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七十五章 三兄弟

    陶元頂著一對腫眼泡從樹後鑽了出來,“來的早不如來的巧。秦越你會不會做飯呀,如果哥吃不下瘦了你要負責哈。”

    “去去去,沒你的事兒,減你的肥去。”秦越笑著說。

    “那可不成,看在哥熬了一個通宵,只吃了一頓飯的份上,賞一口飯吧秦大爺。”陶元好奇的打量著白小凡,感覺有些眼熟。

    “忘了介紹,這位是白小凡,我朋友。”秦越給陶元介紹著。

    “我也是秦越朋友,兼鄰居,兼秦越的攝像師。”陶元伸出胖乎乎的手,自我介紹著,“想起來了,你是章魚,怪不得那麼眼熟,我的視頻里也有你。”

    “你好,視頻我看過,拍的挺好的,我也跟到出名了。”白小凡對這個胖胖的男子有些好感,很開朗,和秦越很熟的樣子。

    “那是,新時代的自媒體人就是要那麼自信有才華。”陶元貧著嘴,“你怎麼和秦越認識的?”

    說完就知道多此一問了。

    “我和秦越挺談的來的,過來找他聊聊天。”白小凡解釋著。

    “你們倆個聊哈,我繼續鍛煉,晚上去家里吃飯”秦越站了起來,拿起了跳繩。

    看不出,陶元和白小凡的話題還挺多,不時發出爽朗的笑聲。

    回到家,秦越先把兩本書找了出來,給了白小凡。然後做飯去了。

    陶元看到滿屋子的書,也很有興趣的東翻西翻,看有沒有自己需要的。

    “怪不得秦越的知識那麼豐富,原來喜歡看書。”白小凡心里想著。

    躺在冰箱里的三黃雞本來是秦越補充營養的,現在成了3兄弟祭酒的好材料。

    鹽h雞的香味散發出來的時候,書房里兩個書蟲在饞蟲的帶領下鑽了出來。

    看著秦越熟練的片著草魚,兩個明顯不下廚房的問要做什麼?

    “酸菜魚。”

    “大師的菜,家常的味。”陶元吟誦了一句廣告詞就又跑進了書房,白小凡看了半天沒興趣,也消失了。

    油炸花生米,拍黃瓜,酸菜魚,鹽h雞,小炒肉,秦越開了三瓶冰鎮啤酒。

    “機會難得,我就陪你們喝一瓶哈,你們可以多喝點。”秦越舉起酒杯,“開心健康。”

    “開心,快樂,三個光棍干杯。”陶元高興的叫道。

    “對了,陶元,咋沒見過嫂子呢?”秦越好奇的問。

    “哎,秦越,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呀。”陶元搖搖頭。

    “不好意思,說到你的傷心事了,我自罰一杯。”秦越覺得挺不好意思的。

    “沒啥,今天沒事,哥就擺擺自己的傷心往事吧。”陶元笑著說,“其實我小的時候很招女孩喜歡的。

    初中的時侯,就被稱為婦女主任,那時候我就比較胖,女同學都叫我小胖,因為性格好,她們都喜歡和我玩。

    高中的時候,有個女同學特別喜歡和我說話,不過也都是在學校里,那時候,都覺得很小,可能是一種朦朦朧朧的感覺吧,

    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我談了一個女朋友,人挺好的,既溫柔,又漂亮,家庭條件也不錯。

    我呢,對她也很好,別看我現在嘻嘻哈哈的,但是我這個人非常傳統,對這種事情非常慎重,平時和女孩的交往都很守規矩。

    大三暑期的時候,女孩約我到她家鄉玩,當時我父親生病,要照顧他,就沒有去成。

    大四回來的時候,就發現她對我若即若離了,另外班上的一個男同學和她走的很近,我問她怎麼回事,

    她說暑期的時候我沒有去,而那個男同學去她家那邊旅游,她招待的,後來發現那個男同學更適合她。

    就這樣,我被無情的拋棄了。

    後來我了解到,那個男同學也一直在追這個女孩,而我不知道,我也說不清楚她算不算腳踏兩只船。

    因為這個事情,我是深受打擊。

    上班後,因為工作經常換,也比較忙,沒有太多時間去交朋友。

    隨著年齡的增大,我媽和我姐都給我介紹對象,催著我找朋友。

    有個女孩我非常中意,年齡比我還大兩歲,人長得一般,不是很漂亮,但是非常知性,學歷是研究生。

    和她交往的時候,挺高興的,因為你說什麼她都能給你聊的來,而且脾氣也不錯,我覺得這就是我要的愛情了。

    一次我們和同事一起去個景區旅游,玩的很開心,晚上住宿的時候,房間有點緊張,本來我可以和她混住的,但是我覺得這樣不好,就去一個男同事的房間擠

    著睡的。

    “沒想到,那次旅游後,她也慢慢的對我冷淡下來了,我問她咋回事呢,她說了一句你是個好人,真正的好人。”

    “我想了又想,到現在還沒相通咋回事。”

    “你是個老實人。”白小凡忍不住插了一句。

    “奧,不要誤會哈,”白小凡笑著說,“我表達的意思是陶元是很傳統的一個人。”

    “中國人不都很傳統嗎?”秦越很好奇。

    “在婚姻觀中,中國人普遍都比較傳統,但是現在人的思想觀念在發生改變。

    談戀愛是一個必須要投入感情的事情,當感情到了一定時候,有時候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緒,就會發生肢體的接觸這點你們承認吧。

    觀念很傳統的人會對這種事情非常重視,于是就不會過多投入感情,避免越軌。

    你想想,當你不投入感情的去談戀愛的時候,又怎麼會得到對方的共鳴,對你產生好感呢?

