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章 金剛戰三

    “好呀,”練鋒很興奮的說道。“管理上我們都有成熟的經驗,到時候我們按照投資比例進行股份劃分。這些都沒有任何問題。”

    黃馬佳給最後一把穿好的拍子打了個結,也听得蠢蠢欲動,可惜囊中羞澀,打消了升騰起的一點點小念頭。

    “那行,我現在就回去想辦法。”秦越心中早有了一個最佳的對象,那就是白小凡。

    如果能把他的資金鎖定在球館的投資上,對他來說首先資金的投資風險是很小的,而且回報率非常高,同時還會帶來一個長期的投資對象。

    最關鍵的是可以在資金鏈上消除他在賭博上的一些隱患,通過這種手段慢慢的達到消除心癮的狀態。

    清風襲來,黃馬佳崇拜的看著秦越,“天才,如果你能拉到這筆資金,到時候把兄弟我想到哈,我給你打工嘛。”

    秦越笑了起來,“我只是拉資金而已,想到可以幫個朋友的忙,那筆錢對他來說目前不是幸福,反而是個可能帶來痛苦的果實,即使成功了,我也得不到好處。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做一個拉線小王子吧。”

    “奧,這樣的呀,不錯,從這點看的出來你很講義氣,夠朋友,不管咋樣,以後有機會,一定要想到我哈。”黃馬佳明白秦越的心意後,更產生了一絲欽佩的感覺,能為朋友著想的人一定是可以信賴的人。

    “那是肯定的,你是哥的御用拉線師的嘛。忘了誰也不能忘了你。”秦越不知道自己的善良慢慢的在朋友的心里埋下了一顆小小的種子,慢慢的被心房滋潤著,生根發芽。

    送黃馬佳進了地鐵站,秦越給白小凡發著微信︰“在哪兒,有事情和你商量。”

    過了一刻鐘才收到白小凡的信息,“我在喜悅廣場二樓搏擊館,來找我嘛。”

    秦越當然知道搏擊館,當時救白小凡的AED就是從那兒借的,他在那兒干啥呢?

    當秦越看著帶著頭盔晃過來,又晃過去,躲避著對手,不時的打出一記似直像擺的拳法時,失去了觀看的興趣,心想著近視眼白小凡估計連對手的拳頭在哪里看起來都是模糊的,居然想著打架,真是搏擊中的戰斗

    雞呀。

    旁邊另外的拳台上,兩個人在激烈的進行交戰,秦越被吸引了過去。

    一個身高1.9米,秦越一眼認出了就是上次借AED那個大漢。穿著短褲、背心,秦越才看到這位猛男的肌肉,一塊塊的像健美運動員,大腿很粗,估計和苗條美女的腰差不多了,小腿的肌肉鼓鼓的,線條分明的大臂如銅澆鐵鑄一般。

    好一個鐵金剛,秦越心里暗贊。

    大漢的體重據目測至少有200多斤,但是步伐卻並不笨重。

    拳擊的步伐對腿部的力量要求很高,而且在移動的時候,身體需要隨時保持平衡,讓自己處于防守和進攻的最佳位置。

    步伐對于拳擊有多重要,有一個小故事可以說明。

    20世紀前的拳擊比賽,運動員如果運用步法來避開對手的攻擊,是被視為膽怯的行為。

    1892年9月7日,拳擊史上劃時代的事件出現了。美國舊金山銀行職員詹姆斯•科貝特運用靈活的腳步移動,躲開少年大力士——約翰•沙利文強有力的打擊,象逗小孩玩一樣打擊沙利文,終于獲得勝利,轟動了拳擊界。

