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的神

正文 1、2023x月x日 星期一 晴

    他今天又來了。教室不可避免的又發了一陣sao亂,隱蔽的嫉妒和黑暗的情緒在悄悄蔓延。

    我放下手里的筆看過去。

    他穿著白色的體恤,寬松的破洞牛仔褲,黑白相間的球鞋。

    帥氣精致的面容上是他特有的笑容,我曾貪婪而又渴望,也深深嫉妒著。

    ——這笑容屬于所有人

    他很愛干淨,衣服都是一天換一次的。每一件衣服上都帶著淡淡的香味。那不是任何洗衣液或者是沐浴露和香水的味道,那種甜甜的,淡淡卻又仿佛把你整個人都包裹住的,是獨屬于他的。

    講台上正在收拾課本的教授看了一眼門口,視線從他的身上劃過後淡淡落下,而後他輕輕開口:“何清,有人找。”

    無視了周圍的竊竊私語,教授低下頭繼續收拾講桌上的教案,只有我看到,那雙在講桌上面的手緊緊的攥成了拳頭。

    年輕儒雅,為人師表的教師不也和我一樣,早就污濁不堪了嗎?

    我收回視線,隱蔽而又貪婪的注視著他。

    一個女孩紅著臉頰站起來,迫不及待的跑著撞進了他的懷里,他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我知道他經常鍛煉身體,有時我甚至可以透過他的白色體恤看到他的腹肌和窄瘦的腰線。

    我曾不止一次的幻想過,我是怎樣用指尖撫摸過他的每一片肌膚,怎樣用唇瓣親wen他的腰窩,怎樣用舌頭tian舐他的全身。

    “餓了沒有?”

    他伸出手揉了揉女孩的頭發,眯著眼楮笑起來,眼里滿是歡愉,聲音磁性而又溫柔。

    嫉妒像是毒藥,迅速的順著我的心髒流向四肢百骸。

    我一定是瘋了!

    明明嫉妒到快要發狂,恨不得沖上去掐死那個女人,好讓她在那人面前永遠消失,但我的軀體卻只是麻木的,自虐一般的看著。

    瘋了的不止有我一個人。

    神色如常的教授用手指狠狠扣爛了書本的封面。

    我因此感受到了病態般酣暢淋灕的痛快。

    像是一個蠕動著身體在陰暗的角落里苦苦掙扎的蟲子。

    惡心而又見不得陽光。

    低頭收拾好桌子上的書本,我像往常一樣若無其事站起身來走向門口,然後壓抑

    著令人沉醉的狂喜裝出一副禮貌的樣子。

    “你好,能借過一下嗎?”

    他笑著側過身體,似乎饒有興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體一瞬間繃緊,整個人都高度興奮起來,連皮膚之下的血液都滾燙到沸騰,破體而出的濃稠愛戀幾近快要將我毀滅。

    沒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為他著迷。

    我和他擦肩而過,手背輕輕從他的胳膊上蹭過去,美好的觸感讓我抑制不住的發抖。

    盡管卑微的像條蛆蟲,我也依舊做過無數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夢。

    夢中的我將他壓在身下,虔誠的從他的腳尖開始tian舐,他會憤怒的顫抖,那貼著白皙肌膚的鐵鏈在我耳邊嘩嘩作響,相撞時會發出格外悅耳的聲音,但這都不及他在我耳邊壓抑而又沙啞的悶哼聲。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謂的奢想。

    “你想吃什麼?”

    我听見了他含笑的聲音,清澈的猶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讓我感到惡心的聲音隨後響起。

    我低頭輕輕笑了一下。

    沒關系,沒有人會讓他的視線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過一下嗎?”

    他笑著側過身體,似乎饒有興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體一瞬間繃緊,整個人都高度興奮起來,連皮膚之下的血液都滾燙到沸騰,破體而出的濃稠愛戀幾近快要將我毀滅。

    沒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為他著迷。

    我和他擦肩而過,手背輕輕從他的胳膊上蹭過去,美好的觸感讓我抑制不住的發抖。

    盡管卑微的像條蛆蟲,我也依舊做過無數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夢。

    夢中的我將他壓在身下,虔誠的從他的腳尖開始tian舐,他會憤怒的顫抖,那貼著白皙肌膚的鐵鏈在我耳邊嘩嘩作響,相撞時會發出格外悅耳的聲音,但這都不及他在我耳邊壓抑而又沙啞的悶哼聲。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謂的奢想。

    “你想吃什麼?”

    我听見了他含笑的聲音,清澈的猶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讓我感到惡心的聲音隨後響起。

    我低頭輕輕笑了一下。

    沒關系,沒有人會讓他的視線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過一下嗎?”

    他笑著側過身體,似乎饒有興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體一瞬間繃緊,整個人都高度興奮起來,連皮膚之下的血液都滾燙到沸騰,破體而出的濃稠愛戀幾近快要將我毀滅。

    沒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為他著迷。

    我和他擦肩而過,手背輕輕從他的胳膊上蹭過去,美好的觸感讓我抑制不住的發抖。

    盡管卑微的像條蛆蟲,我也依舊做過無數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夢。

    夢中的我將他壓在身下,虔誠的從他的腳尖開始tian舐,他會憤怒的顫抖,那貼著白皙肌膚的鐵鏈在我耳邊嘩嘩作響,相撞時會發出格外悅耳的聲音,但這都不及他在我耳邊壓抑而又沙啞的悶哼聲。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謂的奢想。

    “你想吃什麼?”

