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非常奇怪的新手

    活動晚上7點開始,秦越提前準備著需要的東西。

    一套打籃球穿的短褲、背心,籃球鞋,羽毛球拍。

    一瓶加了鹽的開水,秦越想了想,怕中間餓,放了幾塊餅干在包里。

    6點的時候,用蝦頭煎出蝦油,剩下的蝦仁切丁,又加了些瘦肉丁,豌豆粉絲,炒了一盤螞蟻上樹,就著吃了3碗米飯。

    喝完一小盆紫菜蛋花湯,秦越滿足的拍拍肚皮,準備出發。

    3公里,騎共享單車只需要15分鐘,還可以熱身,秦越感受著風中帶著熱辣的空氣,6月已匆匆到來了。

    財會職業學校不大,門口的保安不準共享單車進去,秦越無奈的搖搖頭,走了進去。

    嶄新的教學樓掩映在高大的銀杏樹叢中,沿著修剪的頗有形狀的矮冬青走,不到3分鐘,就來到了球館外,旁邊是一個室外籃球場,有3片場地,挨著的是一個小型的足球場。

    籃球場上有三五個男學生投著籃,有個女孩坐在場邊看。

    進入球館里,這是一個小型的綜合性場館,兩個室內的籃球場,一個攀岩的場地,然後就是4塊羽毛球場地。

    籃球場上有8個人在分組打著比賽。

    羽毛球場還沒有打,場邊有兩三個人在熱身。

    秦越看到熱身的人帶的是羽毛球的裝備,就問到︰“你們是老朋友俱樂部的嗎?”

    “是的,”有個30多歲的男的回答著,“我叫寧靜致遠,你是秦時月嗎?”

    “是的,是的。”秦越對這個寧靜致遠很親切,網上就他和自己聊的最多。

    另外一個網友也報了名字,叫做“愛吃包子的牛”

    寧靜致遠邀請秦越在場地里拉球熱身。

    秦越說自己是新手,要寧靜致遠多多照顧。

    拉球的時候,寧靜致遠說了自己真實的名字,叫董唐。

    陸陸續續的,球友都到了,場地熱鬧了起來。

    “基本功很好,不像新手呀?”董唐問道,“你打了多久了。”

    “一個多星期呢,”秦越老實的說,正規的學應該不到兩個星期,壩壩球不算數。

    “暈,這高遠球也太好了吧,我打了快3年了,都拉不過你。”董唐咕噥著,有點不相信。

    很快場地上

    就配成了對,董唐讓秦越和他一隊。

    對面是一個40歲左右的胖子和20多歲女孩的組合。

    秦越這是第二次實戰,心中不免忐忑,一打起來,他就抑制不住熱情,滿場飛奔起來。

    新手最大的特點,就是很容易產生激情,而激情這個東西,不是不好,恰到好處,則完美無瑕,太過,就會產生有種叫做混亂的局面。

    董唐看著無數被秦越搶接的球因為質量不高,被對方輕松得分,無可奈何。

    第一局比分21:8,秦唐組合大比分落敗。

    交換場地的時候,董唐對秦越說︰“盡量去接正手位的球,不好接的球放過來我接,兩個人要互相補位,不要搶。”

    秦越點著頭,回憶著什麼叫補位,發現這個術語有點像籃球戰術里的跑空檔。

    第二局開始了,對面還是老戰術,他們發現了秦越應該是個新手,就有些懈怠,提不起精神來。

    秦越控制了自己的熱情,先把球防守起來,用高遠球打到後場。

    球飛行的距離長了,自然多了更多時間反應,面對回過來的球,秦越觀察到董唐要接,他就放棄了,董唐不接,他就又打回對方後場。

    對方每次想強攻,發現秦越的球都打回到後場,也只有吊球到網前,秦越的前場步伐發揮了作用,輕松的又將球挑回後場。

    10幾個回合的相持後,對方發現沒有機會,于是把球打到秦越和董唐的結合部,秦越的老毛病又回來了,要麼去搶,要麼就躲,兩人的配合一下出了很大的漏洞,比分又被拉大到8:2。

    董唐對著秦越喊了一下︰“正手我接,結合部如果我反手你也讓給我,反手力量大些。”

