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實操

    “小秦,在上課了嗎?”劉伯通詢問著。

    “上了,孫老師很牛掰呢?”秦越回著話。

    “嗯,他那個人很有本事,說話的口氣也大,不過人挺好,敬業,對學員負責。你有不懂的問他就是了,不要怕他。”劉伯通知道這個好朋友的脾氣,擔心秦越畏懼,學不到東西。

    “肯定的,劉叔,謝謝你啦。”秦越仿佛看到劉伯通碎碎念的樣子。

    “不用,我還在給你調整方案,你放心的學習。”

    “好的,下午的課要上了,空了聊。”秦越匆匆的跟上黃馬佳,走進了會議室。

    理論的東西,在孫遙的嘴里說出來,深入淺出。

    但凡大師,如果不是裝逼,總是會用通俗易懂的語言,讓高度抽象的東西變成像喝白開水那樣簡單。

    下面的學員,一個個沉醉其中,搖頭晃腦。

    不明白的人看到,還以為是中午的酒喝多了。

    關于球線的規格,球拍的形狀和拍框的孔數,一點一滴的知識慢慢的流趟進秦越的腦海。

    線床的彈力和拍框承受壓力的分布這些進階的學問,也讓秦越對球拍的理解進步了一個台階。

    正如一個武士,如果對于自己持有的兵刃不能了如指掌,也許失去的就是生命。

    而一個球手,可能失去的就是信心和榮耀。

    晚上的課結束後,秦越看看時間,快9點了。

    謝絕了黃馬佳去吃夜宵的邀請,秦越急著回家,要知道錯過了末班地鐵又要多花錢了。

    清晨的鈴聲,讓秦越的穿線夢告一段落。

    回憶著四節法和兩節法的區別,秦越做了4組保定鐵球的訓練。

    美美的來了兩套豪華手抓餅,又期待起中午的自助餐來。

    給艾雯薇道了早安後,吹了幾句孫宗師的大神風範,艾雯薇調侃著學成後要表演一下,感受感受秦大師的神采。

    秦越走進會議室的時候,課堂里已經擺上了15台勝利的C7032穿線機。

    孫遙示意著安靜,大聲說道,“今天開始就要進入實際操作的環節了,也是這次培訓你們是否能學到精髓的關鍵,想不想來點獎勵呢?”

    “想。”說到獎勵而非懲罰,沒有人會拒絕。

    “好的,有這個氣勢就有做我弟子的資格。

    學員分成兩人一組,輪流操作一台機器。

    一個人操作的時候,另外一個人觀察。

    穿好的拍子會貼上標簽,上面有你們的名字和拉線日期以及完成時間,然後放在前台的牆壁上掛好。

    “等你們明天穿完最後一把拍子,然後由我來評定誰是進步最快的那個學員,他將會獲得我的下個月資深穿線師論壇的門票,地點還在這兒。”

