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十一章 真心才會看到真心

    這個周日特別的短,秦越用鋼筆在日歷上劃上重重的一筆。

    第一次和艾雯薇約會的日子,值得被永遠銘記。

    秦越對下一次的快樂充滿了忐忑的期待,主動的艾雯薇也沒有讓他失望。

    “秦帥哥,你的視頻做的太好了,我分享給同學,我們班的老大贊不絕口,說的可以做成專業的急救培訓視頻了。我們班這個周末去魚泉山徒步,你能來嗎?”

    “好的,美女召喚,全力以赴。”秦越開心的回著話,差點把屏幕戳爛。

    在大部隊徒步的行動中,秦越和艾雯薇成功的實行了掉隊計劃,浪漫的多走了2000步。

    後來秦越主動請艾雯薇吃了頓火鍋,看了場電影。

    愈發熟悉的兩個人感情迅速升溫。

    每天的網上聊天和互道早晚安也成了必修課。

    秦越每天沉浸在等待和滿足的喜悅中,連吃飯都差點把勺子吞了下去。

    有天和劉建波在公司吃飯的時候,秦越突然發現接近半個月沒約過牌局了。

    “我們這段時間還是在打,只是沒喊你,你太猛了。”劉建波沒有瞞秦越,“每次都是馬濤喊的一個朋友來,這段時間霉的很,還是老輸。”

    馬濤是隔壁公司的一個牌友,癮超大。

    因為是跑銷售的,所以能支配的時間很多,經常會上班都跑去打麻將。

    馬濤的業務能力很強,他的老板沒有過問,也可能並不知道。

    心頭有些許失落的秦越馬上就想通了,“情場得意,賭場失意。”

    秦越並不是很想和馬濤玩。

    每次秦越碎碎念的時候,馬濤總是惡言相諷。

    在秦越無往而不勝的時候,經常性的開玩笑說他是不是帶了透視眼鏡。

    不過馬濤從不欠賬,而且喜歡組織,所以秦越就沒有計較他這些暗含心機的玩笑。

    當其他的人也用懷疑的目光審視秦越。

    甚至有次劉建波看到秦越有把牌,寧肯不下叫,也沒打出手上完全沒用的9筒,並且讓另外兩家極品(最高賭注的組合)都沒下叫後,也玩笑的說︰“你真的能看穿牌呀?”

    秦越的選擇當然是建立在概率的基礎上。

    與其冒打出去別人開杠

    的危險,他肯定去博風險最小的方案,這恰恰是最佳的賭博之道。

    也意外的讓拿到兩個9筒的上家沒有踫牌的機會,下不了叫。

    基于計算和概率的博弈,他當然沒有辦法也沒有義務去給每個人解釋。

    一個牌局組合長期維持的基礎是實力不會有太大的差距。

    而他的計算和理性,遠遠超出了其他人運氣能夠補償的部分。

    就好像一只從來不會跳躍的螞蟻,永遠想象不到蚱蜢消失在它的世界的那刻。

    其實會飛翔的蚱蜢只是一個休閑的前腿弓,後腿蹬而已。

    魔術的本質並非作弊,而只是魔術師在他擅長的領域讓你無法感知罷了。

    秦越忍受人性里對于猜疑的偏好,只為了勝利帶來的一點多巴胺和人民幣。

    善良的他,越發的想逃離這個充滿了煙氣和熬夜的循環,也不想再回到每次被損的體無完膚,獲得勝利過後的空虛。

    麻將的本質在秦越看來,只是一個適合退休老人為了預防老年痴呆的游戲罷了。

    年青人的時間,那句一寸光陰一寸金的名言形容的是多麼的貼切。

    如果作為排解壓力的工具,過程跌宕起伏的賭博永遠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卻是亙古以來最原始、最刺激的疥瘡。

    脫胎于概率的賭博,和金錢一旦成了好朋友,霉爛腐臭的氣息就會慢慢侵蝕最健康的軀體和靈魂,直至同化成歲月都無法消融的裂痕。

    人們也經常會為自己這種不良的嗜好調侃道︰“小賭怡情。”

    真實的情況,往往是想方設法的提高賭注。

    恐懼和貪婪這對孿生的魔鬼兄弟,總是損耗著人生有限的光陰。

    秦越對概率的深刻理解讓他可以回避一部分貪婪和恐懼,又無法進入每日三省吾身的境界。

    于是總是在戒與復的道路間徘徊。

    5月21日,小滿。

    下午5點30分。

    秦越的微信震動了一下,他瞄向手機。

    置頂馬濤的信息欄出現了一條未讀信息。“秦帥,晚上打牌來不來,缺你一個了。”

    誘惑說來就來,似乎在嘲諷秦越的哲理。

    當時間你沒有發現價值的時候,你總是認為還擁有很多,當然這也包括今天沒有約會的秦越。

    “好的,幾點,哪兒。”

    “6點半,老地方,我先點飯。”

    秦越心里在猜測馬濤估計又是下午打了牌,晚上想繼續。

    老地方是個茶館的名字。

    當然也是他們經常打牌的地方。

    “梅姐,他們來了嗎?”秦越踩著準點的步伐給老板娘打著招呼。

    抹的一臉濃艷的老板娘芳齡大概45歲左右,風韻猶存的臉上還經常會給你拋個媚眼。

    經常掛在嘴邊的美女帥哥年齡跨度從18歲到78歲。

    從不吝嗇的會把手不經意間拂過年輕帥哥的腰,或是輕輕拍下老年帥哥的肩。

    拖到地的紅的發紫,點綴著近乎黑的牡丹花的吊帶裙,是她穿行在常年開了空調的房間里的最愛。

    頗有資本的凶器會在你點飯的時候露出些花的、白的顏色出來。

    秦越面對老板娘的風情,並不鄙夷。

    能夠游戲人間的瀟灑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

    悶騷和明騷本質上沒有區別,就好像君子和小人都是明面上的籌碼。

    內心的陰暗和光輝,你又能夠看到多少呢?

