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五十四章 佛都有火

    “我叫秦越,美女你呢?”秦越抬頭望去,原來是李力,紅紅的臉上散發著青春的氣息。

    “我叫李力。”李力當然不知道秦越知道她的名字,解釋著,“力量的力。”

    “好奇怪的名字,為什麼一個女孩用這個力呢?”秦越的確很好奇。

    “老爸取的,說男女都可以有力,女的可以有魅力,魔力,活力,所以就取了這個名字。”李力笑著解釋,對面這個大男孩陽光,對人很友好,很像自己在新西蘭工作的弟弟,莫名的有種親近的感覺。“你猜猜我弟弟的名字叫什麼?”

    “不會也叫李力吧?”秦越順嘴說了一句。

    “哇,你那麼聰明?是的,叫李利,”李力捂著性感的小嘴,“鋒利的利。”

    “暈,那在家里怎麼區分你們兩個呢?”秦越心想這老爹估計跟LI是杠上了。

    “笨蛋,老大和老二唄,我是老大。”李力笑的是花枝招展,自然的充滿了一種很青春的氣質。

    “這麼美的女孩還不憐香惜玉,那個毛俊真舍得下嘴。”秦越對李力的好感帶著一種男女間自然吸引的磁力,並沒有太多的想法,更多的是一種對美麗和魅力的欣賞。

    在她的面前,並沒有初次相見的拘束。

    “你球打得好好。”李力夸著秦越。

    “呵呵,你是第一個夸我打球好的,”秦越很開心,努力帶來的進步在無形中顯現。

    “不會吧,你打了多久了。”李力問道。

    新手最喜歡問的問題就是這個,因為再短的時間都會比新手的長,那麼就會自我安慰一下,奧,我打的不好是因為時間很短呢。

    李力是新手,當然也會問這個問題。

    “兩個多星期。”秦越笑著說。

    “騙人。”李力沒有用疑問句,是因為她對自己的智商也有自信。

    “呵呵,真的,不騙你,只是我在羽毛球上還是有一定天賦的,現在跟著一個專業教練在學。”秦越的解釋很合理,天才總是有的,他也只是把別人做夢的時間用在了練球上而已。

    “太牛了,你的話我相信。”李力莫名的信任秦越,就好像見到調皮的弟弟,卻每次都維護她,不會

    讓她受任何委屈。“為什麼我們配合那麼好呢?”

    “可能是彼此比較信任吧,”秦越分析著,“我認為你可以防守前場。

    你那麼高,又跑的快,手長,舉起來就有很大的威脅。

    這樣對面的毛俊就不敢輕易把球打到前場,我呢?自然就會專心的防守後場。

    “彼此分工明確,控制好自己的區域,當然就可以充分發揮雙方的優勢,球就好打了。”

    “恩,你說的很有道理,我覺得跟你打球就很放心,自己發揮也好了,還有就是你只夸我,我很開心,不像有些人,把我罵的不會打球了。”李力的性格很直爽,話里也帶了點小諷刺。

    “對的,每個人都有自身的稟賦,就好像男女之間的力量和速度本身就有區別一樣,所以我們必須要理解和包容你的隊友,而不是理解和包容自己。”秦越總結著。

    “哇,你好會說,像個老道士一樣。”李力的形容把自己都逗笑了。

    就在這時,身後走過一個人,秦越瞄了一眼,暈,毛俊。

    不知道剛才說話的時候他是不是在後面,這下可能得罪人了。

    李力也吐著舌頭,被毛俊說多了都有了陰影。

    互相加了微信,李力一再說以後要帶她玩,秦越很肯定的說一定罩著她。

    每一個俱樂部可能都在上演著類似的故事。

    老手也並非天生就是老手,也是從新手慢慢進化而成的。

    只是太多美麗而又喜歡打球的新手,或男,或女,都被有些並不見的打得更好的老手給罵走了。

    人生已多風雨,何不大度一些,多些包容和善良,用耐心去呵護一下那些嬌弱的小草,說不定成長起來就是綺麗的風景線,于人于己,都好。

    今天來的人比較少,打到後面,場地空了一個出來,已經湊不夠人數了。

    秦越和毛俊拉著球,沒有新的人上去組成雙打了。

    秦越很享受這種單練的機會,毛俊開口問道︰“單打玩嗎?”

