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牟主任的道

    “在,牟哥,有事嗎?”秦越回著話。

    “你什麼時候在家里,有點事情找你談。”牟雲飛問道。

    “我現在在家,下午也在,晚上要出去。”秦越不知道什麼事情要面談。

    “叮咚”,不到兩分鐘,秦越家的門鈴響了。

    秦越打開門,牟雲飛站在外面。

    招呼了他進來,秦越忙著燒水泡茶。

    坐在陽台的小沙發上,牟雲飛笑著說︰“今天沒上班呀?”

    “嗯,我辭職了,跟著劉叔專門在學羽毛球。”秦越把茶幾挪了下,擺正了。

    “奧,是要做運動員嗎?”

    “是的,目前有這個想法。”秦越的回答很干脆。

    “嗯,那是要很大的勇氣哈,佩服,佩服。”牟雲飛沒有支持也沒有反對的回著話,“對了,有個事情和你商量。”

    牟雲飛開門見山的說道︰“我們下個星期和外科要聯合舉辦一個健康講座,面向體院學生的。

    本來是請外科的陳主任講急救知識的。他剛好有個國際會議,要走幾天。

    我看了你救人的視頻,發現很專業呢,不如請你來講。

    “而且你是有實際救治經驗,很有說服力,那些年青人一定會喜歡。”

    “那怎麼行呢?我還是前幾天才培訓了的,這不是開玩笑嗎?”秦越連忙擺手,其實他是怕上台,烏壓壓的很多人,想起來都恐怖。

    “沒事兒的,我們關于急救的知識會講的少些,主要就是人工呼吸這塊,和運動急救有關的。”牟雲飛認準了秦越,不會輕易放棄,“你有實踐經驗,很多人急救知識很專業,但是在現場反應和操作上都沒有你那麼冷靜。

    你只需要把當時的想法說出來,操作上再演示一遍就可以了。

    “當幫我這個忙了。”

    牟雲飛打起了感情牌。

    “那要不我考慮一下?”秦越面對好話,耳朵根總是軟一些。

    “不用考慮,就這麼決定了,到時候我給你申請一個專家待遇的勞務費,有1200元。”牟雲飛曉之以禮,動之以錢。

    “好的,好的,周幾?”秦越展現出活LF的崇高風範,答應下來。

    “下周二,就這麼說定了。”牟雲飛很開心,

    現在都講網紅、偶像,秦越雖然還沒沾邊,畢竟搶救實實在在大家都看到的,一定會有些影響力。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秦越詢問起運動中要注意的事情來。

    “人其實是一個非常強大的自我恢復系統。”牟雲飛老神在在的說道,“除了腦細胞、眼部細胞以外,人體的細胞總是處于不斷分裂再生的一個過程。

    比如肝髒5個月就會更新一次,舌頭上的味覺細胞10天就更新一次,皮膚的更新周期是28天。

    一般情況下,半年人體就會更新98%的身體細胞。

    當然這個速度和人的年齡有很大的關系,年齡越小,分裂和恢復的能力越強,隨著年齡增長,分裂的速度就會變慢,而大腦的細胞只會死亡,不會再生。

    心髒細胞一生也只會更新2-3次,平均20年更新一次。

    當我們在細胞活力處于比較旺盛的狀態時,盡量的要相信身體的恢復能力,少用藥物進行干預。

    身體的器官受損和自我再生愈合是一個動態的平衡。

    我舉個例子來說。

    比如你打羽毛球,我們都知道對膝蓋的磨損會很厲害,正常狀態下,只要我們走路或運動,都會對膝蓋有傷害。

    而膝蓋的傷害最主要集中在關節兩端的白色軟骨部分。

    一般情況下,軟骨的磨損速度和關節內營養液對軟骨修復的速度是一樣的。

    所以我們沒有感覺,當運動加劇後,磨損速度比修復速度更快,我們就要多一些時間休息,才能維持平衡。

    如果一直運動過度,沒有足夠的時間恢復,那麼軟骨磨損過大,就會觸及神經,產生疼痛感,進行報警。

    遇到這種情況,一是停止運動,讓受損的軟骨慢慢修復,還有就是補充增加運送營養物質的氨基葡萄糖,加速軟骨修復。

    老年人隨著年齡增長,正常的修復速度會逐漸低于受損速度,所以就必須要定期補充氨基葡萄糖。

    “否則就會遇到退行性關節炎的困擾,甚至只有通過置換人工關節來解決這個問題。”