    老板娘幾乎從未缺席,風雨無阻的責任感,通過勞動取得報酬的敬業其實才是小人物的榮光。

    也許得見秦越眼內的真誠。

    或是有一次秦越幫她門口完成了一次高難度停車後,對老板娘的散煙,秦越表示不會。

    所以老板娘不輕易開秦越的玩笑,如果有可以調配的房間,總是將靠窗戶的包間留給他們。

    “來了,飯馬上就好了,吃完再打嘛。”老板娘可能有段沒見到秦越了,臉上的表情不太自然。

    “好久沒見那麼酷的帥哥了呀。”秦越調侃著。

    “是的,再不見就變成渣渣掉地上了。”梅姐知道秦越沒有心機的調侃,也不開過火的玩笑,臉上恢復了自然的風韻。

    其他三個人,除了馬濤,還有一個是隔壁公司的趙磊磊。也是老搭子了。

    另外一個並不認識。

    但是頭發非常有特點,染得火紅的短發燙成了佛陀那種的卷曲狀,體型微胖。

    馬濤熱情的介紹那人︰“這個我的一個客戶,叫江輝煌,人很對,以後經常一起玩哈。”

    秦越覺得無所謂,畢竟他的實力在那兒,跟誰玩都一樣。

    吃飯的時候江輝煌也和大家聊著天,說自己在幫家族

    里的企業做管理,上午交代好工作就會很輕松。所以喜歡空余時間娛樂一下。

    秦越問做什麼的企業,江輝煌說是貿易。

    貿易,這真是個非常籠統而無法具體的名詞。

    大到火箭的殼子,小到牙簽的盒子。你太難明白其中表達的含義。

    秦越恭維了一句︰“有前途奧,不像我們打工的。”

    江輝煌打個哈哈,把話題聊到了千里之外。

    飯後的牌局依然波瀾不驚的按著秦越的節奏發展著,一個小時後他已經贏了300多。

    上廁所的時候,經過吧台老板娘的身邊,突然屁股被老板娘拍了一下。

    秦越吃驚的回頭望去。

    “你那個壯壯的朋友帶來的人水平很高,你要注意。”梅姐神色有點不自然,這種提醒還從未有過。

    秦越只是點頭,忘記了回話,走進房間。

    “她說的應該是江輝煌,但是沒有感覺江輝煌厲害呀,而且老板娘怎麼會知道呢?”秦越有點摸不著頭腦,“難道是老板娘想多了嗎?”

    血戰到底是容市流行的打法。即使到最後兩人都要分出勝負,所以最後剩下的牌都會倒下讓每個人看。

    秦越提高了注意力,觀察每一局最後剩下的牌。

    慢慢的,他發現了其中的玄機。

    每次馬濤和江輝煌的牌都有一個很好,不是馬濤做成極品,就是江輝煌在做大牌。

    有幾把本來不會打出去的牌,馬濤拆掉不要叫都會打過去讓江輝煌去踫甚至杠。

    如果不仔細觀察,牌一推,也沒有人會特別在意。

    牌局也隨著進行慢慢發生了變化,秦越300多的盈利慢慢回吐,趙磊磊的損失也越來越大,江輝煌略輸一些,馬濤成了大贏家。

    秦越的觀察越來越細致,發現不合常理的情況也越來越多。

    甚至本來都知道馬濤在做清一色,江輝煌也要那門,還是會打出去給馬濤。

    秦越發現了貓膩,心頭的火在燃燒,但是理性又讓他不好說出來。

    畢竟對于他們如何作弊的方式,他並沒有了真正的了解,能夠抓住證據。

    邏輯和分析在面對狡辯的時候,總是會被有種叫做“現行”的所擊潰。

    打到10點半的樣子,秦越看到自己的300多盈利都清零後。

    上了個廁所,回來時借口說臨時接了個電話,要送個朋友去醫院,就撤退了。

    經過吧台的時候,他給老板娘笑著再見。梅姐那一抹的風情里透著欣賞的笑意。

    五月的夜風,還沒有暖起來。

    少年的心,卻被烘烤的沸騰。

    (本章完)

    經過吧台的時候,他給老板娘笑著再見。梅姐那一抹的風情里透著欣賞的笑意。

    五月的夜風,還沒有暖起來。

    少年的心,卻被烘烤的沸騰。

    (本章完)

    經過吧台的時候,他給老板娘笑著再見。梅姐那一抹的風情里透著欣賞的笑意。

    五月的夜風,還沒有暖起來。

    少年的心,卻被烘烤的沸騰。

    (本章完)

    經過吧台的時候,他給老板娘笑著再見。梅姐那一抹的風情里透著欣賞的笑意。

    五月的夜風,還沒有暖起來。

    少年的心,卻被烘烤的沸騰。

    (本章完)

    經過吧台的時候,他給老板娘笑著再見。梅姐那一抹的風情里透著欣賞的笑意。

    五月的夜風,還沒有暖起來。

    少年的心,卻被烘烤的沸騰。

    (本章完)

    經過吧台的時候,他給老板娘笑著再見。梅姐那一抹的風情里透著欣賞的笑意。

    五月的夜風,還沒有暖起來。

    少年的心,卻被烘烤的沸騰。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