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八十九章 冷靜一下

    3公里的路,背著球包的秦越一路走,風一路吹。

    腿下意識的擺動,大腦里不停的閃現著和艾雯薇見面和相處的日子。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我們看到的第一眼,如果帶著好感,那一定是能夠吸引到我們的風景。

    然而又有什麼是一成不變的呢?

    變又一定是不好的嗎?

    初見的美好在于你一瞬的感動,如果能變得更美,那豈不更好。

    如果你發現了初見的童話,並非真正的美麗,又何必執著于對幻夢的憧憬。

    秦越知道去規劃別人的人生和愛好太過困難,也沒有那種權利,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喜歡生活的自由。

    他的腦海里又閃現出那句話︰“如果在愛情里,經常考慮自我的話,其實更愛的是你自己。”

    艾雯薇是這樣,自己何嘗不是這樣的呢?

    也許自己對愛情的理解太膚淺了,總認為喜歡就是愛情,卻忽視了兩個人的世界里,信任和互相的包容才是最基礎的條件。

    當自己不能包容對方一個愛好的時候,對方用謊言來維持信任,秦越自我反省對艾雯薇的苛刻,發現了自己的強勢,卻無能為力。

    如果放任對方的愛好,又會有不好的發展,秦越發現自己又沒辦法在原則性的問題上和稀泥,這也許就是自己的煩惱吧。

    與其不斷地爭吵或說教,不如各安天命,順其自然吧。

    秦越的內心隱隱有了最後的抉擇。

    ……

    ……

    艾雯薇坐上了出租車,回著秦越的信息,“加班。”

    心里也充滿了矛盾的痛苦。

    本來已經計劃好和秦越的約會,結果同事馬茜吃過午飯就過來聊天,聊著聊著就把話題引到了麻將上,而自己不知怎麼回事就答應了她的邀請,下班去打牌。

    自己對麻將的癮就好像有些男人抽煙一樣,怎麼都戒不了。

    其實自己何嘗不知道,打牌的這幾年,上班攢下來的錢除了買點化妝品,基本沒有什麼存款,全都輸進去了,每次說不打了,過幾天就心慌的很,又盼著牌友約。

    秦越是個很好的男孩,自從那次見面,就非常的喜歡,很單純,

    人善良,陽光,沒有不良嗜好。

    不像自己的第一個男朋友。

    第一個男友,抽煙,喝酒,打牌,跳舞,找女人,樣樣都來,當初分手就是發現了他腳踩兩只船,她才果斷的和他分了手。

    因為和他的交往,也學會了打牌,本來只是娛樂,作為工作之外的調劑,沒想到越打越大,現在每個月的工資基本都要輸完。

    上次秦越對她說的話其實都是對的,她也知道自己的牌技並不適合在外面玩,但是有種說不清楚的東西總是讓她覺得運氣來了就會贏,有段時間也的確是這樣,連著贏了不少場,自己是不是只是缺些運氣呢?

    東想西想,艾雯薇起初的負疚感慢慢的淡了不少。

    今天借口推脫了秦越的約會,哄哄他吧。

    艾雯薇點開了微信,“那麼晚還沒睡呀,今天不好意思啦,明天看電影好嗎?”

    秦越看著艾雯薇的微信,一臉的苦笑,“明天晚上有訓練,來不了,改天再約吧。”

    自己和艾雯薇兩個,都需要冷靜一下,這種表面的和諧不是自己想要的。

    艾雯薇感到了一絲不安,自尊心又讓她不好多問,“好的,晚安。”

    “晚安。”秦越敲下了兩個字,走進了小區。

    答案有時候可能很簡單,復雜只是在于人們不願去接受答案。

    就好像時間就在那兒,慢慢的流逝,而人們總不願接受,認為還有許多許多。

    睡覺前,秦越找出了李宗大的馬來步的教學視頻,仔細的看著,這個動作可以快速的調整步伐,盡量把反手接球變成正手接球,頭頂區進行突擊,增加攻擊性。

    今天宋星靠這招差點贏下比賽,讓秦越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在搜索的時候,意外的發現一個叫“中國跳”的步伐也很具有攻擊力,于是也反復的看著分解動作和視頻演示。

    站在球場上,秦越一邊熱身一邊問著劉伯通馬來步和中國跳的區別和使用特點。

    劉伯通想了一下,很嚴肅的給秦越說︰“中國跳在你的腿部力量沒到足夠強的時候,先不要使用這個技術,很容易造成傷病。”

    秦越好奇的問到︰“腿部力量要怎麼計算強度呢?”

