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四十六章 你想挑戰我嗎?

    黃馬佳樂呵呵的看著秦越手機上的照片,他在高出一個頭的吳天面前仿佛小鳥依人。

    午後的陽光格外熱情,就連冰淇淋都不能冷卻黃馬佳和秦越跳動的心。

    孫遙發表著結業祝詞,臉上也帶著一絲笑意。

    “隨著拉線機器的精確度和可操作性的不斷提高,拉線的難度和技術要求也在不斷降低。

    在我的理念中,拉線一直都不是很高深的學問,而是一項固定模式的工作,按照一定程序走完就行了,並不需要去發揮多余的創造力和想象力。

    所以我認為,拉線師在拉線過程中的嚴謹程度,不為了速度而省略關鍵地方的細節,才是你未來能提升自己,成為一個穿線大師的最可貴的品質。

    說說這次考核吧。

    30個學員只有一位學員沒有畢業,在拉線的上機操作中,他拿到了一把有嚴重瑕疵的拍子,沒有檢測拍框就上機操作,導致拍框斷裂。

    我不知道你們平時拉線的過程中是否也是如此的倉促,連檢查拍框這麼重要的工作都怕浪費時間。

    作為商業穿線,你的確需要速度,但是要負責任的速度,和速度相比,信譽更加重要。

    試問換成你去穿線,當你的愛拍被拉斷後,你下次還敢去找他穿嗎?

    如果你的拍子沒打多久,也沒有受過內傷,但是在打的時候拍框斷裂,你是認為拍子有問題還是穿線出了問題呢?

    記住,一個值得信賴的大師首先給人的印象一定是穩重、可靠,讓你值得托付最心愛的武器。

    試想一下,如果在職業比賽中,關鍵一分的時候,你的線斷了,這個會價值多少錢或者多少榮譽。

    這還不算因為線沒拉好,導致的回球出現問題。

    當你在電視里看到球員用手掌敲擊線床的時候,就是他在考驗是否信任你的時候。

    在考核中,因為頭一天拉的是0.66毫米線徑的線。你們想想,自己有沒有把機器的線夾調回到0.7毫米呢?

    一個微小的失誤,可能就會導致線擠壓力度過大,產生毛刺,從而大大縮短球線的使用壽命。

    好了,關于嚴謹的問題我就不過多的闡述了,成為大師的道路

    任重道遠,我看好你們未來的前途。

    “為你們所取得的成就喝彩,這會成為走向更輝煌前程的踏實的一步。”

    在主持人的成績報告中,秦越知道了自己穿線的速度進入了前十,排在了第8名。

    黃馬佳第6名。

    第一名的成績是︰16分鐘,齊凱。

    發證的時候,吳天和歐洪意外的也走了進來。

    原來作為培訓的承辦方之一,給學員發放榮譽也是例行的儀式。

    孫遙讓吳天給學員講幾句,他爽快的答應了。

    吳天魁梧的身型站在台上,非常有沖擊力,如果只看那張五官擠得比較柔和的大臉,的確是標準的大胖子。

    短短的圓寸,黑色的一套耐克的運動裝,聲音非常高亢尖銳。

    “學員們,下午好,關于穿線的專業知識,我就不講了,孫遙老師是這個領域的前輩,翹楚。跟著大師超,永遠不挨刀。”吳天的語言比較俏皮,看得出是個愛開玩笑的人。“我講講自己的故事,也許你會從另外的角度認識到穿線的重要。

    我曾經是一個職業的運動員,體校出身,當年從省隊要升國家隊的。

    但是自己控制不住嘴巴,體重一直長,又不想改練雙打,就被無情拋棄了。

    不過我並不後悔,人生嘛,不是只有一條路的。

    失去了繼續在職業生涯發展的機會,我有了更多的時間去做關于羽毛球的球館經營和相關業務,包括運動員的培養和穿線培訓這些事情。

    在我當運動員的時候,力量就比較大,而且喜歡暴力型打法,殺球很多。

    同樣一根線,別人一個星期打斷,我兩天不到就斷了。

    記憶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情,是當時4把拍子的線,在一次單打比賽中全部打斷,臨時借了一把認識的女隊員的才打完比賽。

