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善意的謊言,依然會傷人

    “不會吧,他的左手也那麼帥,這種時候居然還敢換手投?”

    “估計是右手投累了,發不出力了。”說這話的人自己都在搖頭。

    “我賭他左手一個都不會中。”

    似乎為了驗證大師們的預言,第六個球果然跳了幾下,和第一個球一樣,彈了出來。

    秦越的調整很快,繼續用左手投籃,還是修正一點弧度,球在藍框上彈了兩下,滾進了籃網。

    熱烈的掌聲響了起來,雖然這球進的很運氣,但是依然帥氣的左手籃征服了看的懂和看不懂的人,沒有絲毫的遲滯,非常完美。

    就連左手將周文都搖搖頭說道︰“我從沒見過左右手都那麼標準的投籃手,服了。”

    接下去的投籃間隔依然很短,全部空心入網。

    最後的成績是10投8中。

    爆棚的掌聲喝彩聲吸引了更多的人圍觀,籃球系的參賽選手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機械的鼓著章,看來教練這個周末又要加練投籃了。

    “秦越,轉校來我們籃球系吧。”周武調侃著。

    “我就是投籃比較準,以前體育老師都說我有天賦,因為個子長矮了,後來放棄的。”秦越謙虛著找自己個頭的不足,低調,一定要低調。

    陶元樂開了花,甚至連明天的標題都想好了,投籃小王子孤身單挑籃球系,雙拳打倒老師傅。

    籃球系的朱強請教秦越左手投籃也如此精準的秘密。

    秦越搖搖頭,編織著不存在的謊言,“當年女朋友嫌我投籃難看,我就苦練動作,每一個姿勢都力求完美,練著練著走火入魔,做夢都在練投籃,一不小心把左手都練到了帥極了才罷手。”

    一群人都在若有所思的想著︰“女朋友倒是都有,不過要讓她們嫌棄自己投籃難看恐怕不容易,畢竟都是自己的忠實粉絲。”

    謝絕了籃球系的對抗要求,傻子都知道一定要有神秘感,否則像黔驢就不好了。

    回去的路上陶元興奮的說著收獲,不光學到了幾招專業技能,還收集了太多好的素材,“晚上看來要熬通宵了,素材都很好,亮點太多,我要好好的做幾個片子出來。”

    “嗯,標題要取好。

    ”秦越叮囑著

    “那是必須的,哥要把你打造成運動天才,籃球藝術家。”陶元談興很足,和秦越討論著技術細節。

    下了車,陶元依然覺得有些地方還要好好探討一下,說要請秦越吃飯。

    “這頓我來請,有家新開的火鍋不錯,那天我就看到了,正想去吃。”秦越今天非常開心,不止有踢館成功的快樂,還有勞務費1200元可以拿,而且陶元是一個值得深交的好朋友,理應有來有往。

    “好吧,我就不客氣了哈。”陶元開心的拍拍肚皮。

    這家新開的火鍋店叫做“友來有趣”。

    只在晚上開門,生意卻爆好,不到6點,10多張桌子差不多坐滿了食客。

    先點了一份炸酥肉,這道菜一般能看出來店里廚師的功底,做的好的一般其他菜也不會弱。

    果然味道不俗,炸的酥脆可口,帶了點椒鹽風味,陶元贊不絕口。

    牛肉和排骨一下鍋,秦越就領略到了獨特的風味,紅鍋很濃,但是涮出來的食材帶著回甘,這一定是用紅葡萄酒腌制過的,讓食材的麻辣變得柔和更有風味,同時也不會因為過于辛辣而影響食欲。

    肥腸的處理也很新穎,先用味道較淡的五香料鹵過,然後進行涮制,吃起來既嫩,味道又很復合,秦越直接多要了一份,陶元豎著大拇指,“不錯,深知吾心,今晚,不談減肥。”

    吃客的世界如果再加上一些談資,時間就會變得像美味一樣總是不夠。

    秦越招呼著服務員買單,抬起頭,突然發現對面一家中餐館里靠窗的一個背影非常熟悉,那不是小薇嗎?