    這一新戰法,從而逐漸摒棄以前那種呆板的拳賽,為拳擊界所廣泛采用,發展到今天的拳擊步法。

    拳王阿里就是以步伐聞名天下,美國總統對他的評價是︰飄浮如粉蝶,沖刺若黃蜂。

    場上兩個人的步伐雖然沒有如此驚艷,但是也吸引著秦越的目光。

    另外的一名對手身高在1.8米,體重也輕的多,腳步更輕靈,不斷的閃轉騰挪,利用出色的步伐來調整位置,在大漢遇到防守出現漏洞的時候就猛攻幾下,試圖打亂大漢的平衡。

    兩個人的攻防轉換很快,大漢的攻擊更多,但是對手的閃避高,有效擊打很少。

    大漢突然一記重拳,沒有擊中對手,重心看樣子有點失去,對手看到機會非常難得,迅速的用沖刺步伐,試圖發起猛攻。

    秦越一直觀察著兩人的交戰,發現大漢的上身在搖擺,但是下盤並沒有失去位置,可能是個戰術,忍不住叫了一聲︰“圈套。”

    果然大漢輕松的用左側步閃過對手的攻擊,一記直拳,正中對手的頭盔,KO。

    場邊一片喝彩聲,這個戰術太漂亮了,主要是攻擊露出的破綻太逼真了

    ,以至于對手上了當。

    大漢脫去頭盔,眼光轉到秦越的臉上,“這位小兄弟,怎麼覺得有些面熟,剛才我的戰術被你看出來了,一定是高手吧。”

    秦越連忙擺手,被誤認為踢館的就搞笑了,自己這小身板如果和他PK羽毛球,那肯定不怕,打拳估計明天只有去掛牟主任的骨科了。“我上次在你這里借了AED去一樓救人的,還記得嗎?”

    “奧,想起來了,那個很冷靜的年青人。”大漢介紹著自己,“你好,我是這里的館主——戰三,請問小兄弟名號。”

    秦越知道戰三可能認為自己是練家子,連忙解釋︰“叫我秦越就是了,我不會搏擊,是打羽毛球的。”

    戰三很奇怪,問到︰“那你怎麼會看出我的戰術的呢?這招我認為假動作還是很逼真的,算是比較擅長的一招殺手 了。”

    秦越笑著說︰“我也是亂說的,當是我看你的上身雖然有嚴重的傾斜,看起來像失去平衡,但是步伐不亂,下盤很穩,而且發力並不強,我就猜測可能是個圈套。”

    “秦兄弟好樣的,一個外行人居然能看穿我的戰術,不錯,不錯,不知道來這里是不是想學搏擊呢?如果是的話,我可以教你。”戰三好奇的問,心里對這個少年產生了興趣。超強的觀察力,冷靜的分析和判斷,其實是一個好的搏擊選手必備的心理素質,很多身體條件非常好的選手不能再跨越一步,走向更高的台階,往往都是因為心理的原因。

    “秦越是來找我的。”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本章完)

    大漢脫去頭盔,眼光轉到秦越的臉上,“這位小兄弟,怎麼覺得有些面熟,剛才我的戰術被你看出來了,一定是高手吧。”

    秦越連忙擺手,被誤認為踢館的就搞笑了,自己這小身板如果和他PK羽毛球,那肯定不怕,打拳估計明天只有去掛牟主任的骨科了。“我上次在你這里借了AED去一樓救人的,還記得嗎?”

    “奧,想起來了,那個很冷靜的年青人。”大漢介紹著自己,“你好,我是這里的館主——戰三,請問小兄弟名號。”

    秦越知道戰三可能認為自己是練家子,連忙解釋︰“叫我秦越就是了,我不會搏擊,是打羽毛球的。”

    戰三很奇怪,問到︰“那你怎麼會看出我的戰術的呢?這招我認為假動作還是很逼真的,算是比較擅長的一招殺手 了。”

    秦越笑著說︰“我也是亂說的,當是我看你的上身雖然有嚴重的傾斜,看起來像失去平衡,但是步伐不亂,下盤很穩,而且發力並不強,我就猜測可能是個圈套。”

    “秦兄弟好樣的,一個外行人居然能看穿我的戰術,不錯,不錯,不知道來這里是不是想學搏擊呢?如果是的話,我可以教你。”戰三好奇的問,心里對這個少年產生了興趣。超強的觀察力,冷靜的分析和判斷,其實是一個好的搏擊選手必備的心理素質,很多身體條件非常好的選手不能再跨越一步,走向更高的台階,往往都是因為心理的原因。

    “秦越是來找我的。”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本章完)

    大漢脫去頭盔,眼光轉到秦越的臉上,“這位小兄弟,怎麼覺得有些面熟,剛才我的戰術被你看出來了,一定是高手吧。”

    秦越連忙擺手,被誤認為踢館的就搞笑了,自己這小身板如果和他PK羽毛球,那肯定不怕,打拳估計明天只有去掛牟主任的骨科了。“我上次在你這里借了AED去一樓救人的,還記得嗎?”