    “嗯,通過彈跳高度可以簡單測試。”劉伯通

    說著。

    “奧,那我跳高可以到兩米這個力量怎麼樣呢?”秦越好奇的問到。

    “多少?兩米?”劉伯通很驚訝的問。

    “前兩天骨科牟主任讓我到體院講急救知識,在操場上有個跳高場地,我跳著玩,跳了個兩米。”

    “跳著玩都到了兩米,小秦呀,你真是天才,跳高過了兩米就是國家一級運動員了,你這個腿部的力量完全沒問題。”劉伯通很興奮,秦越的身體素質越好,能運用的動作就會越多,而且不會輕易的造成傷病。

    “既然今天聊到這個馬來步,我們就學習一下。”劉伯通讓兒子和秦越站到一邊,演示著馬來步的動作。

    在夢境學了一晚上馬來步和中國跳的秦越,對照著劉伯通的分解動作,理解更加的深刻了。

    劉伯通講了馬來步其中幾個比較關鍵的地方,如何提高速度和最後突擊的時候的攻擊選擇,秦越听得非常認真。

    “來吧,練習一下。”劉伯通指揮著胖壯兩弟子。

    兩個人跑了幾組後,劉伯通叫了停,“小秦,這招馬來步誰教過你?”

    “沒有呀,我昨天在俱樂部比賽的時候和我打的有個球友用過,我就學了一下。”秦越望著劉伯通,很好奇他問這個問題。

    “奧,我就是問下,做的不錯。”劉伯通面對秦越不斷提高的學習速度,早已經被雷的外焦里嫩了,還是忍不住驚嘆比賽時學了一下就可以練出教科書般動作的神奇。

    “秦越呀,能不能讓我研究一下你奧,如何學東西那麼快的。”劉風開玩笑的說道。

    “好呀,下來我們好好談談,大師兄。”秦越也一臉壞笑的說道,其實他的心里卻另有想法。

    (本章完)

    “奧,那我跳高可以到兩米這個力量怎麼樣呢?”秦越好奇的問到。

    “多少?兩米?”劉伯通很驚訝的問。

    “前兩天骨科牟主任讓我到體院講急救知識,在操場上有個跳高場地,我跳著玩,跳了個兩米。”

    “跳著玩都到了兩米,小秦呀,你真是天才,跳高過了兩米就是國家一級運動員了,你這個腿部的力量完全沒問題。”劉伯通很興奮,秦越的身體素質越好,能運用的動作就會越多,而且不會輕易的造成傷病。

    “既然今天聊到這個馬來步,我們就學習一下。”劉伯通讓兒子和秦越站到一邊,演示著馬來步的動作。

    在夢境學了一晚上馬來步和中國跳的秦越,對照著劉伯通的分解動作,理解更加的深刻了。

    劉伯通講了馬來步其中幾個比較關鍵的地方,如何提高速度和最後突擊的時候的攻擊選擇,秦越听得非常認真。

    “來吧,練習一下。”劉伯通指揮著胖壯兩弟子。

    兩個人跑了幾組後,劉伯通叫了停,“小秦,這招馬來步誰教過你?”

    “沒有呀,我昨天在俱樂部比賽的時候和我打的有個球友用過,我就學了一下。”秦越望著劉伯通,很好奇他問這個問題。

    “奧,我就是問下,做的不錯。”劉伯通面對秦越不斷提高的學習速度,早已經被雷的外焦里嫩了,還是忍不住驚嘆比賽時學了一下就可以練出教科書般動作的神奇。

    “秦越呀,能不能讓我研究一下你奧,如何學東西那麼快的。”劉風開玩笑的說道。

    “好呀,下來我們好好談談,大師兄。”秦越也一臉壞笑的說道,其實他的心里卻另有想法。

    (本章完)

    “奧,那我跳高可以到兩米這個力量怎麼樣呢?”秦越好奇的問到。

    “多少?兩米?”劉伯通很驚訝的問。

    “前兩天骨科牟主任讓我到體院講急救知識,在操場上有個跳高場地,我跳著玩,跳了個兩米。”

