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喜歡逛街的女人

    正宗的北京烤鴨,用梨木、棗木等果木,置于掛爐,明火烤制而成。

    鴨子的血統,可以追溯到1000多年前的遼代。

    純白的野鴨歷經馴化、改良,才變成享譽世界的北京鴨。

    蓨麥面和其他營養物調好的飼料,填入鴨子的食道,保證了食材的安全和營養均衡。

    從宰殺到烤制經歷10多個步驟,慢慢的將鴨子的外皮烤至金黃酥脆,鴨肉嫩滑多汁。

    2分30秒內鴨肉被片成90片,帶著烤爐的余熱,躺在抹了甜面醬的荷葉餅上,夾上幾片蔥絲,輕輕卷起,一口咬下去,脆皮的酥香和肉的多汁產生的軟香混合在一起,被醬里醇厚的甜味一激,挑撥的味蕾津液四溢,恨不得把舌頭都吞了下去。

    剩下的鴨架也沒有拋棄,一半油炸,撒上些椒鹽調味。

    一半加上黑木耳、白玉菇,加點雞精、鹽、白胡椒粉,炖成了香味濃郁的鴨架湯。

    艾雯薇滿足的看著秦越把最後一塊椒鹽鴨架也填入肚中之後,喊服務員過來買單。

    秦越爭著要付,艾雯薇說最近打麻將手氣好,贏了錢,一定要花些出去。

    秦越知道這是借口,艾雯薇明白自己現在沒有掙錢,還要負擔各種支出,真的是很貼心。

    夏夜的購物廣場,納涼的、買菜的、健身的、閑逛的、打望的人絡繹不絕。

    無論是養的白花花的還是曬的黑黝黝的皮膚,要麼露著,要麼鼓著,向充滿熱度的空氣炫耀著。

    女人們的逛街,是帶著極少目的性的游蕩,一個精致的發夾也會讓她駐足不前,留戀片刻。

    如果遇到好看的衣服,一定是在試衣間里穿梭不息,會把帽子、鞋子、襪子都會搭配一遍,最後還會遺憾的說感覺差了一丟丟。

    她們的快樂,在于新奇的體驗,仿佛人生的縮影,哪怕是危險的甚至恐怖的,也要品嘗一番。

    “好看嗎?”艾雯薇試著一件白色短裙,未到膝蓋的淡藍色蕾絲裙擺襯托著圓潤而潔白的小腿。

    秦越咳嗽了一聲,“很性感。”

    可能是發現太過簡潔和直白,又加了一句,“顏色搭配挺好的,能襯托出你的氣質。”

    其實這也是以不變而

    應萬變的萬能用語。只能掩飾秦越對服裝搭配的不專業。

    艾雯薇的臉上,浮現出為悅己者容的笑意,“我也覺得挺好的,美女,這條裙子多少錢?”

    秦越提著購物袋,心中訝異6.5折下來都要500元的短裙,浮現出那句老話——女人和小孩的錢最好賺。

    知道秦越要買球鞋,每經過一家運動服飾店,他們都要進去看一下。

    李寧的、安踏的、耐克的、阿迪的、FILA的、紐百倫的,各種品牌看花了眼,不過里面專門的羽毛球鞋都很少,偶爾有的一雙的價格都在600元以上。

    秦越給艾雯薇解釋著羽毛球鞋的不同,說要到專門賣羽毛球用品的店去買。

    在心滿意足的又買了一雙480元的高跟鞋和一盒火山泥的面膜後,艾雯薇小手一揮,“走,給你去買球鞋。”

    沐浴著夏風的過分熱情,兩個人邊走邊聊,秦越給艾雯薇講起牟雲飛給自己的講課任務。

    “我覺得你一定可以,還記得那次在公交車上第一次見面嗎?”艾雯薇美麗的大眼楮閃著光,“你雖然比較木訥,但是遇到幫助人的事情的時候卻很熱情。

    人就是很單純、很陽光那種。

    你幫不認識的大爺一直提著東西到他們小區的時候,其實我一直在你們後面,可能你沒有看到。

    我當時就覺得這個男的好善良,心好好,就特別有種想認識你的沖動。

    听到你夸自己是活LF的時候,我差點笑出來,深深感受到你對生活的熱愛和對自己的自信。

    “看到你和我去的地方一樣後,我相信了這一定是緣分,你覺得呢?大帥哥。”

    “我的天吶,是真的,真的有那麼神奇嗎?”秦越模仿著岳雨鵬討打的語氣,夸張的說道,“我真有那麼帥,那麼好嗎?”