    頻繁的穿線,穿線師也不知變過多少,那時候,機器還沒有現在這麼精確,很多是靠穿線師的經驗。

    不過我也發現了很多不同。

    有的穿線師穿的線,同樣的磅數,很容易掉磅。

    開始都差不多,幾局下來線就很容易松弛。

    有的線,打幾局就會出現毛刺,特別容易斷。

    還有一次,我有把剛用的新拍,沒有踫撞過,穿過5次線後,就在一場比賽時扭成

    了麻花。

    當時我認為這很正常,畢竟我的力量很大。

    直到有一次,馬來西亞的一支球隊來省隊打交流賽,隨隊來了一個拉線師,和我們的拉線師交流,當時為我拉了一次線。

    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拍子和線都是一樣的,用的機器也是我們中心的。

    但是那把拍子我打了整整一個星期,線才打斷,而且斷的時候,線都沒掉磅。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那個星期覺得拍子特別好用,在隊內的對抗賽中勝率出奇的高。

    之後,我也和經常穿線的穿線師聊過,他們說這很正常,3分拍,七分線。

    拍子出廠就是那樣了,而每次穿線,都意味著你的武器是涅重生還是苟延殘喘。

    也許我的形容有點夸大了些,但是如果有一個好的穿線師為你服務,你就知道我說的並非虛言。

    這也是資深的穿線師很受職業運動員喜歡的原因。

    我不知道你們里面有多少人平常也打球的,但我知道,如果你打的越好,你對線的要求就會越高。

    所以,為了穿好線,成為一個真正的大師,你不妨閑暇的時候,去打打球。

    “好了,我的發言到此為止,祝你們早日成為穿線大師,培養更多專業的穿線師出來。”

    看的出吳天對羽毛球運動的熱愛,以至于從穿線也能跑題到打球上。

    合影的時候,吳天又站在了黃馬佳的跟前。

    吳天有沒有認出黃馬佳不知道,不過黃馬佳已經有了熟悉的感覺,實在忍不住問了一句︰“吳館主,是不是用兩只手都打贏了你的左手就可以拿到那個金子的羽毛球拍呢?”

    吳天很好奇的看著這個小個子胖子,“你想挑戰我嗎?”

    (本章完)

    當時我認為這很正常,畢竟我的力量很大。

    直到有一次,馬來西亞的一支球隊來省隊打交流賽,隨隊來了一個拉線師,和我們的拉線師交流,當時為我拉了一次線。

    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拍子和線都是一樣的,用的機器也是我們中心的。

    但是那把拍子我打了整整一個星期,線才打斷,而且斷的時候,線都沒掉磅。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那個星期覺得拍子特別好用,在隊內的對抗賽中勝率出奇的高。

    之後,我也和經常穿線的穿線師聊過,他們說這很正常,3分拍,七分線。

    拍子出廠就是那樣了,而每次穿線,都意味著你的武器是涅重生還是苟延殘喘。

    也許我的形容有點夸大了些,但是如果有一個好的穿線師為你服務,你就知道我說的並非虛言。

    這也是資深的穿線師很受職業運動員喜歡的原因。

    我不知道你們里面有多少人平常也打球的,但我知道,如果你打的越好,你對線的要求就會越高。

    所以,為了穿好線,成為一個真正的大師,你不妨閑暇的時候,去打打球。

    “好了,我的發言到此為止,祝你們早日成為穿線大師,培養更多專業的穿線師出來。”

    看的出吳天對羽毛球運動的熱愛,以至于從穿線也能跑題到打球上。

    合影的時候,吳天又站在了黃馬佳的跟前。

    吳天有沒有認出黃馬佳不知道,不過黃馬佳已經有了熟悉的感覺,實在忍不住問了一句︰“吳館主,是不是用兩只手都打贏了你的左手就可以拿到那個金子的羽毛球拍呢?”

    吳天很好奇的看著這個小個子胖子,“你想挑戰我嗎?”

