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不是我不明白,是這世界變化快

    “這個沒關系,隨著鍛煉,腳上那個最容易摩擦出泡的位置會慢慢長出繭子,就不會起泡了。”劉伯通的方法是硬抗。“還有個方法我用過,就是在起泡的那個位置貼幾個創可貼,可以緩解摩擦。

    球襪要穿很厚的那種,因為你現在的腳還沒有繭子。

    “剪了泡一定要消毒,這塊皮膚長得很快,不用怕。”

    “好的。”秦越拉伸著身體,感到腳上的泡也不像睡覺的時候那麼疼了。

    “我們今天學習發球,然後進行前後場步伐練習。”

    “發球還要學嗎?不是經常發就好了。”秦越很好奇。

    “如果掌握不到要領,你發的再多都是錯的,很容易在第一板開始就處于被動了。”劉伯通看到秦越有點不相信的樣子,就站在了網前,指揮秦越到網子的另外一邊的發球區,“來吧,發5個小球,我回了後你接一下看。”

    秦越第一個球就高了,劉伯通的手很快,輕輕一壓,球就打在秦越的身邊地上。

    第二個球,秦越向下壓了一點,發球沒過網。

    第三個球,秦越往邊上瞄了一下,發了個遠邊球,劉伯通輕輕一擋,球順勢落在了邊線。秦越望塵莫及。

    第四個球,球發到了劉伯通的正手,直接一擋,球直飛秦越的身上,太快,打到身上落了下來。

    第五個球,秦越手哆嗦起來,又完美的下網。

    劉伯通露出了熟悉的微笑,還治不了你了。

    發球貌似簡單,其實也是一門復雜的學問,雙打和單打的站位,都會有一些區別。

    雙打站位發球更接近T型區,而單打站位要遠一些。

    發球手不能過腰,也不能過手。

    “球要發到靠中線的位置,看起來對手很好接,但是他只有往兩邊或後場打,你就有充分的時間去跑動。

    如果你發的網前球很短,剛好T型區結合部,對手可能會放小球,所以你也要做好接小球的準備。

    “根據發力的姿勢和角度,發球分成高遠球、平高球、平射球、網前球。”

    劉伯通把每種發球的動作要領和分解講了一遍。

    然後讓秦越操作,指出了其中有問題的地方。

    前後

    場步伐的練習,劉伯通看到了秦越步伐的巨大進步,指出了他在餃接中生硬的轉換如何改進,半個小時的訓練秦越沒累,劉伯通叫了停。

    “嗯,步伐有很大提高,你的進步完全打消了我對你是天才的懷疑了。”劉伯通沒有吝嗇自己的贊美之言。“動作標準是你提高的最關鍵基礎,要知道,在全國的教練中,我不敢說教出來的動作最標準,但是我說第二,沒哪個敢說第一的。

    “你知道我年青時候的外號叫什麼嗎?教科書。”

    “就是,每個人都夸我的動作標準呢。”秦越點頭附和著。

    “動作標準的好處就是容易產生一致性,會讓你的每一個動作之間的餃接更流暢,更節省體力,要知道,高手對決,羽毛球對耐力的要求非常高。”劉伯通認真的解釋著,秦越的領悟力讓他非常高興,舉一反三的弟子太省心了。

    對秦越兼職穿線的工作,劉伯通沒有反對,“這挺好的,穿線可以讓你的手指變得更靈活,增加穩定性。

    在我們平常的生活中,很多動作都是相輔相成的。

    我有個當廚師的弟子,他就在平時的炒菜中融入了腕力的訓練,現在不光羽毛球打的不錯,還用羽毛球的步伐和花式動作創造了一套炒菜表演術。

    “有些人是為了看他特別酷炫的炒菜技術而去吃飯的,據說都要預約才行,現在老板工資給他翻了一倍了。”