    秦越提著袋子,夸張的轉了幾圈,又哈哈大笑著。引來旁邊帶小孩的老年人羨慕的眼光。

    艾雯薇粉拳打在秦越的背上,“臭美,不準驕傲。”

    “遵命,心靈美,不臭美。”秦越耍著貧嘴。

    “奧,還有個事,明天開始我要培訓3天,去學穿線。”

    秦越想了起來,給艾雯薇交代著,“如果在會議室可能沒有時間和你聊天。”

    “嗯,知道了,忙你的,有空你找我。”艾雯薇

    大氣的笑著說。

    在喜悅廣場對面的這家店很好找,雖然面積只有10多個平方並不起眼,但是門口的10多個花籃廣而告之新開張的喜悅。

    門前有個造型非常獨特的雕塑,大紅的座子上插著一個大概兩米左右的羽毛球拍,應該是塑料做的。

    門楣上的招牌寫著︰“羽悅啟航文化用品公司。”

    店里琳瑯滿目的陳列著沒穿線的羽毛球拍、各種品牌的羽毛球襪和一桶桶的羽毛球,YY和VICTOR的球鞋,李寧的羽毛球短褲和球衣。

    一個瘦小的男子逗著一條柯基,里面一個長發飄飄,眉眼清秀的瘦高男子,坐在辦公桌的旁邊,在電腦筆記本上敲著字。

    剛進門的右側,在一台李寧的穿線機的旁邊,一個1.7米,體型勻稱,留著清爽的短飛機頭,20歲的男子邊拉線,邊和一個男子聊著天。

    那不是董唐嗎?

    秦越認出了聊天的男子正是在老朋友俱樂部認識的球友寧靜致遠。

    董唐也看到了走進來的秦越,和他打著招呼,“你也過來逛呀,好巧。”

    “是呀,我想買雙專門的羽毛球鞋,來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秦越開心的說道,心想羽毛球這個圈子好小,前兩天認識的球友今天居然在這兒踫到了。

    “奧,那要老板給你推薦一下,我的線斷了,過來拉線。”董唐熱心的介紹給他穿線的老板。

    “你好,需要哪種價位的球鞋呢?”老板先遞上了一張名片,上面的名字寫的是︰練鋒。

    好霸氣的名字。

    (本章完)

    在喜悅廣場對面的這家店很好找,雖然面積只有10多個平方並不起眼,但是門口的10多個花籃廣而告之新開張的喜悅。

    門前有個造型非常獨特的雕塑,大紅的座子上插著一個大概兩米左右的羽毛球拍,應該是塑料做的。

    門楣上的招牌寫著︰“羽悅啟航文化用品公司。”

    店里琳瑯滿目的陳列著沒穿線的羽毛球拍、各種品牌的羽毛球襪和一桶桶的羽毛球,YY和VICTOR的球鞋,李寧的羽毛球短褲和球衣。

    一個瘦小的男子逗著一條柯基,里面一個長發飄飄,眉眼清秀的瘦高男子,坐在辦公桌的旁邊,在電腦筆記本上敲著字。

    剛進門的右側,在一台李寧的穿線機的旁邊,一個1.7米,體型勻稱,留著清爽的短飛機頭,20歲的男子邊拉線,邊和一個男子聊著天。

    那不是董唐嗎?