    “奧,想起來了,那個很冷靜的年青人。”大漢介紹著自己,“你好,我是這里的館主——戰三,請問小兄弟名號。”

    秦越知道戰三可能認為自己是練家子,連忙解釋︰“叫我秦越就是了,我不會搏擊,是打羽毛球的。”

    戰三很奇怪,問到︰“那你怎麼會看出我的戰術的呢?這招我認為假動作還是很逼真的,算是比較擅長的一招殺手 了。”

    秦越笑著說︰“我也是亂說的,當是我看你的上身雖然有嚴重的傾斜,看起來像失去平衡,但是步伐不亂,下盤很穩,而且發力並不強,我就猜測可能是個圈套。”

    “秦兄弟好樣的,一個外行人居然能看穿我的戰術,不錯,不錯,不知道來這里是不是想學搏擊呢?如果是的話,我可以教你。”戰三好奇的問,心里對這個少年產生了興趣。超強的觀察力,冷靜的分析和判斷,其實是一個好的搏擊選手必備的心理素質,很多身體條件非常好的選手不能再跨越一步,走向更高的台階,往往都是因為心理的原因。

    “秦越是來找我的。”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本章完)

    大漢脫去頭盔,眼光轉到秦越的臉上,“這位小兄弟,怎麼覺得有些面熟,剛才我的戰術被你看出來了,一定是高手吧。”

    秦越連忙擺手,被誤認為踢館的就搞笑了,自己這小身板如果和他PK羽毛球,那肯定不怕,打拳估計明天只有去掛牟主任的骨科了。“我上次在你這里借了AED去一樓救人的,還記得嗎?”

    “奧,想起來了,那個很冷靜的年青人。”大漢介紹著自己,“你好,我是這里的館主——戰三,請問小兄弟名號。”

    秦越知道戰三可能認為自己是練家子,連忙解釋︰“叫我秦越就是了,我不會搏擊,是打羽毛球的。”

    戰三很奇怪,問到︰“那你怎麼會看出我的戰術的呢?這招我認為假動作還是很逼真的,算是比較擅長的一招殺手 了。”

    秦越笑著說︰“我也是亂說的,當是我看你的上身雖然有嚴重的傾斜,看起來像失去平衡,但是步伐不亂,下盤很穩,而且發力並不強,我就猜測可能是個圈套。”

    “秦兄弟好樣的,一個外行人居然能看穿我的戰術,不錯,不錯,不知道來這里是不是想學搏擊呢?如果是的話,我可以教你。”戰三好奇的問,心里對這個少年產生了興趣。超強的觀察力,冷靜的分析和判斷,其實是一個好的搏擊選手必備的心理素質,很多身體條件非常好的選手不能再跨越一步,走向更高的台階,往往都是因為心理的原因。

    “秦越是來找我的。”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本章完)

    大漢脫去頭盔,眼光轉到秦越的臉上,“這位小兄弟,怎麼覺得有些面熟,剛才我的戰術被你看出來了,一定是高手吧。”

    秦越連忙擺手,被誤認為踢館的就搞笑了,自己這小身板如果和他PK羽毛球,那肯定不怕,打拳估計明天只有去掛牟主任的骨科了。“我上次在你這里借了AED去一樓救人的,還記得嗎?”

