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九章 不解風情的風情

    秦越年齡不大,感情也並非一張白紙,只是太多的單相思和朦朧的交織,在此刻慢慢浮上心頭。

    上小學的時候,課文里有很多古詩,讀起來朗朗上口,而且富有意境,是秦越的最愛。

    可能受媽媽的影響,據說她當初高考語文差3分就是滿分,這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成績,畢竟作文很難得到滿分。

    很小的候,他媽媽就教他背三字經,大一些開始讀唐詩、宋詞。

    在外面玩的時候也經常引導他描述見到的事物,表達當時的心情。

    秦越最快樂的時光,是偶然以天馬行空般的靈感,獲到老媽獎勵一盒筆或幾塊巧克力的瞬間。

    至今記憶猶新的是有次和父母到曲湖公園玩,黃昏的小溪旁,三人自行車的左右是父母,中間是他。

    對著落日殘陽,老爸吟誦那首馬致遠的《天淨沙•秋思》︰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寂寥的聲音回蕩在幽靜的小樹林,吱扭吱扭響起的踏板聲似乎變成穿越了時空的節拍。

    第一次听到這首詩的秦越當時眼淚就下來了,意外的是他的父母都沒有笑他。

    而是兩手相環,攬著還小的秦越,另外兩只手也緊緊的握在一起。

    早熟的秦越經常會陷入對班上好看女生的單相思,卻因連正眼都不敢瞧人的羞澀,即使不得不交流的時候,臉都是偏著,紅紅的。

    他的書包里有一個小本子,寫著各種五言的、七言的打油詩。

    這樣的本子寫滿了放在家里的還有7、8本。

    那時的朦朧充滿了異性間純粹的吸引,毫無任何雜念的憧憬,也許只是心中希望能夠得到對方微笑的一種默默的滿足。

    暗戀的對象也隨著環境和時間在變換,可能是男女間天生的一種磁力吧。

    即使那時還小。

    即使那時無邪天真。

    上高中後,唯一的一次算是戀愛的經歷,依然充滿了幻夢般的遺憾。

    秦越在練習跳高的那兩個月,是在放學後的風雨操場。

    高大健壯的體育老師,在指導了秦越動作要領後,呆不了片刻就敬業的回家了。

    而每

    次秦越也敬業的加練到吃飯前才準備回去。

    不知什麼時候起,有一個頭發燙的微卷,柔和的圓臉上精致的畫了淡妝的女孩,抱著書包坐在跳高墊的一旁靜靜的欣賞。

    這個女孩他認識,是隔壁班的,叫做魏靈。

    那時候女生化妝的還很少。她可能是家庭條件比較好,對美也有著天生勇敢的追求,所以從不管別人怎麼議論,每天都畫了淡妝。

    在那個時候的年級里算是比較漂亮和有性格的女孩了。

    魏靈主動和秦越搭著話,心里對女孩也頗有好感的秦越從未有任何的相處經驗,總是幾句後就找不到繼續下去的方向。

    只有一次,聊起馬上高考想要報考的學校,秦越說了第一志願是臨近省的滇明工學院。聊了比較多,還互相鼓勵。

    骨子里風騷的秦越嘴巴實在不匹配,他的內心,對男女交往這種事情看得非常正式,一定要當結婚來談的大事。

    一個不解風情的少男,又怎麼能懂得一顆多情少女的心呢?

    記得在最後一天的訓練中,秦越說練了這一次,過兩天就要去參加市里的運動會了。

    “加油,一定要取得好名次奧。”魏靈的嘴角翹起,眼里流出甜甜的笑意。

    說完,從包里拿出一個精致的筆記本,遞給秦越︰“馬上要高考了,這個是我送你的筆記本,祝你好運。”

    說完,就匆匆的跑出了體育館的大門。

    秦越坐在跳高墊的一隅,目光跳過高高的橫桿,望著跑出去魏靈優美的曲線,蓬松的卷發里透出落日余暉的金黃,聖潔的光輝映射在秦越的眼底,腦海里突然閃現出馬致遠的那首詩。

    秦越的鼻子莫名的酸了起來。

    翻開筆記本,秀美飄逸的鋼筆字猶如魏靈離去的一瞬。

    上面寫著︰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好友︰魏靈

    秦越抬頭,半掩的大門已是空無一人。只有斑駁的余暉烙在深綠的地板上,飛揚在空氣里的灰塵仿佛還沾染著那股發梢傳來的溫香。

    倒在地墊上,秦越的心莫名的痛起來,一陣陣的,仿佛痙攣的抽搐。

    空空的,流不出一滴血,被淚充滿的胸腔再也承受不住那

    種突如其來的撞擊,昏睡了過去。

    來收拾器材的管理員,搖醒了秦越,好心的說︰“不要太拼了,多休息一下。”

    那一夜,秦越第一次失眠。

    腦袋里亂糟糟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只是覺得只有不停的想才不會去想該想的。

    那時,風華正青,歲月尚淺。

    運動會過後是匆匆而來的備考。秦越和魏靈很少有見面的機會。

    高考時,因為跳高加分,秦越意外的考上了容市的全國重點南北交通大學。

    而他報考的第一志願是滇明工學院。

    假期被老爸帶去西北旅游,回來後听說魏靈考取了滇明工學院。

    秦越想去找她,居然發現除了那兩個月風雨操場的相伴,連她的家在哪兒都不知道,電話也沒有。

    內心的羞澀不好找其他同學去詢問。

    這段記憶封存在腦海里,成了他每次都不敢深探的溫馨和傷感。

    每一段年少輕狂的記憶,都包裹著純真的影子。

    也經常會充滿不解風情的遺憾。

    那時,你懂,我的不懂。

    那時,你不懂,我的懵懂。

    大學兩年,秦越因為就讀學校女生的比例非常低,自己也經常沉迷于游戲和興趣的天地,和女生沒有了交集。

    也淡忘了寫詩的心意。

    似乎是那次心痛帶來的後遺癥。

    有一次,玩的好的幾個同事聊起同一層樓上另外一家公司的女孩,眉飛色舞。說要給秦越介紹一下。

    一個陽光明媚的周末,3個朋友加上那個叫韓曉曼的女孩來到了中威公園喝茶打牌。

    老實的秦越極力想表現一下,試圖組織起一些能活躍氣氛的語言,卻發現這並非他所擅長。

    而同去的兩個朋友一句賽一句的幽默卻逗的韓曉曼哈哈大笑。

    秦越尷尬的和另外一個朋友有一句沒一句的附和著。

    送走了韓曉曼,兩個搶鏡的朋友還埋怨秦越的不解風情,不知道怎麼哄女孩開心。

    秦越的善良,在于即使認識到人性里的偽善和虛假,依然還會抱有期望。

    沒有原則的包容,總是換位思考的大度,也是他對自己不夠自信的一種怯懦。

    秦越用寬容來躲避傷害,用善良來治愈傷口,自己內心的力量也在無形之中增長。

    這是秦越第一次的正式相親。

    那時,他只有不解風情的風情。

    這次呢?

    (本章完)

    那時,他只有不解風情的風情。

    這次呢?

    (本章完)

    那時,他只有不解風情的風情。

    這次呢?

    (本章完)

    那時,他只有不解風情的風情。

    這次呢?

    (本章完)

    那時,他只有不解風情的風情。

    這次呢?

    (本章完)

    那時,他只有不解風情的風情。

    這次呢?

    (本章完)

    那時,他只有不解風情的風情。

    這次呢?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