    “那麼神奇呀。”秦越陶醉在給艾雯薇表演這套羽毛球炒菜法的幻想中,不禁笑了起來。

    “真搞不懂你們現在的年青人,我這個緊追潮流的都有點落伍了。”明騷的劉伯通感嘆著時代變化太快,悶騷和明騷都已經走在了尷尬的邊緣。

    大容元的味道,還是那麼的充滿誘惑。

    坐在陶元的旁邊,秦越有種想笑的沖動。

    “能不能叫你陸小鳳呢?”秦越忍不住調侃道。

    “你咋知道我的外號的?”陶元很吃驚,要知道古龍的小說里,他最喜歡的就是這個人物,所以就連4根眉毛都有模仿的嫌疑。

    哎,這個世界變化真快,秦越也發出劉伯通的感嘆。

    個性化成了很多人的專用LOGO,沒有點與眾不同,你就一定與眾不同。

    今天點的菜里有那

    道傳奇的砂鍋三角峰。

    三角峰學名叫做光澤黃顙魚,和黃辣丁這種魚很像,野生居多。

    秦越知道,野生的食材,本身就是美食里最為稀缺的資源,不夸張的說,佔據了菜味道80%的份量都不過分。

    小時候有次秦越陪老爸去金沙江釣魚。

    老爸說著他剛來到這個才建立不久的城市時候,金沙江邊的魚可以用網子直接撈,多到看到人來一點都不害怕。

    那天,兩個人一天卻只釣了5條很小的黃辣丁,回來後發現只能勉強燒個魚湯。

    放了一點鹽和雞精的魚湯,魚肉鮮美的連刺都抿了又抿,一家人恨不得把鍋都吃進去,那種濃郁的香味到現在回味起還仿佛就在昨天。

    陶元也是一個吃貨,和秦越一樣,是研究性人才。

    此刻,他就對著砂鍋三角峰,侃侃而談︰“食材的稟賦,猶如美人的長成,遺傳的因素和環境的造就,缺一不可。

    飼養的魚類,因為生長周期的短暫,只長出了肥美的外形,里面的肉質,卻不夠嫩滑和緊實。

    “就好像一個整過容的美女,有好看的容顏,但是細觀,神態不夠風韻,肌膚不夠緊致,形色不夠自然。”

    秦越拈著魚肉,品嘗著入口即化的鮮香,看著眼前比他還能忽悠的美食達人,舉起了茶杯,“來,喝一杯。”

    得知秦越下午還要訓練,不喝酒,陶元很失落,也對秦越的自制力欽佩不已。

    “來,為了這個變化的世界,干。”

    (本章完)

    三角峰學名叫做光澤黃顙魚,和黃辣丁這種魚很像,野生居多。

    秦越知道,野生的食材,本身就是美食里最為稀缺的資源,不夸張的說,佔據了菜味道80%的份量都不過分。

    小時候有次秦越陪老爸去金沙江釣魚。

    老爸說著他剛來到這個才建立不久的城市時候,金沙江邊的魚可以用網子直接撈,多到看到人來一點都不害怕。

    那天,兩個人一天卻只釣了5條很小的黃辣丁,回來後發現只能勉強燒個魚湯。

    放了一點鹽和雞精的魚湯,魚肉鮮美的連刺都抿了又抿,一家人恨不得把鍋都吃進去,那種濃郁的香味到現在回味起還仿佛就在昨天。

    陶元也是一個吃貨,和秦越一樣,是研究性人才。

    此刻,他就對著砂鍋三角峰,侃侃而談︰“食材的稟賦,猶如美人的長成,遺傳的因素和環境的造就,缺一不可。

    飼養的魚類,因為生長周期的短暫,只長出了肥美的外形,里面的肉質,卻不夠嫩滑和緊實。

    “就好像一個整過容的美女,有好看的容顏,但是細觀,神態不夠風韻,肌膚不夠緊致,形色不夠自然。”

    秦越拈著魚肉,品嘗著入口即化的鮮香,看著眼前比他還能忽悠的美食達人,舉起了茶杯,“來,喝一杯。”

    得知秦越下午還要訓練,不喝酒,陶元很失落,也對秦越的自制力欽佩不已。

    “來,為了這個變化的世界,干。”

    (本章完)