    秦越認出了聊天的男子正是在老朋友俱樂部認識的球友寧靜致遠。

    董唐也看到了走進來的秦越,和他打著招呼,“你也過來逛呀,好巧。”

    “是呀,我想買雙專門的羽毛球鞋,來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秦越開心的說道,心想羽毛球這個圈子好小,前兩天認識的球友今天居然在這兒踫到了。

    “奧,那要老板給你推薦一下,我的線斷了,過來拉線。”董唐熱心的介紹給他穿線的老板。

    “你好,需要哪種價位的球鞋呢?”老板先遞上了一張名片,上面的名字寫的是︰練鋒。

    好霸氣的名字。

    (本章完)

    在喜悅廣場對面的這家店很好找,雖然面積只有10多個平方並不起眼,但是門口的10多個花籃廣而告之新開張的喜悅。

    門前有個造型非常獨特的雕塑,大紅的座子上插著一個大概兩米左右的羽毛球拍,應該是塑料做的。

    門楣上的招牌寫著︰“羽悅啟航文化用品公司。”

    店里琳瑯滿目的陳列著沒穿線的羽毛球拍、各種品牌的羽毛球襪和一桶桶的羽毛球,YY和VICTOR的球鞋,李寧的羽毛球短褲和球衣。

    一個瘦小的男子逗著一條柯基,里面一個長發飄飄,眉眼清秀的瘦高男子,坐在辦公桌的旁邊,在電腦筆記本上敲著字。

    剛進門的右側,在一台李寧的穿線機的旁邊,一個1.7米,體型勻稱,留著清爽的短飛機頭,20歲的男子邊拉線,邊和一個男子聊著天。

    那不是董唐嗎?

    秦越認出了聊天的男子正是在老朋友俱樂部認識的球友寧靜致遠。

    董唐也看到了走進來的秦越,和他打著招呼,“你也過來逛呀,好巧。”

    “是呀,我想買雙專門的羽毛球鞋,來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秦越開心的說道,心想羽毛球這個圈子好小,前兩天認識的球友今天居然在這兒踫到了。

    “奧,那要老板給你推薦一下,我的線斷了,過來拉線。”董唐熱心的介紹給他穿線的老板。

    “你好,需要哪種價位的球鞋呢?”老板先遞上了一張名片,上面的名字寫的是︰練鋒。

    好霸氣的名字。

    (本章完)

    在喜悅廣場對面的這家店很好找,雖然面積只有10多個平方並不起眼,但是門口的10多個花籃廣而告之新開張的喜悅。

    門前有個造型非常獨特的雕塑,大紅的座子上插著一個大概兩米左右的羽毛球拍,應該是塑料做的。

    門楣上的招牌寫著︰“羽悅啟航文化用品公司。”

    店里琳瑯滿目的陳列著沒穿線的羽毛球拍、各種品牌的羽毛球襪和一桶桶的羽毛球,YY和VICTOR的球鞋,李寧的羽毛球短褲和球衣。

    一個瘦小的男子逗著一條柯基,里面一個長發飄飄,眉眼清秀的瘦高男子,坐在辦公桌的旁邊,在電腦筆記本上敲著字。

    剛進門的右側,在一台李寧的穿線機的旁邊,一個1.7米,體型勻稱,留著清爽的短飛機頭,20歲的男子邊拉線,邊和一個男子聊著天。

    那不是董唐嗎?

    秦越認出了聊天的男子正是在老朋友俱樂部認識的球友寧靜致遠。

    董唐也看到了走進來的秦越,和他打著招呼,“你也過來逛呀,好巧。”

    “是呀,我想買雙專門的羽毛球鞋,來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秦越開心的說道,心想羽毛球這個圈子好小,前兩天認識的球友今天居然在這兒踫到了。

    “奧,那要老板給你推薦一下,我的線斷了,過來拉線。”董唐熱心的介紹給他穿線的老板。

    “你好,需要哪種價位的球鞋呢?”老板先遞上了一張名片,上面的名字寫的是︰練鋒。

    好霸氣的名字。

    (本章完)

    在喜悅廣場對面的這家店很好找,雖然面積只有10多個平方並不起眼,但是門口的10多個花籃廣而告之新開張的喜悅。

    門前有個造型非常獨特的雕塑,大紅的座子上插著一個大概兩米左右的羽毛球拍,應該是塑料做的。

    門楣上的招牌寫著︰“羽悅啟航文化用品公司。”

    店里琳瑯滿目的陳列著沒穿線的羽毛球拍、各種品牌的羽毛球襪和一桶桶的羽毛球,YY和VICTOR的球鞋,李寧的羽毛球短褲和球衣。

    一個瘦小的男子逗著一條柯基,里面一個長發飄飄,眉眼清秀的瘦高男子,坐在辦公桌的旁邊,在電腦筆記本上敲著字。

    剛進門的右側,在一台李寧的穿線機的旁邊,一個1.7米,體型勻稱,留著清爽的短飛機頭,20歲的男子邊拉線,邊和一個男子聊著天。

    那不是董唐嗎?