    下面一片嘈雜,有的自信的表示有希望奪冠,有的沮喪的說一定沒戲,有的說可以一搏,還有的說不管輸贏都要買票參加。

    黃馬佳飛快的跑過來,和秦越一組。

    從整理材料到量取球線,從空拍上機到先拉豎線,孫遙邊操作,邊詳細的解說。

    每一個過程中需要的技巧,他都不會忽視的解釋其中原理。

    如果說理論是穿線的骨骼,那麼操作就是在骨骼的外面豐滿肌肉。

    同樣身高,骨架類似的人,往往體型的美感卻大相徑庭,肌肉的塑造功不可沒。

    孫遙充滿藝術的穿線和精闢深入的解釋,讓每個人或多或少的都有所感悟。

    一個小時後,孫遙的講解結束了。

    進入了學員操作的環節,他邊走邊看,發現有問題的就順手指出。

    秦越仔細觀察黃馬佳的操作,對整個流程感到更加的熟悉了。

    25分鐘,黃馬佳順利的完成了穿線。

    興奮的用手掌敲擊著線床,不亞于他第一次的穿線。

    而這次的操作,讓他感覺在很多細節方面,都有好的改變,如果繼續下去,速度和穿線質量,一定會有大幅度的提高。

    “你確定沒有穿過?有沒有問題?”黃馬佳擔心的問道。

    “嗯,我試試。”秦越回憶著整個流程,沒有慌張。

    在黃馬佳的眼中,秦越沒有說謊。

    他的起始動作很遲緩,似乎對機器都沒有熟悉。

    空拍上機,動作沒有問題,但是松緊度沒有掌握好,豎線的前三根都還在熟悉線夾的操作。

    哎,希望不會像自己剛開始穿那樣,失敗了3次才成功吧。

    當秦越的速度開始快起來的時候,黃馬佳覺得有點吃驚。

    他吃驚的不是速度,而是精度,秦越的雙手在穿線的時候

    ,配合的非常默契,協調性好的驚人。

    穿到橫線的時候,速度又慢下來。

    又是3根後,速度開始加快,而且動作和孫遙的非常相似。

    在跳線的時候,黃馬佳發現了秦越的一個小失誤,遺憾的搖了搖頭。

    當剪去多余的線,完成了穿線後,黃馬佳記錄了時間,35分鐘。

    “不錯,不錯,第一次就成功了。”黃馬佳恭喜著秦越。

    “大問題沒有,瑕疵很多,有6處。”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他們旁邊的孫遙開口說道。

    說著拿起一把拍子,開始演示起來。

    到秦越操作有問題的細節處,就講解一遍,問听懂沒有。

    直到6處瑕疵都指出來,黃馬佳才知道剛才孫老師一直在他們身後看。

    秦越沉浸在找出的錯誤中,很興奮,這剛好是在操作的過程中感到影響流暢的原因。

    記錄好數據,黃馬佳把他們的拍子掛在了牆邊的位置。

    啃著蒜香四溢的烤排骨,喝著王老吉,黃馬佳問秦越,“你說我能拿到進步最快獎嗎?我好想聆听孫大師的教誨。”

    “應該有機會吧,這個比買彩票中三等獎的幾率要高一點。”秦越一本正經的分析著。

    “哎,老秦,你這人沒意思,就不能鼓勵我一下,說一定行嗎?”黃馬佳開著玩笑,心里其實一點信心都沒有,如果學員都是秦越這種沒學過的就好了,但是有幾個明顯水平比他高很多。

    “其實你也很不錯了,雖然有一些小瑕疵,不也成功了。我第一次穿線沒有你表現那麼好。”黃馬佳鼓勵著秦越。

    “嗯,一起加油。”

    “對了,今天很奇怪呢?孫老師為什麼在你穿線的時候在後面站了半個多小時,都沒指點呢?”黃馬佳說出心中的疑惑。

    (本章完)

    穿到橫線的時候,速度又慢下來。

    又是3根後,速度開始加快,而且動作和孫遙的非常相似。

    在跳線的時候,黃馬佳發現了秦越的一個小失誤,遺憾的搖了搖頭。

    當剪去多余的線,完成了穿線後,黃馬佳記錄了時間,35分鐘。

    “不錯,不錯,第一次就成功了。”黃馬佳恭喜著秦越。

    “大問題沒有,瑕疵很多,有6處。”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他們旁邊的孫遙開口說道。

    說著拿起一把拍子,開始演示起來。

    到秦越操作有問題的細節處,就講解一遍,問听懂沒有。

    直到6處瑕疵都指出來,黃馬佳才知道剛才孫老師一直在他們身後看。

    秦越沉浸在找出的錯誤中,很興奮,這剛好是在操作的過程中感到影響流暢的原因。

    記錄好數據,黃馬佳把他們的拍子掛在了牆邊的位置。

    啃著蒜香四溢的烤排骨,喝著王老吉,黃馬佳問秦越,“你說我能拿到進步最快獎嗎?我好想聆听孫大師的教誨。”

    “應該有機會吧,這個比買彩票中三等獎的幾率要高一點。”秦越一本正經的分析著。

    “哎,老秦,你這人沒意思,就不能鼓勵我一下,說一定行嗎?”黃馬佳開著玩笑,心里其實一點信心都沒有,如果學員都是秦越這種沒學過的就好了,但是有幾個明顯水平比他高很多。

    “其實你也很不錯了,雖然有一些小瑕疵,不也成功了。我第一次穿線沒有你表現那麼好。”黃馬佳鼓勵著秦越。

    “嗯,一起加油。”

    “對了,今天很奇怪呢?孫老師為什麼在你穿線的時候在後面站了半個多小時,都沒指點呢?”黃馬佳說出心中的疑惑。

    (本章完)

    穿到橫線的時候,速度又慢下來。

    又是3根後,速度開始加快,而且動作和孫遙的非常相似。

    在跳線的時候,黃馬佳發現了秦越的一個小失誤,遺憾的搖了搖頭。

    當剪去多余的線,完成了穿線後,黃馬佳記錄了時間,35分鐘。

    “不錯,不錯,第一次就成功了。”黃馬佳恭喜著秦越。

    “大問題沒有,瑕疵很多,有6處。”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他們旁邊的孫遙開口說道。

