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二十九章 俱樂部的那些事

    劉伯通解釋著︰“所有的球館都有俱樂部在活動,有些是球館自己創辦的,有些是愛好者自己建立的,還有教練組織的學員俱樂部。

    俱樂部大部分都是沒有注冊的民間組織。

    它們不以盈利為目的,而是為了打球這個興趣建立的。

    組織非常松散,一般都是通過建群加入,收取一定的預繳費用,沒有規定的責任和義務。

    活動時間比較固定,一般會安排在一周的某幾天,提前以網絡報名的形式參與,比如QQ或微信或者報名軟件。

    “活動用球統一購買,場地和用球的費用AA平攤。”

    秦越插了一句︰“俱樂部肯定有人管理吧,比如定場地,計算費用,參加比賽那些,如果非盈利,那組織者豈不是活LF呀?”

    “對的,俱樂部的管理者一般是創始人,因為目的很單純,所以開始都是以很高的熱情進行付出。

    這種熱情能夠維系的時間不會很穩定,在經營的過程中很容易出現解體或管理更換的事情。

    “而接任的後來者,會以同樣的熱情進行下去,這就是興趣的力量,也是很多公益組織存在的原因。”劉伯通點著頭回應秦越的疑問。

    劉風也說道︰“是的,我們單位就有一個愛好者建立的羽毛球俱樂部,有30多個人,老大是財務科的高德培,星期一和星期四固定的晚上7點開打。他如果有事,就是食堂的小韓負責,我在群里,一次都沒打過,這水平不敢去。”

    “恩,你還要好好操練,”劉伯通不客氣的說,“小秦可以加入一個俱樂部,在里面尋找一些對手,熟悉一下比賽感覺。”

    “俱樂部成員的水平很高嗎?”秦越問到,其實還是對自己的剛開始學習的水平比較擔心。

    “這要看俱樂部的人員構成,一般的情況是水平良莠不齊,有高有低,因為大家都比較熟悉,在打球的過程中也會根據水平組合比賽,這樣才會有對抗性。”

    “那最近的球館有哪些呢?”秦越放心了。

    “隔壁的中南交通大學球館有6塊場地,5公里外的長青鋼管廠有個球館,場地有10塊,3公里外的財會職業學校有個4塊場地的小球

    館,還有一個倉庫改建的在三樓上的球館,場地有7塊。”劉伯通了如指掌的介紹著。“我了解的附近的有這些,你可以網上搜索一下,應該還有不少,找到球館,前台一般都會告訴你里面俱樂部的名字和聯系方式。”

    “好的,我先了解一下看,”秦越點著頭。

    “恩,你先去上班嘛,我也把附近有聯系的俱樂部整理了發給你。你自己選擇。”劉伯通站了起來,拍拍秦越的肩膀,“我看好你,前途無量。”

    簡單的幾個字,讓秦越很感動,這句話其他人說出來,可能只是一個恭維或者鼓勵的語言,但是劉伯通說出來格外有分量,他是那種喜歡用行動來代替語言的實在人。

    坐在公司的辦公桌旁,秦越發著呆,這家兼職的公司雖然來得時間不長,但是和同事的關系處的挺好,特別是同一樓的幾家公司的都比較熟。

    經過一段時期的工作,老板也很認可他,覺得做事比較踏實,執行力比較強,現在卻到了分別的時間了,想想怎麼說。

    剛到的趙建波看到秦越,神秘兮兮的跑過來,“喂,大英雄。”

    “啥?”秦越一臉茫然的抬起頭。

    “還裝,還裝,急救小王子,好像是這麼說的哈。真牛”趙建波豎起大拇指。

    “暈,你也看了哇?”秦越心想這網絡也太發達了,俗話說的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現在是啥事都傳的快呀。

    “看不出你娃還是醫學天才呀,一手人工呼吸做的出神入化,鬼斧神工。”趙建波最喜歡的就是和秦越亂開玩笑。

    “去去去,哥那是十項全能,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爆胎的正義守護神。”秦越嘴巴也是不依不饒。“對了,給你說個正事。”

    “啥事,是咱爸要二胎了嗎?”趙建波一副討打相。

    “我打算離職了,”秦越有點低沉的說。

    “為啥,做的好好的咋不做了,”趙建波很驚訝,雖然他知道秦越是兼職,還在讀書,但是听到這個消息還是有些失落,內心里他已經把秦越當成了很好的朋友,可以聊天打屁的哥們。

    “記得我給你說過前段時間有個羽毛球的高手在教我嗎?”秦越解釋著,“他覺得我很有天分,想讓我往職

    業發展,我覺得不錯,同意了。”

    “就這麼同意了?”趙建波一臉驚詫,“你不是還在讀書嗎?專業也不是學這個的呀?”

    “哎,現在誰說學啥就一定要干啥呀,”秦越調侃著,“牛雲學的是師範,干的是電商,愛因斯坦當的是公務員,搞得是相對論。關羽賣棗的,後來當將軍了。”

    “也是哈,主要你這專業跨度也不小,有點沒適應。”趙建波笑著說。“給老大說了沒?”

