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九十五章 拉生意

    “秦越,真不錯,特別是最後兩球,還有那麼好的體能。”範德寶遞過第二瓶水。

    “謝謝夸獎,我就是體能特別好,有些遺傳老爸。”秦越謙虛著,這也是實話,最主要秦越不抽煙,偶爾喝點啤酒,很注重保養。

    “是的哈,老秦是個美食家,啥時候去他家打牙祭。”趙鵬也為秦越高興,不到一個月,秦越居然從菜鳥變成了可以挑戰球隊男單第三高手的水平,真不可思議。

    “歡迎,歡迎。”秦越笑著。

    “帥哥,咋還沒見你女朋友來助威奧,到底有沒有呀?”場邊的大長腿美女啦啦隊有人開著玩笑。

    “帥哥,請問獲勝後有什麼要對女朋友說的呢?”陶元搞著怪,邊瞅著旁邊的大長腿,很想搭訕,只是這仰視的角度總是讓人底氣有點不足。

    趙鵬已經開始了雙打訓練,範德寶和秦越交流著剛才比賽中的一些心得。

    陶元很解風情的跑到外面的小賣部買了些雪糕,給球隊的人分著,範德寶也抽時間給陶元介紹著球隊的訓練情況。陶元不停的搜集著素材。

    “對了,秦越,我看你的中國跳練的不錯呀,為什麼就最後一局用了兩次,開始為什麼沒用呢,還打了我個措手不及。”範德寶好奇的問著。

    秦越撓撓頭,“這個技術沒練幾天,實戰中還沒用過,剛才到了關鍵時刻,一下就想了起來。”

    “怪不得,不過這招要求腿部力量特別強,還有對膝蓋和踝關節的沖擊會比較大,一定要注意安全,落地的時候要雙腳同時落地。”範德寶站起來演示著動作。“我以前用這招的時候腳扭了一下,休息了一個多月,後來特別注意。”

    秦越懂得這招的風險,特別是落地的左右腳的動作都有要求,面對範德寶如此細致的分享和提示,心里很感動。

    休息了一會,兩個人又打了兩局,這次沒有讓分,結果是範德寶以21:17,21:18全勝,得了回面子。

    走的時候,範德寶給了秦越微信,“我听趙鵬說了,你要準備一個俱樂部的比賽,如果要實戰找我就是了,晚上一般都有時間。白天的話你要提前問我,看有沒有課。”

    “好的,範哥。”秦越很開心。

    和趙鵬往回走的時候,秦越想起了一件事,“對了,老趙,你們的拍子線斷了一般怎麼拉呢?”

    “在外面拉呀,學校里有家做體育用品的店,一般在那兒拉,不過感覺線很容易掉磅。咋啦,你線斷了嗎?”趙鵬回答著。

    “奧,沒有,我現在一家體育用品店兼職拉線,就在喜悅廣場對面,如果要拉線也可以到那兒去。”秦越本來想可以幫忙跑,想想自己太麻煩了,就改了口。

    “可以呀,還會拉線了,你這個專業修的好,好的,哪天我過去看看,我們這邊球館的拍子還是多,如果拉的好,幫你宣傳宣傳。”

    “看看我拉的效果,26磅,用了兩個多星期了,天天都要打5個小時以上。”秦越把自己的拍子拿給趙鵬看。

    趙鵬用手掌面在線床上輕輕拍著,“不錯,不錯,基本沒掉磅,比我在學校店里拉的好多了。這樣,我包里有把微微的拍子,昨天斷了線的,還沒來的及去拉,你幫我拉一下吧,YY95的線就可以了。多少錢?”

    “帶線50元,內部價。”秦越知道外面的價格一般在70元以上。

    “那麼便宜,不會虧吧。”趙鵬很驚訝,要知道學校里面70元都是給他們校隊的優惠價了,因為人比較多,還經常拉。

    “不會,同學的福利,肯定少不了的。”秦越當時去拉線的時候,會員就是這個價格,所以直接報出來了,當給練老板拉業務了。

    “收大米。”趙鵬微信上轉著賬。

    秦越沒有矯情,生意歸生意,人情歸人情,給秦越介紹對手的事情肯定少不了一頓飯的,這也是搞好同學關系的好機會。

    出了校門,陶元豎著大拇指,“秦同學,沒看出來還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呢?”