    說著拿起一把拍子,開始演示起來。

    到秦越操作有問題的細節處,就講解一遍,問听懂沒有。

    直到6處瑕疵都指出來,黃馬佳才知道剛才孫老師一直在他們身後看。

    秦越沉浸在找出的錯誤中,很興奮,這剛好是在操作的過程中感到影響流暢的原因。

    記錄好數據,黃馬佳把他們的拍子掛在了牆邊的位置。

    啃著蒜香四溢的烤排骨,喝著王老吉,黃馬佳問秦越,“你說我能拿到進步最快獎嗎?我好想聆听孫大師的教誨。”

    “應該有機會吧,這個比買彩票中三等獎的幾率要高一點。”秦越一本正經的分析著。

    “哎,老秦,你這人沒意思,就不能鼓勵我一下,說一定行嗎?”黃馬佳開著玩笑,心里其實一點信心都沒有,如果學員都是秦越這種沒學過的就好了,但是有幾個明顯水平比他高很多。

    “其實你也很不錯了,雖然有一些小瑕疵,不也成功了。我第一次穿線沒有你表現那麼好。”黃馬佳鼓勵著秦越。

    “嗯,一起加油。”

    “對了,今天很奇怪呢?孫老師為什麼在你穿線的時候在後面站了半個多小時,都沒指點呢?”黃馬佳說出心中的疑惑。

    (本章完)

    穿到橫線的時候,速度又慢下來。

    又是3根後,速度開始加快,而且動作和孫遙的非常相似。

    在跳線的時候,黃馬佳發現了秦越的一個小失誤,遺憾的搖了搖頭。

    當剪去多余的線,完成了穿線後,黃馬佳記錄了時間,35分鐘。

    “不錯,不錯,第一次就成功了。”黃馬佳恭喜著秦越。

    “大問題沒有,瑕疵很多,有6處。”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他們旁邊的孫遙開口說道。

    說著拿起一把拍子,開始演示起來。

    到秦越操作有問題的細節處,就講解一遍,問听懂沒有。

    直到6處瑕疵都指出來,黃馬佳才知道剛才孫老師一直在他們身後看。

    秦越沉浸在找出的錯誤中,很興奮,這剛好是在操作的過程中感到影響流暢的原因。

    記錄好數據,黃馬佳把他們的拍子掛在了牆邊的位置。

    啃著蒜香四溢的烤排骨,喝著王老吉,黃馬佳問秦越,“你說我能拿到進步最快獎嗎?我好想聆听孫大師的教誨。”

    “應該有機會吧,這個比買彩票中三等獎的幾率要高一點。”秦越一本正經的分析著。

    “哎,老秦,你這人沒意思,就不能鼓勵我一下,說一定行嗎?”黃馬佳開著玩笑,心里其實一點信心都沒有,如果學員都是秦越這種沒學過的就好了,但是有幾個明顯水平比他高很多。

    “其實你也很不錯了,雖然有一些小瑕疵,不也成功了。我第一次穿線沒有你表現那麼好。”黃馬佳鼓勵著秦越。

    “嗯,一起加油。”

    “對了,今天很奇怪呢?孫老師為什麼在你穿線的時候在後面站了半個多小時,都沒指點呢?”黃馬佳說出心中的疑惑。

    (本章完)

    穿到橫線的時候,速度又慢下來。

    又是3根後,速度開始加快,而且動作和孫遙的非常相似。

    在跳線的時候,黃馬佳發現了秦越的一個小失誤,遺憾的搖了搖頭。

    當剪去多余的線,完成了穿線後,黃馬佳記錄了時間,35分鐘。

    “不錯,不錯,第一次就成功了。”黃馬佳恭喜著秦越。

    “大問題沒有,瑕疵很多,有6處。”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他們旁邊的孫遙開口說道。

    說著拿起一把拍子,開始演示起來。

    到秦越操作有問題的細節處,就講解一遍,問听懂沒有。

    直到6處瑕疵都指出來,黃馬佳才知道剛才孫老師一直在他們身後看。

    秦越沉浸在找出的錯誤中,很興奮,這剛好是在操作的過程中感到影響流暢的原因。

    記錄好數據,黃馬佳把他們的拍子掛在了牆邊的位置。

    啃著蒜香四溢的烤排骨,喝著王老吉,黃馬佳問秦越,“你說我能拿到進步最快獎嗎?我好想聆听孫大師的教誨。”

