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沒有完美,只有無憾

    清晨的第一抹陽光,秦越總是看不到。

    清晨的第一聲起床鈴,也會錯失在夢醒時分。

    人生,總會錯過許多,如果貪心的想全部擁有,也正如鏡中拈花、水中撈月。

    秦越哼著《花橋流水》的小調,奔向操場。

    羽毛球場只有劉風在,劉伯通晚上說今天要去見個遠方來的好友,早早出了門。

    兩個人先熱了身,復習了昨天教的步伐,秦越繼續顯擺夢中訓練的成果,看的劉風是羨慕不已。

    長得帥不是錯,跳的高也不是錯,但是學的太快就是錯上加錯。

    陪著劉風進行高遠球、殺球和吊球的練習,劉風的體能也比前幾天有明顯提高,可以堅持40分鐘了。

    喝著開水,劉風把球服掀起,露出大肚皮,扇著風,神秘兮兮的問秦越︰“想听故事嗎?”

    吃了頓飯,劉風也變得和秦越熟稔起來。

    “誰的故事?”秦越好奇的問。

    “我爺爺的,他可是個大人物奧。”劉風的話勾起了秦越的興趣。劉風都說的大人物,肯定不得了。

    “那是剛剛解放的時候,我爺爺在離容市220公里的淺沙縣讀書,念的當地的師範學校。

    畢業後很大的可能是去教小學,那時候是包分配的。

    讀了半年後,爺爺听說容市有一座非常出名的職業中專在報名,會在7月份考試。

    他非常心動,年青人的心總是比較熱,喜歡去闖蕩一番。

    于是聯系了3個要好的同學,還有一個樂縣的表姐,一同去考。

    那時候,我們家道中落,曾祖帶著爺爺,生活很艱難。

    曾祖是希望爺爺能夠師範讀出來,早些工作,這樣可以補貼家用。

    而爺爺很有主見,就在讀書之余,每天挑100斤重的煤塊從山上的煤窯到山下,要走9公里,每天能掙1元錢。

    那時候,爺爺的身體很棒,雖然吃不飽,但是他的力氣比正常的小孩大的多。

    這樣半個月掙夠了15元錢,給曾祖留了5元後,10元錢作為去容市的費用。

    約好出發的前一天,本地一起同去的3個同學突然說去不成了,一個怕考不上,一個是費用沒有籌集到,還有一個沒有要到小學的畢業證。

    爺爺在想了一晚上後,第二天背著30斤重的行李出發了。

    為了省錢,爺爺炒了一些干面帶在身上,打算步行去容市。

    第一天,從淺沙縣走到五橋縣,42公里,走的時候沒有太大感覺,晚上覺得很疲憊,泡了腳就睡了。

    為了節約錢,中午吃帶的炒面,晚上吃兩碗湯泡的白米飯,加的泡菜。

    第二天,起來後發現腰酸背痛,腳上也起了很大的泡,已經破了,但是必須還要走,多住一天就會多一天的費用。

    五橋縣到樂市,走了30公里。找到了表姐家,表姐也說去不了,希望就在樂市考當地的師範。

    爺爺沒有太多的失望,因為在淺沙縣就已經被放了三次鴿子,習慣了。

    在表姐家吃了一頓飽飯,算是意外的收獲。

    第三天,天氣已經熱起來了,太陽很大,為了好走路,早上5點就出發了,突然發現,神清氣爽,腳也不痛了,腰也不酸了,一氣走了50公里。到了青縣。

    第四天,依然早起,早上吃完了帶的炒面,中午為了省錢,只吃了一碗白米飯,當看到彭富縣城的時候,爺爺覺得天昏地暗,一頭栽倒在路邊。

    半個多小時後才醒來,喝了些水,繼續走到了彭富縣。

    晚上心有余悸的多吃了一碗白米飯。

    這一天,走了55公里。

    第五天,走了40公里,到了容市,找到了在拉三輪的表哥。

    五天的步行之旅,在現在看來不算太大個事情,跑個馬拉松就40多公里,連跑五天,對愛好者也不算太難。

    “但是在那個吃不飽肚子的年代,對一個營養不良10多歲的小孩來說是多麼大的毅力。”

    秦越實在無法想象一個孩子為了省錢把自己走昏的經歷,听的入了神。

    喝口水,劉風繼續擺著︰“在容市,離考試還有一個多月,爺爺就幫著表叔公拉三輪,表叔公管爺爺早上和中午兩頓飯。

    晚飯表叔公回來的晚,爺爺就在外面吃老本,一般還是為了省錢吃湯泡白米飯。

    空余時間復習功課,一晃到了考試的時候。

    發榜後,爺爺去看榜,在中間的位置看到了他的名字——劉志潤,紅紅的紙上,黑黑的字,格外顯眼,專業是無機化工。

    爺爺高興地跑回家,表叔公問︰‘考

    中了嗎?’

