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九十九章 老練的小煩惱

    練鋒沒在店,練錚拿出了8把拍子,這是秦越晚上的標配了。

    “誰先來?”秦越詢問著黃馬佳。

    “你吧,我來護法。”

    15分鐘後,黃馬佳輕敲著線床,發出砰砰的聲音,“真的很不錯,秦越,你這個進步速度可以用一日千里形容呀,不光快,質量還能保證,同樣是4天培訓,請問你怎麼做到那麼牛的。”

    黃馬佳的速度定格在16分鐘,“哎呀,好想找個酒醉的理由,不過那樣對不起你請的這頓大餐了。上次一別,你提高了9秒,就像我上次說的,如果不是看著你一步步從菜鳥變成現在的樣子,打死我都不信。”

    “呵呵,哥能吃的嘛。”秦越擺了個欠扁的POSE,“如果快也是一種錯,請讓哥一錯再錯。”

    練錚惦記著前兩天不敵的戰績,催著秦越再加快些速度。

    練鋒回來的時候,已經穿了4把了,秦越把韓微微的拍子拿了出來,讓黃馬佳穿。

    “練老板,這個拍子是我一個球友的,我拿過來穿一下。我給他報的50元,這個球友是我們學校羽毛球隊的,如果效果他覺得滿意,可能經常來,其他同學也可能會來。”秦越解釋著。

    練鋒把秦越拉到一邊,低聲說道︰“你拿過來的拍子,給你算30元的價格,其他的你賺,如果你的朋友不方便過來,你也可以收集起來跑一趟,多掙點。”

    秦越沒有矯情,“好的,謝謝啦,如果我沒有事,就跑嘛。”

    練錚興沖沖的拉著秦越去PK,想一雪前恥,沒想到兩局過後,練錚一局沒贏,又被哥哥召喚回去送貨去了。

    臨走的時候,練錚連那句我還會回來的經典語錄都沒說,他明顯從圍觀粉絲的眼中看到了失望。

    哎,秦越已非昔日阿斗啦。

    秦越今天的戰斗明顯加快了節奏,沒有跟著練錚的步伐走,快速的移動帶來更主動的進攻,每次提前到位都會引發秦越做假動作的欲望。

    練錚提著貨物出發的時候,還在回憶著自己的不足,卻發現,自己也走上了羊腸小道。

    練鋒和黃馬佳聊著天,看著秦越進來,說道︰“練錚現在打不過你了,短短幾天,你從追趕到超越,比

    你的穿線進步還讓我大吃一驚。”

    “那可不,不過我看到秦越下午刻苦的進行力量訓練,我知道原因了。”黃馬佳感嘆到。

    “奧,還要進行力量訓練?秦越,你有什麼想法呢?”練鋒很好奇。

    “我在跟一個老教練學習,要走職業化路線。”秦越自信滿滿的說,“超越了練錚的快感讓他充滿了對未來光明的自信,只要不斷的努力,一定會超越阻擋在自己身前的大山,成就未來。”

    “奧,是說你進步那麼快,職業球員會非常苦的,我們學校有個以前職業球員退下來的,現在總務處。

    他有時候到社團指導一下我們打球,聊到當球員的時候,因為練得強度太大,得不到休息,所以導致了不少傷病,他平時給我們說一定要注意科學的方法,不能讓身體太過疲勞。

    繼續加油,我看好你。”練鋒鼓勵道,如果自己的店里能走出一個職業選手,以後說起來那也是一種榮耀呢。

    “練老板,今天來的晚,跑業務去了嗎?”秦越問了一句,看著黃馬佳還沒穿完,和練鋒找著話題。

    “恩,和學校領導談事情,過來晚了。”

    “那一定是大事吧。”秦越好奇的問。

    “對我來說算大事了,學校的綜合館利用率不高,這次打算改造成10片場地的羽毛球館。

    但是這兩年專項資金緊張,學校用到室外足球場的建設上了,領導想找民間資本來做這個事情。”練鋒沒有隱瞞。

    “那做了錢怎麼收呢?”秦越知道無利不起早的說法,民間資本介入,肯定也要回報才行。

    “工程款會折合成球館的承包費用,學校會把球館承包給民間資本方。”練鋒解釋著。

    “奧,那肯定需要不少錢吧。”秦越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

    “改造費用在200萬,然後費用會沖抵成8年的承包費,也就是說學校以每年25萬的費用把球場承包給民間方,民間方只要一次性拿出200萬對球館進行改造就好了。”