    “這有啥的,不就是一句話嗎?”秦越很奇怪。

    “是呀,問題是很多人為了面子是不敢說這句話的,覺得好像幫忙掙錢有點傷感情。”陶元搖搖頭,“現實中這種事情太多了,本來關系挺好的兩個人,請客吃飯都沒有問題,一旦說到生意上的事情,就唯恐對方掙了自己多少錢,千方百計的都要找個理由推掉。

    “不是有句話說的好嗎——專燒熟人。這讓人比較

    有恐懼心理。”

    “有需求,照顧誰都可以,為什麼不照顧朋友呢?”秦越很不理解,“專燒熟人,我覺得這個做生意的老板理念肯定出了問題,成為長久的客戶,甚至變成朋友關系,賺取合理的利潤,不是更好嗎?

    “客戶不是傻瓜,如果一棒子打死了,除了以後都掙不到錢,還會給自己帶來不好的口碑,我覺得燒熟人的人一定是個傻瓜。”

    陶元點著頭,“你說的的確有道理,這種是做長久生意的辦法,听起來沒毛病。看不出你還是個做生意的材料呢?”

    秦越搖搖頭,“我只是喜歡吃飯的時候瞎想而已,每次去外面吃飯,如果食材好,菜做的好吃,衛生的,我就喜歡經常去,朋友問到我也會推薦他們去。

    如果哪天食材變差了,菜做的不好吃了,不管老板有一萬個理由,什麼肉漲價了,廚師工資漲了,房租漲了,那些我都不管,只是以後不會再去,朋友咨詢我也不會推薦。

    “道理很簡單,生意這個東西就是以人為本,你說人不滿意,生意怎麼能長久嘛。”

    “生意,生意,心生滿意。”秦越胡侃起來。

    “好吧,秦越,你成功的把我洗腦了,哪天給你做一期專訪節目——秦大師談生意。”陶元開著秦越的玩笑,好朋友,總是充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話題,這也許就是人生吧。

    每個人,都對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不停的忙碌或者思考著。

    想一想,有多長時間為了忙碌而沒有思考了。

    人生,不止很短,還很快很快。

    (本章完)

    “有需求,照顧誰都可以,為什麼不照顧朋友呢?”秦越很不理解,“專燒熟人,我覺得這個做生意的老板理念肯定出了問題,成為長久的客戶,甚至變成朋友關系,賺取合理的利潤,不是更好嗎?

    “客戶不是傻瓜,如果一棒子打死了,除了以後都掙不到錢,還會給自己帶來不好的口碑,我覺得燒熟人的人一定是個傻瓜。”

    陶元點著頭,“你說的的確有道理,這種是做長久生意的辦法,听起來沒毛病。看不出你還是個做生意的材料呢?”

    秦越搖搖頭,“我只是喜歡吃飯的時候瞎想而已,每次去外面吃飯,如果食材好,菜做的好吃,衛生的,我就喜歡經常去,朋友問到我也會推薦他們去。

    如果哪天食材變差了,菜做的不好吃了,不管老板有一萬個理由,什麼肉漲價了,廚師工資漲了,房租漲了,那些我都不管,只是以後不會再去,朋友咨詢我也不會推薦。

    “道理很簡單,生意這個東西就是以人為本,你說人不滿意,生意怎麼能長久嘛。”

    “生意,生意,心生滿意。”秦越胡侃起來。

    “好吧,秦越,你成功的把我洗腦了,哪天給你做一期專訪節目——秦大師談生意。”陶元開著秦越的玩笑,好朋友,總是充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話題,這也許就是人生吧。

    每個人,都對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不停的忙碌或者思考著。

    想一想,有多長時間為了忙碌而沒有思考了。

    人生,不止很短,還很快很快。

    (本章完)

    “有需求,照顧誰都可以,為什麼不照顧朋友呢?”秦越很不理解,“專燒熟人,我覺得這個做生意的老板理念肯定出了問題,成為長久的客戶,甚至變成朋友關系,賺取合理的利潤,不是更好嗎?