    秦越認出了聊天的男子正是在老朋友俱樂部認識的球友寧靜致遠。

    董唐也看到了走進來的秦越,和他打著招呼,“你也過來逛呀,好巧。”

    “是呀,我想買雙專門的羽毛球鞋,來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秦越開心的說道,心想羽毛球這個圈子好小,前兩天認識的球友今天居然在這兒踫到了。

    “奧,那要老板給你推薦一下,我的線斷了,過來拉線。”董唐熱心的介紹給他穿線的老板。

    “你好,需要哪種價位的球鞋呢?”老板先遞上了一張名片,上面的名字寫的是︰練鋒。

    好霸氣的名字。

    (本章完)

    在喜悅廣場對面的這家店很好找,雖然面積只有10多個平方並不起眼,但是門口的10多個花籃廣而告之新開張的喜悅。

    門前有個造型非常獨特的雕塑,大紅的座子上插著一個大概兩米左右的羽毛球拍,應該是塑料做的。

    門楣上的招牌寫著︰“羽悅啟航文化用品公司。”

    店里琳瑯滿目的陳列著沒穿線的羽毛球拍、各種品牌的羽毛球襪和一桶桶的羽毛球,YY和VICTOR的球鞋,李寧的羽毛球短褲和球衣。

    一個瘦小的男子逗著一條柯基,里面一個長發飄飄,眉眼清秀的瘦高男子,坐在辦公桌的旁邊,在電腦筆記本上敲著字。

    剛進門的右側,在一台李寧的穿線機的旁邊,一個1.7米,體型勻稱,留著清爽的短飛機頭,20歲的男子邊拉線,邊和一個男子聊著天。

    那不是董唐嗎?

    秦越認出了聊天的男子正是在老朋友俱樂部認識的球友寧靜致遠。

    董唐也看到了走進來的秦越,和他打著招呼,“你也過來逛呀,好巧。”

    “是呀,我想買雙專門的羽毛球鞋,來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秦越開心的說道,心想羽毛球這個圈子好小,前兩天認識的球友今天居然在這兒踫到了。

    “奧,那要老板給你推薦一下,我的線斷了,過來拉線。”董唐熱心的介紹給他穿線的老板。

    “你好,需要哪種價位的球鞋呢?”老板先遞上了一張名片,上面的名字寫的是︰練鋒。

    好霸氣的名字。

    (本章完)

    在喜悅廣場對面的這家店很好找,雖然面積只有10多個平方並不起眼,但是門口的10多個花籃廣而告之新開張的喜悅。

    門前有個造型非常獨特的雕塑,大紅的座子上插著一個大概兩米左右的羽毛球拍,應該是塑料做的。

    門楣上的招牌寫著︰“羽悅啟航文化用品公司。”

    店里琳瑯滿目的陳列著沒穿線的羽毛球拍、各種品牌的羽毛球襪和一桶桶的羽毛球,YY和VICTOR的球鞋,李寧的羽毛球短褲和球衣。

    一個瘦小的男子逗著一條柯基,里面一個長發飄飄,眉眼清秀的瘦高男子,坐在辦公桌的旁邊,在電腦筆記本上敲著字。

    剛進門的右側,在一台李寧的穿線機的旁邊,一個1.7米,體型勻稱,留著清爽的短飛機頭,20歲的男子邊拉線,邊和一個男子聊著天。

    那不是董唐嗎?

    秦越認出了聊天的男子正是在老朋友俱樂部認識的球友寧靜致遠。

    董唐也看到了走進來的秦越,和他打著招呼,“你也過來逛呀,好巧。”

    “是呀,我想買雙專門的羽毛球鞋,來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秦越開心的說道,心想羽毛球這個圈子好小,前兩天認識的球友今天居然在這兒踫到了。

    “奧,那要老板給你推薦一下,我的線斷了,過來拉線。”董唐熱心的介紹給他穿線的老板。

    “你好,需要哪種價位的球鞋呢?”老板先遞上了一張名片,上面的名字寫的是︰練鋒。

    好霸氣的名字。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