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老同事的新消息

    秦越發球,小球的動作,出手的時候手腕發力突然發了個後場高遠。

    有追平的機會,就要求變。

    鐘磊快速的後退,他看出了秦越的意圖,高高躍起,一記滑板,球輕輕落向網前的邊線端。

    秦越看到鐘磊跳起,判斷他要殺球,沒想到一記小球,球下落的很快,連忙啟動,倉促將球跳了起來,半高球。

    鐘磊再起躍起,一記暴扣,把球打在秦越身前的空檔,得分。

    掌聲很熱烈,是給鐘磊勝利的鼓勵,也有對雙方比賽精彩的嘉許。

    秦越搖搖頭,還是不夠專注,關鍵時刻的求變沒有問題,但是意圖明顯,被識破了,經驗很重要呀。

    鐘磊也走到網前和秦越握了一下手,禮貌的道了謝。

    雖然過程很艱苦,但是秦越還是用強悍的防守和跑不死的體能獲得了一份尊重。

    無論交鋒的雙方有何恩怨,江湖中,一定是按江湖人的規矩解決,一言不合,拔刀相戰,恩怨已分,又是惺惺相惜。

    大長腿美女們涌了過來,和秦越擊著掌,嘻嘻哈哈和秦越開著玩笑。

    “帥哥,打得很漂亮,下次一定贏。”

    “有個問題問一下,同樣一日三餐,你為什麼能跳那麼高的。”

    “跳的高猛男,請問你有沒有女朋友。”

    秦越尷尬的紅著臉,一旁的趙鵬來了個英雄救英雄,“秦帥哥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羽毛球隊的和排球隊的經常一起訓練,基本都認識,知道她們喜歡開玩笑。

    “秦越,這是我們羽毛球隊的隊長高馬超,”趙鵬給秦越介紹著。

    高馬超握著秦越的手,“打得不錯,我听趙鵬說你沒學多久?”

    “嗯,兩個多星期,以前打過壩壩球。”秦越再次重復著個人經歷。

    “奧,那進步很快呀,怎麼樣,想不想來我們校隊,我們歡迎你。”高馬超心內暗喜,這個怪胎一定要想辦法拉進來,要知道,練過壩壩球的反而不好教,因為太多不好的習慣動作很難糾正,但是他的動作非常標準,而且身體條件非常好,潛力無限。

    “我考慮一下哈,因為現在跟著一個老教練在學,如果有機會的話

    我會加入的。”秦越沒直接拒絕,學校也有自己的很多優勢,起碼訓練方面有很多資源,還有比賽交流的平台。

    “奧,那好,我們校隊的大門隨時給你敞開的,你好好考慮一下,這樣,我把電話留給你,有需要直接可以聯系我。”高馬超愛才心切,目前的羽毛球隊有點青黃不接,像秦越這種很有潛力的生力軍可以把一個隊伍變得很有競爭力。

    “一定一定,到時候別忘了我哈。”高馬超真誠的邀請,讓秦越很感動。

    高馬超走了後,趙鵬把資料給了秦越,“秦帥,我還是不相信,你真的是這段時間技術提高的嗎,這比做火箭還快呀。”

    “不要羨慕哥,哥只是個傳說。”五個字解決不了的事兒,秦越只好解釋為命運。

    “讓我們這些苦苦鍛煉的人情何以堪呀,我本來還沾沾自喜的覺得是雙打奇才了,跟你比,還好,我覺得轉行雙打是對的了。”趙鵬雖然發著牢騷,還是為秦越高興,“對了,隊長說的你好好考慮,學校的環境和資源挺不錯的。”

    “好的,一定的。”秦越說道,“我現在準備參加一個俱樂部的比賽,等忙完這一波。”

    “奧,那挺好的,對了,我們隊有個3號高手,叫範德寶,暴力型選手,和今天的鐘磊是兩種風格,我和他關系很好,如果你要找對手,我可以幫你約一下。”

    “好呀,那就拜托了。約好了給我說。”秦越很開心,只有和不同打法的人交手,才可以適應不同的風格,增加比賽經驗,還可以學到對方的長處。

    自信心爆棚的他是來者不拒,大量的實戰才是讓自己技術融合的最佳方案。

    回家的路上,意外的收到了趙建波的微信,“哥們,在忙啥?”

    “忙著訓練、打工加踢館。”

    “最近沒打麻將嗎?”劉建波問到。

    “哎呀,現在麻將108張牌是認的我,我不認識它們了。”秦越現在己經做到了張海山能做到的事情,對麻將完全沒有了興趣。

    “不錯呀老大,退出麻壇了。听說沒有,馬濤被打了。”劉建波的消息讓秦越很震驚。

    “咋回事呢?”