    “這麼說,經常運動的人就要特別注意營養的補充了?”秦越好奇的問。

    “是的,特別是過度運動的人群,比如職業運動員,發燒級業余運動員,年齡過大的馬拉松愛好者。

    ”牟雲飛肯定的說道。“我們面向職業運動員的數據統計也說明了這點,因此我們經常會聯合體院等專門機構進行健康講座,反響很好。”

    以前因為知識和條件的匱乏,導致對自己身體的透支,年齡大了會有很多傷病。

    而現在,越來越科學的醫療和營養手段的介入,讓愛好運動的人群得到更好的恢復和保養,傷病越來越少。

    未雨綢繆一定是必要的。

    “特別是業余運動員,本來運動是為了健康和樂趣,如果帶來大的健康損害,這就失去了運動本身的意義。”

    “既然肝的恢復能力那麼強,為什麼那些肝炎,肝癌治不好呢?”秦越經常想到這些怪異的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肝部嚴重受損後,會產生疤痕,這些是不會修復的,從而對肝功能產生影響,同時會加劇健康部分的負擔,從而造成惡性循環。”牟雲飛耐心的解釋著,“人體器官產生炎癥後,也會大大影響正常細胞的分裂,從而使損傷速度總是大于修復的速度。

    這就是我們生病的時候恢復很慢的原因,其實是因為破壞了正常身體的平衡。

    “疾病的表現一定是打破平衡後,沒有及時恢復受損的器官,損傷越來越嚴重,最後爆發出來的炎癥。”

    “奧,好像是有些道理呢?”秦越听的似懂非懂。

    “其實人身體好首先是因為有意識,而健康意識的產生一定是基于正確的知識。”牟雲飛總結的說道,“我們最希望的就是能把這些正確的健康知識傳達給人們,少一些病痛,多一些歡樂。”

    “我以為醫生最喜歡掙病人的錢呢?”秦越開玩笑的說道。

    “道可道,非常道,每個人都在掙錢才能生存,”牟雲飛笑著說,“工人掙的錢是老板給的,公務員掙的錢是納稅人給的,老師掙的錢是學生和國家給的,醫生掙得錢來自病人也無可厚非,只是一定要用心,不能害人。”

    “受教了。”秦越心悅誠服,看不出牟哥真能吹,不愧是當主任的,飛機上掛暖瓶——高水平。

    送走了牟雲飛,秦越一看時間,快6點了。

    準備一下,千萬不能忘了和小薇的約會。

    (本章完)

    以前因為知識和條件的匱乏,導致對自己身體的透支,年齡大了會有很多傷病。

    而現在,越來越科學的醫療和營養手段的介入,讓愛好運動的人群得到更好的恢復和保養,傷病越來越少。

    未雨綢繆一定是必要的。

    “特別是業余運動員,本來運動是為了健康和樂趣,如果帶來大的健康損害,這就失去了運動本身的意義。”

    “既然肝的恢復能力那麼強,為什麼那些肝炎,肝癌治不好呢?”秦越經常想到這些怪異的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肝部嚴重受損後,會產生疤痕,這些是不會修復的,從而對肝功能產生影響,同時會加劇健康部分的負擔,從而造成惡性循環。”牟雲飛耐心的解釋著,“人體器官產生炎癥後,也會大大影響正常細胞的分裂,從而使損傷速度總是大于修復的速度。

