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再來一局吧

    練錚和秦越的比賽節奏從秦越敗的很快到慢下來,大概持續了一個半小時,兩個人的體力都不錯。

    秦越適應了練錚的球路,在挑球的時候都是走的大反手,搓球的時候也有意識的改變了線路,去勾斜線,雖然失誤的比成功的多的多,但是一旦成功,練錚就很不好受。

    練錚沒打到位的高遠球,秦越也會用跳殺或跳起來吊球攔截,練錚還沒有適應秦越的跳殺,球速雖然不快,但是秦越彈跳高度和滯空太好,經常打到網前的空檔,非常難接。

    水兩個人都補充三回了,一直還沒有休息。

    不知道第十幾局的時候,練錚有點累了,看來一大碗牛肉面和兩個雞蛋點少了,“怎麼樣秦越,今天就到這兒吧?明天接著來。”

    “再來一局吧,最後一局。”秦越的感覺越來越好,絲毫沒有疲乏的感覺。

    “好的,決勝局。”練錚開著玩笑,其實秦越一局沒贏,最好的一局是輸了6分。

    發現了練錚的體能下降,秦越打起了防守,通過高遠壓反手,主動的時候一直打重復落點,被動的時候就博網前小球,積極主動的回位做的一絲不苟。

    比分打到了14:17,秦越落後3分。

    再堅持拿兩分就可以創記錄了,秦越給自己加著油,步伐越跑越輕靈,幾個反手網前球都勾成功了。

    比分來到了15:19,秦越還落後4分。

    “練錚,去樓上拿10桶維克多的6號球下來。”練鋒在招呼客人,喊弟弟去拿貨。

    “好的,那就明天繼續了,秦越。”練錚邊說邊跑。

    “恩,你去忙。”秦越拿著拍子,走進店里問練鋒,“需要幫忙嗎?”

    “不用,你回去嘛,有弟弟在就行了。”練鋒回著話,繼續招呼客人。

    帶著暖意的夜風襲來,滿身的大汗蒸騰著,凝結成了結晶的鹽粒按摩著秦越的背,灌下一大口冰凍的永動,暗叫了一聲爽。

    也許是練錚後面體能出現了問題,秦越最後一局在跑動的時候簡直有種無所不能的感覺,隨時都在中間就位,任何球感覺都在自己能掌控的範圍一樣。

    特別是那幾個網前勾斜線,輕松就完成了,一點沒覺得

    有難度,有種渾然天成的感覺。

    其實這就是步伐到位的原因。

    秦越完成了,但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步伐,在無形之中慢慢的已經脫離了初級的階段。

    沖完澡,又有了饑餓感的秦越拿出了一塊冷藏的面團,將就中午剩的土豆燒牛肉當澆頭,做了一碗拉面。

    吃完後,拿出了一瓶冰鎮的酸奶,秦越邊喝邊想著事情。

    “小薇,在干啥?”空下來,才想起一天都沒有和艾雯薇聊天了。

    “追劇。”艾雯薇一句話後就沒音了。

    可能小薇還在生昨天的氣吧,秦越心里想著,自己的話太直了,會不會傷了她的心。

    “什麼劇呀?晚上不要熬夜哈。”

    “首爾的天空,我知道,再看一集就睡了。”艾雯薇回著話,“你在干嗎?”

    “剛打完球回來,吃了一大大大碗牛肉面。”秦越很開心,看來小薇沒真生氣,否則也不會關心他。

    “奧,那碗吃進去沒?”

