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四十章 空缺的記錄

    秦越的目光聚焦在榮譽榜的介紹上。

    球館成立到今年34年了,曾經接待過無數的知名和不知名的球友,甚至包括國家隊和國際上的冠軍球員。

    有89支不同的俱樂部先後將球館作為活動基地。

    拍在第一位的風羽俱樂部,獲得過13座全國級別業余賽事的冠軍。

    在第一枚羽毛球拍的下面是風羽俱樂部的名字。

    球館的培訓隊伍中也誕生過無數的教練,有業余的,也有省隊國家隊退下來的專業教練。

    培養過最多國手的教練是常國寶。

    他的名字出現在第二枚羽毛球拍的下面。

    很多業余高手和國手的啟蒙也曾在這個球館,獲得最多世界冠軍的韓波,名字在第三枚羽毛球拍的下面。

    球館殺球速度最快的記錄保持者古月鋒,以405公里的速度把名字銘刻在了第四枚羽毛球拍的下面。

    而第五枚金色和銀色交叉的羽毛球拍下面,還沒有名字。

    旁邊的注解上寫著︰分別用左手和右手在3局兩勝的賽制中擊敗不限手的館主。

    “哇塞,還沒有人挑戰成功呀?”旁邊傳來一個吸氣的聲音。

    秦越轉過頭,發現是培訓課在前面的眼鏡男。

    個子1.6米,體重大概在170斤,胖胖的臉上夾著一副無框眼鏡。

    頭發有點自然的微卷,書生氣十足。

    秦越笑著點點頭,問道︰“館主是誰呢?很厲害嗎?”

    “館主名叫吳天,以前大川省隊退下來的,本來是要進國家隊的,因為體重超標,又不肯轉雙打,就主動申請退役了。

    是個左手將,外號叫一劍封喉,當他起跳殺球的時候,經常就是一拍得分的時機,不過因為體重太大,現在很少能欣賞到他的跳殺了。

    他曾經練過一段時間的右手,很難突破,卻迷信有人可以把雙手都練到一樣靈活,從而可以自由換手,降低反手劣勢。

    所以設立了這個獎項。

    很多專業的國手都來挑戰過他,都沒有成功。

    “因為他的左手實力很強,雖然體重大,跳不動了,但是殺球非常凶悍,一拍下去,基本就會掌握先機,步步為營。”

    他的腿有那麼粗,眼鏡男很夸張的用手

    比了一下,“對,和你的腰差不多。”

    秦越無語,這麼夸張的話眼鏡你會沒朋友的。

    “而且他的小球超級棒,當你想用網前球戰術的時候,就會發現有堵移動的城牆在那兒,所以人們喜歡叫他會飛的胖子。”

    最初挑戰他的人特別多,甚至有些想用車輪戰贏他。

    所以後來他定了一個規矩,要挑戰他,必須要贏了他的助手歐洪的右手。

    而歐洪是右手將,國家隊退役的選手,實力比吳天的左手還強,這下雙鬼封門,讓這個榮譽設立13年來都沒人獲得過。

    有人說胖子是嘩眾取寵,變相的宣傳球館。

    “也有人說胖子的信譽很好,你看前幾個獎項,獲得的人都會得到一個金球拍,就是模型那麼大的,肯定要幾萬呢。”

    眼鏡男一臉的渴望,金球拍,摸摸都很過癮呢。

    秦越也很羨慕,正想發表一下感想,肚子咕咕的提意見了。

    和眼鏡男邊聊邊往餐廳走,得知他的名字叫黃馬佳。也是本市的,在市體育館附近的一家賣運動器材的店里做拉線師。

    登記了姓名,前台的美女讓秦越和黃馬佳進了大廳。

    好家伙,餐廳里人已經絡繹不絕了,接近1000個平方的大廳里,取菜的,吃飯的大概300多人。

    就餐區佔據了大部分的面積,取餐區靠近大廳一隅。

    透過玻璃清晰可見的面食加工區里,各種小點心和披薩正在烤制,有個年輕的高帽子廚師在甩著飛餅。

    海鮮區,一個長得比較結實的男廚師熟練的把化凍的蝦和扇貝分裝成盤。

    秦越拿了盤羊肉卷,一盤扇貝,一碟田螺,幾串烤好的雞肉串,坐下後,點了份澆黑胡椒汁的全熟牛排。

    服務員剛把湯鍋上好,就看到黃馬佳也端著盤子走了過來,興奮的說,“好巧,又在一起吃飯了。”

    點了牛排後,他說看到鐵板燒那兒好像在煎秋刀魚,去端一些。

    秦越把蝦、羊肉卷和扇貝倒進小鍋里,美滋滋的吃著雞肉串,喝著冰鎮啤酒,愜意。

    黃馬佳端來了一份烤好的秋刀魚,和秦越一起分享。

    老話說的好,天下好吃一家人。

    喝著啤酒,吃著美食,兩個人話多了起來。

    “老秦,你在哪兒上班?”黃馬佳

    自來熟的問著秦越。

    “我現在還在讀書,大二,沒有上班。”

    “奧,怎麼想起培訓這個的呢?”黃馬佳很好奇。

    “是一個朋友幫我報的,我在跟他學羽毛球,這個穿線也是一個技能,就來學一下。”秦越吐著蝦殼,和黃馬佳踫著杯。

    “奧,錢也是他出的嗎?”黃馬佳問到。

    “應該是吧,我沒管。”秦越也不清楚是劉老出的錢還是孫遙的關系不給錢,不好問。

    “牛,看來你這朋友關系很鐵。”黃馬佳說話很直爽,想到啥就說啥。

    “你呢?是老板給你出的錢還是自己出的呢?”秦越的八卦之心也勾了起來。

    “我是自費,店里報40%,說是技能培訓費。”

    “你以前是學什麼的呢?怎麼想到做穿線師的?”秦越很好奇。

    “我大學讀的是企業管理,畢業後沒找到工作。”黃馬佳吃完最後一條秋刀魚,侃侃而談,“你知道的,現在大學生的就業環境一般,我這個專業沒有經驗,不太好找工作,沒有單位想培養你。

    我是高不成、低不就,在家里玩了兩年游戲,你不知道,玩到後面,家里的人好想拿笤帚趕我了。

    當時我卻不那麼想,你們生了肯定要養呀,我不想上班是因為沒有機會,有了機會說不定就一飛沖天呢?