    果然,不搶的秦越又把戰局拖到相持中,時不時還逮到對面回球質量不高來一拍殺球或吊球,比分打到了15:11。

    對方選手的臨場應變很快,他們發現秦越的防守很到位,回過來球的質量很高後,就兩個人打董唐一個點,董唐前後左右一跑,秦越又不知道如何補位了,空檔再次出現。

    比分最後定格在21:15。

    兩局雙下是球場人多時候的一種默認的規矩。免得場下人等的太久。

    喝著水,董唐笑著對秦越說︰“和你拉球,我覺得你水平不錯,一打比賽,我知道你

    是新手了。”

    “呵呵,是的哈,我真的是新手。”秦越有點尷尬的說,“太投入,喜歡搶球。”

    “沒事,所有新手都會經歷這一步。”董唐安慰著秦越,“其實也是我們沒有配合過的原因,雙打一定要輪轉跑位。”

    秦越又听到了一個新名詞,怎麼又像籃球里面的。

    董唐看到秦越若有所思,知道這是個真正的小白,于是在場邊給他指點,分析場上一隊高手相互跑動的配合,解釋這樣做的好處。

    秦越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但他知道這種領悟並不能馬上帶來效果,因為在配合的時候,老的習慣意識會不自覺的代替你想要發生的行為。

    戰術和配合的東西,還是要用時間慢慢去改,去學習。

    休息了一會,有個球友招呼董唐和他配對打一場,應該是老組合了。

    秦越在場下繼續休息,他觀察著董唐和那個搭檔的跑位,非常默契。

    一個往前跑接小球,另外一個就跑到後場防守,一個跑到後面殺球,另外一個就跑到了前面防守網前。

    球到了左邊,左邊人接球的時候,右邊的人往隊友這邊靠攏,擴大了防守。

    球到了右邊,左邊的人又向右邊靠攏。

    秦越看的有幾分懂了,這個就好像兩個人是一種組合,共同組成一個防守半徑,這個防守半徑把他們所在的半邊場地都包括在里面。

    秦越的觀察很細致,很快就看到了雙方各自的防守漏洞在哪里,卻發現並沒有都抓住機會,想想,恍然了,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這時候,有個場地人下了,秦越趕忙往上跑。

    對面很快來了一對組合,兩個青年男組合,他這邊沒人過來,秦越有點著急,和對面拉著球,邊往場邊瞅。

    這時候,剛剛來的一個長得很壯,身高有1.75米的大漢看到還有個空缺,就走了上來,和秦越點點頭,比賽就開始了。

    秦越控制了自己的激情,不敢輕易去搶球,球到了自己的手上,就高遠打過去,對面網前沒人的時候,他也會吊球。

    大漢的殺球很犀利,動作非常快,每次殺球看到秦越不動,都會喊他往前跑。

    秦越跑到網前,直挺挺的站著,有幾次球都從耳邊呼嘯而過,非常驚險。

    對面的防守很好,大漢的殺球雖然猛烈,一拍也很難殺死。

    雙方互有攻防,比分打到了16:12,秦越這邊落後。

    大漢在發球的時候,給秦越說著︰“我殺球的時候,你身子往下蹲一些,然後守住網前。”

    說完還演示了一個動作,把拍子舉起來,在頭部位置。

    果然這招管用,秦越的身高有優勢,在網前舉著拍子,對方怕被撲球,只好又把球挑起,大漢或再殺或吊,對方失了幾分,比分來到了17:18,秦越這邊還落後一分。

    對方發現了這邊的戰術,也迅速應變,把火力集中在秦越這邊,秦越的球雖然到位,但是對方的球或前或後,讓秦越跑動了起來,在移動中回球,質量就下降了,空檔被打了出來,對方很快的以21:18取得了勝利。

    交換場地的時候,大漢鼓勵著秦越︰“你的球還是非常到位,但是很奇怪,配合好像有些問題,這樣,你接球的時候,盡量把球打到對面人的反手位或空檔的地方,當你發現對面人被動的時候,就往網前跑,守住網前,我來進攻。”

    秦越問︰“什麼叫被動呢?”

    大漢面露疑惑︰“奧,就是對方用反手接球,或者需要跑過去才能夠著球。”

    “懂了。”秦越點著頭。

    戰術比較成功,秦越這邊開局以12:8領先。

    對面希望像上一局那樣調動秦越跑動,但是秦越的回球很到位,一遇到機會就跑到網前站住,讓對方束手無策。

    比分來到了15:11後,對面改變了戰術,把球往秦越和大漢的結合部打,秦越又忍不住去接球,和大漢出現了幾次配合失誤,比分被對方追到了18:16。

    大漢發現了秦越的習慣意識比較強,不好改變,就做出了妥協,盡量讓秦越來接球,還喊著分配球權。

    秦越的防守的確沒有缺點,無論是高遠還是吊球和殺球都可以把球打到對方比較難受的位置,然後跑上去守網前。

    最後比分定格在21︰19,艱難取勝。

    秦越快活的和大漢擊著掌。

    休息的時候,大漢和秦越互通了姓名,叫任剛。

    “你真的很奇怪,基本功不錯,球打得也很到位,但是意識不到位。”任剛皺著眉頭。

    “我剛學打球,沒怎麼實戰過,”秦越窘迫的解釋

    著,“以後多多指導。”

