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一場惡戰

    雙方開始了試探球路,都抓住機會互有攻防。

    觀眾也快速的鑒定完畢,秦越並非菜鳥,也非兩星期前的阿斗。

    比分交替來到了10比7,鐘磊領先。

    經過剛才的相持,秦越熟悉了鐘磊的風格,速度快,小球好,喜歡拉吊結合,極少殺球,只有機會很好才會扣殺。

    防守型的球員不好對付,剛好秦越不怕這種,他的體能是優勢,跑的快,拉吊對他的影響會變小。

    秦越加強了攻擊,一有機會就高高躍起重扣,一旦鐘磊的回球質量不高,就連續多板壓制。

    鐘磊明顯沒防備秦越突然的發力,而且他發現秦越的殺球不光力量大,角度還特別的陡,這家伙的彈跳估計比籃球隊的那幾個變態大前鋒也不弱。

    沒有適應秦越的殺球,一連丟了幾分,比分打到了11:11,平局。

    隔壁打排球的大長腿美女替補也跑了幾個過來當啦啦隊,主要這帥哥的彈跳太好了,和校排球隊的兩個猛男主攻手的彈跳高度都差不多了,要知道那兩個可都是兩米的個頭。

    球拍加上彈跳的高度,秦越用完美的起跳和轉身詮釋著羽毛球場上的美。

    呼嘯而下的球拍,擊出完美形變的羽球,霎那劃過球場的飄逸,引來聲聲的尖叫。

    秦越的寬肩細腰比例特別明顯,這種自然生長的倒三角比健美塑造的更有爆發力,充滿了一種可以肆虐球場的破壞力,流露出一種暴力的美。

    韓微微和趙鵬交流著︰“你這個同學是潛力股呀,身體條件特別好,而且基本功扎實,你確定他以前沒打過球嗎?”

    “上次你看到的呀,他的動作那些也不可能故意的,明顯沒練過的嘛,這家伙總不會是交了個女朋友,開竅了吧。”趙鵬東想西想,產生了幻想。

    鐘磊經過一輪的重扣壓制,也緩過勁來,對面的小子跳的太高,殺球的角度也多變,而且還知道時不時來一板輕吊,這簡直就是老鳥中的戰斗機呀。

    盡量給小球,讓秦越得不到更多進攻的機會,鐘磊迅速的調整戰術。

    這招很見效,秦越的小球還在磨合期,搓出來的球明顯偏高,而且翻滾少,角度也

    不夠刁鑽,在一輪小球的較量中,秦越的技術在提高,分數在停滯。

    比分來到了15:12,鐘磊領先。

    秦越發現了問題,馬上改變了戰術,把球挑向後場反手,球很到位,鐘磊要麼吊,要麼高遠打回來,秦越不怕,場上又陷入了膠著。

    分數交替上升,比分來到了19:16,鐘磊還領先三分。

    鐘磊發球,突然發了個後場高遠,秦越沒料到領先的時候居然改變發球模式,準備不及,後退中打了個高遠球,這是最好的應對方法了,因為步伐不到位,強行殺球或吊球,會照成失位,很容易第二板餃接不上,更加被動。

    “冷靜。”趙鵬的耳邊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轉頭一看,是校隊的隊長,單打一號人物高馬超。

    “是的哈,準備不足的球不急著進攻,沒想到這個秦越還有這種心理數質。”趙鵬點著頭表示同意。

    “奧,這個同學是你認識嗎?是我們學校的嗎?”高馬超感興趣的問到。

    “嗯,我同學,一個班的,兩個星期前,他還是一個菜鳥,現在,你看到了,怎麼看都像一只吃想吃老鳥的菜鳥。”