    秦越同意了,這是把步伐和技術融合起來很好的機會,因為單打你要獨自面對所有的問題,每一個球的處理都要合理,每一個的餃接也要流暢,否則一旦被壓制,就會處處被動。

    開球後,秦越才領教到毛俊並不是浪

    得虛名,首先是爆發力特別好,發力的速度很快,導致球速和力量都非常出色。

    步伐要稍微差一點,體重稍微大了些。

    經驗非常老到,球的變化多,高遠、吊球、殺球、放網,運用的很合理。

    秦越的套路明顯要單調的多,比較喜歡用高遠和殺球,網前的小球很少。

    陷入毛俊的套路中,比分很快到了13:2。

    秦越看出毛俊的反手也是弱點,改變了戰術,將球先打到他的大反手,讓他盡量的跑動去回球。

    掌握了主動後,就連續的往反手打重復落點,毛俊又領教了秦越的定點反手技術,每次都跑到角上接近場外來回球,質量下降不少。

    秦越要麼用重扣打到另外的一個角上,要麼輕吊到另外一邊的網前,連得幾分。

    來到了14:5。

    毛俊的應變很快,沒有了隊友的羈絆,他對自己的調整還是很到位。

    加快了移動步伐,到了反手的時候,盡量吊網前球。

    毛俊的小球成功率很高,精準度也不錯,秦越只有起球。

    大力的暴扣正是毛俊的強項,每一板都是跳殺,而秦越的防守很頑強,有一板居然防住了7次連續跳殺,場邊圍了不少觀眾,念著小學一年級的咒語——5、6、7板。

    毛俊總是會用一記輕吊結束他的殺球表演,最後的比分定格在21︰8,大比分獲勝。

    秦越正想開始第二局,發現毛俊轉身就往場下走去,招呼也沒有打一下。

    秦越很尷尬的也走下場地。

    “報復,肯定是剛才听到我們兩個講話了,現在故意打擊你。”李力不平的為秦越分析。

    “切磋,肯定有勝負,沒有關系呀。”秦越大度的說著,其實心里也充滿了一團無名火氣。

    該來的總要來的,就像天空中醞釀的暴風雨,既然無法躲避,何不痛快的做個飛翔的海燕,擊破長空,蔑視大地,用亮劍去點燃心中隱藏的激情。

    (本章完)

    步伐要稍微差一點,體重稍微大了些。

    經驗非常老到,球的變化多,高遠、吊球、殺球、放網,運用的很合理。

    秦越的套路明顯要單調的多,比較喜歡用高遠和殺球,網前的小球很少。

    陷入毛俊的套路中,比分很快到了13:2。

    秦越看出毛俊的反手也是弱點,改變了戰術,將球先打到他的大反手,讓他盡量的跑動去回球。

    掌握了主動後,就連續的往反手打重復落點,毛俊又領教了秦越的定點反手技術,每次都跑到角上接近場外來回球,質量下降不少。

    秦越要麼用重扣打到另外的一個角上,要麼輕吊到另外一邊的網前,連得幾分。

    來到了14:5。

    毛俊的應變很快,沒有了隊友的羈絆,他對自己的調整還是很到位。

    加快了移動步伐,到了反手的時候,盡量吊網前球。

    毛俊的小球成功率很高,精準度也不錯,秦越只有起球。

    大力的暴扣正是毛俊的強項,每一板都是跳殺,而秦越的防守很頑強,有一板居然防住了7次連續跳殺,場邊圍了不少觀眾,念著小學一年級的咒語——5、6、7板。

    毛俊總是會用一記輕吊結束他的殺球表演,最後的比分定格在21︰8,大比分獲勝。

    秦越正想開始第二局,發現毛俊轉身就往場下走去,招呼也沒有打一下。

    秦越很尷尬的也走下場地。

    “報復,肯定是剛才听到我們兩個講話了,現在故意打擊你。”李力不平的為秦越分析。

    “切磋,肯定有勝負,沒有關系呀。”秦越大度的說著,其實心里也充滿了一團無名火氣。

    該來的總要來的,就像天空中醞釀的暴風雨,既然無法躲避,何不痛快的做個飛翔的海燕,擊破長空,蔑視大地,用亮劍去點燃心中隱藏的激情。

    (本章完)