    再看過去,她的對面是同事馬茜,左手邊的女子不認識,右手邊的男的,等等,那不是江輝煌嗎?

    他們怎麼會在一起吃飯呢?可惡,那個江輝煌,一個老千,怎麼會跟她們在一起呢?

    秦越恨不得跑過去問個清楚,又覺得太過唐突,怕引起艾雯薇的誤會。

    還在付款的時候,就看到對面四人走了出來,進了旁邊的一個茶樓。

    秦越猜到了她們應該是去打麻將,哎,自己的良苦用心還是一場空呀,一個人的愛好,明明都知道不好,卻很難更改,也許,自己還是執著了。

    秦越走在去店子的時候,還在想

    著事情,點開了艾雯薇的微信欄,“小薇,在干啥?”

    10分鐘左右,艾雯薇的微信亮了,“加班。”

    秦越的心里,一陣陣的緊,謊言的本質,也許就是欺騙吧,無論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都有種刺痛人心的力量。

    直到拉線的時候,秦越的腦袋都是懵懵的,練峰關心的問道︰“有沒有事?看你神不守舍的。”

    “奧,沒事,可能吃多了。”秦越解釋著,善意的謊言無處不在,變成真實的一部分,讓人分不清何謂真,何謂假。

    听的人是希望听到真話還是謊言,這也無從考究,也許謊言就是真實的一部分吧。

    工作是最好的良藥,秦越認真的拉著線,6把拍子85分鐘就完成了,他滿意的听著輕擊線床傳來的聲音,練峰又甩了兩把過來,“可以奧,越來越快了,就好像你球技提高一樣,讓我都看不懂了。”

    練錚羨慕的看著秦越拉線,“拉線小神童,請問你是如何提高那麼快的?我就不行,拉的又差,又慢,已經放棄了。”

    “我只是把做夢的時間都用來拉線了。”真話往往披著謊言的外衣,這就是現實的無奈,當巧合或神奇發生的時候,最真實的語言也變得像華麗的謊言。

    “好吧,我信你個鬼,搞快拉,拉完去PK。”練錚經過兩天大強度的和秦越單打後,意外的發現步伐有了不少提高,有點漲球了,今天和社團的二號大神過招時,也得到了對方的肯定,能提高技術,順便折磨一下體能魔王秦越,不亦快哉。

    (本章完)

    10分鐘左右,艾雯薇的微信亮了,“加班。”

    秦越的心里,一陣陣的緊,謊言的本質,也許就是欺騙吧,無論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都有種刺痛人心的力量。

    直到拉線的時候,秦越的腦袋都是懵懵的,練峰關心的問道︰“有沒有事?看你神不守舍的。”

    “奧,沒事,可能吃多了。”秦越解釋著,善意的謊言無處不在,變成真實的一部分,讓人分不清何謂真,何謂假。

    听的人是希望听到真話還是謊言,這也無從考究,也許謊言就是真實的一部分吧。

    工作是最好的良藥,秦越認真的拉著線,6把拍子85分鐘就完成了,他滿意的听著輕擊線床傳來的聲音,練峰又甩了兩把過來,“可以奧,越來越快了,就好像你球技提高一樣,讓我都看不懂了。”

    練錚羨慕的看著秦越拉線,“拉線小神童,請問你是如何提高那麼快的?我就不行,拉的又差,又慢,已經放棄了。”

    “我只是把做夢的時間都用來拉線了。”真話往往披著謊言的外衣,這就是現實的無奈,當巧合或神奇發生的時候,最真實的語言也變得像華麗的謊言。

    “好吧,我信你個鬼,搞快拉,拉完去PK。”練錚經過兩天大強度的和秦越單打後,意外的發現步伐有了不少提高,有點漲球了,今天和社團的二號大神過招時,也得到了對方的肯定,能提高技術,順便折磨一下體能魔王秦越,不亦快哉。