    “哇塞,那麼多錢呀?你要去投嗎?”秦越很好奇的問。

    “我拿來那麼多錢,只是我的創業一直都是學校在支持,他們也知道我做的是羽毛球產品方面的經營,所以提前給我打了招呼,看看能不能吸引到

    資本參與進去。”練鋒說著,“25萬的年租金其實很便宜。

    “我計算過,除去學校一年有幾次大概10天需要無償佔用場地,其他的時間,按照10塊場地每天黃金時間下午5點到-9點的200%的周轉率計算,按每塊場地25元的租金計算,那麼每個月的毛利潤是6萬,除去租金、人工和水電,純利潤大概在2萬,也就是一年的純利潤大概在24萬。”

    秦越听說一年的利潤那麼多,一下來了興趣,“你的計算有沒有問題呢,學校里的羽毛球館有那麼好的生意嗎?”

    練鋒肯定的點點頭,“我以前在社團的時候,幫著學校管理過球館,這些費用和利潤的計算沒有問題,而且這次球館改造,還會多出一塊地方可以做一個機動使用,可以做成一個體育用品店加小型健身房,還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秦越知道學校里的生意一般比較穩定,因為學生都是一個穩定的消費群,還有就是周邊的居民也是很龐大的一個消費群體,羽毛球館一直都是一個非常稀缺的場地資源,按照現在的行情,大概4年就會收回成本。剩下的4年會產生接近200萬的收入,很可觀了。

    “既然那麼好的項目,就想辦法找資金呀。”秦越給練鋒建議。

    “我也知道好呀,特別是母校里也有很多扶持,管理上也會好做一些,就是錢不好辦呀。我自己只能籌的到30萬左右,還是家里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其他的錢就不知道怎麼辦了,這年頭大家都比較缺錢,現金是最缺的。”練鋒有點苦惱。“投入又必須是一次性的。”

    “讓我想想,有個朋友剛好有筆錢,要不去問問他。”

    秦越的聲音響起,讓練鋒看到一絲希望。

    (本章完)

    “我計算過,除去學校一年有幾次大概10天需要無償佔用場地,其他的時間,按照10塊場地每天黃金時間下午5點到-9點的200%的周轉率計算,按每塊場地25元的租金計算,那麼每個月的毛利潤是6萬,除去租金、人工和水電,純利潤大概在2萬,也就是一年的純利潤大概在24萬。”

    秦越听說一年的利潤那麼多,一下來了興趣,“你的計算有沒有問題呢,學校里的羽毛球館有那麼好的生意嗎?”

    練鋒肯定的點點頭,“我以前在社團的時候,幫著學校管理過球館,這些費用和利潤的計算沒有問題,而且這次球館改造,還會多出一塊地方可以做一個機動使用,可以做成一個體育用品店加小型健身房,還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秦越知道學校里的生意一般比較穩定,因為學生都是一個穩定的消費群,還有就是周邊的居民也是很龐大的一個消費群體,羽毛球館一直都是一個非常稀缺的場地資源,按照現在的行情,大概4年就會收回成本。剩下的4年會產生接近200萬的收入,很可觀了。

    “既然那麼好的項目,就想辦法找資金呀。”秦越給練鋒建議。

    “我也知道好呀,特別是母校里也有很多扶持,管理上也會好做一些,就是錢不好辦呀。我自己只能籌的到30萬左右,還是家里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其他的錢就不知道怎麼辦了,這年頭大家都比較缺錢,現金是最缺的。”練鋒有點苦惱。“投入又必須是一次性的。”

    “讓我想想,有個朋友剛好有筆錢,要不去問問他。”

    秦越的聲音響起,讓練鋒看到一絲希望。

    (本章完)

    “我計算過,除去學校一年有幾次大概10天需要無償佔用場地,其他的時間,按照10塊場地每天黃金時間下午5點到-9點的200%的周轉率計算,按每塊場地25元的租金計算,那麼每個月的毛利潤是6萬,除去租金、人工和水電,純利潤大概在2萬,也就是一年的純利潤大概在24萬。”

    秦越听說一年的利潤那麼多,一下來了興趣,“你的計算有沒有問題呢,學校里的羽毛球館有那麼好的生意嗎?”

