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五十章 白小凡的故事

    大容元,是容市一家非常著名的餐飲,經營以川菜為主的中餐。

    風格是川菜的味道為基礎,創新出集淮揚菜的形美,杭幫菜的色澤,粵菜的精致為一體的新派川菜。

    開門有喜、容易醬豬腳、天下無二骨等菜品被評為華夏名菜,曾被報道一年賣出500萬的一道菜——砂鍋三角峰,味道更是百吃不厭。

    秦越剛來容市上學的那年,父母帶著他來吃過一回,慶祝他考取南北交通大學。

    菜的味道至今讓他念念不忘,尤其那道容易醬豬腳,一點都不容易做。

    他在連做了10只豬腳後,發現醬料的味道八九不離十了,豬腳的口感始終差一籌,分析應該跟食材有很大關系,這才放棄了復制的想法。

    那次,還沒有蒸汽三角峰那道菜,今天不知道有沒有口福能吃到。

    鳳凰廳,秦越第二次見到了白小凡,他這次的穿著比較正式。

    淺藍色格子的短袖襯衫,黑色長褲,金利來的低幫黑色商務男鞋。

    近距離看,白小凡的眉毛很濃密,眼楮大還有些深陷,頗有些歐美男子的氣質,修的很短的鬢角冒出一點不尋常的白色短發。

    一副非常精致的金絲眼鏡架在鼻梁上,頗有幾分儒雅。

    “秦兄弟,又見到你了,前段時間在高壓氧艙恢復治療,沒有及時謝你,對不住了。”白小凡的聲音很有磁性,帶著一些商務上的口吻。

    “沒有,沒有,身體恢復好才是硬道理。”秦越握著白小凡的手,很有力量,手心有些老繭,不知道是不是投籃的原因。

    “一頓便飯,我們邊吃邊聊哈。”偌大的包間里就兩個人,秦越還有點不太適應。

    白小凡問了秦越有沒有忌的食材,想吃什麼,秦越說隨意。

    隨意這種菜一定是世界上銷量最大的一種菜,可以是幾千元一盤的藍鰭金槍魚的刺身,也可以是10元一碟的油炸花生米。

    因為這道菜往往隱含的意思是多點、好點沒有關系,當你理解成少點、便宜點的時候,我也能接受。

    白小凡不清楚秦越的食量,點了招牌的四道葷菜、兩道涼菜、一盤炒鳳尾,問秦越喝什麼酒。

    “你能

    喝酒嗎?身體有沒有問題?”秦越關心的問。

    “可以,沒有問題了,你喝什麼我都陪你。”白小凡很豪爽。

    “那就來點啤酒吧,冰鎮的。”秦越說道。

    俗話說的好,酒不醉人人自醉,酒這種東西,只是一種改變大腦狀態的催化劑,會讓你從清醒的思維變得比較跳躍。

    更會讓你的嘴巴處于興奮的狀態,專注于咀嚼和說著平時不敢說的話。

    “小秦,你還在讀書嗎?”白小凡的眼光的確很犀利。

    “是的,大二,南北交通大學的高分子材料系。”秦越習慣回答的詳細一些,因為一般的人都會繼續追問。

    “那不錯,考上這個學校不容易。”

    學校的榮譽經常會把這種光環加成到學生身上,就好像穿件好衣服一樣。

    “來,再一次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不用,白哥,不要再這麼客氣了。”秦越端起酒杯,“我記得有個說法是這樣的,救人比被救更快樂,其實我還感謝你給我這個救你的機會,讓我那麼開心,還能吃到大餐。”

    “你太會說了,不想個學生,倒像個老師。”白小凡踫了下酒杯,一口干了。

    “我爸是老師,這肯定有遺傳。”秦越也干了,又倒了一杯。

    “奧,教什麼的?”白小凡追問了一句。

    “大學的數學教授。”很多人喜歡說出自己朋友或親戚的地位或成就,有為他們自豪的意思,也有借機給自己增加榮光的味道,又或者,希望通過這種提示來提升自己說話的權威性。

    “奧,那很厲害呀。來,喝。”白小凡的酒量看起來不錯。

    “對了,白哥,你當時為什麼會暈倒的呢?”秦越還是沒忍住好奇,問道。

    “哎,說來話長呀。”白小凡的神情黯淡了下來,“對了,你下午有沒有事,沒事我們就多聊一下。”