    秦越更放心了,小薇也開玩笑就說明沒跟他計較。

    “俺家的是鐵飯碗,吃不動,我給你講個鐵飯碗的故事,想听嗎?”秦越想起了一個有趣的故事。

    “好呀,不好听罰你吃碗。”艾雯薇笑出了聲,仿佛看到秦越把碗往嘴里塞的畫面。

    “從前有個富翁,母親眼楮看不到。

    但是這個富翁很孝順,每件事情都要征詢母親的同意。

    他有一個老婆,性子非常烈,最喜歡吃醋,一直不想他納妾。

    可是她呢,又沒有生育,所以富翁很想納妾。

    他這個老婆沒有辦法,說好吧,只要你母親同意呢就可以。

    富翁很開心,想母親眼楮看不到,敬茶的時候他多美言幾句不就成功了。

    等他把相中的美女帶回家敬茶的時候,這個老婆就裝作不小心打倒了桌子上的茶碗,掉在地上碎了,發出很脆的響聲。

    富翁的媽媽非常迷信,說的是沒進家門就破財,很不吉利,就堅決不同意。

    接著富翁又找了兩個很中意的美女來,每次他的老婆都用這招化解了危機。

    你知道,富翁不笨呀,不揭穿老婆的把戲,因為他知道那樣肯定又是吵架,解決不了問題。

    于是在相親前偷偷的把茶碗換成了鐵的。

    敬茶

    的時候,他老婆故伎重演,把桌子上的茶碗又裝作不小心弄到了地上,你知道的,鐵飯碗,摔不破。

    富翁成功的納了妾。

    “這個小妾也給他生了幾個大胖小子,什麼都不干就衣食無憂的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是不是奧,我看你們男人都想著三妻四妾吧,啥辦法都想出來了。”艾雯薇開心的笑著,“老實交代,你家的鐵飯碗是哪個想納妾的?”

    開心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道了晚安的秦越躺在床上的時候還在笑。

    微信又響了起來,練鋒轉了72元過來。

    “辛苦啦,秦越,今天我弟說你體能超好,進步也很大,明天繼續,我看好你。”

    “呵呵,是的哈,我自己都感覺步伐快了不少,你弟比我強太多了,向他學習。”秦越謙虛著,其實心里在想明天怎麼能更進一層呢。

    “嗯,慢慢來,我發現你的領悟很快,多看高手的錄像,在里面也可以學到很多。”練鋒鼓勵著秦越。

    其實練鋒是有點吃驚的,秦越不到一個月的學習,即使天天練,現在的水平看來也算很不錯的了。

    特別是第一局他是看完了的,秦越明顯單打的經驗非常差,基本沒有很成熟的思路和固定的套路。

    他只是點出了秦越最大的問題——站位和跑位,一晚上,秦越就很堅決的在執行,而且越來越好。

    听弟弟說,自己後來體能下降的厲害,再打下去還很難說呢。

    秦越小心的把腳上打起的泡剪了,用碘酒消了毒,想著今天的單打強度還是有些大,該找個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對了,明天問劉伯通,他肯定有經驗。

    (本章完)

    富翁成功的納了妾。

    “這個小妾也給他生了幾個大胖小子,什麼都不干就衣食無憂的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是不是奧,我看你們男人都想著三妻四妾吧,啥辦法都想出來了。”艾雯薇開心的笑著,“老實交代,你家的鐵飯碗是哪個想納妾的?”

    開心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道了晚安的秦越躺在床上的時候還在笑。

    微信又響了起來,練鋒轉了72元過來。

    “辛苦啦,秦越,今天我弟說你體能超好,進步也很大,明天繼續,我看好你。”

    “呵呵,是的哈,我自己都感覺步伐快了不少,你弟比我強太多了,向他學習。”秦越謙虛著,其實心里在想明天怎麼能更進一層呢。

    “嗯,慢慢來,我發現你的領悟很快,多看高手的錄像,在里面也可以學到很多。”練鋒鼓勵著秦越。

    其實練鋒是有點吃驚的,秦越不到一個月的學習,即使天天練,現在的水平看來也算很不錯的了。

    特別是第一局他是看完了的,秦越明顯單打的經驗非常差,基本沒有很成熟的思路和固定的套路。

    他只是點出了秦越最大的問題——站位和跑位,一晚上,秦越就很堅決的在執行,而且越來越好。

    听弟弟說,自己後來體能下降的厲害,再打下去還很難說呢。

    秦越小心的把腳上打起的泡剪了,用碘酒消了毒,想著今天的單打強度還是有些大,該找個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對了,明天問劉伯通,他肯定有經驗。

    (本章完)

    富翁成功的納了妾。

    “這個小妾也給他生了幾個大胖小子,什麼都不干就衣食無憂的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是不是奧,我看你們男人都想著三妻四妾吧,啥辦法都想出來了。”艾雯薇開心的笑著,“老實交代,你家的鐵飯碗是哪個想納妾的?”

