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陶元解藝(一)

    “干杯,”秦越好奇的問,“世界不一直在變化嗎?”

    “世界在變化,但是我們有多少人能夠認識到和把握住呢?”陶元拋出了一個略微有些大而空的話題,“想不想知道我為什麼做自媒體的嗎?”

    秦越點點頭,吃別人的美食,听別人的人生,一直是他最喜歡的。

    主要是自己可以多吃點,講故事的人話多,自然吃的就少些。

    “我的大學,讀的是市場營銷,你知道,這個專業大部分也是被營銷進去的,學不到太多東西。”陶元夾了一塊蒜香排骨,邊啃邊說,“畢業後,家里幫我找了一個在電腦城維修的工作,想學個一技之長。

    干了不到一年,我就辭掉了。

    待遇其實還不錯,就是里面環境太差,很多煙和灰塵,我本來是過敏體質,身上經常發癢,長疹子,沒辦法干了。

    之後一個朋友介紹,去通訊城賣手機,我這個人嘴巴會吹,臉皮夠厚,賣手機提成也高,這個工作還不錯,干了一年多。

    但是有次我把銷售經理得罪了,當時公司收了批翻新機,當做新品銷售,我呢?怕得罪客戶,就一直沒推,經理也找我談過話,我敷衍過去了。

    有次和公司玩的好的哥們喝酒說到這個事,發了通牢騷。

    結果本來要提升組長的時候,我沒有通過,我這個好哥們當上了,他的能力是不如我的,進去的時間也短。

    我沒想通,去問經理,他說公司有提升的標準,一定要有以公司利益位導向的觀念。

    雖然沒有明說,但我想他應該是對我有意見。

    後來公司又調整了職位,我分配的銷售都變成了沒有熱點的一些品牌。

    我覺得應該是那次得罪了他,要不就是哥們出賣了我,反正又沒干了。

    剛好朋友的公司招銷售員,推廣一個電子產品,喊我去做,我想經過手機的銷售,我應該對這個行業算比較熟悉了吧,就信心滿滿的去了。

    結果發現是要拿著東西到處跑,去商場里,家里面,單位里,反正是有人出沒的地方就問別人要不要,當然要費一番口舌,公司還要培訓專門的銷售口語那些。

    結

    果發現人們對這種主動跑上門的銷售並不太感興趣,還有就是公司的產品太垃圾了,有些東西根本沒用,就是弄個包裝,編一堆根本沒用的功能,騙那些中老年人。

    不到一個月我就辭職了。

    之後我又換了幾份工作,做過復印店的打字員,也干過監控公司的安裝工,甚至當過餐館的服務生。

    每次的工作我都想做好,只是都沒有太多激情,做著做著就感到沒有興趣了。

    “直到我去年遇到了兩個好久沒見的朋友,完全改變了我擇業的觀念。”