    (本章完)

    當時我認為這很正常,畢竟我的力量很大。

    直到有一次,馬來西亞的一支球隊來省隊打交流賽,隨隊來了一個拉線師,和我們的拉線師交流,當時為我拉了一次線。

    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拍子和線都是一樣的,用的機器也是我們中心的。

    但是那把拍子我打了整整一個星期,線才打斷,而且斷的時候,線都沒掉磅。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那個星期覺得拍子特別好用,在隊內的對抗賽中勝率出奇的高。

    之後,我也和經常穿線的穿線師聊過,他們說這很正常,3分拍,七分線。

    拍子出廠就是那樣了,而每次穿線,都意味著你的武器是涅重生還是苟延殘喘。

    也許我的形容有點夸大了些,但是如果有一個好的穿線師為你服務,你就知道我說的並非虛言。

    這也是資深的穿線師很受職業運動員喜歡的原因。

    我不知道你們里面有多少人平常也打球的,但我知道,如果你打的越好,你對線的要求就會越高。

    所以,為了穿好線,成為一個真正的大師,你不妨閑暇的時候,去打打球。

    “好了,我的發言到此為止,祝你們早日成為穿線大師,培養更多專業的穿線師出來。”

    看的出吳天對羽毛球運動的熱愛,以至于從穿線也能跑題到打球上。

    合影的時候,吳天又站在了黃馬佳的跟前。

    吳天有沒有認出黃馬佳不知道,不過黃馬佳已經有了熟悉的感覺,實在忍不住問了一句︰“吳館主,是不是用兩只手都打贏了你的左手就可以拿到那個金子的羽毛球拍呢?”

    吳天很好奇的看著這個小個子胖子,“你想挑戰我嗎?”

    (本章完)

    當時我認為這很正常,畢竟我的力量很大。

    直到有一次,馬來西亞的一支球隊來省隊打交流賽,隨隊來了一個拉線師,和我們的拉線師交流,當時為我拉了一次線。

    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拍子和線都是一樣的,用的機器也是我們中心的。

    但是那把拍子我打了整整一個星期,線才打斷,而且斷的時候,線都沒掉磅。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那個星期覺得拍子特別好用,在隊內的對抗賽中勝率出奇的高。

    之後,我也和經常穿線的穿線師聊過,他們說這很正常,3分拍,七分線。

    拍子出廠就是那樣了,而每次穿線,都意味著你的武器是涅重生還是苟延殘喘。

    也許我的形容有點夸大了些,但是如果有一個好的穿線師為你服務,你就知道我說的並非虛言。

    這也是資深的穿線師很受職業運動員喜歡的原因。

    我不知道你們里面有多少人平常也打球的,但我知道,如果你打的越好,你對線的要求就會越高。

    所以,為了穿好線,成為一個真正的大師,你不妨閑暇的時候,去打打球。

    “好了,我的發言到此為止,祝你們早日成為穿線大師,培養更多專業的穿線師出來。”

    看的出吳天對羽毛球運動的熱愛,以至于從穿線也能跑題到打球上。

    合影的時候,吳天又站在了黃馬佳的跟前。

    吳天有沒有認出黃馬佳不知道,不過黃馬佳已經有了熟悉的感覺,實在忍不住問了一句︰“吳館主,是不是用兩只手都打贏了你的左手就可以拿到那個金子的羽毛球拍呢?”

    吳天很好奇的看著這個小個子胖子,“你想挑戰我嗎?”

    (本章完)

    當時我認為這很正常,畢竟我的力量很大。

    直到有一次,馬來西亞的一支球隊來省隊打交流賽,隨隊來了一個拉線師,和我們的拉線師交流,當時為我拉了一次線。

    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拍子和線都是一樣的,用的機器也是我們中心的。

    但是那把拍子我打了整整一個星期,線才打斷,而且斷的時候,線都沒掉磅。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那個星期覺得拍子特別好用,在隊內的對抗賽中勝率出奇的高。

    之後,我也和經常穿線的穿線師聊過,他們說這很正常,3分拍,七分線。

    拍子出廠就是那樣了,而每次穿線,都意味著你的武器是涅重生還是苟延殘喘。

    也許我的形容有點夸大了些,但是如果有一個好的穿線師為你服務,你就知道我說的並非虛言。

    這也是資深的穿線師很受職業運動員喜歡的原因。

    我不知道你們里面有多少人平常也打球的,但我知道,如果你打的越好,你對線的要求就會越高。

    所以,為了穿好線,成為一個真正的大師,你不妨閑暇的時候,去打打球。

    “好了,我的發言到此為止,祝你們早日成為穿線大師,培養更多專業的穿線師出來。”