    三角峰學名叫做光澤黃顙魚,和黃辣丁這種魚很像,野生居多。

    秦越知道,野生的食材,本身就是美食里最為稀缺的資源,不夸張的說,佔據了菜味道80%的份量都不過分。

    小時候有次秦越陪老爸去金沙江釣魚。

    老爸說著他剛來到這個才建立不久的城市時候,金沙江邊的魚可以用網子直接撈,多到看到人來一點都不害怕。

    那天,兩個人一天卻只釣了5條很小的黃辣丁,回來後發現只能勉強燒個魚湯。

    放了一點鹽和雞精的魚湯,魚肉鮮美的連刺都抿了又抿,一家人恨不得把鍋都吃進去,那種濃郁的香味到現在回味起還仿佛就在昨天。

    陶元也是一個吃貨,和秦越一樣,是研究性人才。

    此刻,他就對著砂鍋三角峰,侃侃而談︰“食材的稟賦,猶如美人的長成,遺傳的因素和環境的造就,缺一不可。

    飼養的魚類,因為生長周期的短暫,只長出了肥美的外形,里面的肉質,卻不夠嫩滑和緊實。

    “就好像一個整過容的美女,有好看的容顏,但是細觀,神態不夠風韻,肌膚不夠緊致,形色不夠自然。”

    秦越拈著魚肉,品嘗著入口即化的鮮香,看著眼前比他還能忽悠的美食達人,舉起了茶杯,“來,喝一杯。”

    得知秦越下午還要訓練,不喝酒,陶元很失落,也對秦越的自制力欽佩不已。

    “來,為了這個變化的世界,干。”

    (本章完)

    三角峰學名叫做光澤黃顙魚,和黃辣丁這種魚很像,野生居多。

    秦越知道,野生的食材,本身就是美食里最為稀缺的資源,不夸張的說,佔據了菜味道80%的份量都不過分。

    小時候有次秦越陪老爸去金沙江釣魚。

    老爸說著他剛來到這個才建立不久的城市時候,金沙江邊的魚可以用網子直接撈,多到看到人來一點都不害怕。

    那天,兩個人一天卻只釣了5條很小的黃辣丁,回來後發現只能勉強燒個魚湯。

    放了一點鹽和雞精的魚湯,魚肉鮮美的連刺都抿了又抿,一家人恨不得把鍋都吃進去,那種濃郁的香味到現在回味起還仿佛就在昨天。

    陶元也是一個吃貨,和秦越一樣,是研究性人才。

    此刻,他就對著砂鍋三角峰,侃侃而談︰“食材的稟賦,猶如美人的長成,遺傳的因素和環境的造就,缺一不可。

    飼養的魚類,因為生長周期的短暫,只長出了肥美的外形,里面的肉質,卻不夠嫩滑和緊實。

    “就好像一個整過容的美女,有好看的容顏,但是細觀,神態不夠風韻,肌膚不夠緊致,形色不夠自然。”

    秦越拈著魚肉,品嘗著入口即化的鮮香,看著眼前比他還能忽悠的美食達人,舉起了茶杯,“來,喝一杯。”

    得知秦越下午還要訓練,不喝酒,陶元很失落,也對秦越的自制力欽佩不已。

    “來,為了這個變化的世界,干。”

    (本章完)

    三角峰學名叫做光澤黃顙魚,和黃辣丁這種魚很像,野生居多。

    秦越知道,野生的食材,本身就是美食里最為稀缺的資源,不夸張的說,佔據了菜味道80%的份量都不過分。

    小時候有次秦越陪老爸去金沙江釣魚。

    老爸說著他剛來到這個才建立不久的城市時候,金沙江邊的魚可以用網子直接撈,多到看到人來一點都不害怕。

    那天,兩個人一天卻只釣了5條很小的黃辣丁,回來後發現只能勉強燒個魚湯。

    放了一點鹽和雞精的魚湯,魚肉鮮美的連刺都抿了又抿,一家人恨不得把鍋都吃進去,那種濃郁的香味到現在回味起還仿佛就在昨天。

    陶元也是一個吃貨,和秦越一樣,是研究性人才。

    此刻,他就對著砂鍋三角峰,侃侃而談︰“食材的稟賦,猶如美人的長成,遺傳的因素和環境的造就,缺一不可。

    飼養的魚類,因為生長周期的短暫,只長出了肥美的外形,里面的肉質,卻不夠嫩滑和緊實。

    “就好像一個整過容的美女,有好看的容顏,但是細觀,神態不夠風韻,肌膚不夠緊致,形色不夠自然。”