    開心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道了晚安的秦越躺在床上的時候還在笑。

    微信又響了起來,練鋒轉了72元過來。

    “辛苦啦,秦越,今天我弟說你體能超好,進步也很大,明天繼續,我看好你。”

    “呵呵,是的哈,我自己都感覺步伐快了不少,你弟比我強太多了,向他學習。”秦越謙虛著,其實心里在想明天怎麼能更進一層呢。

    “嗯,慢慢來,我發現你的領悟很快,多看高手的錄像,在里面也可以學到很多。”練鋒鼓勵著秦越。

    其實練鋒是有點吃驚的,秦越不到一個月的學習,即使天天練,現在的水平看來也算很不錯的了。

    特別是第一局他是看完了的,秦越明顯單打的經驗非常差,基本沒有很成熟的思路和固定的套路。

    他只是點出了秦越最大的問題——站位和跑位,一晚上,秦越就很堅決的在執行,而且越來越好。

    听弟弟說,自己後來體能下降的厲害,再打下去還很難說呢。

    秦越小心的把腳上打起的泡剪了,用碘酒消了毒,想著今天的單打強度還是有些大,該找個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對了,明天問劉伯通,他肯定有經驗。

    (本章完)

    富翁成功的納了妾。

    “這個小妾也給他生了幾個大胖小子,什麼都不干就衣食無憂的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是不是奧,我看你們男人都想著三妻四妾吧,啥辦法都想出來了。”艾雯薇開心的笑著,“老實交代,你家的鐵飯碗是哪個想納妾的?”

    開心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道了晚安的秦越躺在床上的時候還在笑。

    微信又響了起來,練鋒轉了72元過來。

    “辛苦啦,秦越,今天我弟說你體能超好,進步也很大,明天繼續,我看好你。”

    “呵呵,是的哈,我自己都感覺步伐快了不少,你弟比我強太多了,向他學習。”秦越謙虛著,其實心里在想明天怎麼能更進一層呢。

    “嗯,慢慢來,我發現你的領悟很快,多看高手的錄像,在里面也可以學到很多。”練鋒鼓勵著秦越。

    其實練鋒是有點吃驚的,秦越不到一個月的學習,即使天天練,現在的水平看來也算很不錯的了。

    特別是第一局他是看完了的,秦越明顯單打的經驗非常差,基本沒有很成熟的思路和固定的套路。

    他只是點出了秦越最大的問題——站位和跑位,一晚上,秦越就很堅決的在執行,而且越來越好。

    听弟弟說,自己後來體能下降的厲害,再打下去還很難說呢。

    秦越小心的把腳上打起的泡剪了,用碘酒消了毒,想著今天的單打強度還是有些大,該找個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對了,明天問劉伯通,他肯定有經驗。

    (本章完)

    富翁成功的納了妾。

    “這個小妾也給他生了幾個大胖小子,什麼都不干就衣食無憂的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是不是奧,我看你們男人都想著三妻四妾吧,啥辦法都想出來了。”艾雯薇開心的笑著,“老實交代,你家的鐵飯碗是哪個想納妾的?”

