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報名

    秦越劃開手機,置頂的老朋友俱樂部多了3條信息。

    一條是老朋友俱樂部8周年慶的祝詞,一條是雙打報名的接龍,一條是單打報名的接龍。

    叮咚,又一條信息發了過來,單打接龍有人已經佔據了第一名的位置,名字是“毛起來自己都怕。”

    秦越在想這個名字有點搞笑呢,不知道是誰?

    “小秦,8周年慶報名嗎?”董唐的信息回了過來。

    “好呀,這個雙打和單打什麼意思呢?”秦越詢問著。

    “雙打就是只能分組抽簽參加和同組球友配對進行雙打比賽。

    單打也一樣,不能兼項。”董唐耐心的解釋著。

    秦越想現在的技術融合提高,單打是最快的方式,也是能更好的鍛煉和提高自己身體力量的辦法。

    “那我參加單打報名。”

    “奧,好的,單打的競爭有點激烈哈,毛俊都報名了,他是每次單打的冠軍熱門,這次可能只有羅昊和宋星能和他PK 一下。”董唐本來想讓秦越參加雙打的,雙打的實力差距沒那麼大,更多是靠配合和發揮。

    原來那個“毛起來自己都怕”是毛俊呀。

    秦越沒有片刻猶豫,直接在單打接龍里的第二個填上了自己的網名︰秦時月。

    剛走到樓下的單元門,李力的微信就到了,“小越越,可以呀,我看好你,一定把毛俊打敗。”

    對于這個稱呼,秦越很無語,李力當時加了微信的時候就說了,自己是相聲演員岳宇朋的粉絲,只要名字里有YUE的都統稱為小岳岳。

    “抬舉我了,兩個多星期的時間,盼望奇跡發生吧。”秦越笑笑,自己都沒有信心。

    “你贏了,我請你吃大餐,香格里拉海鮮自助。”李力拋出了誘人的賭注,她其實也沒抱希望,只是開開玩笑罷了。

    “好的,輸了我請你吃廁所串串。”秦越開心的說道。

    廁所串串,並非虛構,而是容市非常出名的一家網紅串串香,因為開在一家公共廁所的旁邊,卻因為味道相當有特色,被好吃人士熱烈吹捧,已經紅了快3年了。

    再一次演繹了食品界的丑小鴨是如何逆襲的。

    在達者為王的飲食屆,投票的工

    具是嘴巴,而非手。

    這也少了很多作弊的手段。

    味道和口碑永遠是最有競爭力的武器。

    哪怕他遠在天邊,還是近在廁所。

    “好吧,你成功的說服了姐的胃。”李力笑出了聲,忍不住起身想上洗手間。

    短短的時間,單打的接龍就來到了兩位數,有個網名叫“能贏凌丹右手的豪”在叫囂著挑戰毛老大。

    另外一個名叫“風再起時”的分析難度很大,因為毛老大已經連續4屆男單冠軍了,去年的亞軍羅昊在決賽的比分是12︰:21,14:21,差距不小。

    網名“灰洋洋”的分析宋星的機會還要大些,去年在半決賽踫到的毛俊,雖然輸了,但是兩局比分15:21,18:21。已有一戰之力,如果今年再發揮一下,說不定能夠逆襲。

    有個網名叫“會吃才會胖”的說︰“你們一個個都是吃著咸菜的命,操著中南海的心。不如討論一下第二名是哪個?”

    ……

    當秦越走到樓上的時候,群里的信息已經有了30多條,球友熱愛八卦之心借著冠軍的討論輕松的到達了爆棚。

    網名“愛小白兔的胡蘿卜”唯恐天下不亂,來了句︰“哪個能打贏毛老大,本人賞紅牛一瓶。”

    這下像捅了馬蜂窩一樣,跟帖的都接起了龍。

    哪個能打贏毛老大,本人賞紅牛一瓶+1。

    哪個能打贏毛老大,本人賞紅牛一瓶+2。

    哪個能打贏毛老大,本人賞紅牛一瓶+3。

    ……

    群主看不下去了,冒了出來,接了龍的報名的時候多給5元哈,給挑戰成功的,沒有人成功錢就作為俱樂部的公益金了。

    秦越本來以為是玩笑,結果沒想到交報名費的時候,接了龍的人果然多交了一瓶紅牛的錢。

    真不知道是毛俊有多招人煩,也不知毛俊本人心里如何想,也許他還認為自己很威猛吧。

    李力的信息又回了過來︰“群眾的呼聲很強烈呀,成功的挑起了戰爭的火焰。”

