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九十章 說出秘密

    周六的操場,出來鍛煉的人也比較多,張海山和他的女兒也跑出來打羽毛球。

    看到秦越和劉風在練習,于是邀約又來比賽。

    這次的胖壯組合干脆的以21:5,21:7贏得了比賽。

    “可以呀你們,幾天沒見變成專業的了。”張海山豎著大拇指,不服不行。

    聊了一會,他和女兒又去打乒乓球去了。

    秦越想了起來,和劉伯通說︰“還有一個星期,俱樂部的比賽就開始了,單打的有個選手連拿幾屆冠軍了,是暴力進攻型打法,需要怎麼做可以有機會取勝呢?”

    “那就先練防守,這樣,今天你訓練接殺球,劉風練習殺球。”劉伯通想了想。

    “接殺球重心一定要低,盡量用反手去接,接的球落點非常重要,要麼快速的挑向擊球點的另外一方,要麼擋到網前的另外一方,讓殺球的人跑動距離最大,這樣就會產生機會。”劉伯通指著回球的注意事項。“小風,你給秦越拋球,秦越殺球,我來接殺球,注意看我回球的點。”

    秦越的跳殺很重,殺向劉伯通的身上,劉伯通手腕一抖,反手把球擋在了網前,秦越快速的跑上去,接的時候非常勉強。

    秦越再殺一板,劉伯通把球擋向了秦越殺球的另外一方,又快又平,秦越緊趕慢趕也只能用反手去接球。

    “這就是主動防守,首先做好充分的準備,然後把球快速的打向對方的空檔,你的殺球越重,我回擋的速度越快,這叫借力打力。

    “如果對方的殺球很刁很重,不好防守,那麼就把球挑向後場,要高要遠,這叫被動防守,可以給自己爭取防守時間,同時讓對方也不會形成壓制。”

    劉伯通讓秦越在中線殺球,自己做了個被動防守的示範,球高高的飛向底線,接近底線的時候突然下墜,秦越再殺的時候,球的威力已經降低了不少。

    劉伯通喂球,讓劉風殺球,秦越來接殺,評論著秦越的每個回球的落點和需要改進的地方。

    “擋網前要輕,注意拍面,擋後場要借力打力,可以加些力,注意回球角度……”劉伯通不斷的吼著秦越,“小風,力量再大些,沒吃早

    飯呀。”

    劉風也逃不過自己老爸的魔嘴,不斷的發力殺球,累的氣喘吁吁。

    “沒想到我爸是個魔鬼教練。”坐在場邊喝水的時候,劉風吐著舌頭小聲的說。“從來沒看過他教球,這下領教了。”

    “嚴師出高徒。”秦越打趣道。

    “嚴師是沒錯,高徒只有靠你了。”劉風笑著說。

    “對了,劉風,我有個事情想咨詢你,有時間嗎?”秦越還是忍不住想把自己的秘密跟人述說,劉風作為生命科學院的院長,不知道能不能為他解惑。

    “有呀,今天不上班,要不中午去家里吃飯。”劉風詢問著。

    “這樣還是去我家吃吧,我隨便弄兩個菜,邊吃邊聊。”秦越說著,想如果到了劉伯通家,人多還不好吹。

    “那也行,我給我爸說一下。”

    劉伯通好奇兒子和秦越還有話聊,揮揮手就瀟灑的回家了。

    “劉哥,你們生命科學院有研究夢方面的課題嗎?”秦越看到劉風的吃相,明白了胖子的歡喜,也懂得了胖子的悲哀。

    “這個呀,還真沒有。”劉風沉思片刻,“我們學院涉足的方向主要是動物、植物的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包括基因工程、細胞生物學、行為科學等等方面,類別分的很細。

    夢的研究現在的理論都指向是潛意識的領域,目前的研究局限在意識的領域,對于夢形成的機理還缺乏系統的生理研究基礎。

    如果說和夢相關的專業,可能只有神經系統科學沾些邊了,這剛好是我擅長和博士後研究的方向。

    關于這塊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大腦成像技術和控制,你也知道,大腦是由數十億神經原和神經膠質細胞構成的,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研究對象,而我們嘗試用磁共振成像來對大腦的工作原理進行研究,效果非常顯著。