    開心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道了晚安的秦越躺在床上的時候還在笑。

    微信又響了起來,練鋒轉了72元過來。

    “辛苦啦,秦越,今天我弟說你體能超好,進步也很大,明天繼續,我看好你。”

    “呵呵,是的哈,我自己都感覺步伐快了不少,你弟比我強太多了,向他學習。”秦越謙虛著,其實心里在想明天怎麼能更進一層呢。

    “嗯,慢慢來,我發現你的領悟很快,多看高手的錄像,在里面也可以學到很多。”練鋒鼓勵著秦越。

    其實練鋒是有點吃驚的,秦越不到一個月的學習,即使天天練,現在的水平看來也算很不錯的了。

    特別是第一局他是看完了的,秦越明顯單打的經驗非常差,基本沒有很成熟的思路和固定的套路。

    他只是點出了秦越最大的問題——站位和跑位,一晚上,秦越就很堅決的在執行,而且越來越好。

    听弟弟說,自己後來體能下降的厲害,再打下去還很難說呢。

    秦越小心的把腳上打起的泡剪了,用碘酒消了毒,想著今天的單打強度還是有些大,該找個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對了,明天問劉伯通,他肯定有經驗。

    (本章完)

    富翁成功的納了妾。

    “這個小妾也給他生了幾個大胖小子,什麼都不干就衣食無憂的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是不是奧,我看你們男人都想著三妻四妾吧,啥辦法都想出來了。”艾雯薇開心的笑著,“老實交代,你家的鐵飯碗是哪個想納妾的?”

    開心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道了晚安的秦越躺在床上的時候還在笑。

    微信又響了起來,練鋒轉了72元過來。

    “辛苦啦,秦越,今天我弟說你體能超好,進步也很大,明天繼續,我看好你。”

    “呵呵,是的哈,我自己都感覺步伐快了不少,你弟比我強太多了,向他學習。”秦越謙虛著,其實心里在想明天怎麼能更進一層呢。

    “嗯,慢慢來,我發現你的領悟很快,多看高手的錄像,在里面也可以學到很多。”練鋒鼓勵著秦越。

    其實練鋒是有點吃驚的,秦越不到一個月的學習,即使天天練,現在的水平看來也算很不錯的了。

    特別是第一局他是看完了的,秦越明顯單打的經驗非常差,基本沒有很成熟的思路和固定的套路。

    他只是點出了秦越最大的問題——站位和跑位,一晚上,秦越就很堅決的在執行,而且越來越好。

    听弟弟說,自己後來體能下降的厲害,再打下去還很難說呢。

    秦越小心的把腳上打起的泡剪了,用碘酒消了毒,想著今天的單打強度還是有些大,該找個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對了,明天問劉伯通,他肯定有經驗。

    (本章完)

    富翁成功的納了妾。

    “這個小妾也給他生了幾個大胖小子,什麼都不干就衣食無憂的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是不是奧,我看你們男人都想著三妻四妾吧,啥辦法都想出來了。”艾雯薇開心的笑著,“老實交代,你家的鐵飯碗是哪個想納妾的?”

    開心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道了晚安的秦越躺在床上的時候還在笑。

    微信又響了起來,練鋒轉了72元過來。

    “辛苦啦,秦越,今天我弟說你體能超好,進步也很大,明天繼續,我看好你。”

    “呵呵,是的哈,我自己都感覺步伐快了不少,你弟比我強太多了,向他學習。”秦越謙虛著,其實心里在想明天怎麼能更進一層呢。

    “嗯,慢慢來,我發現你的領悟很快,多看高手的錄像,在里面也可以學到很多。”練鋒鼓勵著秦越。

    其實練鋒是有點吃驚的,秦越不到一個月的學習,即使天天練,現在的水平看來也算很不錯的了。

    特別是第一局他是看完了的,秦越明顯單打的經驗非常差,基本沒有很成熟的思路和固定的套路。

    他只是點出了秦越最大的問題——站位和跑位,一晚上,秦越就很堅決的在執行,而且越來越好。

    听弟弟說,自己後來體能下降的厲害,再打下去還很難說呢。

    秦越小心的把腳上打起的泡剪了,用碘酒消了毒,想著今天的單打強度還是有些大,該找個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對了,明天問劉伯通,他肯定有經驗。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