    “應該有機會吧,這個比買彩票中三等獎的幾率要高一點。”秦越一本正經的分析著。

    “哎,老秦,你這人沒意思,就不能鼓勵我一下,說一定行嗎?”黃馬佳開著玩笑,心里其實一點信心都沒有,如果學員都是秦越這種沒學過的就好了,但是有幾個明顯水平比他高很多。

    “其實你也很不錯了,雖然有一些小瑕疵,不也成功了。我第一次穿線沒有你表現那麼好。”黃馬佳鼓勵著秦越。

    “嗯,一起加油。”

    “對了,今天很奇怪呢?孫老師為什麼在你穿線的時候在後面站了半個多小時,都沒指點呢?”黃馬佳說出心中的疑惑。

    (本章完)

    穿到橫線的時候,速度又慢下來。

    又是3根後,速度開始加快,而且動作和孫遙的非常相似。

    在跳線的時候,黃馬佳發現了秦越的一個小失誤,遺憾的搖了搖頭。

    當剪去多余的線,完成了穿線後,黃馬佳記錄了時間,35分鐘。

    “不錯,不錯,第一次就成功了。”黃馬佳恭喜著秦越。

    “大問題沒有,瑕疵很多,有6處。”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他們旁邊的孫遙開口說道。

    說著拿起一把拍子,開始演示起來。

    到秦越操作有問題的細節處,就講解一遍,問听懂沒有。

    直到6處瑕疵都指出來,黃馬佳才知道剛才孫老師一直在他們身後看。

    秦越沉浸在找出的錯誤中,很興奮,這剛好是在操作的過程中感到影響流暢的原因。

    記錄好數據,黃馬佳把他們的拍子掛在了牆邊的位置。

    啃著蒜香四溢的烤排骨,喝著王老吉,黃馬佳問秦越,“你說我能拿到進步最快獎嗎?我好想聆听孫大師的教誨。”

    “應該有機會吧,這個比買彩票中三等獎的幾率要高一點。”秦越一本正經的分析著。

    “哎,老秦,你這人沒意思,就不能鼓勵我一下,說一定行嗎?”黃馬佳開著玩笑,心里其實一點信心都沒有,如果學員都是秦越這種沒學過的就好了,但是有幾個明顯水平比他高很多。

    “其實你也很不錯了,雖然有一些小瑕疵,不也成功了。我第一次穿線沒有你表現那麼好。”黃馬佳鼓勵著秦越。

    “嗯,一起加油。”

    “對了,今天很奇怪呢?孫老師為什麼在你穿線的時候在後面站了半個多小時,都沒指點呢?”黃馬佳說出心中的疑惑。

    (本章完)

    穿到橫線的時候,速度又慢下來。

    又是3根後,速度開始加快,而且動作和孫遙的非常相似。

    在跳線的時候,黃馬佳發現了秦越的一個小失誤,遺憾的搖了搖頭。

    當剪去多余的線,完成了穿線後,黃馬佳記錄了時間,35分鐘。

    “不錯,不錯,第一次就成功了。”黃馬佳恭喜著秦越。

    “大問題沒有,瑕疵很多,有6處。”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他們旁邊的孫遙開口說道。

    說著拿起一把拍子,開始演示起來。

    到秦越操作有問題的細節處,就講解一遍,問听懂沒有。

    直到6處瑕疵都指出來,黃馬佳才知道剛才孫老師一直在他們身後看。

    秦越沉浸在找出的錯誤中,很興奮,這剛好是在操作的過程中感到影響流暢的原因。

    記錄好數據,黃馬佳把他們的拍子掛在了牆邊的位置。

    啃著蒜香四溢的烤排骨,喝著王老吉,黃馬佳問秦越,“你說我能拿到進步最快獎嗎?我好想聆听孫大師的教誨。”

    “應該有機會吧,這個比買彩票中三等獎的幾率要高一點。”秦越一本正經的分析著。

    “哎,老秦,你這人沒意思,就不能鼓勵我一下,說一定行嗎?”黃馬佳開著玩笑,心里其實一點信心都沒有,如果學員都是秦越這種沒學過的就好了,但是有幾個明顯水平比他高很多。

    “其實你也很不錯了,雖然有一些小瑕疵,不也成功了。我第一次穿線沒有你表現那麼好。”黃馬佳鼓勵著秦越。

    “嗯,一起加油。”

    “對了,今天很奇怪呢?孫老師為什麼在你穿線的時候在後面站了半個多小時,都沒指點呢?”黃馬佳說出心中的疑惑。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