    這就是我們生病的時候恢復很慢的原因,其實是因為破壞了正常身體的平衡。

    “疾病的表現一定是打破平衡後,沒有及時恢復受損的器官,損傷越來越嚴重,最後爆發出來的炎癥。”

    “奧,好像是有些道理呢?”秦越听的似懂非懂。

    “其實人身體好首先是因為有意識,而健康意識的產生一定是基于正確的知識。”牟雲飛總結的說道,“我們最希望的就是能把這些正確的健康知識傳達給人們,少一些病痛,多一些歡樂。”

    “我以為醫生最喜歡掙病人的錢呢?”秦越開玩笑的說道。

    “道可道,非常道,每個人都在掙錢才能生存,”牟雲飛笑著說,“工人掙的錢是老板給的,公務員掙的錢是納稅人給的,老師掙的錢是學生和國家給的,醫生掙得錢來自病人也無可厚非,只是一定要用心,不能害人。”

    “受教了。”秦越心悅誠服,看不出牟哥真能吹,不愧是當主任的,飛機上掛暖瓶——高水平。

    送走了牟雲飛,秦越一看時間,快6點了。

    準備一下,千萬不能忘了和小薇的約會。

    (本章完)

    以前因為知識和條件的匱乏,導致對自己身體的透支,年齡大了會有很多傷病。

    而現在,越來越科學的醫療和營養手段的介入,讓愛好運動的人群得到更好的恢復和保養,傷病越來越少。

    未雨綢繆一定是必要的。

    “特別是業余運動員,本來運動是為了健康和樂趣,如果帶來大的健康損害,這就失去了運動本身的意義。”

    “既然肝的恢復能力那麼強,為什麼那些肝炎,肝癌治不好呢?”秦越經常想到這些怪異的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肝部嚴重受損後,會產生疤痕,這些是不會修復的,從而對肝功能產生影響,同時會加劇健康部分的負擔,從而造成惡性循環。”牟雲飛耐心的解釋著,“人體器官產生炎癥後,也會大大影響正常細胞的分裂,從而使損傷速度總是大于修復的速度。

    這就是我們生病的時候恢復很慢的原因,其實是因為破壞了正常身體的平衡。

    “疾病的表現一定是打破平衡後,沒有及時恢復受損的器官,損傷越來越嚴重,最後爆發出來的炎癥。”

    “奧,好像是有些道理呢?”秦越听的似懂非懂。

    “其實人身體好首先是因為有意識,而健康意識的產生一定是基于正確的知識。”牟雲飛總結的說道,“我們最希望的就是能把這些正確的健康知識傳達給人們,少一些病痛,多一些歡樂。”

    “我以為醫生最喜歡掙病人的錢呢?”秦越開玩笑的說道。

    “道可道,非常道,每個人都在掙錢才能生存,”牟雲飛笑著說,“工人掙的錢是老板給的,公務員掙的錢是納稅人給的,老師掙的錢是學生和國家給的,醫生掙得錢來自病人也無可厚非,只是一定要用心,不能害人。”

    “受教了。”秦越心悅誠服,看不出牟哥真能吹,不愧是當主任的,飛機上掛暖瓶——高水平。

    送走了牟雲飛,秦越一看時間,快6點了。

    準備一下,千萬不能忘了和小薇的約會。

    (本章完)

    以前因為知識和條件的匱乏,導致對自己身體的透支,年齡大了會有很多傷病。

    而現在,越來越科學的醫療和營養手段的介入,讓愛好運動的人群得到更好的恢復和保養,傷病越來越少。

    未雨綢繆一定是必要的。

    “特別是業余運動員,本來運動是為了健康和樂趣,如果帶來大的健康損害,這就失去了運動本身的意義。”