    “對了,秦越,你想問夢哪方面的問題呢?如果只是失眠這些,可以去醫院的神經內科去,他們應該對這方面有一些經驗。”

    秦越想了又想,還是忍不住說出來自己的秘密︰“劉哥,關于夢這個事情,主要還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沒有給其他人講過。

    “你不是說我學羽毛球很快嗎?這其實和我的夢有關的。”

    秦越把自己的夢娓

    娓道來,劉風的筷子慢慢停了下來。

    秦越的話完了有一分鐘,劉風才想起來,問到︰“你確定夢里的練習會形成肌肉記憶嗎?”

    “對呀,否則我為什麼動作那麼熟練的,而且夢里的訓練和現實中大概是一天相當于兩個月的訓練效果,如果這個動作到了很熟練,肌肉記憶不會改變的時候,就不會再做同樣的夢了。”秦越肯定的回答。

    劉風站了起來,興奮的走來走去,嘴里喃喃自語,“這樣,秦越,我先回去查一下資料,周一你到我們院來一下,我給你做個身體檢查,主要是大腦方面的構造和腦電波方面的情況,看看有有沒有特殊的地方。”

    秦越有種就很嚇人的感覺,“劉哥,不會有什麼危險吧,听起來很恐怖呢,萬一照出個什麼腫瘤的就慘了。”

    “咋會呢,你劉哥還信不過呀,放心,不會拿你當小白鼠的。”劉風啞然失笑,“你這個情況太特殊了,通過夢使潛意識和顯性意識進行融合,這听起來太匪夷所思了,如果真的有研究的機會,並取得成果,這肯定是諾貝爾生理或者醫學獎的課題呀。

    “謝謝,秦越,謝謝你對我的信任。”

    劉風飯都沒有心思再吃,就道了別回家了。

    秦越搖搖頭,“還說不當小白鼠,看樣子恨不得把自己關起來呢。這些科學家,說到研究的事情,太投入了。”

    自己把剩下的菜都吃個精光,洗完碗,秦越把自己丟到了客廳的沙發上,想著事情。

    “叮咚,叮咚。”

    門鈴響了起來。

    (本章完)

    秦越的話完了有一分鐘,劉風才想起來,問到︰“你確定夢里的練習會形成肌肉記憶嗎?”

    “對呀,否則我為什麼動作那麼熟練的,而且夢里的訓練和現實中大概是一天相當于兩個月的訓練效果,如果這個動作到了很熟練,肌肉記憶不會改變的時候,就不會再做同樣的夢了。”秦越肯定的回答。

    劉風站了起來,興奮的走來走去,嘴里喃喃自語,“這樣,秦越,我先回去查一下資料,周一你到我們院來一下,我給你做個身體檢查,主要是大腦方面的構造和腦電波方面的情況,看看有有沒有特殊的地方。”

    秦越有種就很嚇人的感覺,“劉哥,不會有什麼危險吧,听起來很恐怖呢,萬一照出個什麼腫瘤的就慘了。”

    “咋會呢,你劉哥還信不過呀,放心,不會拿你當小白鼠的。”劉風啞然失笑,“你這個情況太特殊了,通過夢使潛意識和顯性意識進行融合,這听起來太匪夷所思了,如果真的有研究的機會,並取得成果,這肯定是諾貝爾生理或者醫學獎的課題呀。

    “謝謝,秦越,謝謝你對我的信任。”

    劉風飯都沒有心思再吃,就道了別回家了。

    秦越搖搖頭,“還說不當小白鼠,看樣子恨不得把自己關起來呢。這些科學家,說到研究的事情,太投入了。”

    自己把剩下的菜都吃個精光,洗完碗,秦越把自己丟到了客廳的沙發上,想著事情。

    “叮咚,叮咚。”

    門鈴響了起來。

    (本章完)

    秦越的話完了有一分鐘,劉風才想起來,問到︰“你確定夢里的練習會形成肌肉記憶嗎?”

