強的男人,他的頭顱並沒有被直接擰斷,反是陷進地表了。

    像是提前挖好一坑,等著他的頭顱往里鑽。

    是的!

    他的頭顱,直接卡進地坑里。

    地坑,是天神的腦袋砸出來的。

    而天神的腦袋,則是被于楓一巴掌——生生抽了進去。

    若是站近點看,能清晰得看見那被抽爛的半邊臉。

    于楓挺直腰背,站在原地。

    沒有喘氣,也沒有任何表情。

    化勁?

    化勁多年宗師又如何,一巴掌直接抽翻,在絕對的算計以及速度下,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化勁五層以上者,他皆有一戰之力。

    當然,此刻並不是該關注實力強大。

    而是一個結局!

    敗了!

    “贏了……”李飛揚起笑容。

    “是的……贏了……”張青點點頭。

    至于其他隸屬于天神殿組的雇佣兵,在看到老大的頭顱被人一巴掌抽進地表里時,臉色刷的一下,難看到極致。

    群龍無首,形容得也許就是現在這個狀態。

    所有雇佣兵,先是一愣,在確定沒有任何轉機之後,潛藏在內心,對華下狼王的恐懼便開始瘋狂地涌動,沖入腦海中,瘋狂地……

    “敗了……”

    “天神被殺了?這……這怎麼可能?”

    “天神居然被殺了?不應該,不應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所有人都慌了。

    他們怕!

    怕死。

    最強大的男人都死在了狼王的匕首下。

    就他們這群連開槍都踫不到這位狼王衣角的螻蟻,還能活著嗎?

    能嗎?

    不能!

    所有人都在心中立刻得出了一個答案。

    于楓昂起頭,眼中因內心的怒火而形成的血色消退,他似乎清醒了過來,從濃郁的怒火中,清醒過來,他看著面前這一群失去頭領的雇佣兵。

    沒有半點仁慈。

    都是一群為了錢殺人的儈子手。

    放過他們?

    憑什麼?

    他們要殺我,憑什麼放了他們?

    手里都是沾著人命的畜……生!

    放了他們,誰能保證他們不會去殺別人。

    這個世界不是絕對的善良,也沒有絕對的邪惡,為了利益去做對自己有利的事情沒有錯,但在這基礎之上去傷害別人,對不起,你不配活著!

    于楓沒有權力去決定誰有資格活著,但他有資格去選擇,怎樣去活著,想到五年前那群隨意進犯邊境的地魔三十人,想到歷史上死在邊境的英雄們,想到許多許多無辜的人……

    他覺得該這樣活著!

    所以——

    于楓做下一個決定。

    他看向張青,抬起手,指著剩下六十多名雇佣兵。

    喝到︰“張青,李飛!”

    “到!”

    “到!”

    兩人大聲回應一句。

    充滿底氣。

    于楓︰“全——殺!”

    “是!”

    “是!”

    張青︰“龍箭全體人員听令!”

    “在!”

    “殺——敵!”

    “除——殲!”

    “是!”

    ……

    ……

    在失去主心骨,再有本事的狼群,也會變成無頭蒼蠅,喪失了戰斗的目的以及動力後,留給他們的結局只剩下死亡。

    曾經守衛在邊境的英雄們,有大部分的人都死在了和雇佣兵搏斗的戰斗中。

    這一戰,不是為了自己。

    也不是為了所謂的任務。

    而是為了一口氣。

    一口,先輩們未曾狠狠吐出的氣兒!

    今天,龍箭——替他們出了。

    滿地皆是尸體,龍箭十九人站在于楓面前,身上染著鮮血,直升飛機準備起飛。

    于楓提著裝有心蓮的背包,攥著被牛皮繩綁住的魯非雅,看著回家的方向。

    “回家!”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