    (本章完)

    10分鐘左右,艾雯薇的微信亮了,“加班。”

    秦越的心里,一陣陣的緊,謊言的本質,也許就是欺騙吧,無論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都有種刺痛人心的力量。

    直到拉線的時候,秦越的腦袋都是懵懵的,練峰關心的問道︰“有沒有事?看你神不守舍的。”

    “奧,沒事,可能吃多了。”秦越解釋著,善意的謊言無處不在,變成真實的一部分,讓人分不清何謂真,何謂假。

    听的人是希望听到真話還是謊言,這也無從考究,也許謊言就是真實的一部分吧。

    工作是最好的良藥,秦越認真的拉著線,6把拍子85分鐘就完成了,他滿意的听著輕擊線床傳來的聲音,練峰又甩了兩把過來,“可以奧,越來越快了,就好像你球技提高一樣,讓我都看不懂了。”

    練錚羨慕的看著秦越拉線,“拉線小神童,請問你是如何提高那麼快的?我就不行,拉的又差,又慢,已經放棄了。”

    “我只是把做夢的時間都用來拉線了。”真話往往披著謊言的外衣,這就是現實的無奈,當巧合或神奇發生的時候,最真實的語言也變得像華麗的謊言。

    “好吧,我信你個鬼,搞快拉,拉完去PK。”練錚經過兩天大強度的和秦越單打後,意外的發現步伐有了不少提高,有點漲球了,今天和社團的二號大神過招時,也得到了對方的肯定,能提高技術,順便折磨一下體能魔王秦越,不亦快哉。

    (本章完)

    10分鐘左右,艾雯薇的微信亮了,“加班。”

    秦越的心里,一陣陣的緊,謊言的本質,也許就是欺騙吧,無論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都有種刺痛人心的力量。

    直到拉線的時候,秦越的腦袋都是懵懵的,練峰關心的問道︰“有沒有事?看你神不守舍的。”

    “奧,沒事,可能吃多了。”秦越解釋著,善意的謊言無處不在,變成真實的一部分,讓人分不清何謂真,何謂假。

    听的人是希望听到真話還是謊言,這也無從考究,也許謊言就是真實的一部分吧。

    工作是最好的良藥,秦越認真的拉著線,6把拍子85分鐘就完成了,他滿意的听著輕擊線床傳來的聲音,練峰又甩了兩把過來,“可以奧,越來越快了,就好像你球技提高一樣,讓我都看不懂了。”

    練錚羨慕的看著秦越拉線,“拉線小神童,請問你是如何提高那麼快的?我就不行,拉的又差,又慢,已經放棄了。”

    “我只是把做夢的時間都用來拉線了。”真話往往披著謊言的外衣,這就是現實的無奈,當巧合或神奇發生的時候,最真實的語言也變得像華麗的謊言。

    “好吧,我信你個鬼,搞快拉,拉完去PK。”練錚經過兩天大強度的和秦越單打後,意外的發現步伐有了不少提高,有點漲球了,今天和社團的二號大神過招時,也得到了對方的肯定,能提高技術,順便折磨一下體能魔王秦越,不亦快哉。

    (本章完)

    10分鐘左右,艾雯薇的微信亮了,“加班。”

    秦越的心里,一陣陣的緊,謊言的本質,也許就是欺騙吧,無論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都有種刺痛人心的力量。

    直到拉線的時候,秦越的腦袋都是懵懵的,練峰關心的問道︰“有沒有事?看你神不守舍的。”

    “奧,沒事,可能吃多了。”秦越解釋著,善意的謊言無處不在,變成真實的一部分,讓人分不清何謂真,何謂假。

    听的人是希望听到真話還是謊言,這也無從考究,也許謊言就是真實的一部分吧。

    工作是最好的良藥,秦越認真的拉著線,6把拍子85分鐘就完成了,他滿意的听著輕擊線床傳來的聲音,練峰又甩了兩把過來,“可以奧,越來越快了,就好像你球技提高一樣,讓我都看不懂了。”