    爺爺興奮地說︰‘中了’

    表叔公懷疑的問︰‘你考上了容機校?’

    說完就不見了。

    稍晚些,表叔公回 耍 每賜廡僑說難酃飪醋乓   孟窕共桓蟻嘈耪食厥慮欏br />
    這個中專在整個西南都很有名氣,是出了名的難考。

    表叔公知道爺爺考取了學校,也沒有負擔他的飯了。

    在入學的前一天,爺爺的錢早幾天就花完了,那時,也好面子,知道表叔公並不容易,沒有問他借錢。

    整整餓了兩天之後,爺爺走到學校外的一家小飯館,硬著頭皮進去好好吃了一頓飽飯。

    吃完後,爺爺跟老板說,考取了隔壁這家學校,明天就開學了,今天實在沒錢吃飯了,把鋼筆和一個坎肩押給老板,說開了學,取了助學金就過來贖。

    老板本不想收,看到爺爺不像騙子,當然那時候也很少有騙子,爺爺一定要給,老板就收下了。

    “開了學,爺爺的幸福生活就開始了,那以後,再也沒餓過。”

    秦越急于听到大人物更多的神奇經歷,問道︰“後來呢?”

    “往後就容易多了,”劉風笑笑,“爺爺中專畢了業,分配到河東威市的一個酒廠當技術員。

    兩年後,恢復高考,爺爺又想考,單位不想人才流失,就不答應。

    爺爺文筆很好,就寫了很多封信給當地的政府部門反映這個情況。

    國家那時候缺少高級人才,鼓勵高考,就讓廠里面放人。

    “這樣爺爺考取了哈市工大,畢業後留校,一直搞研究,成了國家的學部委員。”

    “那麼猛?”秦越的眼楮瞪圓了,學部委員他是知道的,現在叫科學院院士,南北交通大學是全國重點,才兩個科學院院士,全國才幾百個。

    “是呀,當初一個夢想,少了一個小學老師,多了一個學部委員。”劉風也沉迷在剛才的述說中,“故事還沒有完。

    爺爺的大兒子,就是我大伯也走了科研的路線,一直做學問。

    我爸是老二,從小學習也不錯,但是初中後,就喜歡上了運動。

    開始練足球,後來練羽毛球。

    爺爺不想他去搞體育,認為沒有前途。

    “但是爸像爺爺一樣那麼固執,毅然進了體校,走了專業的

    教練之路。”

    劉風回憶起往事,大部分是老爸講的,後來的記憶就是他看到的了。

    “是挺逗的哈,你爺爺是學部委員,你爸是體育教練。”秦越忍不住笑道。

    “是呀,再說說我,”劉風喝了一口水,意猶未盡地繼續說著,“我從小就看到老爸帶著一群小孩訓練,到處跑去當裁判,很少管我。

    我那時候就想,一定不要像他那樣。

    也想讓他看到我成功的樣子。

    于是我就拼命的學習,學習,再學習。

    研究生都要讀兩個,博士一定要讀最熱門的專業。

    “等我博士後,突然發現,我想他了。”

    劉風的語調低沉了起來,眼眶也有點泛紅。

    “我拒絕了國外最好學校的最好的聘請,回到了這里,因為我要見到他,我的老爸。”

    秦越看到劉風的情緒有點壓抑,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是呀,劉叔是個很好的人,真性情。”

    微風吹來,劉風把球衣放下來,繼續說著︰“有一次,我讀到一本書,才發現,我們一家三口,爺爺,爸爸和我,對自己路的選擇有多麼像。

    書中是這麼說的︰‘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愛的環境里,淡薄寧靜、與世無爭,這難道是糟蹋自己嗎?與此相反,做一個著名的外科醫生,年薪一萬鎊,娶一位美麗的妻子,就是成功嗎?我想,這一切都取決于一個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義,取決于他認為對社會應盡什麼義務,對自己有什麼要求。’

    “走,再打三百合休息。”

    劉風猛的站起來,借機控制一下有點激動的心情。

    風繼續吹,小小的羽毛也繼續飛。

    什麼叫完美?什麼為應該?