    “客戶不是傻瓜,如果一棒子打死了,除了以後都掙不到錢,還會給自己帶來不好的口碑,我覺得燒熟人的人一定是個傻瓜。”

    陶元點著頭,“你說的的確有道理,這種是做長久生意的辦法,听起來沒毛病。看不出你還是個做生意的材料呢?”

    秦越搖搖頭,“我只是喜歡吃飯的時候瞎想而已,每次去外面吃飯,如果食材好,菜做的好吃,衛生的,我就喜歡經常去,朋友問到我也會推薦他們去。

    如果哪天食材變差了,菜做的不好吃了,不管老板有一萬個理由,什麼肉漲價了,廚師工資漲了,房租漲了,那些我都不管,只是以後不會再去,朋友咨詢我也不會推薦。

    “道理很簡單,生意這個東西就是以人為本,你說人不滿意,生意怎麼能長久嘛。”

    “生意,生意,心生滿意。”秦越胡侃起來。

    “好吧,秦越,你成功的把我洗腦了,哪天給你做一期專訪節目——秦大師談生意。”陶元開著秦越的玩笑,好朋友,總是充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話題,這也許就是人生吧。

    每個人,都對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不停的忙碌或者思考著。

    想一想,有多長時間為了忙碌而沒有思考了。

    人生,不止很短,還很快很快。

    (本章完)

    “有需求,照顧誰都可以,為什麼不照顧朋友呢?”秦越很不理解,“專燒熟人,我覺得這個做生意的老板理念肯定出了問題,成為長久的客戶,甚至變成朋友關系,賺取合理的利潤,不是更好嗎?

    “客戶不是傻瓜,如果一棒子打死了,除了以後都掙不到錢,還會給自己帶來不好的口碑,我覺得燒熟人的人一定是個傻瓜。”

    陶元點著頭,“你說的的確有道理,這種是做長久生意的辦法,听起來沒毛病。看不出你還是個做生意的材料呢?”

    秦越搖搖頭,“我只是喜歡吃飯的時候瞎想而已,每次去外面吃飯,如果食材好,菜做的好吃,衛生的,我就喜歡經常去,朋友問到我也會推薦他們去。

    如果哪天食材變差了,菜做的不好吃了,不管老板有一萬個理由,什麼肉漲價了,廚師工資漲了,房租漲了,那些我都不管,只是以後不會再去,朋友咨詢我也不會推薦。

    “道理很簡單,生意這個東西就是以人為本,你說人不滿意,生意怎麼能長久嘛。”

    “生意,生意,心生滿意。”秦越胡侃起來。

    “好吧,秦越,你成功的把我洗腦了,哪天給你做一期專訪節目——秦大師談生意。”陶元開著秦越的玩笑,好朋友,總是充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話題,這也許就是人生吧。

    每個人,都對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不停的忙碌或者思考著。

    想一想,有多長時間為了忙碌而沒有思考了。

    人生,不止很短,還很快很快。

    (本章完)

    “有需求,照顧誰都可以,為什麼不照顧朋友呢?”秦越很不理解,“專燒熟人,我覺得這個做生意的老板理念肯定出了問題,成為長久的客戶,甚至變成朋友關系,賺取合理的利潤,不是更好嗎?

    “客戶不是傻瓜,如果一棒子打死了,除了以後都掙不到錢,還會給自己帶來不好的口碑,我覺得燒熟人的人一定是個傻瓜。”

    陶元點著頭,“你說的的確有道理,這種是做長久生意的辦法,听起來沒毛病。看不出你還是個做生意的材料呢?”