    “先吃點,別光說。”秦越吃的不好意思,招呼著陶元。

    “沒事,我那麼胖了,本來就要少吃,吹牛才是我最愛的。”陶元拿餐巾紙擦了一把汗,繼續說著,“第一個朋友是我初中同學的哥哥。

    大我六歲,名字叫張雲。

    從小畫畫特別好,還得過省上的繪畫比賽初中組的第一名。

    他的爸爸其實是我們那師範學校的美術老師,應該是有遺傳。

    每次我去他們家玩,張雲都要給我講故事,雲里霧里的不知道是從書本里看的還是自己編的。

    畫畫也是真好,當時他給我畫過一個素描,我拿回家,老媽都說太像了,和相片一樣。

    但是你絕對猜不到,他參加了幾次高考。

    8次,我都上大學二年級了,他還在考,終于考取了。

    現在我總算理解了古代範進中舉的心情了,能夠考那麼多次還在堅持,不知道是什麼心理,反正我是沒辦法理解。

    專業學的是國際商務。

    畢業後,找不到工作,他爸找到自己的一個好朋友那里,讓他去一家影視制作公司當管理助理。

    結果可想而知,他太執著,人際關系不太會處理,上下都得罪了不少人。

    老總又不好開除他,就讓他做會場管理,說的好听叫管理,直白點就是分配一下紙筆文案,管個茶水那些的事情,基本沒啥發展了。

    他呢,心態倒是好,估計是高考練就的,經常在會議前很早就去了,兢兢業業的準備各種事情,實在沒事就用多余的草稿紙,把公司開發布會的文字腳本畫成圖像形式的腳本。

    這純屬閑著蛋疼混時間的舉動。

    一般畫完就丟到垃圾桶了。

    有一次,因為臨時早來了一波人,他忙著接待,畫的東西就忘了丟,被發東西的另外的人夾在一起發給了參加會議的成員。

    一個文案,分成了兩份發給了兩個人,而那次會議,都是各個公司的設計總監來參加的。

    沒想到,會議沒開,這兩個設計總監就找到了參加會議的老總,非要找畫這個腳本的人。

    老總很奇怪,自己並沒有安排圖像腳本的工作呀,拿過來一看。

    這下不得了了,腳本畫的非常專業,而且對文案的詮釋也很到位,更夸張的是有兩個地方還加上了作者自己的創意,就是這個創意讓人拍案叫好。

    老總興奮的把張雲叫來,說這個腳本是公司哪個設計提供的,馬上找來。

    老總心里都想好了,不管是誰,馬上提拔,升為設計副總,這種人才怎麼能讓其他公司的人挖走呢。

    張雲知道這是他畫著玩的,並不是設計師提供的。

    如果說出來又怕老板發現了他工作時間偷懶的事情,要開除他。

    不說呢,設計師來了,也會穿幫。

    他很想撒謊的,但是你知道的,他比較老實。

    就把真相說了出來。

    老板緊握著他的手,說回去就面談。

    張雲提心吊膽了一上午,以為老板要開除他,中間還給自己的父親悲痛的解釋又把事情搞砸了。

    回去後,老板把設計總監喊來,一起和張雲談了一下午,正式的把他提成了總監助理。

    “現在,已經是年薪50萬的成功人士了。”

    陶元狠狠的夾了一塊蔥椒雞,嚼的滿嘴都是土雞的肉香,蔥和花椒對味蕾的雙重攻擊讓口水又 了出來。

    擦擦嘴巴,陶元開始了第二個故事。

    (本章完)

    一個文案,分成了兩份發給了兩個人,而那次會議,都是各個公司的設計總監來參加的。

    沒想到,會議沒開,這兩個設計總監就找到了參加會議的老總,非要找畫這個腳本的人。

    老總很奇怪,自己並沒有安排圖像腳本的工作呀,拿過來一看。

    這下不得了了,腳本畫的非常專業,而且對文案的詮釋也很到位,更夸張的是有兩個地方還加上了作者自己的創意,就是這個創意讓人拍案叫好。

    老總興奮的把張雲叫來,說這個腳本是公司哪個設計提供的,馬上找來。

    老總心里都想好了,不管是誰,馬上提拔,升為設計副總,這種人才怎麼能讓其他公司的人挖走呢。

    張雲知道這是他畫著玩的,並不是設計師提供的。

    如果說出來又怕老板發現了他工作時間偷懶的事情,要開除他。

    不說呢,設計師來了,也會穿幫。

    他很想撒謊的,但是你知道的,他比較老實。

    就把真相說了出來。

    老板緊握著他的手,說回去就面談。

    張雲提心吊膽了一上午,以為老板要開除他,中間還給自己的父親悲痛的解釋又把事情搞砸了。

    回去後,老板把設計總監喊來,一起和張雲談了一下午,正式的把他提成了總監助理。

    “現在,已經是年薪50萬的成功人士了。”

    陶元狠狠的夾了一塊蔥椒雞,嚼的滿嘴都是土雞的肉香,蔥和花椒對味蕾的雙重攻擊讓口水又 了出來。

    擦擦嘴巴,陶元開始了第二個故事。

    (本章完)