    “跳著玩都到了兩米,小秦呀,你真是天才,跳高過了兩米就是國家一級運動員了,你這個腿部的力量完全沒問題。”劉伯通很興奮,秦越的身體素質越好,能運用的動作就會越多,而且不會輕易的造成傷病。

    “既然今天聊到這個馬來步,我們就學習一下。”劉伯通讓兒子和秦越站到一邊,演示著馬來步的動作。

    在夢境學了一晚上馬來步和中國跳的秦越,對照著劉伯通的分解動作,理解更加的深刻了。

    劉伯通講了馬來步其中幾個比較關鍵的地方,如何提高速度和最後突擊的時候的攻擊選擇,秦越听得非常認真。

    “來吧,練習一下。”劉伯通指揮著胖壯兩弟子。

    兩個人跑了幾組後,劉伯通叫了停,“小秦,這招馬來步誰教過你?”

    “沒有呀,我昨天在俱樂部比賽的時候和我打的有個球友用過,我就學了一下。”秦越望著劉伯通,很好奇他問這個問題。

    “奧,我就是問下,做的不錯。”劉伯通面對秦越不斷提高的學習速度,早已經被雷的外焦里嫩了,還是忍不住驚嘆比賽時學了一下就可以練出教科書般動作的神奇。

    “秦越呀,能不能讓我研究一下你奧,如何學東西那麼快的。”劉風開玩笑的說道。

    “好呀,下來我們好好談談,大師兄。”秦越也一臉壞笑的說道,其實他的心里卻另有想法。

    (本章完)

    “奧,那我跳高可以到兩米這個力量怎麼樣呢?”秦越好奇的問到。

    “多少?兩米?”劉伯通很驚訝的問。

    “前兩天骨科牟主任讓我到體院講急救知識,在操場上有個跳高場地,我跳著玩,跳了個兩米。”

    “跳著玩都到了兩米,小秦呀,你真是天才,跳高過了兩米就是國家一級運動員了,你這個腿部的力量完全沒問題。”劉伯通很興奮,秦越的身體素質越好,能運用的動作就會越多,而且不會輕易的造成傷病。

    “既然今天聊到這個馬來步,我們就學習一下。”劉伯通讓兒子和秦越站到一邊,演示著馬來步的動作。

    在夢境學了一晚上馬來步和中國跳的秦越,對照著劉伯通的分解動作,理解更加的深刻了。

    劉伯通講了馬來步其中幾個比較關鍵的地方,如何提高速度和最後突擊的時候的攻擊選擇,秦越听得非常認真。

    “來吧,練習一下。”劉伯通指揮著胖壯兩弟子。

    兩個人跑了幾組後,劉伯通叫了停,“小秦,這招馬來步誰教過你?”

    “沒有呀,我昨天在俱樂部比賽的時候和我打的有個球友用過,我就學了一下。”秦越望著劉伯通,很好奇他問這個問題。

    “奧,我就是問下,做的不錯。”劉伯通面對秦越不斷提高的學習速度,早已經被雷的外焦里嫩了,還是忍不住驚嘆比賽時學了一下就可以練出教科書般動作的神奇。

    “秦越呀,能不能讓我研究一下你奧,如何學東西那麼快的。”劉風開玩笑的說道。

    “好呀,下來我們好好談談,大師兄。”秦越也一臉壞笑的說道,其實他的心里卻另有想法。

    (本章完)

    “奧,那我跳高可以到兩米這個力量怎麼樣呢?”秦越好奇的問到。

    “多少?兩米?”劉伯通很驚訝的問。

    “前兩天骨科牟主任讓我到體院講急救知識,在操場上有個跳高場地,我跳著玩,跳了個兩米。”

    “跳著玩都到了兩米,小秦呀,你真是天才,跳高過了兩米就是國家一級運動員了,你這個腿部的力量完全沒問題。”劉伯通很興奮,秦越的身體素質越好,能運用的動作就會越多,而且不會輕易的造成傷病。

    “既然今天聊到這個馬來步,我們就學習一下。”劉伯通讓兒子和秦越站到一邊,演示著馬來步的動作。

    在夢境學了一晚上馬來步和中國跳的秦越,對照著劉伯通的分解動作,理解更加的深刻了。

    劉伯通講了馬來步其中幾個比較關鍵的地方,如何提高速度和最後突擊的時候的攻擊選擇,秦越听得非常認真。

    “來吧,練習一下。”劉伯通指揮著胖壯兩弟子。

    兩個人跑了幾組後,劉伯通叫了停,“小秦,這招馬來步誰教過你?”