    我听見了他含笑的聲音,清澈的猶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讓我感到惡心的聲音隨後響起。

    我低頭輕輕笑了一下。

    沒關系,沒有人會讓他的視線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過一下嗎?”

    他笑著側過身體,似乎饒有興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體一瞬間繃緊,整個人都高度興奮起來,連皮膚之下的血液都滾燙到沸騰,破體而出的濃稠愛戀幾近快要將我毀滅。

    沒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為他著迷。

    我和他擦肩而過,手背輕輕從他的胳膊上蹭過去,美好的觸感讓我抑制不住的發抖。

    盡管卑微的像條蛆蟲,我也依舊做過無數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夢。

    夢中的我將他壓在身下,虔誠的從他的腳尖開始tian舐,他會憤怒的顫抖,那貼著白皙肌膚的鐵鏈在我耳邊嘩嘩作響,相撞時會發出格外悅耳的聲音,但這都不及他在我耳邊壓抑而又沙啞的悶哼聲。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謂的奢想。

    “你想吃什麼?”

    我听見了他含笑的聲音,清澈的猶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讓我感到惡心的聲音隨後響起。

    我低頭輕輕笑了一下。

    沒關系,沒有人會讓他的視線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過一下嗎?”

    他笑著側過身體,似乎饒有興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體一瞬間繃緊,整個人都高度興奮起來,連皮膚之下的血液都滾燙到沸騰,破體而出的濃稠愛戀幾近快要將我毀滅。

    沒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為他著迷。

    我和他擦肩而過,手背輕輕從他的胳膊上蹭過去,美好的觸感讓我抑制不住的發抖。

    盡管卑微的像條蛆蟲,我也依舊做過無數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夢。

    夢中的我將他壓在身下,虔誠的從他的腳尖開始tian舐,他會憤怒的顫抖,那貼著白皙肌膚的鐵鏈在我耳邊嘩嘩作響,相撞時會發出格外悅耳的聲音,但這都不及他在我耳邊壓抑而又沙啞的悶哼聲。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謂的奢想。

    “你想吃什麼?”

    我听見了他含笑的聲音,清澈的猶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讓我感到惡心的聲音隨後響起。

    我低頭輕輕笑了一下。

    沒關系,沒有人會讓他的視線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過一下嗎?”

    他笑著側過身體,似乎饒有興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體一瞬間繃緊,整個人都高度興奮起來,連皮膚之下的血液都滾燙到沸騰,破體而出的濃稠愛戀幾近快要將我毀滅。

    沒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為他著迷。

    我和他擦肩而過,手背輕輕從他的胳膊上蹭過去,美好的觸感讓我抑制不住的發抖。

    盡管卑微的像條蛆蟲,我也依舊做過無數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夢。

    夢中的我將他壓在身下,虔誠的從他的腳尖開始tian舐,他會憤怒的顫抖,那貼著白皙肌膚的鐵鏈在我耳邊嘩嘩作響,相撞時會發出格外悅耳的聲音,但這都不及他在我耳邊壓抑而又沙啞的悶哼聲。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謂的奢想。

    “你想吃什麼?”

    我听見了他含笑的聲音,清澈的猶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讓我感到惡心的聲音隨後響起。

    我低頭輕輕笑了一下。

    沒關系,沒有人會讓他的視線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過一下嗎?”

    他笑著側過身體,似乎饒有興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體一瞬間繃緊,整個人都高度興奮起來,連皮膚之下的血液都滾燙到沸騰,破體而出的濃稠愛戀幾近快要將我毀滅。

    沒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為他著迷。

    我和他擦肩而過,手背輕輕從他的胳膊上蹭過去,美好的觸感讓我抑制不住的發抖。

    盡管卑微的像條蛆蟲,我也依舊做過無數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夢。

    夢中的我將他壓在身下,虔誠的從他的腳尖開始tian舐,他會憤怒的顫抖,那貼著白皙肌膚的鐵鏈在我耳邊嘩嘩作響,相撞時會發出格外悅耳的聲音,但這都不及他在我耳邊壓抑而又沙啞的悶哼聲。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謂的奢想。

    “你想吃什麼?”

    我听見了他含笑的聲音,清澈的猶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讓我感到惡心的聲音隨後響起。

    我低頭輕輕笑了一下。

    沒關系,沒有人會讓他的視線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好,能借過一下嗎?”

    他笑著側過身體,似乎饒有興趣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身體一瞬間繃緊,整個人都高度興奮起來,連皮膚之下的血液都滾燙到沸騰,破體而出的濃稠愛戀幾近快要將我毀滅。

    沒有人能抵抗他。

    所有人都在為他著迷。

    我和他擦肩而過,手背輕輕從他的胳膊上蹭過去,美好的觸感讓我抑制不住的發抖。

    盡管卑微的像條蛆蟲,我也依舊做過無數遍那令人恨不得一生都沉醉其中的夢。

    夢中的我將他壓在身下,虔誠的從他的腳尖開始tian舐,他會憤怒的顫抖,那貼著白皙肌膚的鐵鏈在我耳邊嘩嘩作響,相撞時會發出格外悅耳的聲音,但這都不及他在我耳邊壓抑而又沙啞的悶哼聲。

    是奢想,接近他,是我所謂的奢想。

    “你想吃什麼?”

    我听見了他含笑的聲音,清澈的猶如玉石相撞。

    “都可以。”讓我感到惡心的聲音隨後響起。

    我低頭輕輕笑了一下。

    沒關系,沒有人會讓他的視線停留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