    “對呀,否則我為什麼動作那麼熟練的,而且夢里的訓練和現實中大概是一天相當于兩個月的訓練效果,如果這個動作到了很熟練,肌肉記憶不會改變的時候,就不會再做同樣的夢了。”秦越肯定的回答。

    劉風站了起來,興奮的走來走去,嘴里喃喃自語,“這樣,秦越,我先回去查一下資料,周一你到我們院來一下,我給你做個身體檢查,主要是大腦方面的構造和腦電波方面的情況,看看有有沒有特殊的地方。”

    秦越有種就很嚇人的感覺,“劉哥,不會有什麼危險吧,听起來很恐怖呢,萬一照出個什麼腫瘤的就慘了。”

    “咋會呢,你劉哥還信不過呀,放心,不會拿你當小白鼠的。”劉風啞然失笑,“你這個情況太特殊了,通過夢使潛意識和顯性意識進行融合,這听起來太匪夷所思了,如果真的有研究的機會,並取得成果,這肯定是諾貝爾生理或者醫學獎的課題呀。

    “謝謝,秦越,謝謝你對我的信任。”

    劉風飯都沒有心思再吃,就道了別回家了。

    秦越搖搖頭,“還說不當小白鼠,看樣子恨不得把自己關起來呢。這些科學家,說到研究的事情,太投入了。”

    自己把剩下的菜都吃個精光,洗完碗,秦越把自己丟到了客廳的沙發上,想著事情。

    “叮咚,叮咚。”

    門鈴響了起來。

    (本章完)

    秦越的話完了有一分鐘,劉風才想起來,問到︰“你確定夢里的練習會形成肌肉記憶嗎?”

    “對呀,否則我為什麼動作那麼熟練的,而且夢里的訓練和現實中大概是一天相當于兩個月的訓練效果,如果這個動作到了很熟練,肌肉記憶不會改變的時候,就不會再做同樣的夢了。”秦越肯定的回答。

    劉風站了起來,興奮的走來走去,嘴里喃喃自語,“這樣,秦越,我先回去查一下資料,周一你到我們院來一下,我給你做個身體檢查,主要是大腦方面的構造和腦電波方面的情況,看看有有沒有特殊的地方。”

    秦越有種就很嚇人的感覺,“劉哥,不會有什麼危險吧,听起來很恐怖呢,萬一照出個什麼腫瘤的就慘了。”

    “咋會呢,你劉哥還信不過呀,放心,不會拿你當小白鼠的。”劉風啞然失笑,“你這個情況太特殊了,通過夢使潛意識和顯性意識進行融合,這听起來太匪夷所思了,如果真的有研究的機會,並取得成果,這肯定是諾貝爾生理或者醫學獎的課題呀。

    “謝謝,秦越,謝謝你對我的信任。”

    劉風飯都沒有心思再吃,就道了別回家了。

    秦越搖搖頭,“還說不當小白鼠,看樣子恨不得把自己關起來呢。這些科學家,說到研究的事情,太投入了。”

    自己把剩下的菜都吃個精光,洗完碗,秦越把自己丟到了客廳的沙發上,想著事情。

    “叮咚,叮咚。”

    門鈴響了起來。

    (本章完)

    秦越的話完了有一分鐘,劉風才想起來,問到︰“你確定夢里的練習會形成肌肉記憶嗎?”

    “對呀,否則我為什麼動作那麼熟練的,而且夢里的訓練和現實中大概是一天相當于兩個月的訓練效果,如果這個動作到了很熟練,肌肉記憶不會改變的時候,就不會再做同樣的夢了。”秦越肯定的回答。

    劉風站了起來,興奮的走來走去,嘴里喃喃自語,“這樣,秦越,我先回去查一下資料,周一你到我們院來一下,我給你做個身體檢查,主要是大腦方面的構造和腦電波方面的情況,看看有有沒有特殊的地方。”

    秦越有種就很嚇人的感覺,“劉哥,不會有什麼危險吧,听起來很恐怖呢,萬一照出個什麼腫瘤的就慘了。”