    秦越搖搖頭,“我只是喜歡吃飯的時候瞎想而已,每次去外面吃飯,如果食材好,菜做的好吃,衛生的,我就喜歡經常去,朋友問到我也會推薦他們去。

    如果哪天食材變差了,菜做的不好吃了,不管老板有一萬個理由,什麼肉漲價了,廚師工資漲了,房租漲了,那些我都不管,只是以後不會再去,朋友咨詢我也不會推薦。

    “道理很簡單,生意這個東西就是以人為本,你說人不滿意,生意怎麼能長久嘛。”

    “生意,生意,心生滿意。”秦越胡侃起來。

    “好吧,秦越,你成功的把我洗腦了,哪天給你做一期專訪節目——秦大師談生意。”陶元開著秦越的玩笑,好朋友,總是充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話題,這也許就是人生吧。

    每個人,都對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不停的忙碌或者思考著。

    想一想,有多長時間為了忙碌而沒有思考了。

    人生,不止很短,還很快很快。

    (本章完)

    “有需求,照顧誰都可以,為什麼不照顧朋友呢?”秦越很不理解,“專燒熟人,我覺得這個做生意的老板理念肯定出了問題,成為長久的客戶,甚至變成朋友關系,賺取合理的利潤,不是更好嗎?

    “客戶不是傻瓜,如果一棒子打死了,除了以後都掙不到錢,還會給自己帶來不好的口碑,我覺得燒熟人的人一定是個傻瓜。”

    陶元點著頭,“你說的的確有道理,這種是做長久生意的辦法,听起來沒毛病。看不出你還是個做生意的材料呢?”

    秦越搖搖頭,“我只是喜歡吃飯的時候瞎想而已,每次去外面吃飯,如果食材好,菜做的好吃,衛生的,我就喜歡經常去,朋友問到我也會推薦他們去。

    如果哪天食材變差了,菜做的不好吃了,不管老板有一萬個理由,什麼肉漲價了,廚師工資漲了,房租漲了,那些我都不管,只是以後不會再去,朋友咨詢我也不會推薦。

    “道理很簡單,生意這個東西就是以人為本,你說人不滿意,生意怎麼能長久嘛。”

    “生意,生意,心生滿意。”秦越胡侃起來。

    “好吧,秦越,你成功的把我洗腦了,哪天給你做一期專訪節目——秦大師談生意。”陶元開著秦越的玩笑,好朋友,總是充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話題,這也許就是人生吧。

    每個人,都對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不停的忙碌或者思考著。

    想一想,有多長時間為了忙碌而沒有思考了。

    人生,不止很短,還很快很快。

    (本章完)

    “有需求,照顧誰都可以,為什麼不照顧朋友呢?”秦越很不理解,“專燒熟人,我覺得這個做生意的老板理念肯定出了問題,成為長久的客戶,甚至變成朋友關系,賺取合理的利潤,不是更好嗎?

    “客戶不是傻瓜,如果一棒子打死了,除了以後都掙不到錢,還會給自己帶來不好的口碑,我覺得燒熟人的人一定是個傻瓜。”

    陶元點著頭,“你說的的確有道理,這種是做長久生意的辦法,听起來沒毛病。看不出你還是個做生意的材料呢?”

    秦越搖搖頭,“我只是喜歡吃飯的時候瞎想而已,每次去外面吃飯,如果食材好,菜做的好吃,衛生的,我就喜歡經常去,朋友問到我也會推薦他們去。

    如果哪天食材變差了,菜做的不好吃了,不管老板有一萬個理由,什麼肉漲價了,廚師工資漲了,房租漲了,那些我都不管,只是以後不會再去,朋友咨詢我也不會推薦。

    “道理很簡單,生意這個東西就是以人為本,你說人不滿意,生意怎麼能長久嘛。”

    “生意,生意,心生滿意。”秦越胡侃起來。

    “好吧,秦越,你成功的把我洗腦了,哪天給你做一期專訪節目——秦大師談生意。”陶元開著秦越的玩笑,好朋友,總是充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話題,這也許就是人生吧。

    每個人,都對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不停的忙碌或者思考著。

    想一想,有多長時間為了忙碌而沒有思考了。

    人生,不止很短,還很快很快。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