    “我也不清楚,還是听他們公司的人講的,好像是在麻將館和那個江輝煌作

    弊,被一個社會上的找人打了。現在又被公司開除了,倒霉的很。說起來,我應該都輸了不少錢給他們呢,是說那段時間好霉……”劉建波血淚控訴著馬濤的罪行,頗有些落井下石的味道。

    秦越當然不會當東郭先生,常在河邊走,焉能不濕鞋。

    “還是羨慕你,什麼時候也教一下我打羽毛球,我也不想打牌了,上班坐完了,還要晚上坐,現在我都有肩周炎了,腰椎也老痛。”劉建波倒著苦水。

    “好的,下次我去俱樂部打的時候喊你嘛,不過你要先買打球的裝備那些才行奧。”秦越答應著。

    “那沒問題,啥時候我先去商場買嘛,對了都要什麼呢?”劉建波問。

    “要不這樣,我現在幫忙的一家店就是做羽毛球裝備的,如果你要買,晚上我帶你去嘛。”

    “好的,那就拜托了,老大。”劉建波開心的說,想當年他也是運動場上的那個最棒的崽兒,上了班就變得佛性了,天天都打坐,是時候重出江湖了。

    “下了班過來吃飯,然後一起過去。我先做飯。”

    “哎呀,就等你這句話了,吃不到你做的菜,反反復復我孤枕難眠呀。”劉建波恨不得順著手機爬過去。

    “想吃就說呀,就多雙筷子的事兒。自帶大嘴巴一個就好了。”

    “必須的,喝飲料還是啤酒,我帶過來。”劉建波問著。

    “都有,啥都不帶。”

    “收到,水果若干。”劉建波耍著貧嘴,飯後的水果還是要準備點的。

    (本章完)

    秦越當然不會當東郭先生,常在河邊走,焉能不濕鞋。

    “還是羨慕你,什麼時候也教一下我打羽毛球,我也不想打牌了,上班坐完了,還要晚上坐,現在我都有肩周炎了,腰椎也老痛。”劉建波倒著苦水。

    “好的,下次我去俱樂部打的時候喊你嘛,不過你要先買打球的裝備那些才行奧。”秦越答應著。

    “那沒問題,啥時候我先去商場買嘛,對了都要什麼呢?”劉建波問。

    “要不這樣,我現在幫忙的一家店就是做羽毛球裝備的,如果你要買,晚上我帶你去嘛。”

    “好的,那就拜托了,老大。”劉建波開心的說,想當年他也是運動場上的那個最棒的崽兒,上了班就變得佛性了,天天都打坐,是時候重出江湖了。

    “下了班過來吃飯,然後一起過去。我先做飯。”

    “哎呀,就等你這句話了,吃不到你做的菜,反反復復我孤枕難眠呀。”劉建波恨不得順著手機爬過去。

    “想吃就說呀,就多雙筷子的事兒。自帶大嘴巴一個就好了。”

    “必須的,喝飲料還是啤酒,我帶過來。”劉建波問著。

    “都有,啥都不帶。”

    “收到,水果若干。”劉建波耍著貧嘴,飯後的水果還是要準備點的。

    (本章完)

    秦越當然不會當東郭先生,常在河邊走,焉能不濕鞋。

    “還是羨慕你,什麼時候也教一下我打羽毛球,我也不想打牌了,上班坐完了,還要晚上坐,現在我都有肩周炎了,腰椎也老痛。”劉建波倒著苦水。

    “好的,下次我去俱樂部打的時候喊你嘛,不過你要先買打球的裝備那些才行奧。”秦越答應著。

    “那沒問題,啥時候我先去商場買嘛,對了都要什麼呢?”劉建波問。

    “要不這樣,我現在幫忙的一家店就是做羽毛球裝備的,如果你要買,晚上我帶你去嘛。”

    “好的,那就拜托了,老大。”劉建波開心的說,想當年他也是運動場上的那個最棒的崽兒,上了班就變得佛性了,天天都打坐,是時候重出江湖了。

    “下了班過來吃飯,然後一起過去。我先做飯。”

    “哎呀,就等你這句話了,吃不到你做的菜,反反復復我孤枕難眠呀。”劉建波恨不得順著手機爬過去。

    “想吃就說呀,就多雙筷子的事兒。自帶大嘴巴一個就好了。”

    “必須的,喝飲料還是啤酒,我帶過來。”劉建波問著。

    “都有,啥都不帶。”

    “收到,水果若干。”劉建波耍著貧嘴,飯後的水果還是要準備點的。

    (本章完)

    秦越當然不會當東郭先生,常在河邊走,焉能不濕鞋。

    “還是羨慕你,什麼時候也教一下我打羽毛球,我也不想打牌了,上班坐完了,還要晚上坐,現在我都有肩周炎了,腰椎也老痛。”劉建波倒著苦水。

    “好的,下次我去俱樂部打的時候喊你嘛,不過你要先買打球的裝備那些才行奧。”秦越答應著。

    “那沒問題,啥時候我先去商場買嘛,對了都要什麼呢?”劉建波問。

    “要不這樣,我現在幫忙的一家店就是做羽毛球裝備的,如果你要買,晚上我帶你去嘛。”