    “既然肝的恢復能力那麼強,為什麼那些肝炎,肝癌治不好呢?”秦越經常想到這些怪異的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肝部嚴重受損後,會產生疤痕,這些是不會修復的,從而對肝功能產生影響,同時會加劇健康部分的負擔,從而造成惡性循環。”牟雲飛耐心的解釋著,“人體器官產生炎癥後,也會大大影響正常細胞的分裂,從而使損傷速度總是大于修復的速度。

    這就是我們生病的時候恢復很慢的原因,其實是因為破壞了正常身體的平衡。

    “疾病的表現一定是打破平衡後,沒有及時恢復受損的器官,損傷越來越嚴重,最後爆發出來的炎癥。”

    “奧,好像是有些道理呢?”秦越听的似懂非懂。

    “其實人身體好首先是因為有意識,而健康意識的產生一定是基于正確的知識。”牟雲飛總結的說道,“我們最希望的就是能把這些正確的健康知識傳達給人們,少一些病痛,多一些歡樂。”

    “我以為醫生最喜歡掙病人的錢呢?”秦越開玩笑的說道。

    “道可道,非常道,每個人都在掙錢才能生存,”牟雲飛笑著說,“工人掙的錢是老板給的,公務員掙的錢是納稅人給的,老師掙的錢是學生和國家給的,醫生掙得錢來自病人也無可厚非,只是一定要用心,不能害人。”

    “受教了。”秦越心悅誠服,看不出牟哥真能吹,不愧是當主任的,飛機上掛暖瓶——高水平。

    送走了牟雲飛,秦越一看時間,快6點了。

    準備一下,千萬不能忘了和小薇的約會。

    (本章完)

    以前因為知識和條件的匱乏,導致對自己身體的透支,年齡大了會有很多傷病。

    而現在,越來越科學的醫療和營養手段的介入,讓愛好運動的人群得到更好的恢復和保養,傷病越來越少。

    未雨綢繆一定是必要的。

    “特別是業余運動員,本來運動是為了健康和樂趣,如果帶來大的健康損害,這就失去了運動本身的意義。”

    “既然肝的恢復能力那麼強,為什麼那些肝炎,肝癌治不好呢?”秦越經常想到這些怪異的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肝部嚴重受損後,會產生疤痕,這些是不會修復的,從而對肝功能產生影響,同時會加劇健康部分的負擔,從而造成惡性循環。”牟雲飛耐心的解釋著,“人體器官產生炎癥後,也會大大影響正常細胞的分裂,從而使損傷速度總是大于修復的速度。

    這就是我們生病的時候恢復很慢的原因,其實是因為破壞了正常身體的平衡。

    “疾病的表現一定是打破平衡後,沒有及時恢復受損的器官,損傷越來越嚴重,最後爆發出來的炎癥。”

    “奧,好像是有些道理呢?”秦越听的似懂非懂。

    “其實人身體好首先是因為有意識,而健康意識的產生一定是基于正確的知識。”牟雲飛總結的說道,“我們最希望的就是能把這些正確的健康知識傳達給人們,少一些病痛,多一些歡樂。”

    “我以為醫生最喜歡掙病人的錢呢?”秦越開玩笑的說道。

    “道可道,非常道,每個人都在掙錢才能生存,”牟雲飛笑著說,“工人掙的錢是老板給的,公務員掙的錢是納稅人給的,老師掙的錢是學生和國家給的,醫生掙得錢來自病人也無可厚非,只是一定要用心,不能害人。”

    “受教了。”秦越心悅誠服,看不出牟哥真能吹,不愧是當主任的,飛機上掛暖瓶——高水平。

    送走了牟雲飛,秦越一看時間,快6點了。

    準備一下,千萬不能忘了和小薇的約會。

    (本章完)

    以前因為知識和條件的匱乏,導致對自己身體的透支,年齡大了會有很多傷病。

    而現在,越來越科學的醫療和營養手段的介入,讓愛好運動的人群得到更好的恢復和保養,傷病越來越少。

    未雨綢繆一定是必要的。

    “特別是業余運動員,本來運動是為了健康和樂趣,如果帶來大的健康損害,這就失去了運動本身的意義。”