    “沒事的。”秦越把酒給白小凡倒滿。

    “我的家境一般,父母都是工人,家里就我一個小孩,”白小凡開始了他的述說,眼神有了一絲的迷茫,“我從小讀書還比較厲害,基本沒掉過班級前三吧。

    大學讀的是通訊工程,研究生在川省大學讀的網絡信息專業。

    沒讀完我就出來開公司了,那時候網絡的發展速

    度很快,不到兩年就賺了400萬,當時公司的人手有接近20個人,生意很紅火。

    正當我想擴大規模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讓我現在都追悔莫及的事情。

    我有個大學同學,關系很好,他畢業分到一家國企,工作比較穩定,時間也多。

    幾次同學會,他都在玩一個游戲,還跟我說這個游戲可以掙錢,我一看,就是在網上打水果機,我說這個是賭博,非法的。

    他說都玩了半年了,每天都能掙個幾十百把塊,我那時根本看不起這個錢,但是怕他陷進去,就勸他。

    他說我拉你進群看看,有專家知道買什麼,一天就只有幾個水果會掙錢。

    我一直比較順風水水,從小學讀書到讀研究生,包括退學開公司,所有的選擇都是正確的,感到自己無所不能,就想進去了解一下,搞清楚真相後就說服我的同學戒賭。

    進群後,里面有30多個人,我同學也在里面,里面的人非常活躍,每天除了討論號碼,有時候也會聊一下生活和感情這些事情,每天吵吵鬧鬧的也挺有意思的。

    這個游戲玩的很小,賭注只有兩元,是有賠率的,每天群主會計算出最有機會獲獎的水果推薦出來,我觀察了大概一個星期,發現正確率居然到了70%。

    當時我就覺得不可思議,就模擬了一下,用的是也是群主推薦的一種方法,叫做倍加投注法下注,發現一個星期下來是可以掙錢的。

    當時還是有疑惑,就問我同學錢能提出來嗎?

    他說;“當然可以呀。”

    (本章完)

    正當我想擴大規模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讓我現在都追悔莫及的事情。

    我有個大學同學,關系很好,他畢業分到一家國企,工作比較穩定,時間也多。

    幾次同學會,他都在玩一個游戲,還跟我說這個游戲可以掙錢,我一看,就是在網上打水果機,我說這個是賭博,非法的。

    他說都玩了半年了,每天都能掙個幾十百把塊,我那時根本看不起這個錢,但是怕他陷進去,就勸他。

    他說我拉你進群看看,有專家知道買什麼,一天就只有幾個水果會掙錢。

    我一直比較順風水水,從小學讀書到讀研究生,包括退學開公司,所有的選擇都是正確的,感到自己無所不能,就想進去了解一下,搞清楚真相後就說服我的同學戒賭。

    進群後,里面有30多個人,我同學也在里面,里面的人非常活躍,每天除了討論號碼,有時候也會聊一下生活和感情這些事情,每天吵吵鬧鬧的也挺有意思的。

    這個游戲玩的很小,賭注只有兩元,是有賠率的,每天群主會計算出最有機會獲獎的水果推薦出來,我觀察了大概一個星期,發現正確率居然到了70%。

    當時我就覺得不可思議,就模擬了一下,用的是也是群主推薦的一種方法,叫做倍加投注法下注,發現一個星期下來是可以掙錢的。

    當時還是有疑惑,就問我同學錢能提出來嗎?

    他說;“當然可以呀。”

    (本章完)

    正當我想擴大規模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讓我現在都追悔莫及的事情。

    我有個大學同學,關系很好,他畢業分到一家國企,工作比較穩定,時間也多。

    幾次同學會,他都在玩一個游戲,還跟我說這個游戲可以掙錢,我一看,就是在網上打水果機,我說這個是賭博,非法的。

    他說都玩了半年了,每天都能掙個幾十百把塊,我那時根本看不起這個錢,但是怕他陷進去,就勸他。

    他說我拉你進群看看,有專家知道買什麼,一天就只有幾個水果會掙錢。

    我一直比較順風水水,從小學讀書到讀研究生,包括退學開公司,所有的選擇都是正確的,感到自己無所不能,就想進去了解一下,搞清楚真相後就說服我的同學戒賭。

    進群後,里面有30多個人,我同學也在里面,里面的人非常活躍,每天除了討論號碼,有時候也會聊一下生活和感情這些事情,每天吵吵鬧鬧的也挺有意思的。

    這個游戲玩的很小,賭注只有兩元,是有賠率的,每天群主會計算出最有機會獲獎的水果推薦出來,我觀察了大概一個星期,發現正確率居然到了70%。

    當時我就覺得不可思議,就模擬了一下,用的是也是群主推薦的一種方法,叫做倍加投注法下注,發現一個星期下來是可以掙錢的。

    當時還是有疑惑,就問我同學錢能提出來嗎?

    他說;“當然可以呀。”

    (本章完)

    正當我想擴大規模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讓我現在都追悔莫及的事情。

    我有個大學同學,關系很好,他畢業分到一家國企,工作比較穩定,時間也多。

    幾次同學會,他都在玩一個游戲,還跟我說這個游戲可以掙錢,我一看,就是在網上打水果機,我說這個是賭博,非法的。

    他說都玩了半年了,每天都能掙個幾十百把塊,我那時根本看不起這個錢,但是怕他陷進去,就勸他。

    他說我拉你進群看看,有專家知道買什麼,一天就只有幾個水果會掙錢。

    我一直比較順風水水,從小學讀書到讀研究生,包括退學開公司,所有的選擇都是正確的,感到自己無所不能,就想進去了解一下,搞清楚真相後就說服我的同學戒賭。

    進群後,里面有30多個人,我同學也在里面,里面的人非常活躍,每天除了討論號碼,有時候也會聊一下生活和感情這些事情,每天吵吵鬧鬧的也挺有意思的。

    這個游戲玩的很小,賭注只有兩元,是有賠率的,每天群主會計算出最有機會獲獎的水果推薦出來,我觀察了大概一個星期,發現正確率居然到了70%。

    當時我就覺得不可思議,就模擬了一下,用的是也是群主推薦的一種方法,叫做倍加投注法下注,發現一個星期下來是可以掙錢的。

    當時還是有疑惑,就問我同學錢能提出來嗎?