    “沒有呀,我昨天在俱樂部比賽的時候和我打的有個球友用過,我就學了一下。”秦越望著劉伯通,很好奇他問這個問題。

    “奧,我就是問下,做的不錯。”劉伯通面對秦越不斷提高的學習速度,早已經被雷的外焦里嫩了,還是忍不住驚嘆比賽時學了一下就可以練出教科書般動作的神奇。

    “秦越呀,能不能讓我研究一下你奧,如何學東西那麼快的。”劉風開玩笑的說道。

    “好呀,下來我們好好談談,大師兄。”秦越也一臉壞笑的說道,其實他的心里卻另有想法。

    (本章完)

    “奧,那我跳高可以到兩米這個力量怎麼樣呢?”秦越好奇的問到。

    “多少?兩米?”劉伯通很驚訝的問。

    “前兩天骨科牟主任讓我到體院講急救知識,在操場上有個跳高場地,我跳著玩,跳了個兩米。”

    “跳著玩都到了兩米,小秦呀,你真是天才,跳高過了兩米就是國家一級運動員了,你這個腿部的力量完全沒問題。”劉伯通很興奮,秦越的身體素質越好,能運用的動作就會越多,而且不會輕易的造成傷病。

    “既然今天聊到這個馬來步,我們就學習一下。”劉伯通讓兒子和秦越站到一邊,演示著馬來步的動作。

    在夢境學了一晚上馬來步和中國跳的秦越,對照著劉伯通的分解動作,理解更加的深刻了。

    劉伯通講了馬來步其中幾個比較關鍵的地方,如何提高速度和最後突擊的時候的攻擊選擇,秦越听得非常認真。

    “來吧,練習一下。”劉伯通指揮著胖壯兩弟子。

    兩個人跑了幾組後,劉伯通叫了停,“小秦,這招馬來步誰教過你?”

    “沒有呀,我昨天在俱樂部比賽的時候和我打的有個球友用過,我就學了一下。”秦越望著劉伯通,很好奇他問這個問題。

    “奧,我就是問下,做的不錯。”劉伯通面對秦越不斷提高的學習速度,早已經被雷的外焦里嫩了,還是忍不住驚嘆比賽時學了一下就可以練出教科書般動作的神奇。

    “秦越呀,能不能讓我研究一下你奧,如何學東西那麼快的。”劉風開玩笑的說道。

    “好呀,下來我們好好談談,大師兄。”秦越也一臉壞笑的說道,其實他的心里卻另有想法。

    (本章完)

    “奧,那我跳高可以到兩米這個力量怎麼樣呢?”秦越好奇的問到。

    “多少?兩米?”劉伯通很驚訝的問。

    “前兩天骨科牟主任讓我到體院講急救知識,在操場上有個跳高場地,我跳著玩,跳了個兩米。”

    “跳著玩都到了兩米,小秦呀,你真是天才,跳高過了兩米就是國家一級運動員了,你這個腿部的力量完全沒問題。”劉伯通很興奮,秦越的身體素質越好,能運用的動作就會越多,而且不會輕易的造成傷病。

    “既然今天聊到這個馬來步,我們就學習一下。”劉伯通讓兒子和秦越站到一邊,演示著馬來步的動作。

    在夢境學了一晚上馬來步和中國跳的秦越,對照著劉伯通的分解動作,理解更加的深刻了。

    劉伯通講了馬來步其中幾個比較關鍵的地方,如何提高速度和最後突擊的時候的攻擊選擇,秦越听得非常認真。

    “來吧,練習一下。”劉伯通指揮著胖壯兩弟子。

    兩個人跑了幾組後,劉伯通叫了停,“小秦,這招馬來步誰教過你?”

    “沒有呀,我昨天在俱樂部比賽的時候和我打的有個球友用過,我就學了一下。”秦越望著劉伯通,很好奇他問這個問題。

    “奧,我就是問下,做的不錯。”劉伯通面對秦越不斷提高的學習速度,早已經被雷的外焦里嫩了,還是忍不住驚嘆比賽時學了一下就可以練出教科書般動作的神奇。

    “秦越呀,能不能讓我研究一下你奧,如何學東西那麼快的。”劉風開玩笑的說道。

    “好呀,下來我們好好談談,大師兄。”秦越也一臉壞笑的說道,其實他的心里卻另有想法。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