    一個文案,分成了兩份發給了兩個人,而那次會議,都是各個公司的設計總監來參加的。

    沒想到,會議沒開,這兩個設計總監就找到了參加會議的老總,非要找畫這個腳本的人。

    老總很奇怪,自己並沒有安排圖像腳本的工作呀,拿過來一看。

    這下不得了了,腳本畫的非常專業,而且對文案的詮釋也很到位,更夸張的是有兩個地方還加上了作者自己的創意,就是這個創意讓人拍案叫好。

    老總興奮的把張雲叫來,說這個腳本是公司哪個設計提供的,馬上找來。

    老總心里都想好了,不管是誰,馬上提拔,升為設計副總,這種人才怎麼能讓其他公司的人挖走呢。

    張雲知道這是他畫著玩的,並不是設計師提供的。

    如果說出來又怕老板發現了他工作時間偷懶的事情,要開除他。

    不說呢,設計師來了,也會穿幫。

    他很想撒謊的,但是你知道的,他比較老實。

    就把真相說了出來。

    老板緊握著他的手,說回去就面談。

    張雲提心吊膽了一上午,以為老板要開除他,中間還給自己的父親悲痛的解釋又把事情搞砸了。

    回去後,老板把設計總監喊來,一起和張雲談了一下午,正式的把他提成了總監助理。

    “現在,已經是年薪50萬的成功人士了。”

    陶元狠狠的夾了一塊蔥椒雞,嚼的滿嘴都是土雞的肉香,蔥和花椒對味蕾的雙重攻擊讓口水又 了出來。

    擦擦嘴巴,陶元開始了第二個故事。

    (本章完)

    一個文案,分成了兩份發給了兩個人,而那次會議,都是各個公司的設計總監來參加的。

    沒想到,會議沒開,這兩個設計總監就找到了參加會議的老總,非要找畫這個腳本的人。

    老總很奇怪,自己並沒有安排圖像腳本的工作呀,拿過來一看。

    這下不得了了,腳本畫的非常專業,而且對文案的詮釋也很到位,更夸張的是有兩個地方還加上了作者自己的創意,就是這個創意讓人拍案叫好。

    老總興奮的把張雲叫來,說這個腳本是公司哪個設計提供的,馬上找來。

    老總心里都想好了,不管是誰,馬上提拔,升為設計副總,這種人才怎麼能讓其他公司的人挖走呢。

    張雲知道這是他畫著玩的,並不是設計師提供的。

    如果說出來又怕老板發現了他工作時間偷懶的事情,要開除他。

    不說呢,設計師來了,也會穿幫。

    他很想撒謊的,但是你知道的,他比較老實。

    就把真相說了出來。

    老板緊握著他的手,說回去就面談。

    張雲提心吊膽了一上午,以為老板要開除他,中間還給自己的父親悲痛的解釋又把事情搞砸了。

    回去後,老板把設計總監喊來,一起和張雲談了一下午,正式的把他提成了總監助理。

    “現在,已經是年薪50萬的成功人士了。”

    陶元狠狠的夾了一塊蔥椒雞,嚼的滿嘴都是土雞的肉香,蔥和花椒對味蕾的雙重攻擊讓口水又 了出來。

    擦擦嘴巴,陶元開始了第二個故事。

    (本章完)

    一個文案,分成了兩份發給了兩個人,而那次會議,都是各個公司的設計總監來參加的。

    沒想到,會議沒開,這兩個設計總監就找到了參加會議的老總,非要找畫這個腳本的人。

    老總很奇怪,自己並沒有安排圖像腳本的工作呀,拿過來一看。

    這下不得了了,腳本畫的非常專業,而且對文案的詮釋也很到位,更夸張的是有兩個地方還加上了作者自己的創意,就是這個創意讓人拍案叫好。

    老總興奮的把張雲叫來,說這個腳本是公司哪個設計提供的,馬上找來。

    老總心里都想好了,不管是誰,馬上提拔,升為設計副總,這種人才怎麼能讓其他公司的人挖走呢。

    張雲知道這是他畫著玩的,並不是設計師提供的。

    如果說出來又怕老板發現了他工作時間偷懶的事情,要開除他。

    不說呢,設計師來了,也會穿幫。

    他很想撒謊的,但是你知道的,他比較老實。

    就把真相說了出來。

    老板緊握著他的手,說回去就面談。

    張雲提心吊膽了一上午,以為老板要開除他,中間還給自己的父親悲痛的解釋又把事情搞砸了。

    回去後,老板把設計總監喊來,一起和張雲談了一下午,正式的把他提成了總監助理。

    “現在,已經是年薪50萬的成功人士了。”