    他說;“當然可以呀。”

    (本章完)

    正當我想擴大規模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讓我現在都追悔莫及的事情。

    我有個大學同學,關系很好,他畢業分到一家國企,工作比較穩定,時間也多。

    幾次同學會,他都在玩一個游戲,還跟我說這個游戲可以掙錢,我一看,就是在網上打水果機,我說這個是賭博,非法的。

    他說都玩了半年了,每天都能掙個幾十百把塊,我那時根本看不起這個錢,但是怕他陷進去,就勸他。

    他說我拉你進群看看,有專家知道買什麼,一天就只有幾個水果會掙錢。

    我一直比較順風水水,從小學讀書到讀研究生,包括退學開公司,所有的選擇都是正確的,感到自己無所不能,就想進去了解一下,搞清楚真相後就說服我的同學戒賭。

    進群後,里面有30多個人,我同學也在里面,里面的人非常活躍,每天除了討論號碼,有時候也會聊一下生活和感情這些事情,每天吵吵鬧鬧的也挺有意思的。

    這個游戲玩的很小,賭注只有兩元,是有賠率的,每天群主會計算出最有機會獲獎的水果推薦出來,我觀察了大概一個星期,發現正確率居然到了70%。

    當時我就覺得不可思議,就模擬了一下,用的是也是群主推薦的一種方法,叫做倍加投注法下注,發現一個星期下來是可以掙錢的。

    當時還是有疑惑,就問我同學錢能提出來嗎?

    他說;“當然可以呀。”

    (本章完)

    正當我想擴大規模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讓我現在都追悔莫及的事情。

    我有個大學同學,關系很好,他畢業分到一家國企,工作比較穩定,時間也多。

    幾次同學會,他都在玩一個游戲,還跟我說這個游戲可以掙錢,我一看,就是在網上打水果機,我說這個是賭博,非法的。

    他說都玩了半年了,每天都能掙個幾十百把塊,我那時根本看不起這個錢,但是怕他陷進去,就勸他。

    他說我拉你進群看看,有專家知道買什麼,一天就只有幾個水果會掙錢。

    我一直比較順風水水,從小學讀書到讀研究生,包括退學開公司,所有的選擇都是正確的,感到自己無所不能,就想進去了解一下,搞清楚真相後就說服我的同學戒賭。

    進群後,里面有30多個人,我同學也在里面,里面的人非常活躍,每天除了討論號碼,有時候也會聊一下生活和感情這些事情,每天吵吵鬧鬧的也挺有意思的。

    這個游戲玩的很小,賭注只有兩元,是有賠率的,每天群主會計算出最有機會獲獎的水果推薦出來,我觀察了大概一個星期,發現正確率居然到了70%。

    當時我就覺得不可思議,就模擬了一下,用的是也是群主推薦的一種方法,叫做倍加投注法下注,發現一個星期下來是可以掙錢的。

    當時還是有疑惑,就問我同學錢能提出來嗎?

    他說;“當然可以呀。”

    (本章完)

    正當我想擴大規模的時候,發生了一件讓我現在都追悔莫及的事情。

    我有個大學同學,關系很好,他畢業分到一家國企,工作比較穩定,時間也多。

    幾次同學會,他都在玩一個游戲,還跟我說這個游戲可以掙錢,我一看,就是在網上打水果機,我說這個是賭博,非法的。

    他說都玩了半年了,每天都能掙個幾十百把塊,我那時根本看不起這個錢,但是怕他陷進去,就勸他。

    他說我拉你進群看看,有專家知道買什麼,一天就只有幾個水果會掙錢。

    我一直比較順風水水,從小學讀書到讀研究生,包括退學開公司,所有的選擇都是正確的,感到自己無所不能,就想進去了解一下,搞清楚真相後就說服我的同學戒賭。

    進群後,里面有30多個人,我同學也在里面,里面的人非常活躍,每天除了討論號碼,有時候也會聊一下生活和感情這些事情,每天吵吵鬧鬧的也挺有意思的。

    這個游戲玩的很小,賭注只有兩元,是有賠率的,每天群主會計算出最有機會獲獎的水果推薦出來,我觀察了大概一個星期,發現正確率居然到了70%。

    當時我就覺得不可思議,就模擬了一下,用的是也是群主推薦的一種方法,叫做倍加投注法下注,發現一個星期下來是可以掙錢的。

    當時還是有疑惑,就問我同學錢能提出來嗎?

    他說;“當然可以呀。”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