    高馬超更感興趣了,問著秦越具體的情況。

    一番了解,得出了一個共同的結論︰搞不懂。

    場上的鐘磊當然更搞不懂,本來很隱蔽的一記偷襲,卻演化成了一輪持久戰,這個回合已經打了30多拍了,秦越的步伐仍然一點不亂,自己的小球對方就挑到後場。

    自己的高遠對方依然高遠打回來,自己的殺球對方挑到另外一邊,而且又快又穩,差點沒跑到。

    秦越的防守面對缺乏攻擊力的鐘磊沒有漏洞,鐘磊的耳邊好像听到了教練的話,“你的打法如果遇到防守好的,就只有和他拼體能了。”

    秦越的體能,他不知道,自己的體能,他很自信。

    校隊里面,別看他看起來不壯也不高,但是說起耐力,就連田徑隊那幾個馬拉松小王子,也佩服他的體能。

    但是,對面這個秦越,似乎有點像馬拉松國王,居然現在還在跳殺,他,不累嗎?

    還有,中午的兩個饅頭,加一份回鍋肉,看來少了。

    秦越孜孜不倦的跑著,跳著,殺著。

    球也勤勤懇懇的飛著,踫著,轉著。

    一

    記滾網球,鐘磊得到了幸運的一分。

    “可惜了,帥哥馬上就跑死瘦猴了。”大長腿排球美女啦啦隊的評論帶著人身攻擊的偏向。

    “下一拍,猛男肯定贏。“另外一個大長腿補充著。

    “我猜能得兩分,跳的高體力一點問題都沒有。”還好只有三個大長腿,秦越都不知道自己的外號那麼多。

    來到了鐘磊的局點,老老實實的發了一記高遠球,很到位,秦越高高躍起,鐘磊已經做好了接重殺的準備,沒想到球輕輕一吊,飛向網前的邊線。

    鐘磊啟動慢了點,只好把球挑起,質量很差,是一個半高球,秦越一記重殺,下網。

    場外一片嘆息,看來大家都比較支持落後方,這是一種同情弱者的心理。

    秦越舉起球拍,線斷了,怪不得殺球下網。

    趙鵬又遞過自己的一副拍子。

    邊和秦越擊著掌,“可以呀,秦帥,你隱藏的夠深的呀,老實說,打了幾年球?”

    “兩個多星期呀,以前壩壩球不算。”

    “我只想問問,天才中的天才叫什麼?”趙鵬無奈的接受秦越的謊言。

    “有這個可能,你這個同學可能沒練多久,他的有些技術很好,像教科書那麼標準,但是有些技術卻一點沒有,比如反手擋球,殺球這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簡直可怕極了,能在那麼短時間練的這麼好,我們校隊,看來要招財進寶了。”高馬超不愧是校隊單打第一高手,在秦越上場後,細致的和趙鵬分析著。

    (本章完)

    “可惜了,帥哥馬上就跑死瘦猴了。”大長腿排球美女啦啦隊的評論帶著人身攻擊的偏向。

    “下一拍,猛男肯定贏。“另外一個大長腿補充著。

    “我猜能得兩分,跳的高體力一點問題都沒有。”還好只有三個大長腿,秦越都不知道自己的外號那麼多。

    來到了鐘磊的局點,老老實實的發了一記高遠球,很到位,秦越高高躍起,鐘磊已經做好了接重殺的準備,沒想到球輕輕一吊,飛向網前的邊線。

    鐘磊啟動慢了點,只好把球挑起,質量很差,是一個半高球,秦越一記重殺,下網。

    場外一片嘆息,看來大家都比較支持落後方,這是一種同情弱者的心理。

    秦越舉起球拍,線斷了,怪不得殺球下網。

    趙鵬又遞過自己的一副拍子。

    邊和秦越擊著掌,“可以呀,秦帥,你隱藏的夠深的呀,老實說,打了幾年球?”