    “奧,想起來了,那個很冷靜的年青人。”大漢介紹著自己,“你好,我是這里的館主——戰三,請問小兄弟名號。”

    秦越知道戰三可能認為自己是練家子,連忙解釋︰“叫我秦越就是了,我不會搏擊,是打羽毛球的。”

    戰三很奇怪,問到︰“那你怎麼會看出我的戰術的呢?這招我認為假動作還是很逼真的,算是比較擅長的一招殺手 了。”

    秦越笑著說︰“我也是亂說的,當是我看你的上身雖然有嚴重的傾斜,看起來像失去平衡,但是步伐不亂,下盤很穩,而且發力並不強,我就猜測可能是個圈套。”

    “秦兄弟好樣的,一個外行人居然能看穿我的戰術,不錯,不錯,不知道來這里是不是想學搏擊呢?如果是的話,我可以教你。”戰三好奇的問,心里對這個少年產生了興趣。超強的觀察力,冷靜的分析和判斷,其實是一個好的搏擊選手必備的心理素質,很多身體條件非常好的選手不能再跨越一步,走向更高的台階,往往都是因為心理的原因。

    “秦越是來找我的。”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本章完)

    大漢脫去頭盔,眼光轉到秦越的臉上,“這位小兄弟,怎麼覺得有些面熟,剛才我的戰術被你看出來了,一定是高手吧。”

    秦越連忙擺手,被誤認為踢館的就搞笑了,自己這小身板如果和他PK羽毛球,那肯定不怕,打拳估計明天只有去掛牟主任的骨科了。“我上次在你這里借了AED去一樓救人的,還記得嗎?”

    “奧,想起來了,那個很冷靜的年青人。”大漢介紹著自己,“你好,我是這里的館主——戰三,請問小兄弟名號。”

    秦越知道戰三可能認為自己是練家子,連忙解釋︰“叫我秦越就是了,我不會搏擊,是打羽毛球的。”

    戰三很奇怪,問到︰“那你怎麼會看出我的戰術的呢?這招我認為假動作還是很逼真的,算是比較擅長的一招殺手 了。”

    秦越笑著說︰“我也是亂說的,當是我看你的上身雖然有嚴重的傾斜,看起來像失去平衡,但是步伐不亂,下盤很穩,而且發力並不強,我就猜測可能是個圈套。”

    “秦兄弟好樣的,一個外行人居然能看穿我的戰術,不錯,不錯,不知道來這里是不是想學搏擊呢?如果是的話,我可以教你。”戰三好奇的問,心里對這個少年產生了興趣。超強的觀察力,冷靜的分析和判斷,其實是一個好的搏擊選手必備的心理素質,很多身體條件非常好的選手不能再跨越一步,走向更高的台階,往往都是因為心理的原因。

    “秦越是來找我的。”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本章完)

    大漢脫去頭盔,眼光轉到秦越的臉上,“這位小兄弟,怎麼覺得有些面熟,剛才我的戰術被你看出來了,一定是高手吧。”

    秦越連忙擺手,被誤認為踢館的就搞笑了,自己這小身板如果和他PK羽毛球,那肯定不怕,打拳估計明天只有去掛牟主任的骨科了。“我上次在你這里借了AED去一樓救人的,還記得嗎?”

    “奧,想起來了,那個很冷靜的年青人。”大漢介紹著自己,“你好,我是這里的館主——戰三,請問小兄弟名號。”

    秦越知道戰三可能認為自己是練家子,連忙解釋︰“叫我秦越就是了,我不會搏擊,是打羽毛球的。”

    戰三很奇怪,問到︰“那你怎麼會看出我的戰術的呢?這招我認為假動作還是很逼真的,算是比較擅長的一招殺手 了。”

    秦越笑著說︰“我也是亂說的,當是我看你的上身雖然有嚴重的傾斜,看起來像失去平衡,但是步伐不亂,下盤很穩,而且發力並不強,我就猜測可能是個圈套。”

    “秦兄弟好樣的,一個外行人居然能看穿我的戰術,不錯,不錯,不知道來這里是不是想學搏擊呢?如果是的話,我可以教你。”戰三好奇的問,心里對這個少年產生了興趣。超強的觀察力,冷靜的分析和判斷,其實是一個好的搏擊選手必備的心理素質,很多身體條件非常好的選手不能再跨越一步,走向更高的台階,往往都是因為心理的原因。

    “秦越是來找我的。”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