    不可否認,有些女孩是比較現實,但是你想想,有幾個人不需要物質呢?除非你出身豪門,從小衣食無憂,那是少數人的事情,我們不談。

    既然我們都是現實的人,那麼感情也要和這些掛鉤。

    但是我們自己不投入感情的去交往,那一定很難得到對方的青睞的。

    “其實一個很傳統的好人,在感情上是有誤區的,這種激情踫撞的事情,不能太過理性,該追就要大膽些,該說的話就不要藏著掖著,被拒絕也不要太受打擊,跌倒了爬起來再來過。”

    (本章完)

    “沒想到,那次旅游後,她也慢慢的對我冷淡下來了,我問她咋回事呢,她說了一句你是個好人,真正的好人。”

    “我想了又想,到現在還沒相通咋回事。”

    “你是個老實人。”白小凡忍不住插了一句。

    “奧,不要誤會哈,”白小凡笑著說,“我表達的意思是陶元是很傳統的一個人。”

    “中國人不都很傳統嗎?”秦越很好奇。

    “在婚姻觀中,中國人普遍都比較傳統,但是現在人的思想觀念在發生改變。

    談戀愛是一個必須要投入感情的事情,當感情到了一定時候,有時候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緒,就會發生肢體的接觸這點你們承認吧。

    觀念很傳統的人會對這種事情非常重視,于是就不會過多投入感情,避免越軌。

    你想想,當你不投入感情的去談戀愛的時候,又怎麼會得到對方的共鳴,對你產生好感呢?

    不可否認,有些女孩是比較現實,但是你想想,有幾個人不需要物質呢?除非你出身豪門,從小衣食無憂,那是少數人的事情,我們不談。

    既然我們都是現實的人,那麼感情也要和這些掛鉤。

    但是我們自己不投入感情的去交往,那一定很難得到對方的青睞的。

    “其實一個很傳統的好人,在感情上是有誤區的,這種激情踫撞的事情,不能太過理性,該追就要大膽些,該說的話就不要藏著掖著,被拒絕也不要太受打擊,跌倒了爬起來再來過。”

    (本章完)

    “沒想到,那次旅游後,她也慢慢的對我冷淡下來了,我問她咋回事呢,她說了一句你是個好人,真正的好人。”

    “我想了又想,到現在還沒相通咋回事。”

    “你是個老實人。”白小凡忍不住插了一句。

    “奧,不要誤會哈,”白小凡笑著說,“我表達的意思是陶元是很傳統的一個人。”

    “中國人不都很傳統嗎?”秦越很好奇。

    “在婚姻觀中,中國人普遍都比較傳統,但是現在人的思想觀念在發生改變。

    談戀愛是一個必須要投入感情的事情,當感情到了一定時候,有時候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緒,就會發生肢體的接觸這點你們承認吧。

    觀念很傳統的人會對這種事情非常重視,于是就不會過多投入感情,避免越軌。

    你想想,當你不投入感情的去談戀愛的時候,又怎麼會得到對方的共鳴,對你產生好感呢?

    不可否認,有些女孩是比較現實,但是你想想,有幾個人不需要物質呢?除非你出身豪門,從小衣食無憂,那是少數人的事情,我們不談。

    既然我們都是現實的人,那麼感情也要和這些掛鉤。

    但是我們自己不投入感情的去交往,那一定很難得到對方的青睞的。

    “其實一個很傳統的好人,在感情上是有誤區的,這種激情踫撞的事情,不能太過理性,該追就要大膽些,該說的話就不要藏著掖著,被拒絕也不要太受打擊,跌倒了爬起來再來過。”

    (本章完)

    “沒想到,那次旅游後,她也慢慢的對我冷淡下來了,我問她咋回事呢,她說了一句你是個好人,真正的好人。”

    “我想了又想,到現在還沒相通咋回事。”

    “你是個老實人。”白小凡忍不住插了一句。

    “奧,不要誤會哈,”白小凡笑著說,“我表達的意思是陶元是很傳統的一個人。”

    “中國人不都很傳統嗎?”秦越很好奇。

    “在婚姻觀中,中國人普遍都比較傳統,但是現在人的思想觀念在發生改變。

    談戀愛是一個必須要投入感情的事情,當感情到了一定時候,有時候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緒,就會發生肢體的接觸這點你們承認吧。

    觀念很傳統的人會對這種事情非常重視,于是就不會過多投入感情,避免越軌。

    你想想,當你不投入感情的去談戀愛的時候,又怎麼會得到對方的共鳴,對你產生好感呢?