    “兩個多星期呀,以前壩壩球不算。”

    “我只想問問,天才中的天才叫什麼?”趙鵬無奈的接受秦越的謊言。

    “有這個可能,你這個同學可能沒練多久,他的有些技術很好,像教科書那麼標準,但是有些技術卻一點沒有,比如反手擋球,殺球這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簡直可怕極了,能在那麼短時間練的這麼好,我們校隊,看來要招財進寶了。”高馬超不愧是校隊單打第一高手,在秦越上場後,細致的和趙鵬分析著。

    (本章完)

    “可惜了,帥哥馬上就跑死瘦猴了。”大長腿排球美女啦啦隊的評論帶著人身攻擊的偏向。

    “下一拍,猛男肯定贏。“另外一個大長腿補充著。

    “我猜能得兩分,跳的高體力一點問題都沒有。”還好只有三個大長腿,秦越都不知道自己的外號那麼多。

    來到了鐘磊的局點,老老實實的發了一記高遠球,很到位,秦越高高躍起,鐘磊已經做好了接重殺的準備,沒想到球輕輕一吊,飛向網前的邊線。

    鐘磊啟動慢了點,只好把球挑起,質量很差,是一個半高球,秦越一記重殺,下網。

    場外一片嘆息,看來大家都比較支持落後方,這是一種同情弱者的心理。

    秦越舉起球拍,線斷了,怪不得殺球下網。

    趙鵬又遞過自己的一副拍子。

    邊和秦越擊著掌,“可以呀,秦帥,你隱藏的夠深的呀,老實說,打了幾年球?”

    “兩個多星期呀,以前壩壩球不算。”

    “我只想問問,天才中的天才叫什麼?”趙鵬無奈的接受秦越的謊言。

    “有這個可能,你這個同學可能沒練多久,他的有些技術很好,像教科書那麼標準,但是有些技術卻一點沒有,比如反手擋球,殺球這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簡直可怕極了,能在那麼短時間練的這麼好,我們校隊,看來要招財進寶了。”高馬超不愧是校隊單打第一高手,在秦越上場後,細致的和趙鵬分析著。

    (本章完)

    “可惜了,帥哥馬上就跑死瘦猴了。”大長腿排球美女啦啦隊的評論帶著人身攻擊的偏向。

    “下一拍,猛男肯定贏。“另外一個大長腿補充著。

    “我猜能得兩分,跳的高體力一點問題都沒有。”還好只有三個大長腿,秦越都不知道自己的外號那麼多。

    來到了鐘磊的局點,老老實實的發了一記高遠球,很到位,秦越高高躍起,鐘磊已經做好了接重殺的準備,沒想到球輕輕一吊,飛向網前的邊線。

    鐘磊啟動慢了點,只好把球挑起,質量很差,是一個半高球,秦越一記重殺,下網。

    場外一片嘆息,看來大家都比較支持落後方,這是一種同情弱者的心理。

    秦越舉起球拍,線斷了,怪不得殺球下網。

    趙鵬又遞過自己的一副拍子。

    邊和秦越擊著掌,“可以呀,秦帥,你隱藏的夠深的呀,老實說,打了幾年球?”

    “兩個多星期呀,以前壩壩球不算。”

    “我只想問問,天才中的天才叫什麼?”趙鵬無奈的接受秦越的謊言。

    “有這個可能,你這個同學可能沒練多久,他的有些技術很好,像教科書那麼標準,但是有些技術卻一點沒有,比如反手擋球,殺球這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簡直可怕極了,能在那麼短時間練的這麼好,我們校隊,看來要招財進寶了。”高馬超不愧是校隊單打第一高手,在秦越上場後,細致的和趙鵬分析著。

    (本章完)

    “可惜了,帥哥馬上就跑死瘦猴了。”大長腿排球美女啦啦隊的評論帶著人身攻擊的偏向。

    “下一拍,猛男肯定贏。“另外一個大長腿補充著。

    “我猜能得兩分,跳的高體力一點問題都沒有。”還好只有三個大長腿,秦越都不知道自己的外號那麼多。

    來到了鐘磊的局點,老老實實的發了一記高遠球,很到位,秦越高高躍起,鐘磊已經做好了接重殺的準備,沒想到球輕輕一吊,飛向網前的邊線。

    鐘磊啟動慢了點,只好把球挑起,質量很差,是一個半高球,秦越一記重殺,下網。

    場外一片嘆息,看來大家都比較支持落後方,這是一種同情弱者的心理。

    秦越舉起球拍,線斷了,怪不得殺球下網。

    趙鵬又遞過自己的一副拍子。

    邊和秦越擊著掌,“可以呀,秦帥,你隱藏的夠深的呀,老實說,打了幾年球?”