    練鋒肯定的點點頭,“我以前在社團的時候,幫著學校管理過球館,這些費用和利潤的計算沒有問題,而且這次球館改造,還會多出一塊地方可以做一個機動使用,可以做成一個體育用品店加小型健身房,還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秦越知道學校里的生意一般比較穩定,因為學生都是一個穩定的消費群,還有就是周邊的居民也是很龐大的一個消費群體,羽毛球館一直都是一個非常稀缺的場地資源,按照現在的行情,大概4年就會收回成本。剩下的4年會產生接近200萬的收入,很可觀了。

    “既然那麼好的項目,就想辦法找資金呀。”秦越給練鋒建議。

    “我也知道好呀,特別是母校里也有很多扶持,管理上也會好做一些,就是錢不好辦呀。我自己只能籌的到30萬左右,還是家里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其他的錢就不知道怎麼辦了,這年頭大家都比較缺錢,現金是最缺的。”練鋒有點苦惱。“投入又必須是一次性的。”

    “讓我想想,有個朋友剛好有筆錢,要不去問問他。”

    秦越的聲音響起,讓練鋒看到一絲希望。

    (本章完)

    “我計算過,除去學校一年有幾次大概10天需要無償佔用場地,其他的時間,按照10塊場地每天黃金時間下午5點到-9點的200%的周轉率計算,按每塊場地25元的租金計算,那麼每個月的毛利潤是6萬,除去租金、人工和水電,純利潤大概在2萬,也就是一年的純利潤大概在24萬。”

    秦越听說一年的利潤那麼多,一下來了興趣,“你的計算有沒有問題呢,學校里的羽毛球館有那麼好的生意嗎?”

    練鋒肯定的點點頭,“我以前在社團的時候,幫著學校管理過球館,這些費用和利潤的計算沒有問題,而且這次球館改造,還會多出一塊地方可以做一個機動使用,可以做成一個體育用品店加小型健身房,還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秦越知道學校里的生意一般比較穩定,因為學生都是一個穩定的消費群,還有就是周邊的居民也是很龐大的一個消費群體,羽毛球館一直都是一個非常稀缺的場地資源,按照現在的行情,大概4年就會收回成本。剩下的4年會產生接近200萬的收入,很可觀了。

    “既然那麼好的項目,就想辦法找資金呀。”秦越給練鋒建議。

    “我也知道好呀,特別是母校里也有很多扶持,管理上也會好做一些,就是錢不好辦呀。我自己只能籌的到30萬左右,還是家里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其他的錢就不知道怎麼辦了,這年頭大家都比較缺錢,現金是最缺的。”練鋒有點苦惱。“投入又必須是一次性的。”

    “讓我想想,有個朋友剛好有筆錢,要不去問問他。”

    秦越的聲音響起,讓練鋒看到一絲希望。

    (本章完)

    “我計算過,除去學校一年有幾次大概10天需要無償佔用場地,其他的時間,按照10塊場地每天黃金時間下午5點到-9點的200%的周轉率計算,按每塊場地25元的租金計算,那麼每個月的毛利潤是6萬,除去租金、人工和水電,純利潤大概在2萬,也就是一年的純利潤大概在24萬。”

    秦越听說一年的利潤那麼多,一下來了興趣,“你的計算有沒有問題呢,學校里的羽毛球館有那麼好的生意嗎?”

