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陶元解藝(二)

    “這個朋友是我弟弟的同學,叫潘龍。

    家里面條件不好,媽媽得了慢性腎病在家里休息,爸爸一個人上班。

    初一,潘龍就沒讀書了,又沒找工作,一天到晚四處游蕩,不是去網吧就是去以前的同學家玩。

    潘龍很胖,13歲的時候就有了160斤,身高才1.5米,所以我們都叫他小胖。

    小胖的嘴巴特別會吹,不光會吹,還特別會哄人,不管是同學也好,還是社會上的人也好,上到80歲爺爺輩的,小到幾歲弟弟輩的,甚至20多歲的小姐姐,30多歲的老哥哥,都能聊得來。

    不光聊得來,每個人還特別喜歡他,可能因為胖胖的特別可愛,嘴巴又甜。

    他很會揣摩人的心理,會說你喜歡听的話,也擅于傾听別人的述說。

    但是我知道,這個潘龍的嘴巴里10句可能最多有3句是真的,大部分都是謊話。

    潘龍最不簡單的就是把假話當真話說,甚至你當面揭穿他的謊話,他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王顧左右而言他,從來不會承認自己說了謊。

    我那時候比他大幾歲,關系也挺好,就憂心忡忡的怕他人生的道路走偏了,跑去跟他爸爸說這個事情。

    他爸爸當然知道自己兒子的問題,但是沒有辦法,因為潘龍從小就是這樣,打都打不過來,據說是被他的奶奶寵壞的。

    後來他們也放棄了,家庭太苦,有時候就沒有太多時間去照顧小孩。

    我也當面勸過潘龍,不要老說謊話,怕他走彎路,以後變成騙子,被抓起來。

    潘龍每次都笑,你看到他笑,也不好多說什麼,就覺得小孩也不容易吧。

    大了後,慢慢就沒聯系了。

    去年的時候我弟弟突然說,潘龍當了一家公司的培訓師,年薪有30萬呢。

    你不知道,那時候我有多驚訝。

    剛好我弟弟找那家公司培訓,我就跟著也去了,見到了潘龍。

    課程完了吃飯的時候,我問潘龍這幾年咋混的那麼好。

    他說有次交了一個女朋友,帶去見家長,潘龍是老習慣不改,對著未來的老丈人天上地下,10句里面沒有兩句是真的。

    老丈人就是這家培訓公司的老總,是個老江湖,話里沒听

    出潘龍的毛病,但是總感覺不踏實。

    就去稍微查了一下潘龍的家庭背景,發現了潘龍的真相。

    “結果你猜咋啦?”陶元賣了個關子,夾了口清蒸石斑魚。

    “不會把女兒嫁給潘龍,讓潘龍管理公司了吧,看起來是這樣的。”秦越猜測著。

    “錯,老總不同意他們兩個的婚事,把證據拿給女兒揭穿了潘龍的謊言。

    但是呢,又聘請潘龍做他公司的培訓師,因為他認為潘龍的能力完全勝任這個職位。

    老總用人的原則是這樣的,一個公司里的員工分為幾種︰第一種是有德有才的,可以做信任,做核心管理,給與股份。

    第二種是有德無才的,可以做重要但對能力要求不高的職位,比如出納。

    第三種是無德有才的,可以用而不能重用。

    第四種是無德無才的,就是只能一用,隨時可能解聘。

    “潘龍呢,得到了這個機會,也很珍惜,畢竟他這麼多年來騙吃騙喝,雖然沒犯過大錯,不過也過的挺苦,有了機會,就好好的去做,工作上越來越優秀,拿到了金牌培訓師的薪金。”

    陶元喝了口水,“我到現在也不知道這個潘龍說出來的故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過這兩個人的發展機遇啟發了我。

    有些人一輩子可能都不見得找到一個好的職業,就好像找不到真正喜歡的老婆一樣。

    因為要生活,或者有惰性,很多人都將就一個職業謀生過一輩子。

    但是現在,世界變化太快了,在你選擇職業的時候,職業也在選擇你,而且更加的自由。

    我就在想,花了8年去考一個不喜歡也用不到專業的張雲,最後還是靠自己的繪畫天賦得到了高薪。

    而一直喜歡說謊話的潘龍,我們不去品論他的人品如何,最後他也是靠自己演講的天賦獲得了成功的機會。

    每個人都想與眾不同,但是大部分人都平平庸庸,如果張雲沒有那個錯誤或者潘龍沒有那次相親經歷,他們是不是也會平平庸庸呢?