    “既然肝的恢復能力那麼強,為什麼那些肝炎,肝癌治不好呢?”秦越經常想到這些怪異的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肝部嚴重受損後,會產生疤痕,這些是不會修復的,從而對肝功能產生影響,同時會加劇健康部分的負擔,從而造成惡性循環。”牟雲飛耐心的解釋著,“人體器官產生炎癥後,也會大大影響正常細胞的分裂,從而使損傷速度總是大于修復的速度。

    這就是我們生病的時候恢復很慢的原因,其實是因為破壞了正常身體的平衡。

    “疾病的表現一定是打破平衡後,沒有及時恢復受損的器官,損傷越來越嚴重,最後爆發出來的炎癥。”

    “奧,好像是有些道理呢?”秦越听的似懂非懂。

    “其實人身體好首先是因為有意識,而健康意識的產生一定是基于正確的知識。”牟雲飛總結的說道,“我們最希望的就是能把這些正確的健康知識傳達給人們,少一些病痛,多一些歡樂。”

    “我以為醫生最喜歡掙病人的錢呢?”秦越開玩笑的說道。

    “道可道,非常道,每個人都在掙錢才能生存,”牟雲飛笑著說,“工人掙的錢是老板給的,公務員掙的錢是納稅人給的,老師掙的錢是學生和國家給的,醫生掙得錢來自病人也無可厚非,只是一定要用心,不能害人。”

    “受教了。”秦越心悅誠服,看不出牟哥真能吹,不愧是當主任的,飛機上掛暖瓶——高水平。

    送走了牟雲飛,秦越一看時間,快6點了。

    準備一下,千萬不能忘了和小薇的約會。

    (本章完)

    以前因為知識和條件的匱乏,導致對自己身體的透支,年齡大了會有很多傷病。

    而現在,越來越科學的醫療和營養手段的介入,讓愛好運動的人群得到更好的恢復和保養,傷病越來越少。

    未雨綢繆一定是必要的。

    “特別是業余運動員,本來運動是為了健康和樂趣,如果帶來大的健康損害,這就失去了運動本身的意義。”

    “既然肝的恢復能力那麼強,為什麼那些肝炎,肝癌治不好呢?”秦越經常想到這些怪異的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肝部嚴重受損後,會產生疤痕,這些是不會修復的,從而對肝功能產生影響,同時會加劇健康部分的負擔,從而造成惡性循環。”牟雲飛耐心的解釋著,“人體器官產生炎癥後,也會大大影響正常細胞的分裂,從而使損傷速度總是大于修復的速度。

    這就是我們生病的時候恢復很慢的原因,其實是因為破壞了正常身體的平衡。

    “疾病的表現一定是打破平衡後,沒有及時恢復受損的器官,損傷越來越嚴重,最後爆發出來的炎癥。”

    “奧,好像是有些道理呢?”秦越听的似懂非懂。

    “其實人身體好首先是因為有意識,而健康意識的產生一定是基于正確的知識。”牟雲飛總結的說道,“我們最希望的就是能把這些正確的健康知識傳達給人們,少一些病痛,多一些歡樂。”

    “我以為醫生最喜歡掙病人的錢呢?”秦越開玩笑的說道。

    “道可道,非常道,每個人都在掙錢才能生存,”牟雲飛笑著說,“工人掙的錢是老板給的,公務員掙的錢是納稅人給的,老師掙的錢是學生和國家給的,醫生掙得錢來自病人也無可厚非,只是一定要用心,不能害人。”

    “受教了。”秦越心悅誠服,看不出牟哥真能吹,不愧是當主任的,飛機上掛暖瓶——高水平。

    送走了牟雲飛,秦越一看時間,快6點了。

    準備一下,千萬不能忘了和小薇的約會。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