    步伐要稍微差一點,體重稍微大了些。

    經驗非常老到,球的變化多,高遠、吊球、殺球、放網,運用的很合理。

    秦越的套路明顯要單調的多,比較喜歡用高遠和殺球,網前的小球很少。

    陷入毛俊的套路中,比分很快到了13:2。

    秦越看出毛俊的反手也是弱點,改變了戰術,將球先打到他的大反手,讓他盡量的跑動去回球。

    掌握了主動後,就連續的往反手打重復落點,毛俊又領教了秦越的定點反手技術,每次都跑到角上接近場外來回球,質量下降不少。

    秦越要麼用重扣打到另外的一個角上,要麼輕吊到另外一邊的網前,連得幾分。

    來到了14:5。

    毛俊的應變很快,沒有了隊友的羈絆,他對自己的調整還是很到位。

    加快了移動步伐,到了反手的時候,盡量吊網前球。

    毛俊的小球成功率很高,精準度也不錯,秦越只有起球。

    大力的暴扣正是毛俊的強項,每一板都是跳殺,而秦越的防守很頑強,有一板居然防住了7次連續跳殺,場邊圍了不少觀眾,念著小學一年級的咒語——5、6、7板。

    毛俊總是會用一記輕吊結束他的殺球表演,最後的比分定格在21︰8,大比分獲勝。

    秦越正想開始第二局,發現毛俊轉身就往場下走去,招呼也沒有打一下。

    秦越很尷尬的也走下場地。

    “報復,肯定是剛才听到我們兩個講話了,現在故意打擊你。”李力不平的為秦越分析。

    “切磋,肯定有勝負,沒有關系呀。”秦越大度的說著,其實心里也充滿了一團無名火氣。

    該來的總要來的,就像天空中醞釀的暴風雨,既然無法躲避,何不痛快的做個飛翔的海燕,擊破長空,蔑視大地,用亮劍去點燃心中隱藏的激情。

    (本章完)

    步伐要稍微差一點,體重稍微大了些。

    經驗非常老到,球的變化多,高遠、吊球、殺球、放網,運用的很合理。

    秦越的套路明顯要單調的多,比較喜歡用高遠和殺球,網前的小球很少。

    陷入毛俊的套路中,比分很快到了13:2。

    秦越看出毛俊的反手也是弱點,改變了戰術,將球先打到他的大反手,讓他盡量的跑動去回球。

    掌握了主動後,就連續的往反手打重復落點,毛俊又領教了秦越的定點反手技術,每次都跑到角上接近場外來回球,質量下降不少。

    秦越要麼用重扣打到另外的一個角上,要麼輕吊到另外一邊的網前,連得幾分。

    來到了14:5。

    毛俊的應變很快,沒有了隊友的羈絆,他對自己的調整還是很到位。

    加快了移動步伐,到了反手的時候,盡量吊網前球。

    毛俊的小球成功率很高,精準度也不錯,秦越只有起球。

    大力的暴扣正是毛俊的強項,每一板都是跳殺,而秦越的防守很頑強,有一板居然防住了7次連續跳殺,場邊圍了不少觀眾,念著小學一年級的咒語——5、6、7板。

    毛俊總是會用一記輕吊結束他的殺球表演,最後的比分定格在21︰8,大比分獲勝。

    秦越正想開始第二局,發現毛俊轉身就往場下走去,招呼也沒有打一下。

    秦越很尷尬的也走下場地。

    “報復,肯定是剛才听到我們兩個講話了,現在故意打擊你。”李力不平的為秦越分析。

    “切磋,肯定有勝負,沒有關系呀。”秦越大度的說著,其實心里也充滿了一團無名火氣。

    該來的總要來的,就像天空中醞釀的暴風雨,既然無法躲避,何不痛快的做個飛翔的海燕,擊破長空,蔑視大地,用亮劍去點燃心中隱藏的激情。

    (本章完)