    練錚羨慕的看著秦越拉線,“拉線小神童,請問你是如何提高那麼快的?我就不行,拉的又差,又慢,已經放棄了。”

    “我只是把做夢的時間都用來拉線了。”真話往往披著謊言的外衣,這就是現實的無奈,當巧合或神奇發生的時候,最真實的語言也變得像華麗的謊言。

    “好吧,我信你個鬼,搞快拉,拉完去PK。”練錚經過兩天大強度的和秦越單打後,意外的發現步伐有了不少提高,有點漲球了,今天和社團的二號大神過招時,也得到了對方的肯定,能提高技術,順便折磨一下體能魔王秦越,不亦快哉。

    (本章完)

    10分鐘左右,艾雯薇的微信亮了,“加班。”

    秦越的心里,一陣陣的緊,謊言的本質,也許就是欺騙吧,無論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都有種刺痛人心的力量。

    直到拉線的時候,秦越的腦袋都是懵懵的,練峰關心的問道︰“有沒有事?看你神不守舍的。”

    “奧,沒事,可能吃多了。”秦越解釋著,善意的謊言無處不在,變成真實的一部分,讓人分不清何謂真,何謂假。

    听的人是希望听到真話還是謊言,這也無從考究,也許謊言就是真實的一部分吧。

    工作是最好的良藥,秦越認真的拉著線,6把拍子85分鐘就完成了,他滿意的听著輕擊線床傳來的聲音,練峰又甩了兩把過來,“可以奧,越來越快了,就好像你球技提高一樣,讓我都看不懂了。”

    練錚羨慕的看著秦越拉線,“拉線小神童,請問你是如何提高那麼快的?我就不行,拉的又差,又慢,已經放棄了。”

    “我只是把做夢的時間都用來拉線了。”真話往往披著謊言的外衣,這就是現實的無奈,當巧合或神奇發生的時候,最真實的語言也變得像華麗的謊言。

    “好吧,我信你個鬼,搞快拉,拉完去PK。”練錚經過兩天大強度的和秦越單打後,意外的發現步伐有了不少提高,有點漲球了,今天和社團的二號大神過招時,也得到了對方的肯定,能提高技術,順便折磨一下體能魔王秦越,不亦快哉。

    (本章完)

    10分鐘左右,艾雯薇的微信亮了,“加班。”

    秦越的心里,一陣陣的緊,謊言的本質,也許就是欺騙吧,無論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都有種刺痛人心的力量。

    直到拉線的時候,秦越的腦袋都是懵懵的,練峰關心的問道︰“有沒有事?看你神不守舍的。”

    “奧,沒事,可能吃多了。”秦越解釋著,善意的謊言無處不在,變成真實的一部分,讓人分不清何謂真,何謂假。

    听的人是希望听到真話還是謊言,這也無從考究,也許謊言就是真實的一部分吧。

    工作是最好的良藥,秦越認真的拉著線,6把拍子85分鐘就完成了,他滿意的听著輕擊線床傳來的聲音,練峰又甩了兩把過來,“可以奧,越來越快了,就好像你球技提高一樣,讓我都看不懂了。”

    練錚羨慕的看著秦越拉線,“拉線小神童,請問你是如何提高那麼快的?我就不行,拉的又差,又慢,已經放棄了。”

    “我只是把做夢的時間都用來拉線了。”真話往往披著謊言的外衣,這就是現實的無奈,當巧合或神奇發生的時候,最真實的語言也變得像華麗的謊言。

    “好吧,我信你個鬼,搞快拉,拉完去PK。”練錚經過兩天大強度的和秦越單打後,意外的發現步伐有了不少提高,有點漲球了,今天和社團的二號大神過招時,也得到了對方的肯定,能提高技術,順便折磨一下體能魔王秦越,不亦快哉。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