    樹沒有答案。

    斑駁照射在地上的光,

    也沒有答案。

    也許,

    只有無憾,

    才是,

    答案。

    (本章完)

    劉風回憶起往事,大部分是老爸講的,後來的記憶就是他看到的了。

    “是挺逗的哈,你爺爺是學部委員,你爸是體育教練。”秦越忍不住笑道。

    “是呀,再說說我,”劉風喝了一口水,意猶未盡地繼續說著,“我從小就看到老爸帶著一群小孩訓練,到處跑去當裁判,很少管我。

    我那時候就想,一定不要像他那樣。

    也想讓他看到我成功的樣子。

    于是我就拼命的學習,學習,再學習。

    研究生都要讀兩個,博士一定要讀最熱門的專業。

    “等我博士後,突然發現,我想他了。”

    劉風的語調低沉了起來,眼眶也有點泛紅。

    “我拒絕了國外最好學校的最好的聘請,回到了這里,因為我要見到他,我的老爸。”

    秦越看到劉風的情緒有點壓抑,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是呀,劉叔是個很好的人,真性情。”

    微風吹來,劉風把球衣放下來,繼續說著︰“有一次,我讀到一本書,才發現,我們一家三口,爺爺,爸爸和我,對自己路的選擇有多麼像。

    書中是這麼說的︰‘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愛的環境里,淡薄寧靜、與世無爭,這難道是糟蹋自己嗎?與此相反,做一個著名的外科醫生,年薪一萬鎊,娶一位美麗的妻子,就是成功嗎?我想,這一切都取決于一個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義,取決于他認為對社會應盡什麼義務,對自己有什麼要求。’

    “走,再打三百合休息。”

    劉風猛的站起來,借機控制一下有點激動的心情。

    風繼續吹,小小的羽毛也繼續飛。

    什麼叫完美?什麼為應該?

    樹沒有答案。

    斑駁照射在地上的光,

    也沒有答案。

    也許,

    只有無憾,

    才是,

    答案。

    (本章完)

    劉風回憶起往事,大部分是老爸講的,後來的記憶就是他看到的了。

    “是挺逗的哈,你爺爺是學部委員,你爸是體育教練。”秦越忍不住笑道。

    “是呀,再說說我,”劉風喝了一口水,意猶未盡地繼續說著,“我從小就看到老爸帶著一群小孩訓練,到處跑去當裁判,很少管我。

    我那時候就想,一定不要像他那樣。

    也想讓他看到我成功的樣子。

    于是我就拼命的學習,學習,再學習。

    研究生都要讀兩個,博士一定要讀最熱門的專業。

    “等我博士後,突然發現,我想他了。”

    劉風的語調低沉了起來,眼眶也有點泛紅。

    “我拒絕了國外最好學校的最好的聘請,回到了這里,因為我要見到他,我的老爸。”

    秦越看到劉風的情緒有點壓抑,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是呀,劉叔是個很好的人,真性情。”

    微風吹來,劉風把球衣放下來,繼續說著︰“有一次,我讀到一本書,才發現,我們一家三口,爺爺,爸爸和我,對自己路的選擇有多麼像。

    書中是這麼說的︰‘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愛的環境里,淡薄寧靜、與世無爭,這難道是糟蹋自己嗎?與此相反,做一個著名的外科醫生,年薪一萬鎊,娶一位美麗的妻子,就是成功嗎?我想,這一切都取決于一個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義,取決于他認為對社會應盡什麼義務,對自己有什麼要求。’

    “走,再打三百合休息。”

    劉風猛的站起來,借機控制一下有點激動的心情。

    風繼續吹,小小的羽毛也繼續飛。

    什麼叫完美?什麼為應該?

    樹沒有答案。

    斑駁照射在地上的光,

    也沒有答案。

    也許,

    只有無憾,

    才是,

    答案。

    (本章完)

    劉風回憶起往事,大部分是老爸講的,後來的記憶就是他看到的了。

    “是挺逗的哈,你爺爺是學部委員,你爸是體育教練。”秦越忍不住笑道。

    “是呀,再說說我,”劉風喝了一口水,意猶未盡地繼續說著,“我從小就看到老爸帶著一群小孩訓練,到處跑去當裁判,很少管我。

    我那時候就想,一定不要像他那樣。

    也想讓他看到我成功的樣子。

    于是我就拼命的學習,學習,再學習。

    研究生都要讀兩個,博士一定要讀最熱門的專業。

    “等我博士後,突然發現,我想他了。”

    劉風的語調低沉了起來,眼眶也有點泛紅。

    “我拒絕了國外最好學校的最好的聘請,回到了這里,因為我要見到他,我的老爸。”

    秦越看到劉風的情緒有點壓抑,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是呀,劉叔是個很好的人,真性情。”