    看的出吳天對羽毛球運動的熱愛,以至于從穿線也能跑題到打球上。

    合影的時候,吳天又站在了黃馬佳的跟前。

    吳天有沒有認出黃馬佳不知道,不過黃馬佳已經有了熟悉的感覺,實在忍不住問了一句︰“吳館主,是不是用兩只手都打贏了你的左手就可以拿到那個金子的羽毛球拍呢?”

    吳天很好奇的看著這個小個子胖子,“你想挑戰我嗎?”

    (本章完)

    當時我認為這很正常,畢竟我的力量很大。

    直到有一次,馬來西亞的一支球隊來省隊打交流賽,隨隊來了一個拉線師,和我們的拉線師交流,當時為我拉了一次線。

    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拍子和線都是一樣的,用的機器也是我們中心的。

    但是那把拍子我打了整整一個星期,線才打斷,而且斷的時候,線都沒掉磅。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那個星期覺得拍子特別好用,在隊內的對抗賽中勝率出奇的高。

    之後,我也和經常穿線的穿線師聊過,他們說這很正常,3分拍,七分線。

    拍子出廠就是那樣了,而每次穿線,都意味著你的武器是涅重生還是苟延殘喘。

    也許我的形容有點夸大了些,但是如果有一個好的穿線師為你服務,你就知道我說的並非虛言。

    這也是資深的穿線師很受職業運動員喜歡的原因。

    我不知道你們里面有多少人平常也打球的,但我知道,如果你打的越好,你對線的要求就會越高。

    所以,為了穿好線,成為一個真正的大師,你不妨閑暇的時候,去打打球。

    “好了,我的發言到此為止,祝你們早日成為穿線大師,培養更多專業的穿線師出來。”

    看的出吳天對羽毛球運動的熱愛,以至于從穿線也能跑題到打球上。

    合影的時候,吳天又站在了黃馬佳的跟前。

    吳天有沒有認出黃馬佳不知道,不過黃馬佳已經有了熟悉的感覺,實在忍不住問了一句︰“吳館主,是不是用兩只手都打贏了你的左手就可以拿到那個金子的羽毛球拍呢?”

    吳天很好奇的看著這個小個子胖子,“你想挑戰我嗎?”

    (本章完)

    當時我認為這很正常,畢竟我的力量很大。

    直到有一次,馬來西亞的一支球隊來省隊打交流賽,隨隊來了一個拉線師,和我們的拉線師交流,當時為我拉了一次線。

    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拍子和線都是一樣的,用的機器也是我們中心的。

    但是那把拍子我打了整整一個星期,線才打斷,而且斷的時候,線都沒掉磅。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那個星期覺得拍子特別好用,在隊內的對抗賽中勝率出奇的高。

    之後,我也和經常穿線的穿線師聊過,他們說這很正常,3分拍,七分線。

    拍子出廠就是那樣了,而每次穿線,都意味著你的武器是涅重生還是苟延殘喘。

    也許我的形容有點夸大了些,但是如果有一個好的穿線師為你服務,你就知道我說的並非虛言。

    這也是資深的穿線師很受職業運動員喜歡的原因。

    我不知道你們里面有多少人平常也打球的,但我知道,如果你打的越好,你對線的要求就會越高。

    所以,為了穿好線,成為一個真正的大師,你不妨閑暇的時候,去打打球。

    “好了,我的發言到此為止,祝你們早日成為穿線大師,培養更多專業的穿線師出來。”

    看的出吳天對羽毛球運動的熱愛,以至于從穿線也能跑題到打球上。

    合影的時候,吳天又站在了黃馬佳的跟前。

    吳天有沒有認出黃馬佳不知道,不過黃馬佳已經有了熟悉的感覺,實在忍不住問了一句︰“吳館主,是不是用兩只手都打贏了你的左手就可以拿到那個金子的羽毛球拍呢?”

    吳天很好奇的看著這個小個子胖子,“你想挑戰我嗎?”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