    去年五一高中同學會,我得知當時玩的最好的同學得了直腸癌,做了手術後,恢復的不錯,他急著節後就去上班,工作只是個普通的電腦銷售。

    我問他那麼拼命干什麼,身體好了再上也不遲呀。

    他說連路邊討飯的都不休息,自己的身體好了為什麼不去勞動呢?

    你想歲月靜好,只因有人負重而行。

    憑什麼生了你,給了你生命的父母,在老去的時候,還要承擔養育你的重擔。

    當時這個事情對我的觸動很大,就出去找工作。

    我那時候說,出去找的第一份工作,我就干,絕不挑三揀四,像以前那樣眼高手低。

    你看到了,這家運動器材店就是我遇到的第一家招人的。

    開始我在里面當導購,沒事的時候喜歡看店里的技師穿線。

    那時候,我剛戒了游戲,但是手還癢。

    技師喜歡和我吹牛,沒事我也上去穿一下拍子

    ,很快就學會了。

    後來那個技師回家結婚,沒有回來。

    “老板就培養我穿線,慢慢的越來越熟,不知不覺有一年了。”

    “挺勵志的呀。”秦越和黃馬佳踫著杯,覺得還能吃,又去拿東西。

    一頓飯,兩個人吃吃聊聊,居然吃到差不多到上課的時間了。

    黃馬佳意猶未盡的說︰“老秦,明天我們繼續哈,跟你聊天挺爽的。”

    “好的,明天我們少喝點酒,多喝點飲料,下午上課,喝多了還有點暈乎乎的。”秦越點著頭,感覺喝的有點多。

    站起來,正準備走,微信欄亮了起來。

    (本章完)

    後來那個技師回家結婚,沒有回來。

    “老板就培養我穿線,慢慢的越來越熟,不知不覺有一年了。”

    “挺勵志的呀。”秦越和黃馬佳踫著杯,覺得還能吃,又去拿東西。

    一頓飯,兩個人吃吃聊聊,居然吃到差不多到上課的時間了。

    黃馬佳意猶未盡的說︰“老秦,明天我們繼續哈,跟你聊天挺爽的。”

    “好的,明天我們少喝點酒,多喝點飲料,下午上課,喝多了還有點暈乎乎的。”秦越點著頭,感覺喝的有點多。

    站起來,正準備走,微信欄亮了起來。

    (本章完)

    後來那個技師回家結婚,沒有回來。

    “老板就培養我穿線,慢慢的越來越熟,不知不覺有一年了。”

    “挺勵志的呀。”秦越和黃馬佳踫著杯,覺得還能吃,又去拿東西。

    一頓飯,兩個人吃吃聊聊,居然吃到差不多到上課的時間了。

    黃馬佳意猶未盡的說︰“老秦,明天我們繼續哈,跟你聊天挺爽的。”

    “好的,明天我們少喝點酒,多喝點飲料,下午上課,喝多了還有點暈乎乎的。”秦越點著頭,感覺喝的有點多。

    站起來,正準備走,微信欄亮了起來。

    (本章完)

    後來那個技師回家結婚,沒有回來。

    “老板就培養我穿線,慢慢的越來越熟,不知不覺有一年了。”

    “挺勵志的呀。”秦越和黃馬佳踫著杯,覺得還能吃,又去拿東西。

    一頓飯,兩個人吃吃聊聊,居然吃到差不多到上課的時間了。

    黃馬佳意猶未盡的說︰“老秦,明天我們繼續哈,跟你聊天挺爽的。”

    “好的,明天我們少喝點酒,多喝點飲料,下午上課,喝多了還有點暈乎乎的。”秦越點著頭,感覺喝的有點多。

    站起來,正準備走,微信欄亮了起來。

    (本章完)

    後來那個技師回家結婚,沒有回來。

    “老板就培養我穿線,慢慢的越來越熟,不知不覺有一年了。”

    “挺勵志的呀。”秦越和黃馬佳踫著杯,覺得還能吃,又去拿東西。

    一頓飯,兩個人吃吃聊聊,居然吃到差不多到上課的時間了。

    黃馬佳意猶未盡的說︰“老秦,明天我們繼續哈,跟你聊天挺爽的。”

    “好的,明天我們少喝點酒,多喝點飲料,下午上課,喝多了還有點暈乎乎的。”秦越點著頭,感覺喝的有點多。

    站起來,正準備走,微信欄亮了起來。

    (本章完)

    後來那個技師回家結婚,沒有回來。

    “老板就培養我穿線,慢慢的越來越熟,不知不覺有一年了。”

    “挺勵志的呀。”秦越和黃馬佳踫著杯,覺得還能吃,又去拿東西。

    一頓飯,兩個人吃吃聊聊,居然吃到差不多到上課的時間了。

    黃馬佳意猶未盡的說︰“老秦,明天我們繼續哈,跟你聊天挺爽的。”

    “好的,明天我們少喝點酒,多喝點飲料,下午上課,喝多了還有點暈乎乎的。”秦越點著頭,感覺喝的有點多。

    站起來,正準備走,微信欄亮了起來。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