    “還沒有,就是不知道怎麼說?”秦越搖搖頭。

    “就說讀書緊張了唄。”趙建波出著主意。

    “我想想。”秦越喝了口水,又發起呆來。

    11點過,公司老總才姍姍來遲,應該是談業務去了。

    看著瘦瘦的,年過60的老板,秦越還是很佩服的。

    很少缺席,每天基本都按時上下班,要麼就出去談業務,抽煙但不喝酒,風評很好。

    退休的年齡,依然兢兢業業的做著事,很多人質疑他對金錢的執著。

    秦越不覺得這有何不好,一個人有哪種價值觀,取決于自己的思維,與其他人並無多大關系。

    一個慈善家賺錢去捐獻其實是兩個事情,賺錢是滿足自己的價值觀,捐獻是一種符合社會的價值觀,兩者交融在一起才容易被這個社會所接受。

    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誰都希望能做達者,因為窮的時候往往連自己都照顧不好。

    秦越想了想,下定了決心,總是要去面對的。

    (本章完)

    “就這麼同意了?”趙建波一臉驚詫,“你不是還在讀書嗎?專業也不是學這個的呀?”

    “哎,現在誰說學啥就一定要干啥呀,”秦越調侃著,“牛雲學的是師範,干的是電商,愛因斯坦當的是公務員,搞得是相對論。關羽賣棗的,後來當將軍了。”

    “也是哈,主要你這專業跨度也不小,有點沒適應。”趙建波笑著說。“給老大說了沒?”

    “還沒有,就是不知道怎麼說?”秦越搖搖頭。

    “就說讀書緊張了唄。”趙建波出著主意。

    “我想想。”秦越喝了口水,又發起呆來。

    11點過,公司老總才姍姍來遲,應該是談業務去了。

    看著瘦瘦的,年過60的老板,秦越還是很佩服的。

    很少缺席,每天基本都按時上下班,要麼就出去談業務,抽煙但不喝酒,風評很好。

    退休的年齡,依然兢兢業業的做著事,很多人質疑他對金錢的執著。

    秦越不覺得這有何不好,一個人有哪種價值觀,取決于自己的思維,與其他人並無多大關系。

    一個慈善家賺錢去捐獻其實是兩個事情,賺錢是滿足自己的價值觀,捐獻是一種符合社會的價值觀,兩者交融在一起才容易被這個社會所接受。

    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誰都希望能做達者,因為窮的時候往往連自己都照顧不好。

    秦越想了想,下定了決心,總是要去面對的。

    (本章完)

    “就這麼同意了?”趙建波一臉驚詫,“你不是還在讀書嗎?專業也不是學這個的呀?”

    “哎,現在誰說學啥就一定要干啥呀,”秦越調侃著,“牛雲學的是師範,干的是電商,愛因斯坦當的是公務員,搞得是相對論。關羽賣棗的,後來當將軍了。”

    “也是哈,主要你這專業跨度也不小,有點沒適應。”趙建波笑著說。“給老大說了沒?”

    “還沒有,就是不知道怎麼說?”秦越搖搖頭。

    “就說讀書緊張了唄。”趙建波出著主意。

    “我想想。”秦越喝了口水,又發起呆來。

    11點過,公司老總才姍姍來遲,應該是談業務去了。

    看著瘦瘦的,年過60的老板,秦越還是很佩服的。

    很少缺席,每天基本都按時上下班,要麼就出去談業務,抽煙但不喝酒,風評很好。

    退休的年齡,依然兢兢業業的做著事,很多人質疑他對金錢的執著。

    秦越不覺得這有何不好,一個人有哪種價值觀,取決于自己的思維,與其他人並無多大關系。

    一個慈善家賺錢去捐獻其實是兩個事情,賺錢是滿足自己的價值觀,捐獻是一種符合社會的價值觀,兩者交融在一起才容易被這個社會所接受。

    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誰都希望能做達者,因為窮的時候往往連自己都照顧不好。

    秦越想了想,下定了決心,總是要去面對的。

    (本章完)

    “就這麼同意了?”趙建波一臉驚詫,“你不是還在讀書嗎?專業也不是學這個的呀?”

    “哎,現在誰說學啥就一定要干啥呀,”秦越調侃著,“牛雲學的是師範,干的是電商,愛因斯坦當的是公務員,搞得是相對論。關羽賣棗的,後來當將軍了。”

    “也是哈,主要你這專業跨度也不小,有點沒適應。”趙建波笑著說。“給老大說了沒?”