    “兩個多星期呀,以前壩壩球不算。”

    “我只想問問,天才中的天才叫什麼?”趙鵬無奈的接受秦越的謊言。

    “有這個可能,你這個同學可能沒練多久,他的有些技術很好,像教科書那麼標準,但是有些技術卻一點沒有,比如反手擋球,殺球這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簡直可怕極了,能在那麼短時間練的這麼好,我們校隊,看來要招財進寶了。”高馬超不愧是校隊單打第一高手,在秦越上場後,細致的和趙鵬分析著。

    (本章完)

    “可惜了,帥哥馬上就跑死瘦猴了。”大長腿排球美女啦啦隊的評論帶著人身攻擊的偏向。

    “下一拍,猛男肯定贏。“另外一個大長腿補充著。

    “我猜能得兩分,跳的高體力一點問題都沒有。”還好只有三個大長腿,秦越都不知道自己的外號那麼多。

    來到了鐘磊的局點,老老實實的發了一記高遠球,很到位,秦越高高躍起,鐘磊已經做好了接重殺的準備,沒想到球輕輕一吊,飛向網前的邊線。

    鐘磊啟動慢了點,只好把球挑起,質量很差,是一個半高球,秦越一記重殺,下網。

    場外一片嘆息,看來大家都比較支持落後方,這是一種同情弱者的心理。

    秦越舉起球拍,線斷了,怪不得殺球下網。

    趙鵬又遞過自己的一副拍子。

    邊和秦越擊著掌,“可以呀,秦帥,你隱藏的夠深的呀,老實說,打了幾年球?”

    “兩個多星期呀,以前壩壩球不算。”

    “我只想問問,天才中的天才叫什麼?”趙鵬無奈的接受秦越的謊言。

    “有這個可能,你這個同學可能沒練多久,他的有些技術很好,像教科書那麼標準,但是有些技術卻一點沒有,比如反手擋球,殺球這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簡直可怕極了,能在那麼短時間練的這麼好,我們校隊,看來要招財進寶了。”高馬超不愧是校隊單打第一高手,在秦越上場後,細致的和趙鵬分析著。

    (本章完)

    “可惜了,帥哥馬上就跑死瘦猴了。”大長腿排球美女啦啦隊的評論帶著人身攻擊的偏向。

    “下一拍,猛男肯定贏。“另外一個大長腿補充著。

    “我猜能得兩分,跳的高體力一點問題都沒有。”還好只有三個大長腿,秦越都不知道自己的外號那麼多。

    來到了鐘磊的局點,老老實實的發了一記高遠球,很到位,秦越高高躍起,鐘磊已經做好了接重殺的準備,沒想到球輕輕一吊,飛向網前的邊線。

    鐘磊啟動慢了點,只好把球挑起,質量很差,是一個半高球,秦越一記重殺,下網。

    場外一片嘆息,看來大家都比較支持落後方,這是一種同情弱者的心理。

    秦越舉起球拍,線斷了,怪不得殺球下網。

    趙鵬又遞過自己的一副拍子。

    邊和秦越擊著掌,“可以呀,秦帥,你隱藏的夠深的呀,老實說,打了幾年球?”

    “兩個多星期呀,以前壩壩球不算。”

    “我只想問問,天才中的天才叫什麼?”趙鵬無奈的接受秦越的謊言。

    “有這個可能,你這個同學可能沒練多久,他的有些技術很好,像教科書那麼標準,但是有些技術卻一點沒有,比如反手擋球,殺球這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簡直可怕極了,能在那麼短時間練的這麼好,我們校隊,看來要招財進寶了。”高馬超不愧是校隊單打第一高手,在秦越上場後,細致的和趙鵬分析著。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