    微風吹來,劉風把球衣放下來,繼續說著︰“有一次,我讀到一本書,才發現,我們一家三口,爺爺,爸爸和我,對自己路的選擇有多麼像。

    書中是這麼說的︰‘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愛的環境里,淡薄寧靜、與世無爭,這難道是糟蹋自己嗎?與此相反,做一個著名的外科醫生,年薪一萬鎊,娶一位美麗的妻子,就是成功嗎?我想,這一切都取決于一個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義,取決于他認為對社會應盡什麼義務,對自己有什麼要求。’

    “走,再打三百合休息。”

    劉風猛的站起來,借機控制一下有點激動的心情。

    風繼續吹,小小的羽毛也繼續飛。

    什麼叫完美?什麼為應該?

    樹沒有答案。

    斑駁照射在地上的光,

    也沒有答案。

    也許,

    只有無憾,

    才是,

    答案。

    (本章完)

    劉風回憶起往事,大部分是老爸講的,後來的記憶就是他看到的了。

    “是挺逗的哈,你爺爺是學部委員,你爸是體育教練。”秦越忍不住笑道。

    “是呀,再說說我,”劉風喝了一口水,意猶未盡地繼續說著,“我從小就看到老爸帶著一群小孩訓練,到處跑去當裁判,很少管我。

    我那時候就想,一定不要像他那樣。

    也想讓他看到我成功的樣子。

    于是我就拼命的學習,學習,再學習。

    研究生都要讀兩個,博士一定要讀最熱門的專業。

    “等我博士後,突然發現,我想他了。”

    劉風的語調低沉了起來,眼眶也有點泛紅。

    “我拒絕了國外最好學校的最好的聘請,回到了這里,因為我要見到他,我的老爸。”

    秦越看到劉風的情緒有點壓抑,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是呀,劉叔是個很好的人,真性情。”

    微風吹來,劉風把球衣放下來,繼續說著︰“有一次,我讀到一本書,才發現,我們一家三口,爺爺,爸爸和我,對自己路的選擇有多麼像。

    書中是這麼說的︰‘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愛的環境里,淡薄寧靜、與世無爭,這難道是糟蹋自己嗎?與此相反,做一個著名的外科醫生,年薪一萬鎊,娶一位美麗的妻子,就是成功嗎?我想,這一切都取決于一個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義,取決于他認為對社會應盡什麼義務,對自己有什麼要求。’

    “走,再打三百合休息。”

    劉風猛的站起來,借機控制一下有點激動的心情。

    風繼續吹,小小的羽毛也繼續飛。

    什麼叫完美?什麼為應該?

    樹沒有答案。

    斑駁照射在地上的光,

    也沒有答案。

    也許,

    只有無憾,

    才是,

    答案。

    (本章完)

    劉風回憶起往事,大部分是老爸講的,後來的記憶就是他看到的了。

    “是挺逗的哈,你爺爺是學部委員,你爸是體育教練。”秦越忍不住笑道。

    “是呀,再說說我,”劉風喝了一口水,意猶未盡地繼續說著,“我從小就看到老爸帶著一群小孩訓練,到處跑去當裁判,很少管我。

    我那時候就想,一定不要像他那樣。

    也想讓他看到我成功的樣子。

    于是我就拼命的學習,學習,再學習。

    研究生都要讀兩個,博士一定要讀最熱門的專業。

    “等我博士後,突然發現,我想他了。”

    劉風的語調低沉了起來,眼眶也有點泛紅。

    “我拒絕了國外最好學校的最好的聘請,回到了這里,因為我要見到他,我的老爸。”

    秦越看到劉風的情緒有點壓抑,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是呀,劉叔是個很好的人,真性情。”

    微風吹來,劉風把球衣放下來,繼續說著︰“有一次,我讀到一本書,才發現,我們一家三口,爺爺,爸爸和我,對自己路的選擇有多麼像。

    書中是這麼說的︰‘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愛的環境里,淡薄寧靜、與世無爭,這難道是糟蹋自己嗎?與此相反,做一個著名的外科醫生,年薪一萬鎊,娶一位美麗的妻子,就是成功嗎?我想,這一切都取決于一個人如何看待生活的意義,取決于他認為對社會應盡什麼義務,對自己有什麼要求。’

    “走,再打三百合休息。”

    劉風猛的站起來,借機控制一下有點激動的心情。

    風繼續吹,小小的羽毛也繼續飛。

    什麼叫完美?什麼為應該?

    樹沒有答案。

    斑駁照射在地上的光,

    也沒有答案。

    也許,

    只有無憾,

    才是,

    答案。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