    “原來你就是愛小白兔的胡蘿卜呀?”秦越心想,女人不能輕易得罪呀。

    “就是本大人,小岳岳,記得姐給你爭取的附加獎奧,贏了也要請我吃廁所串串,我想好了,只吃180串。”

    看著僅有的一把武器,線還是斷的,秦越想想以前球王穿破鞋子打球的故事還是

    很合理的。

    人只有逼到了絕境,才會迸發出驚人的潛力。

    微信上問練鋒在不在鋪子上,等到早飯都吃完了,才回了過來說在。

    秦越提著拍子進門的時候,第一個跑出來歡迎的是短腿柯基。

    練鋒正在招呼著一個選球拍的大概35歲的男子,看到秦越進來,點點頭,讓秦越等一會。

    坐在不大的店鋪內,秦越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穿線機吸引了,居然也是上次培訓用的機器型號——勝利的C7032。

    一下手癢了起來,心動不如行動。

    “練老板,有沒有95的線,我自己穿可以嗎?”秦越不知道客戶多久才能搞定,如果買了拍子,也要穿線,不如自己先搞定,免的耽擱時間太多。

    “你會穿線嗎?”練鋒很意外,畢竟穿線師並不多見。

    “嗯,有證的, A級穿線師。”秦越有點小得意,有證的人就是不一樣,有句老話不是說的好嗎,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專家看證書。

    “好呀,沒問題。那就麻煩你了。”練鋒拿了一盤95的大盤線出來遞給了秦越,又連忙招呼客人去了。

    羽毛球的客戶,因為經常需要拉線,購買襪子、球鞋等消耗品,忠誠度很高,所以每一個都要用心對待,特別是第一次,非常關鍵,良好的印象是成功的一大半。

    秦越嫻熟的打開機器,調整線夾的粗細,空拍上機,調好磅數,豎線到橫線,伴隨著機器的提示聲,不到20分鐘,秦越就穿好了拍子,用手敲擊著線床,傳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那麼快。”練鋒吃驚地說道,接過秦越穿好的拍子,看了起來。

    (本章完)

    人只有逼到了絕境,才會迸發出驚人的潛力。

    微信上問練鋒在不在鋪子上,等到早飯都吃完了,才回了過來說在。

    秦越提著拍子進門的時候,第一個跑出來歡迎的是短腿柯基。

    練鋒正在招呼著一個選球拍的大概35歲的男子,看到秦越進來,點點頭,讓秦越等一會。

    坐在不大的店鋪內,秦越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穿線機吸引了,居然也是上次培訓用的機器型號——勝利的C7032。

    一下手癢了起來,心動不如行動。

    “練老板,有沒有95的線,我自己穿可以嗎?”秦越不知道客戶多久才能搞定,如果買了拍子,也要穿線,不如自己先搞定,免的耽擱時間太多。

    “你會穿線嗎?”練鋒很意外,畢竟穿線師並不多見。

    “嗯,有證的, A級穿線師。”秦越有點小得意,有證的人就是不一樣,有句老話不是說的好嗎,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專家看證書。

    “好呀,沒問題。那就麻煩你了。”練鋒拿了一盤95的大盤線出來遞給了秦越,又連忙招呼客人去了。

    羽毛球的客戶,因為經常需要拉線,購買襪子、球鞋等消耗品,忠誠度很高,所以每一個都要用心對待,特別是第一次,非常關鍵,良好的印象是成功的一大半。

    秦越嫻熟的打開機器,調整線夾的粗細,空拍上機,調好磅數,豎線到橫線,伴隨著機器的提示聲,不到20分鐘,秦越就穿好了拍子,用手敲擊著線床,傳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那麼快。”練鋒吃驚地說道,接過秦越穿好的拍子,看了起來。

    (本章完)