    不可否認,有些女孩是比較現實,但是你想想,有幾個人不需要物質呢?除非你出身豪門,從小衣食無憂,那是少數人的事情,我們不談。

    既然我們都是現實的人,那麼感情也要和這些掛鉤。

    但是我們自己不投入感情的去交往,那一定很難得到對方的青睞的。

    “其實一個很傳統的好人,在感情上是有誤區的,這種激情踫撞的事情,不能太過理性,該追就要大膽些,該說的話就不要藏著掖著,被拒絕也不要太受打擊,跌倒了爬起來再來過。”

    (本章完)

    “沒想到,那次旅游後,她也慢慢的對我冷淡下來了,我問她咋回事呢,她說了一句你是個好人,真正的好人。”

    “我想了又想,到現在還沒相通咋回事。”

    “你是個老實人。”白小凡忍不住插了一句。

    “奧,不要誤會哈,”白小凡笑著說,“我表達的意思是陶元是很傳統的一個人。”

    “中國人不都很傳統嗎?”秦越很好奇。

    “在婚姻觀中,中國人普遍都比較傳統,但是現在人的思想觀念在發生改變。

    談戀愛是一個必須要投入感情的事情,當感情到了一定時候,有時候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緒,就會發生肢體的接觸這點你們承認吧。

    觀念很傳統的人會對這種事情非常重視,于是就不會過多投入感情,避免越軌。

    你想想,當你不投入感情的去談戀愛的時候,又怎麼會得到對方的共鳴,對你產生好感呢?

    不可否認,有些女孩是比較現實,但是你想想,有幾個人不需要物質呢?除非你出身豪門,從小衣食無憂,那是少數人的事情,我們不談。

    既然我們都是現實的人,那麼感情也要和這些掛鉤。

    但是我們自己不投入感情的去交往,那一定很難得到對方的青睞的。

    “其實一個很傳統的好人,在感情上是有誤區的,這種激情踫撞的事情,不能太過理性,該追就要大膽些,該說的話就不要藏著掖著,被拒絕也不要太受打擊,跌倒了爬起來再來過。”

    (本章完)

    “沒想到,那次旅游後,她也慢慢的對我冷淡下來了,我問她咋回事呢,她說了一句你是個好人,真正的好人。”

    “我想了又想,到現在還沒相通咋回事。”

    “你是個老實人。”白小凡忍不住插了一句。

    “奧,不要誤會哈,”白小凡笑著說,“我表達的意思是陶元是很傳統的一個人。”

    “中國人不都很傳統嗎?”秦越很好奇。

    “在婚姻觀中,中國人普遍都比較傳統,但是現在人的思想觀念在發生改變。

    談戀愛是一個必須要投入感情的事情,當感情到了一定時候,有時候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緒,就會發生肢體的接觸這點你們承認吧。

    觀念很傳統的人會對這種事情非常重視,于是就不會過多投入感情,避免越軌。

    你想想,當你不投入感情的去談戀愛的時候,又怎麼會得到對方的共鳴,對你產生好感呢?

    不可否認,有些女孩是比較現實,但是你想想,有幾個人不需要物質呢?除非你出身豪門,從小衣食無憂,那是少數人的事情,我們不談。

    既然我們都是現實的人,那麼感情也要和這些掛鉤。

    但是我們自己不投入感情的去交往,那一定很難得到對方的青睞的。

    “其實一個很傳統的好人,在感情上是有誤區的,這種激情踫撞的事情,不能太過理性,該追就要大膽些,該說的話就不要藏著掖著,被拒絕也不要太受打擊,跌倒了爬起來再來過。”

    (本章完)

    “沒想到,那次旅游後,她也慢慢的對我冷淡下來了,我問她咋回事呢,她說了一句你是個好人,真正的好人。”

    “我想了又想,到現在還沒相通咋回事。”

    “你是個老實人。”白小凡忍不住插了一句。

    “奧,不要誤會哈,”白小凡笑著說,“我表達的意思是陶元是很傳統的一個人。”

    “中國人不都很傳統嗎?”秦越很好奇。

    “在婚姻觀中,中國人普遍都比較傳統,但是現在人的思想觀念在發生改變。

    談戀愛是一個必須要投入感情的事情,當感情到了一定時候,有時候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緒,就會發生肢體的接觸這點你們承認吧。

    觀念很傳統的人會對這種事情非常重視,于是就不會過多投入感情,避免越軌。

    你想想,當你不投入感情的去談戀愛的時候,又怎麼會得到對方的共鳴,對你產生好感呢?

    不可否認,有些女孩是比較現實,但是你想想,有幾個人不需要物質呢?除非你出身豪門,從小衣食無憂,那是少數人的事情,我們不談。

    既然我們都是現實的人,那麼感情也要和這些掛鉤。

    但是我們自己不投入感情的去交往,那一定很難得到對方的青睞的。

    “其實一個很傳統的好人,在感情上是有誤區的,這種激情踫撞的事情,不能太過理性,該追就要大膽些,該說的話就不要藏著掖著,被拒絕也不要太受打擊,跌倒了爬起來再來過。”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