    “咋會呢,你劉哥還信不過呀,放心,不會拿你當小白鼠的。”劉風啞然失笑,“你這個情況太特殊了,通過夢使潛意識和顯性意識進行融合,這听起來太匪夷所思了,如果真的有研究的機會,並取得成果,這肯定是諾貝爾生理或者醫學獎的課題呀。

    “謝謝,秦越,謝謝你對我的信任。”

    劉風飯都沒有心思再吃,就道了別回家了。

    秦越搖搖頭,“還說不當小白鼠,看樣子恨不得把自己關起來呢。這些科學家,說到研究的事情,太投入了。”

    自己把剩下的菜都吃個精光,洗完碗,秦越把自己丟到了客廳的沙發上,想著事情。

    “叮咚,叮咚。”

    門鈴響了起來。

    (本章完)

    秦越的話完了有一分鐘,劉風才想起來,問到︰“你確定夢里的練習會形成肌肉記憶嗎?”

    “對呀,否則我為什麼動作那麼熟練的,而且夢里的訓練和現實中大概是一天相當于兩個月的訓練效果,如果這個動作到了很熟練,肌肉記憶不會改變的時候,就不會再做同樣的夢了。”秦越肯定的回答。

    劉風站了起來,興奮的走來走去,嘴里喃喃自語,“這樣,秦越,我先回去查一下資料,周一你到我們院來一下,我給你做個身體檢查,主要是大腦方面的構造和腦電波方面的情況,看看有有沒有特殊的地方。”

    秦越有種就很嚇人的感覺,“劉哥,不會有什麼危險吧,听起來很恐怖呢,萬一照出個什麼腫瘤的就慘了。”

    “咋會呢,你劉哥還信不過呀,放心,不會拿你當小白鼠的。”劉風啞然失笑,“你這個情況太特殊了,通過夢使潛意識和顯性意識進行融合,這听起來太匪夷所思了,如果真的有研究的機會,並取得成果,這肯定是諾貝爾生理或者醫學獎的課題呀。

    “謝謝,秦越,謝謝你對我的信任。”

    劉風飯都沒有心思再吃,就道了別回家了。

    秦越搖搖頭,“還說不當小白鼠,看樣子恨不得把自己關起來呢。這些科學家,說到研究的事情,太投入了。”

    自己把剩下的菜都吃個精光,洗完碗,秦越把自己丟到了客廳的沙發上,想著事情。

    “叮咚,叮咚。”

    門鈴響了起來。

    (本章完)

    秦越的話完了有一分鐘,劉風才想起來,問到︰“你確定夢里的練習會形成肌肉記憶嗎?”

    “對呀,否則我為什麼動作那麼熟練的,而且夢里的訓練和現實中大概是一天相當于兩個月的訓練效果,如果這個動作到了很熟練,肌肉記憶不會改變的時候,就不會再做同樣的夢了。”秦越肯定的回答。

    劉風站了起來,興奮的走來走去,嘴里喃喃自語,“這樣,秦越,我先回去查一下資料,周一你到我們院來一下,我給你做個身體檢查,主要是大腦方面的構造和腦電波方面的情況,看看有有沒有特殊的地方。”

    秦越有種就很嚇人的感覺,“劉哥,不會有什麼危險吧,听起來很恐怖呢,萬一照出個什麼腫瘤的就慘了。”

    “咋會呢,你劉哥還信不過呀,放心,不會拿你當小白鼠的。”劉風啞然失笑,“你這個情況太特殊了,通過夢使潛意識和顯性意識進行融合,這听起來太匪夷所思了,如果真的有研究的機會,並取得成果,這肯定是諾貝爾生理或者醫學獎的課題呀。

    “謝謝,秦越,謝謝你對我的信任。”

    劉風飯都沒有心思再吃,就道了別回家了。

    秦越搖搖頭,“還說不當小白鼠,看樣子恨不得把自己關起來呢。這些科學家,說到研究的事情,太投入了。”

    自己把剩下的菜都吃個精光,洗完碗,秦越把自己丟到了客廳的沙發上,想著事情。

    “叮咚,叮咚。”

    門鈴響了起來。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