    所以我就覺得只有認識到自己所擁有的稟賦,然後利用這個來進行擇業,可能會不一樣吧。

    我想自己的優勢就是會聊天,臉皮厚,天生呢,又有點不喜歡受到約束,自媒體挺適

    合自己的。

    “這一年做下來,酸甜苦辣,還是很喜歡,接下去的就是堅持了。”

    “嗯,我覺得你是對的。”秦越也認為陶元的性格還是適合做這個,想想自己的選擇豈不也是如此嗎?

    “對了,秦越,介紹一下你的傳奇事跡呀。”陶元八卦的說。

    “有啥好介紹的,我就是一個學生,只是愛好運動,現在打算走羽毛球的職業路線。”秦越笑笑。

    “哎呀,這個牛掰,職業運動員都是頂級的了,訓練多久了呢?”

    “不到一個月,現在還在打基礎。”秦越很尷尬,問到時間,確實說不出口。

    “我看好你,真的。”陶元很真誠的說,“你的運動天賦在我遇到的人中是最好的了,而且我覺得你身上有種很獨特的力量。”

    “啥力量呢?我都不知道。”秦越很好奇。

    “自信,冷靜,一種不好表達的氣質,我想想。”陶元斟酌著語句,秦越的氣質很獨特,明明很顯著,形容的時候又不知道哪個詞更貼切。“王者,對,就是那種非常大氣的充滿包容的一種氣質。”

    “呵呵,見過夸人的,沒見過你這麼會夸人的,哥愛听。”秦越很開心,調侃著陶元。

    “是真的,我這個人雖然比較喜歡吹牛,不過看人還是很準。”陶元認真的說,“你做事情很理智,帶著那種可以掌控全局的一種冷靜。

    “不死板,很會變通,在危機關頭反應特別機警,有種以不變應萬變的王者霸氣。”

    “你確定不是王者榮耀打多了嗎?”秦越笑著說。

    “我很少打游戲,”陶元一本正經的說,“對了,秦越,和你商量個事兒唄。”

    (本章完)

    “這一年做下來,酸甜苦辣,還是很喜歡,接下去的就是堅持了。”

    “嗯,我覺得你是對的。”秦越也認為陶元的性格還是適合做這個,想想自己的選擇豈不也是如此嗎?

    “對了,秦越,介紹一下你的傳奇事跡呀。”陶元八卦的說。

    “有啥好介紹的,我就是一個學生,只是愛好運動,現在打算走羽毛球的職業路線。”秦越笑笑。

    “哎呀,這個牛掰,職業運動員都是頂級的了,訓練多久了呢?”

    “不到一個月,現在還在打基礎。”秦越很尷尬,問到時間,確實說不出口。

    “我看好你,真的。”陶元很真誠的說,“你的運動天賦在我遇到的人中是最好的了,而且我覺得你身上有種很獨特的力量。”

    “啥力量呢?我都不知道。”秦越很好奇。

    “自信,冷靜,一種不好表達的氣質,我想想。”陶元斟酌著語句,秦越的氣質很獨特,明明很顯著,形容的時候又不知道哪個詞更貼切。“王者,對,就是那種非常大氣的充滿包容的一種氣質。”

    “呵呵,見過夸人的,沒見過你這麼會夸人的,哥愛听。”秦越很開心,調侃著陶元。

    “是真的,我這個人雖然比較喜歡吹牛,不過看人還是很準。”陶元認真的說,“你做事情很理智,帶著那種可以掌控全局的一種冷靜。

    “不死板,很會變通,在危機關頭反應特別機警,有種以不變應萬變的王者霸氣。”

    “你確定不是王者榮耀打多了嗎?”秦越笑著說。

    “我很少打游戲,”陶元一本正經的說,“對了,秦越,和你商量個事兒唄。”

    (本章完)

    “這一年做下來,酸甜苦辣,還是很喜歡,接下去的就是堅持了。”

    “嗯,我覺得你是對的。”秦越也認為陶元的性格還是適合做這個,想想自己的選擇豈不也是如此嗎?