    陶元狠狠的夾了一塊蔥椒雞,嚼的滿嘴都是土雞的肉香,蔥和花椒對味蕾的雙重攻擊讓口水又 了出來。

    擦擦嘴巴,陶元開始了第二個故事。

    (本章完)

    一個文案,分成了兩份發給了兩個人,而那次會議,都是各個公司的設計總監來參加的。

    沒想到,會議沒開,這兩個設計總監就找到了參加會議的老總,非要找畫這個腳本的人。

    老總很奇怪,自己並沒有安排圖像腳本的工作呀,拿過來一看。

    這下不得了了,腳本畫的非常專業,而且對文案的詮釋也很到位,更夸張的是有兩個地方還加上了作者自己的創意,就是這個創意讓人拍案叫好。

    老總興奮的把張雲叫來,說這個腳本是公司哪個設計提供的,馬上找來。

    老總心里都想好了,不管是誰,馬上提拔,升為設計副總,這種人才怎麼能讓其他公司的人挖走呢。

    張雲知道這是他畫著玩的,並不是設計師提供的。

    如果說出來又怕老板發現了他工作時間偷懶的事情,要開除他。

    不說呢,設計師來了,也會穿幫。

    他很想撒謊的,但是你知道的,他比較老實。

    就把真相說了出來。

    老板緊握著他的手,說回去就面談。

    張雲提心吊膽了一上午,以為老板要開除他,中間還給自己的父親悲痛的解釋又把事情搞砸了。

    回去後,老板把設計總監喊來,一起和張雲談了一下午,正式的把他提成了總監助理。

    “現在,已經是年薪50萬的成功人士了。”

    陶元狠狠的夾了一塊蔥椒雞,嚼的滿嘴都是土雞的肉香,蔥和花椒對味蕾的雙重攻擊讓口水又 了出來。

    擦擦嘴巴,陶元開始了第二個故事。

    (本章完)

    一個文案,分成了兩份發給了兩個人,而那次會議,都是各個公司的設計總監來參加的。

    沒想到,會議沒開,這兩個設計總監就找到了參加會議的老總,非要找畫這個腳本的人。

    老總很奇怪,自己並沒有安排圖像腳本的工作呀,拿過來一看。

    這下不得了了,腳本畫的非常專業,而且對文案的詮釋也很到位,更夸張的是有兩個地方還加上了作者自己的創意,就是這個創意讓人拍案叫好。

    老總興奮的把張雲叫來,說這個腳本是公司哪個設計提供的,馬上找來。

    老總心里都想好了,不管是誰,馬上提拔,升為設計副總,這種人才怎麼能讓其他公司的人挖走呢。

    張雲知道這是他畫著玩的,並不是設計師提供的。

    如果說出來又怕老板發現了他工作時間偷懶的事情,要開除他。

    不說呢,設計師來了,也會穿幫。

    他很想撒謊的,但是你知道的,他比較老實。

    就把真相說了出來。

    老板緊握著他的手,說回去就面談。

    張雲提心吊膽了一上午,以為老板要開除他,中間還給自己的父親悲痛的解釋又把事情搞砸了。

    回去後,老板把設計總監喊來,一起和張雲談了一下午,正式的把他提成了總監助理。

    “現在,已經是年薪50萬的成功人士了。”

    陶元狠狠的夾了一塊蔥椒雞,嚼的滿嘴都是土雞的肉香,蔥和花椒對味蕾的雙重攻擊讓口水又 了出來。

    擦擦嘴巴,陶元開始了第二個故事。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