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意外的收獲

    幾天的相處,秦越也喜歡上這個小胖子,真誠、友好。

    除了愛吃和自己比較像之外,自信也有的一拼。

    特別是那種敬業和樂觀的精神也讓秦越欣賞。

    作為一個職場達人,最難得的品質是認識到工作的枯燥,卻依然充滿希望和期待,並為之尋求進步。

    下午的課程,孫遙高屋建瓴的眼光,給學員分析著未來穿線的趨勢和前途。

    智者其實只是快人一步而已,就像一個下棋的高手,你算到了3步以外,而他,只需4步。

    而這關鍵一步,卻如相隔不遠的山崖,深邃不可見底的峽谷橫亙其中,不可逾越。

    人們常說知識是夢想的翅膀,這話並非虛言。

    每個人都想得到這對翅膀,但是絕大多數人得到的卻是伊卡洛斯的蠟做的翅膀。

    就像馬上要公布的謎底,除了孫遙,還有誰能知道呢?

    “相信很多人都在期待進步最快學員的揭曉吧?”孫遙賣著關子。“我很榮幸的告訴大家,這次的進步最快獎,名單有三個。”

    “哇塞,賺大了,有10%的機會了。”

    “我一定能拿到了。”

    “看樣子有戲,今天早上踩了狗屎的。”

    下面的議論聲一下爆了棚。

    “第一位,”孫遙停了一下,等下面學員的聲音靜下來,“黃馬佳。”

    興奮的黃馬佳狠狠的捶了秦越一下,高興的站了起來,向四周學員搖擺著雙手。

    秦越和他擊著掌,心里非常的開心,晚上沒課,看樣子可以吃頓好的了。

    “第二位,齊凱。”一個瘦瘦的小個子也跳了起來,旁邊一個比較豐滿的女孩擁抱了他一下,可能是女朋友。

    掌聲一直沒有停,大家都在期盼著最後一個名額。

    “第三位,秦越。”不光秦越呆住了,連黃馬佳也呆住了。

    平心而論,秦越的進步是很大,只是基礎太薄弱,最後的成績也只排在中上。

    光看這個成績,應該很多人不會服氣。

    果然,下面很多人開始議論開。

    畢竟最後一次的復盤,大家看到了秦越的時間是25分鐘,這個成績還沒有進入前10。

    “我知道大家有些疑問,好吧,讓我們看看

    秦越這次的表現吧。”孫遙淡定的說道。

    “一開始,我設定目標,只是為了調動大家的激情,這會讓你們產生競爭和進步的斗志。

    我很開心的看到,你們的表現都越來越好,雖然這次只有3個人得到了進步最快的殊榮,在我的心中,你們都是超越了自我的好學員。

    但是你想成為一個有前途的穿線師,甚至是穿線大師,乃至穿線宗師,你需要的當然不止這些。

    在今天上午的穿線中,我做了一個小小的測試,將其中的10把拍子換成了有瑕疵的。

    其中有的是護線管磨損,有的是有裂痕,有的是拍框明顯變形。

    也許在平時的穿線中,你們會發現這些問題,但是在這次測試中,只有秦越同學提出了這個問題,並得到了更換。

    這是一種態度,考試和平時的穿線並無不同,不是理想狀態,只有面對疑問,不懼權威,才會有挑戰前人的機會。

    我們再看秦越的成績。

    第一次︰35秒

    第二次︰32秒

    第三次︰28秒

    第四次︰25秒

    每次的進步,還是在難度逐漸提升的過程中實現的。

    錯誤率,也每次降低。

    還有個你們可能都不知道的情況。

    秦越同學,以前沒有拉過線。

    “35秒鐘,是他的第一次拉線。”

    孫遙的話像個深水炸彈爆開。

    “不可能。”

    “開玩笑。”

    “亂說的。”

    “老師為了激勵我們,也太能忽悠了。”

    下面亂了套,要說秦越的進步,大家還是心里都認可了,不過說是第一次拉線,這些學員也實在接受不了。

    “不要懷疑,第一次拉線,我剛好在他們後面,所以我發現了秦越的6處瑕疵。

    “你們可以問一下同組的黃馬佳同學,他是看著秦越對機器操作都不清楚到後來熟練的過程。”

    “是的是的,我作證,我當時看到他操作都想指導的。”黃馬佳忙不迭的幫秦越說話。

    有些還不服氣的學員,接過孫遙手中秦越穿的拍子,細細觀察起來。

    “恩,第一把明顯穿的不好,甚至還有跳線交叉的情況。

    哎呀,第二把就沒這個情況了,線很工整,橫向和豎線的交替沒有亂線的情況。

    第三把更好,打結也非常完美。

    第四把不得了,線床緊繃,形變均衡,和我拉的也有一拼了。”

    俗話說的好,內行看門道。

    秦越非常謙遜的和周圍祝賀的人客氣著,這個收獲來的太過意外。

    也太過驚喜。

    只是晚上的客,看來不能讓黃馬佳請了。

    下課後,秦越和黃馬佳相約去館子慶祝一下。

    要出球館的時候,後面听到一個聲音在喊他,“秦越,稍等一下,我給你說個事情。”

    秦越轉過頭,孫遙在向他招手。

    黃馬佳趕忙打招呼,“孫老師好。”

    “嗯,小黃悟性不錯,進步很快,好好努力,前途無量。”看不出孫遙並不像表現的那麼孤傲,還會表揚人。

    秦越讓黃馬佳等一下,向孫遙走了過去。

    “是這樣的,老劉開始交代你只是來學習,不參加考試,我同意了。”孫遙開門見山地說道︰“他跟我說你從沒有拉過線,這次過來是從零開始。

    我想那基礎很差,理論考試沒問題,上機操作肯定是通不過的。

    “沒想到你的進步那麼快,現在看來操作考核通過的希望很大,所以我征詢一下你的意見,明天就參加考核,我現在給你補手續。”

    秦越心想,當時計劃的時候的確沒想到這點,如果不考試,下次不知道多久才有這種機會了,如果考核通過了拿個證,肯定還是有用的。

    “有這個證,一些比賽拉線都會有資格參加的。我建議去拿。”孫遙看到秦越在猶豫,把證書的好處給他科普一下。

    “那好,就太麻煩孫老師了,幫我報名考核嘛。”秦越沒有猶豫,該出手時就出手,有了這個證顯擺一下都是好的。

    當時高中獲得的國家三級運動員的證不是讓他上了全國重點大學嗎?

    所有的機遇都是由一個點觸發的,而你永遠無法未卜先知這是你的痛點還是甜點。

    “對了,順便問一下,以後想在穿線方向發展嗎?”孫遙詢問著。

    “這個還沒有考慮呢,我現在跟著劉老在學羽毛球,打算走職業路線。”

    “奧,那好,如果你想學穿線,隨時可以找我,我親自教你。”孫遙點著頭。

    秦越輕快的腳步,出賣了內心的得意。

    黃馬佳豎起了大拇指,“還不承認孫遙是你親戚,搞不好是女婿吧?”

    (本章完)

    (本章完)

    (本章完)

    (本章完)

    (本章完)

    (本章完)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