    “對了,秦越,介紹一下你的傳奇事跡呀。”陶元八卦的說。

    “有啥好介紹的,我就是一個學生,只是愛好運動,現在打算走羽毛球的職業路線。”秦越笑笑。

    “哎呀,這個牛掰,職業運動員都是頂級的了,訓練多久了呢?”

    “不到一個月,現在還在打基礎。”秦越很尷尬,問到時間,確實說不出口。

    “我看好你,真的。”陶元很真誠的說,“你的運動天賦在我遇到的人中是最好的了,而且我覺得你身上有種很獨特的力量。”

    “啥力量呢?我都不知道。”秦越很好奇。

    “自信,冷靜,一種不好表達的氣質,我想想。”陶元斟酌著語句,秦越的氣質很獨特,明明很顯著,形容的時候又不知道哪個詞更貼切。“王者,對,就是那種非常大氣的充滿包容的一種氣質。”

    “呵呵,見過夸人的,沒見過你這麼會夸人的,哥愛听。”秦越很開心,調侃著陶元。

    “是真的,我這個人雖然比較喜歡吹牛,不過看人還是很準。”陶元認真的說,“你做事情很理智,帶著那種可以掌控全局的一種冷靜。

    “不死板,很會變通,在危機關頭反應特別機警,有種以不變應萬變的王者霸氣。”

    “你確定不是王者榮耀打多了嗎?”秦越笑著說。

    “我很少打游戲,”陶元一本正經的說,“對了,秦越,和你商量個事兒唄。”

    (本章完)

    “這一年做下來,酸甜苦辣,還是很喜歡,接下去的就是堅持了。”

    “嗯,我覺得你是對的。”秦越也認為陶元的性格還是適合做這個,想想自己的選擇豈不也是如此嗎?

    “對了,秦越,介紹一下你的傳奇事跡呀。”陶元八卦的說。

    “有啥好介紹的,我就是一個學生,只是愛好運動,現在打算走羽毛球的職業路線。”秦越笑笑。

    “哎呀,這個牛掰,職業運動員都是頂級的了,訓練多久了呢?”

    “不到一個月,現在還在打基礎。”秦越很尷尬,問到時間,確實說不出口。

    “我看好你,真的。”陶元很真誠的說,“你的運動天賦在我遇到的人中是最好的了,而且我覺得你身上有種很獨特的力量。”

    “啥力量呢?我都不知道。”秦越很好奇。

    “自信,冷靜,一種不好表達的氣質,我想想。”陶元斟酌著語句,秦越的氣質很獨特,明明很顯著,形容的時候又不知道哪個詞更貼切。“王者,對,就是那種非常大氣的充滿包容的一種氣質。”

    “呵呵,見過夸人的,沒見過你這麼會夸人的,哥愛听。”秦越很開心,調侃著陶元。

    “是真的,我這個人雖然比較喜歡吹牛,不過看人還是很準。”陶元認真的說,“你做事情很理智,帶著那種可以掌控全局的一種冷靜。

    “不死板,很會變通,在危機關頭反應特別機警,有種以不變應萬變的王者霸氣。”

    “你確定不是王者榮耀打多了嗎?”秦越笑著說。

    “我很少打游戲,”陶元一本正經的說,“對了,秦越,和你商量個事兒唄。”

    (本章完)

    “這一年做下來,酸甜苦辣,還是很喜歡,接下去的就是堅持了。”

    “嗯,我覺得你是對的。”秦越也認為陶元的性格還是適合做這個,想想自己的選擇豈不也是如此嗎?

    “對了,秦越,介紹一下你的傳奇事跡呀。”陶元八卦的說。

    “有啥好介紹的,我就是一個學生,只是愛好運動,現在打算走羽毛球的職業路線。”秦越笑笑。

    “哎呀,這個牛掰,職業運動員都是頂級的了,訓練多久了呢?”