    秦越拈著魚肉,品嘗著入口即化的鮮香,看著眼前比他還能忽悠的美食達人,舉起了茶杯,“來,喝一杯。”

    得知秦越下午還要訓練,不喝酒,陶元很失落,也對秦越的自制力欽佩不已。

    “來,為了這個變化的世界,干。”

    (本章完)

    三角峰學名叫做光澤黃顙魚,和黃辣丁這種魚很像,野生居多。

    秦越知道,野生的食材,本身就是美食里最為稀缺的資源,不夸張的說,佔據了菜味道80%的份量都不過分。

    小時候有次秦越陪老爸去金沙江釣魚。

    老爸說著他剛來到這個才建立不久的城市時候,金沙江邊的魚可以用網子直接撈,多到看到人來一點都不害怕。

    那天,兩個人一天卻只釣了5條很小的黃辣丁,回來後發現只能勉強燒個魚湯。

    放了一點鹽和雞精的魚湯,魚肉鮮美的連刺都抿了又抿,一家人恨不得把鍋都吃進去,那種濃郁的香味到現在回味起還仿佛就在昨天。

    陶元也是一個吃貨,和秦越一樣,是研究性人才。

    此刻,他就對著砂鍋三角峰,侃侃而談︰“食材的稟賦,猶如美人的長成,遺傳的因素和環境的造就,缺一不可。

    飼養的魚類,因為生長周期的短暫,只長出了肥美的外形,里面的肉質,卻不夠嫩滑和緊實。

    “就好像一個整過容的美女,有好看的容顏,但是細觀,神態不夠風韻,肌膚不夠緊致,形色不夠自然。”

    秦越拈著魚肉,品嘗著入口即化的鮮香,看著眼前比他還能忽悠的美食達人,舉起了茶杯,“來,喝一杯。”

    得知秦越下午還要訓練,不喝酒,陶元很失落,也對秦越的自制力欽佩不已。

    “來,為了這個變化的世界,干。”

    (本章完)

    三角峰學名叫做光澤黃顙魚,和黃辣丁這種魚很像,野生居多。

    秦越知道,野生的食材,本身就是美食里最為稀缺的資源,不夸張的說,佔據了菜味道80%的份量都不過分。

    小時候有次秦越陪老爸去金沙江釣魚。

    老爸說著他剛來到這個才建立不久的城市時候,金沙江邊的魚可以用網子直接撈,多到看到人來一點都不害怕。

    那天,兩個人一天卻只釣了5條很小的黃辣丁,回來後發現只能勉強燒個魚湯。

    放了一點鹽和雞精的魚湯,魚肉鮮美的連刺都抿了又抿,一家人恨不得把鍋都吃進去,那種濃郁的香味到現在回味起還仿佛就在昨天。

    陶元也是一個吃貨,和秦越一樣,是研究性人才。

    此刻,他就對著砂鍋三角峰,侃侃而談︰“食材的稟賦,猶如美人的長成,遺傳的因素和環境的造就,缺一不可。

    飼養的魚類,因為生長周期的短暫,只長出了肥美的外形,里面的肉質,卻不夠嫩滑和緊實。

    “就好像一個整過容的美女,有好看的容顏,但是細觀,神態不夠風韻,肌膚不夠緊致,形色不夠自然。”

    秦越拈著魚肉,品嘗著入口即化的鮮香,看著眼前比他還能忽悠的美食達人,舉起了茶杯,“來,喝一杯。”

    得知秦越下午還要訓練,不喝酒,陶元很失落,也對秦越的自制力欽佩不已。

    “來,為了這個變化的世界,干。”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