    步伐要稍微差一點,體重稍微大了些。

    經驗非常老到,球的變化多,高遠、吊球、殺球、放網,運用的很合理。

    秦越的套路明顯要單調的多,比較喜歡用高遠和殺球,網前的小球很少。

    陷入毛俊的套路中,比分很快到了13:2。

    秦越看出毛俊的反手也是弱點,改變了戰術,將球先打到他的大反手,讓他盡量的跑動去回球。

    掌握了主動後,就連續的往反手打重復落點,毛俊又領教了秦越的定點反手技術,每次都跑到角上接近場外來回球,質量下降不少。

    秦越要麼用重扣打到另外的一個角上,要麼輕吊到另外一邊的網前,連得幾分。

    來到了14:5。

    毛俊的應變很快,沒有了隊友的羈絆,他對自己的調整還是很到位。

    加快了移動步伐,到了反手的時候,盡量吊網前球。

    毛俊的小球成功率很高,精準度也不錯,秦越只有起球。

    大力的暴扣正是毛俊的強項,每一板都是跳殺,而秦越的防守很頑強,有一板居然防住了7次連續跳殺,場邊圍了不少觀眾,念著小學一年級的咒語——5、6、7板。

    毛俊總是會用一記輕吊結束他的殺球表演,最後的比分定格在21︰8,大比分獲勝。

    秦越正想開始第二局,發現毛俊轉身就往場下走去,招呼也沒有打一下。

    秦越很尷尬的也走下場地。

    “報復,肯定是剛才听到我們兩個講話了,現在故意打擊你。”李力不平的為秦越分析。

    “切磋,肯定有勝負,沒有關系呀。”秦越大度的說著,其實心里也充滿了一團無名火氣。

    該來的總要來的,就像天空中醞釀的暴風雨,既然無法躲避,何不痛快的做個飛翔的海燕,擊破長空,蔑視大地,用亮劍去點燃心中隱藏的激情。

    (本章完)

    步伐要稍微差一點,體重稍微大了些。

    經驗非常老到,球的變化多,高遠、吊球、殺球、放網,運用的很合理。

    秦越的套路明顯要單調的多,比較喜歡用高遠和殺球,網前的小球很少。

    陷入毛俊的套路中,比分很快到了13:2。

    秦越看出毛俊的反手也是弱點,改變了戰術,將球先打到他的大反手,讓他盡量的跑動去回球。

    掌握了主動後,就連續的往反手打重復落點,毛俊又領教了秦越的定點反手技術,每次都跑到角上接近場外來回球,質量下降不少。

    秦越要麼用重扣打到另外的一個角上,要麼輕吊到另外一邊的網前,連得幾分。

    來到了14:5。

    毛俊的應變很快,沒有了隊友的羈絆,他對自己的調整還是很到位。

    加快了移動步伐,到了反手的時候,盡量吊網前球。

    毛俊的小球成功率很高,精準度也不錯,秦越只有起球。

    大力的暴扣正是毛俊的強項,每一板都是跳殺,而秦越的防守很頑強,有一板居然防住了7次連續跳殺,場邊圍了不少觀眾,念著小學一年級的咒語——5、6、7板。

    毛俊總是會用一記輕吊結束他的殺球表演,最後的比分定格在21︰8,大比分獲勝。

    秦越正想開始第二局,發現毛俊轉身就往場下走去,招呼也沒有打一下。

    秦越很尷尬的也走下場地。

    “報復,肯定是剛才听到我們兩個講話了,現在故意打擊你。”李力不平的為秦越分析。

    “切磋,肯定有勝負,沒有關系呀。”秦越大度的說著,其實心里也充滿了一團無名火氣。

    該來的總要來的,就像天空中醞釀的暴風雨,既然無法躲避,何不痛快的做個飛翔的海燕,擊破長空,蔑視大地,用亮劍去點燃心中隱藏的激情。

    (本章完)

    步伐要稍微差一點,體重稍微大了些。

    經驗非常老到,球的變化多,高遠、吊球、殺球、放網,運用的很合理。

    秦越的套路明顯要單調的多,比較喜歡用高遠和殺球,網前的小球很少。

    陷入毛俊的套路中,比分很快到了13:2。

    秦越看出毛俊的反手也是弱點,改變了戰術,將球先打到他的大反手,讓他盡量的跑動去回球。

    掌握了主動後,就連續的往反手打重復落點,毛俊又領教了秦越的定點反手技術,每次都跑到角上接近場外來回球,質量下降不少。

    秦越要麼用重扣打到另外的一個角上,要麼輕吊到另外一邊的網前,連得幾分。

    來到了14:5。

    毛俊的應變很快,沒有了隊友的羈絆,他對自己的調整還是很到位。

    加快了移動步伐,到了反手的時候,盡量吊網前球。

    毛俊的小球成功率很高,精準度也不錯,秦越只有起球。

    大力的暴扣正是毛俊的強項,每一板都是跳殺,而秦越的防守很頑強,有一板居然防住了7次連續跳殺,場邊圍了不少觀眾,念著小學一年級的咒語——5、6、7板。

    毛俊總是會用一記輕吊結束他的殺球表演,最後的比分定格在21︰8,大比分獲勝。

    秦越正想開始第二局,發現毛俊轉身就往場下走去,招呼也沒有打一下。

    秦越很尷尬的也走下場地。

    “報復,肯定是剛才听到我們兩個講話了,現在故意打擊你。”李力不平的為秦越分析。

    “切磋,肯定有勝負,沒有關系呀。”秦越大度的說著,其實心里也充滿了一團無名火氣。

    該來的總要來的,就像天空中醞釀的暴風雨,既然無法躲避,何不痛快的做個飛翔的海燕,擊破長空,蔑視大地,用亮劍去點燃心中隱藏的激情。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