    “好的,那就拜托了,老大。”劉建波開心的說,想當年他也是運動場上的那個最棒的崽兒,上了班就變得佛性了,天天都打坐,是時候重出江湖了。

    “下了班過來吃飯,然後一起過去。我先做飯。”

    “哎呀,就等你這句話了,吃不到你做的菜,反反復復我孤枕難眠呀。”劉建波恨不得順著手機爬過去。

    “想吃就說呀,就多雙筷子的事兒。自帶大嘴巴一個就好了。”

    “必須的,喝飲料還是啤酒,我帶過來。”劉建波問著。

    “都有,啥都不帶。”

    “收到,水果若干。”劉建波耍著貧嘴,飯後的水果還是要準備點的。

    (本章完)

    秦越當然不會當東郭先生,常在河邊走,焉能不濕鞋。

    “還是羨慕你,什麼時候也教一下我打羽毛球,我也不想打牌了,上班坐完了,還要晚上坐,現在我都有肩周炎了,腰椎也老痛。”劉建波倒著苦水。

    “好的,下次我去俱樂部打的時候喊你嘛,不過你要先買打球的裝備那些才行奧。”秦越答應著。

    “那沒問題,啥時候我先去商場買嘛,對了都要什麼呢?”劉建波問。

    “要不這樣,我現在幫忙的一家店就是做羽毛球裝備的,如果你要買,晚上我帶你去嘛。”

    “好的,那就拜托了,老大。”劉建波開心的說,想當年他也是運動場上的那個最棒的崽兒,上了班就變得佛性了,天天都打坐,是時候重出江湖了。

    “下了班過來吃飯,然後一起過去。我先做飯。”

    “哎呀,就等你這句話了,吃不到你做的菜,反反復復我孤枕難眠呀。”劉建波恨不得順著手機爬過去。

    “想吃就說呀,就多雙筷子的事兒。自帶大嘴巴一個就好了。”

    “必須的,喝飲料還是啤酒,我帶過來。”劉建波問著。

    “都有,啥都不帶。”

    “收到,水果若干。”劉建波耍著貧嘴,飯後的水果還是要準備點的。

    (本章完)

    秦越當然不會當東郭先生,常在河邊走,焉能不濕鞋。

    “還是羨慕你,什麼時候也教一下我打羽毛球,我也不想打牌了,上班坐完了,還要晚上坐,現在我都有肩周炎了,腰椎也老痛。”劉建波倒著苦水。

    “好的,下次我去俱樂部打的時候喊你嘛,不過你要先買打球的裝備那些才行奧。”秦越答應著。

    “那沒問題,啥時候我先去商場買嘛,對了都要什麼呢?”劉建波問。

    “要不這樣,我現在幫忙的一家店就是做羽毛球裝備的,如果你要買,晚上我帶你去嘛。”

    “好的,那就拜托了,老大。”劉建波開心的說,想當年他也是運動場上的那個最棒的崽兒,上了班就變得佛性了,天天都打坐,是時候重出江湖了。

    “下了班過來吃飯,然後一起過去。我先做飯。”

    “哎呀,就等你這句話了,吃不到你做的菜,反反復復我孤枕難眠呀。”劉建波恨不得順著手機爬過去。

    “想吃就說呀,就多雙筷子的事兒。自帶大嘴巴一個就好了。”

    “必須的,喝飲料還是啤酒,我帶過來。”劉建波問著。

    “都有,啥都不帶。”

    “收到,水果若干。”劉建波耍著貧嘴,飯後的水果還是要準備點的。

    (本章完)

    秦越當然不會當東郭先生,常在河邊走,焉能不濕鞋。

    “還是羨慕你,什麼時候也教一下我打羽毛球,我也不想打牌了,上班坐完了,還要晚上坐,現在我都有肩周炎了,腰椎也老痛。”劉建波倒著苦水。

    “好的,下次我去俱樂部打的時候喊你嘛,不過你要先買打球的裝備那些才行奧。”秦越答應著。

    “那沒問題,啥時候我先去商場買嘛,對了都要什麼呢?”劉建波問。

    “要不這樣,我現在幫忙的一家店就是做羽毛球裝備的,如果你要買,晚上我帶你去嘛。”

    “好的,那就拜托了,老大。”劉建波開心的說,想當年他也是運動場上的那個最棒的崽兒,上了班就變得佛性了,天天都打坐,是時候重出江湖了。

    “下了班過來吃飯,然後一起過去。我先做飯。”

    “哎呀,就等你這句話了,吃不到你做的菜,反反復復我孤枕難眠呀。”劉建波恨不得順著手機爬過去。

    “想吃就說呀,就多雙筷子的事兒。自帶大嘴巴一個就好了。”

    “必須的,喝飲料還是啤酒,我帶過來。”劉建波問著。

    “都有,啥都不帶。”

    “收到,水果若干。”劉建波耍著貧嘴,飯後的水果還是要準備點的。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