    人只有逼到了絕境,才會迸發出驚人的潛力。

    微信上問練鋒在不在鋪子上,等到早飯都吃完了,才回了過來說在。

    秦越提著拍子進門的時候,第一個跑出來歡迎的是短腿柯基。

    練鋒正在招呼著一個選球拍的大概35歲的男子,看到秦越進來,點點頭,讓秦越等一會。

    坐在不大的店鋪內,秦越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穿線機吸引了,居然也是上次培訓用的機器型號——勝利的C7032。

    一下手癢了起來,心動不如行動。

    “練老板,有沒有95的線,我自己穿可以嗎?”秦越不知道客戶多久才能搞定,如果買了拍子,也要穿線,不如自己先搞定,免的耽擱時間太多。

    “你會穿線嗎?”練鋒很意外,畢竟穿線師並不多見。

    “嗯,有證的, A級穿線師。”秦越有點小得意,有證的人就是不一樣,有句老話不是說的好嗎,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專家看證書。

    “好呀,沒問題。那就麻煩你了。”練鋒拿了一盤95的大盤線出來遞給了秦越,又連忙招呼客人去了。

    羽毛球的客戶,因為經常需要拉線,購買襪子、球鞋等消耗品,忠誠度很高,所以每一個都要用心對待,特別是第一次,非常關鍵,良好的印象是成功的一大半。

    秦越嫻熟的打開機器,調整線夾的粗細,空拍上機,調好磅數,豎線到橫線,伴隨著機器的提示聲,不到20分鐘,秦越就穿好了拍子,用手敲擊著線床,傳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那麼快。”練鋒吃驚地說道,接過秦越穿好的拍子,看了起來。

    (本章完)

    人只有逼到了絕境,才會迸發出驚人的潛力。

    微信上問練鋒在不在鋪子上,等到早飯都吃完了,才回了過來說在。

    秦越提著拍子進門的時候,第一個跑出來歡迎的是短腿柯基。

    練鋒正在招呼著一個選球拍的大概35歲的男子,看到秦越進來,點點頭,讓秦越等一會。

    坐在不大的店鋪內,秦越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穿線機吸引了,居然也是上次培訓用的機器型號——勝利的C7032。

    一下手癢了起來,心動不如行動。

    “練老板,有沒有95的線,我自己穿可以嗎?”秦越不知道客戶多久才能搞定,如果買了拍子,也要穿線,不如自己先搞定,免的耽擱時間太多。

    “你會穿線嗎?”練鋒很意外,畢竟穿線師並不多見。

    “嗯,有證的, A級穿線師。”秦越有點小得意,有證的人就是不一樣,有句老話不是說的好嗎,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專家看證書。

    “好呀,沒問題。那就麻煩你了。”練鋒拿了一盤95的大盤線出來遞給了秦越,又連忙招呼客人去了。

    羽毛球的客戶,因為經常需要拉線,購買襪子、球鞋等消耗品,忠誠度很高,所以每一個都要用心對待,特別是第一次,非常關鍵,良好的印象是成功的一大半。

    秦越嫻熟的打開機器,調整線夾的粗細,空拍上機,調好磅數,豎線到橫線,伴隨著機器的提示聲,不到20分鐘,秦越就穿好了拍子,用手敲擊著線床,傳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那麼快。”練鋒吃驚地說道,接過秦越穿好的拍子,看了起來。

    (本章完)

    人只有逼到了絕境,才會迸發出驚人的潛力。

    微信上問練鋒在不在鋪子上,等到早飯都吃完了,才回了過來說在。

    秦越提著拍子進門的時候,第一個跑出來歡迎的是短腿柯基。

    練鋒正在招呼著一個選球拍的大概35歲的男子,看到秦越進來,點點頭,讓秦越等一會。

    坐在不大的店鋪內,秦越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穿線機吸引了,居然也是上次培訓用的機器型號——勝利的C7032。

    一下手癢了起來,心動不如行動。

    “練老板,有沒有95的線,我自己穿可以嗎?”秦越不知道客戶多久才能搞定,如果買了拍子,也要穿線,不如自己先搞定,免的耽擱時間太多。

    “你會穿線嗎?”練鋒很意外,畢竟穿線師並不多見。

    “嗯,有證的, A級穿線師。”秦越有點小得意,有證的人就是不一樣,有句老話不是說的好嗎,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專家看證書。