    “剛學?多久了?基本功很好呀,動作標準的像教練。”任剛很疑惑。

    “以前打過壩壩球,正式學不到兩個星期。”秦越笑笑。

    “暈,怪物,”任剛說話很夸張,應該是個性情中人,“看到你穿籃球鞋來打羽毛球,我知道你說的一定是真話,厲害,如果你的意識提高了,那不得了。才兩個星期,比好多打了兩年的動作都好。”

    之後,任剛又被老搭檔喊走了配對,秦越只有和不認識的人搭檔,和董唐又配合了兩局,全負。

    一個晚上,只贏了一局。

    秦越看到了自己的優勢,更明白自己在戰術意識方面的嚴重不足,並沒有氣餒。

    畢竟,他知道了。

    努力的方向在哪里?

    (本章完)

    “剛學?多久了?基本功很好呀,動作標準的像教練。”任剛很疑惑。

    “以前打過壩壩球,正式學不到兩個星期。”秦越笑笑。

    “暈,怪物,”任剛說話很夸張,應該是個性情中人,“看到你穿籃球鞋來打羽毛球,我知道你說的一定是真話,厲害,如果你的意識提高了,那不得了。才兩個星期,比好多打了兩年的動作都好。”

    之後,任剛又被老搭檔喊走了配對,秦越只有和不認識的人搭檔,和董唐又配合了兩局,全負。

    一個晚上,只贏了一局。

    秦越看到了自己的優勢,更明白自己在戰術意識方面的嚴重不足,並沒有氣餒。

    畢竟,他知道了。

    努力的方向在哪里?

    (本章完)

    “剛學?多久了?基本功很好呀,動作標準的像教練。”任剛很疑惑。

    “以前打過壩壩球,正式學不到兩個星期。”秦越笑笑。

    “暈,怪物,”任剛說話很夸張,應該是個性情中人,“看到你穿籃球鞋來打羽毛球,我知道你說的一定是真話,厲害,如果你的意識提高了,那不得了。才兩個星期,比好多打了兩年的動作都好。”

    之後,任剛又被老搭檔喊走了配對,秦越只有和不認識的人搭檔,和董唐又配合了兩局,全負。

    一個晚上,只贏了一局。

    秦越看到了自己的優勢,更明白自己在戰術意識方面的嚴重不足,並沒有氣餒。

    畢竟,他知道了。

    努力的方向在哪里?

    (本章完)

    “剛學?多久了?基本功很好呀,動作標準的像教練。”任剛很疑惑。

    “以前打過壩壩球,正式學不到兩個星期。”秦越笑笑。

    “暈,怪物,”任剛說話很夸張,應該是個性情中人,“看到你穿籃球鞋來打羽毛球,我知道你說的一定是真話,厲害,如果你的意識提高了,那不得了。才兩個星期,比好多打了兩年的動作都好。”

    之後,任剛又被老搭檔喊走了配對,秦越只有和不認識的人搭檔,和董唐又配合了兩局,全負。

    一個晚上,只贏了一局。

    秦越看到了自己的優勢,更明白自己在戰術意識方面的嚴重不足,並沒有氣餒。

    畢竟,他知道了。

    努力的方向在哪里?

    (本章完)

    “剛學?多久了?基本功很好呀,動作標準的像教練。”任剛很疑惑。

    “以前打過壩壩球,正式學不到兩個星期。”秦越笑笑。

    “暈,怪物,”任剛說話很夸張,應該是個性情中人,“看到你穿籃球鞋來打羽毛球,我知道你說的一定是真話,厲害,如果你的意識提高了,那不得了。才兩個星期,比好多打了兩年的動作都好。”

    之後,任剛又被老搭檔喊走了配對,秦越只有和不認識的人搭檔,和董唐又配合了兩局,全負。

    一個晚上,只贏了一局。

    秦越看到了自己的優勢,更明白自己在戰術意識方面的嚴重不足,並沒有氣餒。

    畢竟,他知道了。

    努力的方向在哪里?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