    “不到一個月,現在還在打基礎。”秦越很尷尬,問到時間,確實說不出口。

    “我看好你,真的。”陶元很真誠的說,“你的運動天賦在我遇到的人中是最好的了,而且我覺得你身上有種很獨特的力量。”

    “啥力量呢?我都不知道。”秦越很好奇。

    “自信,冷靜,一種不好表達的氣質,我想想。”陶元斟酌著語句,秦越的氣質很獨特,明明很顯著,形容的時候又不知道哪個詞更貼切。“王者,對,就是那種非常大氣的充滿包容的一種氣質。”

    “呵呵,見過夸人的,沒見過你這麼會夸人的,哥愛听。”秦越很開心,調侃著陶元。

    “是真的,我這個人雖然比較喜歡吹牛,不過看人還是很準。”陶元認真的說,“你做事情很理智,帶著那種可以掌控全局的一種冷靜。

    “不死板,很會變通,在危機關頭反應特別機警,有種以不變應萬變的王者霸氣。”

    “你確定不是王者榮耀打多了嗎?”秦越笑著說。

    “我很少打游戲,”陶元一本正經的說,“對了,秦越,和你商量個事兒唄。”

    (本章完)

    “這一年做下來,酸甜苦辣,還是很喜歡,接下去的就是堅持了。”

    “嗯,我覺得你是對的。”秦越也認為陶元的性格還是適合做這個,想想自己的選擇豈不也是如此嗎?

    “對了,秦越,介紹一下你的傳奇事跡呀。”陶元八卦的說。

    “有啥好介紹的,我就是一個學生,只是愛好運動,現在打算走羽毛球的職業路線。”秦越笑笑。

    “哎呀,這個牛掰,職業運動員都是頂級的了,訓練多久了呢?”

    “不到一個月,現在還在打基礎。”秦越很尷尬,問到時間,確實說不出口。

    “我看好你,真的。”陶元很真誠的說,“你的運動天賦在我遇到的人中是最好的了,而且我覺得你身上有種很獨特的力量。”

    “啥力量呢?我都不知道。”秦越很好奇。

    “自信,冷靜,一種不好表達的氣質,我想想。”陶元斟酌著語句,秦越的氣質很獨特,明明很顯著,形容的時候又不知道哪個詞更貼切。“王者,對,就是那種非常大氣的充滿包容的一種氣質。”

    “呵呵,見過夸人的,沒見過你這麼會夸人的,哥愛听。”秦越很開心,調侃著陶元。

    “是真的,我這個人雖然比較喜歡吹牛,不過看人還是很準。”陶元認真的說,“你做事情很理智,帶著那種可以掌控全局的一種冷靜。

    “不死板,很會變通,在危機關頭反應特別機警,有種以不變應萬變的王者霸氣。”

    “你確定不是王者榮耀打多了嗎?”秦越笑著說。

    “我很少打游戲,”陶元一本正經的說,“對了,秦越,和你商量個事兒唄。”

    (本章完)

    “這一年做下來,酸甜苦辣,還是很喜歡,接下去的就是堅持了。”

    “嗯,我覺得你是對的。”秦越也認為陶元的性格還是適合做這個,想想自己的選擇豈不也是如此嗎?

    “對了,秦越,介紹一下你的傳奇事跡呀。”陶元八卦的說。

    “有啥好介紹的,我就是一個學生,只是愛好運動,現在打算走羽毛球的職業路線。”秦越笑笑。

    “哎呀,這個牛掰,職業運動員都是頂級的了,訓練多久了呢?”

    “不到一個月,現在還在打基礎。”秦越很尷尬,問到時間,確實說不出口。

    “我看好你,真的。”陶元很真誠的說,“你的運動天賦在我遇到的人中是最好的了,而且我覺得你身上有種很獨特的力量。”

    “啥力量呢?我都不知道。”秦越很好奇。

    “自信,冷靜,一種不好表達的氣質,我想想。”陶元斟酌著語句,秦越的氣質很獨特,明明很顯著,形容的時候又不知道哪個詞更貼切。“王者,對,就是那種非常大氣的充滿包容的一種氣質。”

    “呵呵,見過夸人的,沒見過你這麼會夸人的,哥愛听。”秦越很開心,調侃著陶元。

    “是真的,我這個人雖然比較喜歡吹牛,不過看人還是很準。”陶元認真的說,“你做事情很理智,帶著那種可以掌控全局的一種冷靜。

    “不死板,很會變通,在危機關頭反應特別機警,有種以不變應萬變的王者霸氣。”

    “你確定不是王者榮耀打多了嗎?”秦越笑著說。

    “我很少打游戲,”陶元一本正經的說,“對了,秦越,和你商量個事兒唄。”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