    “好呀,沒問題。那就麻煩你了。”練鋒拿了一盤95的大盤線出來遞給了秦越,又連忙招呼客人去了。

    羽毛球的客戶,因為經常需要拉線,購買襪子、球鞋等消耗品,忠誠度很高,所以每一個都要用心對待,特別是第一次,非常關鍵,良好的印象是成功的一大半。

    秦越嫻熟的打開機器,調整線夾的粗細,空拍上機,調好磅數,豎線到橫線,伴隨著機器的提示聲,不到20分鐘,秦越就穿好了拍子,用手敲擊著線床,傳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那麼快。”練鋒吃驚地說道,接過秦越穿好的拍子,看了起來。

    (本章完)

    人只有逼到了絕境,才會迸發出驚人的潛力。

    微信上問練鋒在不在鋪子上,等到早飯都吃完了,才回了過來說在。

    秦越提著拍子進門的時候,第一個跑出來歡迎的是短腿柯基。

    練鋒正在招呼著一個選球拍的大概35歲的男子,看到秦越進來,點點頭,讓秦越等一會。

    坐在不大的店鋪內,秦越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穿線機吸引了,居然也是上次培訓用的機器型號——勝利的C7032。

    一下手癢了起來,心動不如行動。

    “練老板,有沒有95的線,我自己穿可以嗎?”秦越不知道客戶多久才能搞定,如果買了拍子,也要穿線,不如自己先搞定,免的耽擱時間太多。

    “你會穿線嗎?”練鋒很意外,畢竟穿線師並不多見。

    “嗯,有證的, A級穿線師。”秦越有點小得意,有證的人就是不一樣,有句老話不是說的好嗎,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專家看證書。

    “好呀,沒問題。那就麻煩你了。”練鋒拿了一盤95的大盤線出來遞給了秦越,又連忙招呼客人去了。

    羽毛球的客戶,因為經常需要拉線,購買襪子、球鞋等消耗品,忠誠度很高,所以每一個都要用心對待,特別是第一次,非常關鍵,良好的印象是成功的一大半。

    秦越嫻熟的打開機器,調整線夾的粗細,空拍上機,調好磅數,豎線到橫線,伴隨著機器的提示聲,不到20分鐘,秦越就穿好了拍子,用手敲擊著線床,傳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那麼快。”練鋒吃驚地說道,接過秦越穿好的拍子,看了起來。

    (本章完)

    人只有逼到了絕境,才會迸發出驚人的潛力。

    微信上問練鋒在不在鋪子上,等到早飯都吃完了,才回了過來說在。

    秦越提著拍子進門的時候,第一個跑出來歡迎的是短腿柯基。

    練鋒正在招呼著一個選球拍的大概35歲的男子,看到秦越進來,點點頭,讓秦越等一會。

    坐在不大的店鋪內,秦越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穿線機吸引了,居然也是上次培訓用的機器型號——勝利的C7032。

    一下手癢了起來,心動不如行動。

    “練老板,有沒有95的線,我自己穿可以嗎?”秦越不知道客戶多久才能搞定,如果買了拍子,也要穿線,不如自己先搞定,免的耽擱時間太多。

    “你會穿線嗎?”練鋒很意外,畢竟穿線師並不多見。

    “嗯,有證的, A級穿線師。”秦越有點小得意,有證的人就是不一樣,有句老話不是說的好嗎,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專家看證書。

    “好呀,沒問題。那就麻煩你了。”練鋒拿了一盤95的大盤線出來遞給了秦越,又連忙招呼客人去了。

    羽毛球的客戶,因為經常需要拉線,購買襪子、球鞋等消耗品,忠誠度很高,所以每一個都要用心對待,特別是第一次,非常關鍵,良好的印象是成功的一大半。

    秦越嫻熟的打開機器,調整線夾的粗細,空拍上機,調好磅數,豎線到橫線,伴隨著機器的提示聲,不到20分鐘,秦越就穿好了拍子,用手敲擊著線床,傳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那麼快。”練鋒吃驚地說道,接過秦越穿好的拍子,看了起來。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