    “還沒有,就是不知道怎麼說?”秦越搖搖頭。

    “就說讀書緊張了唄。”趙建波出著主意。

    “我想想。”秦越喝了口水,又發起呆來。

    11點過,公司老總才姍姍來遲,應該是談業務去了。

    看著瘦瘦的,年過60的老板,秦越還是很佩服的。

    很少缺席,每天基本都按時上下班,要麼就出去談業務,抽煙但不喝酒,風評很好。

    退休的年齡,依然兢兢業業的做著事,很多人質疑他對金錢的執著。

    秦越不覺得這有何不好,一個人有哪種價值觀,取決于自己的思維,與其他人並無多大關系。

    一個慈善家賺錢去捐獻其實是兩個事情,賺錢是滿足自己的價值觀,捐獻是一種符合社會的價值觀,兩者交融在一起才容易被這個社會所接受。

    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誰都希望能做達者,因為窮的時候往往連自己都照顧不好。

    秦越想了想,下定了決心,總是要去面對的。

    (本章完)

    “就這麼同意了?”趙建波一臉驚詫,“你不是還在讀書嗎?專業也不是學這個的呀?”

    “哎,現在誰說學啥就一定要干啥呀,”秦越調侃著,“牛雲學的是師範,干的是電商,愛因斯坦當的是公務員,搞得是相對論。關羽賣棗的,後來當將軍了。”

    “也是哈,主要你這專業跨度也不小,有點沒適應。”趙建波笑著說。“給老大說了沒?”

    “還沒有,就是不知道怎麼說?”秦越搖搖頭。

    “就說讀書緊張了唄。”趙建波出著主意。

    “我想想。”秦越喝了口水,又發起呆來。

    11點過,公司老總才姍姍來遲,應該是談業務去了。

    看著瘦瘦的,年過60的老板,秦越還是很佩服的。

    很少缺席,每天基本都按時上下班,要麼就出去談業務,抽煙但不喝酒,風評很好。

    退休的年齡,依然兢兢業業的做著事,很多人質疑他對金錢的執著。

    秦越不覺得這有何不好,一個人有哪種價值觀,取決于自己的思維,與其他人並無多大關系。

    一個慈善家賺錢去捐獻其實是兩個事情,賺錢是滿足自己的價值觀,捐獻是一種符合社會的價值觀,兩者交融在一起才容易被這個社會所接受。

    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誰都希望能做達者,因為窮的時候往往連自己都照顧不好。

    秦越想了想,下定了決心,總是要去面對的。

    (本章完)

    “就這麼同意了?”趙建波一臉驚詫,“你不是還在讀書嗎?專業也不是學這個的呀?”

    “哎,現在誰說學啥就一定要干啥呀,”秦越調侃著,“牛雲學的是師範,干的是電商,愛因斯坦當的是公務員,搞得是相對論。關羽賣棗的,後來當將軍了。”

    “也是哈,主要你這專業跨度也不小,有點沒適應。”趙建波笑著說。“給老大說了沒?”

    “還沒有,就是不知道怎麼說?”秦越搖搖頭。

    “就說讀書緊張了唄。”趙建波出著主意。

    “我想想。”秦越喝了口水,又發起呆來。

    11點過,公司老總才姍姍來遲,應該是談業務去了。

    看著瘦瘦的,年過60的老板,秦越還是很佩服的。

    很少缺席,每天基本都按時上下班,要麼就出去談業務,抽煙但不喝酒,風評很好。

    退休的年齡,依然兢兢業業的做著事,很多人質疑他對金錢的執著。

    秦越不覺得這有何不好,一個人有哪種價值觀,取決于自己的思維,與其他人並無多大關系。

    一個慈善家賺錢去捐獻其實是兩個事情,賺錢是滿足自己的價值觀,捐獻是一種符合社會的價值觀,兩者交融在一起才容易被這個社會所接受。

    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誰都希望能做達者,因為窮的時候往往連自己都照顧不好。

    秦越想了想,下定了決心,總是要去面對的。

    (本章完)

    “就這麼同意了?”趙建波一臉驚詫,“你不是還在讀書嗎?專業也不是學這個的呀?”

    “哎,現在誰說學啥就一定要干啥呀,”秦越調侃著,“牛雲學的是師範,干的是電商,愛因斯坦當的是公務員,搞得是相對論。關羽賣棗的,後來當將軍了。”

    “也是哈,主要你這專業跨度也不小,有點沒適應。”趙建波笑著說。“給老大說了沒?”

    “還沒有,就是不知道怎麼說?”秦越搖搖頭。

    “就說讀書緊張了唄。”趙建波出著主意。

    “我想想。”秦越喝了口水,又發起呆來。

    11點過,公司老總才姍姍來遲,應該是談業務去了。

    看著瘦瘦的,年過60的老板,秦越還是很佩服的。

    很少缺席,每天基本都按時上下班,要麼就出去談業務,抽煙但不喝酒,風評很好。

    退休的年齡,依然兢兢業業的做著事,很多人質疑他對金錢的執著。

    秦越不覺得這有何不好,一個人有哪種價值觀,取決于自己的思維,與其他人並無多大關系。

    一個慈善家賺錢去捐獻其實是兩個事情,賺錢是滿足自己的價值觀,捐獻是一種符合社會的價值觀,兩者交融在一起才容易被這個社會所接受。

    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誰都希望能做達者,因為窮的時候往往連自己都照顧不好。

    秦越想了想,下定了決心,總是要去面對的。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