    練鋒肯定的點點頭,“我以前在社團的時候,幫著學校管理過球館,這些費用和利潤的計算沒有問題,而且這次球館改造,還會多出一塊地方可以做一個機動使用,可以做成一個體育用品店加小型健身房,還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秦越知道學校里的生意一般比較穩定,因為學生都是一個穩定的消費群,還有就是周邊的居民也是很龐大的一個消費群體,羽毛球館一直都是一個非常稀缺的場地資源,按照現在的行情,大概4年就會收回成本。剩下的4年會產生接近200萬的收入,很可觀了。

    “既然那麼好的項目,就想辦法找資金呀。”秦越給練鋒建議。

    “我也知道好呀,特別是母校里也有很多扶持,管理上也會好做一些,就是錢不好辦呀。我自己只能籌的到30萬左右,還是家里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其他的錢就不知道怎麼辦了,這年頭大家都比較缺錢,現金是最缺的。”練鋒有點苦惱。“投入又必須是一次性的。”

    “讓我想想,有個朋友剛好有筆錢,要不去問問他。”

    秦越的聲音響起,讓練鋒看到一絲希望。

    (本章完)

    “我計算過,除去學校一年有幾次大概10天需要無償佔用場地,其他的時間,按照10塊場地每天黃金時間下午5點到-9點的200%的周轉率計算,按每塊場地25元的租金計算,那麼每個月的毛利潤是6萬,除去租金、人工和水電,純利潤大概在2萬,也就是一年的純利潤大概在24萬。”

    秦越听說一年的利潤那麼多,一下來了興趣,“你的計算有沒有問題呢,學校里的羽毛球館有那麼好的生意嗎?”

    練鋒肯定的點點頭,“我以前在社團的時候,幫著學校管理過球館,這些費用和利潤的計算沒有問題,而且這次球館改造,還會多出一塊地方可以做一個機動使用,可以做成一個體育用品店加小型健身房,還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秦越知道學校里的生意一般比較穩定,因為學生都是一個穩定的消費群,還有就是周邊的居民也是很龐大的一個消費群體,羽毛球館一直都是一個非常稀缺的場地資源,按照現在的行情,大概4年就會收回成本。剩下的4年會產生接近200萬的收入,很可觀了。

    “既然那麼好的項目,就想辦法找資金呀。”秦越給練鋒建議。

    “我也知道好呀,特別是母校里也有很多扶持,管理上也會好做一些,就是錢不好辦呀。我自己只能籌的到30萬左右,還是家里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其他的錢就不知道怎麼辦了,這年頭大家都比較缺錢,現金是最缺的。”練鋒有點苦惱。“投入又必須是一次性的。”

    “讓我想想,有個朋友剛好有筆錢,要不去問問他。”

    秦越的聲音響起,讓練鋒看到一絲希望。

    (本章完)

    “我計算過,除去學校一年有幾次大概10天需要無償佔用場地,其他的時間,按照10塊場地每天黃金時間下午5點到-9點的200%的周轉率計算,按每塊場地25元的租金計算,那麼每個月的毛利潤是6萬,除去租金、人工和水電,純利潤大概在2萬,也就是一年的純利潤大概在24萬。”

    秦越听說一年的利潤那麼多,一下來了興趣,“你的計算有沒有問題呢,學校里的羽毛球館有那麼好的生意嗎?”

    練鋒肯定的點點頭,“我以前在社團的時候,幫著學校管理過球館,這些費用和利潤的計算沒有問題,而且這次球館改造,還會多出一塊地方可以做一個機動使用,可以做成一個體育用品店加小型健身房,還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秦越知道學校里的生意一般比較穩定,因為學生都是一個穩定的消費群,還有就是周邊的居民也是很龐大的一個消費群體,羽毛球館一直都是一個非常稀缺的場地資源,按照現在的行情,大概4年就會收回成本。剩下的4年會產生接近200萬的收入,很可觀了。

    “既然那麼好的項目,就想辦法找資金呀。”秦越給練鋒建議。

    “我也知道好呀,特別是母校里也有很多扶持,管理上也會好做一些,就是錢不好辦呀。我自己只能籌的到30萬左右,還是家里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其他的錢就不知道怎麼辦了,這年頭大家都比較缺錢,現金是最缺的。”練鋒有點苦惱。“投入又必須是一次性的。”

    “讓我想想,有個朋友剛好有筆錢,要不去問問他。”

    秦越的聲音響起,讓練鋒看到一絲希望。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