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戰三的禮物

    打完比賽的白小凡一臉汗水的站在旁邊,“秦越,不好意思,讓你等久了。”

    “那麼客氣,我正好跟戰館主學了兩招,挺好的,對了,我當時救你就是從他們館借的AED,說起來,還真是有緣呢。”秦越感慨道。

    “奧,那改天我一定要請館主吃個飯,表達謝意,我叫白小凡。”

    戰三伸過一雙蒲扇樣的大手,“你好,我是這兒的館主,叫我戰三就是了。”

    “戰館主,我暫時還不想拜師學藝,因為現在我正在學羽毛球,要向職業道路發展,就不好安排時間了。”秦越跟戰三解釋著。

    “那太遺憾了,秦越,如果你來學搏擊,我可以做你師父,免費教你,你好好考慮一下,隨時都可以過來跟我講。”戰三對秦越的感覺很好,一個是身體條件不錯,明顯的很有爆發力,還有就是心理素質非常好,這從剛才的分析和上次救人也能看的出來。

    特別是品性也不錯,能救人的人一定會有武德,這也是很多師父喜歡收心地樸實的人做弟子的想法。

    一個武德不好的徒弟,除了到處惹事,影響師父的口碑,還很難管理,即使再有天賦,也不好教導。

    “非常感謝了,戰館主,如果有機會,一定會向您請教的。”秦越很感動,這種人生中的緣分,模模糊糊的有點像命中注定,就好像劉伯通也是對自己有知遇之恩,傾囊相授。

    “秦越,你和戰館主先聊一會,我去沖個澡就出來。”白小凡擦著頭上出不完的汗。

    戰三招呼著秦越坐到吧台的板凳上聊,讓美女拿了一瓶飲料,秦越看了一眼,不是救人那天值班的。

    了解到秦越現在的情況後,戰三說著︰“既然有了一個大的目標,就要不斷的制定小目標,然後去完成這個小目標。

    “去體院的集訓應該是個不錯的機會,不管如何,我認為你一定要去爭奪第一名,不要認為不可能,只要有了想去奪冠的目標,就一定有實現的機會。”

    “好的,謝謝戰館主給我的指導。”秦越真誠的說到。

    “不要那麼客氣,如果你要練習器械力量的話,可以到我這兒來。”說

    著戰三讓吧台美女取了一張卡,“這個是我們俱樂部的內部卡,平時憑這個卡,可以過來訓練,一定不要客氣,職業運動,會有很多困難,因為我以前也是這樣過來的。”

    看的出來,戰三也是個有故事的人,秦越有些猶豫,畢竟和他沒有多少接觸,無功不受祿。

    “拿著,這本來就不是啥稀罕的東西,只是一個來我這兒湊個熱鬧的門票,如果有朋友想練搏擊,就介紹過來,也當對三哥的支持了。”戰三看出了秦越的糾結,解釋著。

    秦越收下了這張卡,戰三讓美女在前台錄入了資料,告訴秦越隨時都可以過來,這里的設備器材都可以使用。

    告別了戰三,白小凡說要請秦越吃麥當勞,補充一下消耗的體力。

    秦越對這種高熱量的食物當然是來者不拒,畢竟不像健美運動員,就連雞肉都是只能用開水煮煮就吃了,不知道犧牲了多少能感受美食的樂趣。

    “秦越,這麼晚找我一定有重要的事吧。”白小凡拈起一根著薯條蘸著番茄醬享受著。

    “恩,我覺得挺重要的。”秦越啃著雞翅,“最近你怎麼樣?有沒有想復賭的那種心理。”

    秦越沒有直接把投資的事情說出來,是想了解白小凡的狀態,有的放矢。

    如果他還是對賭博控制不住,那麼這件事就勢在必行,如果他狀態有所穩定,那麼秦越就會把這件事當做一個建議,看白小凡自己的想法。

    “還是不好,所以我報了個搏擊班,就是想把自己折騰的筋疲力盡,沒有時間想那個事。”白小凡給秦越說著自己的煩惱,“我上次听你的,把所以跟賭博有關的好友都屏蔽,沒有聯系了。

    但是現在的網絡好發達,每次一打開網頁,各種彈幕出來的都是關于那些的網站,每關一次都是對我的考驗。

    那兩本書我也反復的在看,說的太有道理了,我已經能自己判斷以前遭遇的一些問題了,只是還有些僥幸的心理在時不時的勾引我再去嘗試一下。

    “秦越,你一定要幫我想想辦法,感覺現在這種狀態控制不了多久。”

    白小凡灌下一大口可樂,涼意順著口腔一直流到胃里,他愜意的伸了個懶腰。

    “恩,賭徒反復的問

    題是個很復雜的事情,我也只能盡力而為,去給你分析,決定還是要你來下。”秦越斟酌著詞語,“現在有個非常好的機會,你想不想了解。”

    “秦越,你只管說,我洗耳恭听。”白小凡把身子坐直,嚴肅了起來。

    “是這樣的,你還記得我上次給你的建議嗎?

    戒賭最關鍵的一步是讓你的現金變成不容易變現的資產,這樣會增加你參賭的一些難度。

    當然這對沒有控制力的一些人來說,也是沒有意義的,很多人用各種貸款套取現金來進行賭博,我相信你的素質,還有一定的控制力,不會輕易去這麼做。

    “那麼對你來說,我們就會去做這一步,把現金變成投資,並且不易變現,然後慢慢去隔離賭博的圈子,戒除心癮。”

    白小凡很聰明,一下明白了秦越想做的事情,“是找到什麼項目投資了嗎?你說。”

    秦越對白小凡的敏銳很佩服,他曾經的成功並非是毫無原因的,只是面對賭博這個怪獸無能為力,住在人心里的東西,帶著與生俱來的超強生存能力。“是這樣的,我現在兼職的店的老板,目前有一個投資羽毛球館的機會。

    這個項目他評估過,安全性很高,是他母校的球館改造,然後這個費用會用8年的承包費來抵扣。

    前期是一次性投入,後面是慢慢的回收成本,產生收益。

    “他的資金只有30萬,所以要籌集剩余的資金,否則就拿不到這個項目。”

    秦越用最簡單的話先把這個事情表述了一遍。

    白小凡明顯的比較感興趣,“我要怎麼做呢?”

    (本章完)

    “秦越,你只管說,我洗耳恭听。”白小凡把身子坐直,嚴肅了起來。

    “是這樣的,你還記得我上次給你的建議嗎?

    戒賭最關鍵的一步是讓你的現金變成不容易變現的資產,這樣會增加你參賭的一些難度。

    當然這對沒有控制力的一些人來說,也是沒有意義的,很多人用各種貸款套取現金來進行賭博,我相信你的素質,還有一定的控制力,不會輕易去這麼做。

    “那麼對你來說,我們就會去做這一步,把現金變成投資,並且不易變現,然後慢慢去隔離賭博的圈子,戒除心癮。”

    白小凡很聰明,一下明白了秦越想做的事情,“是找到什麼項目投資了嗎?你說。”

    秦越對白小凡的敏銳很佩服,他曾經的成功並非是毫無原因的,只是面對賭博這個怪獸無能為力,住在人心里的東西,帶著與生俱來的超強生存能力。“是這樣的,我現在兼職的店的老板,目前有一個投資羽毛球館的機會。

    這個項目他評估過,安全性很高,是他母校的球館改造,然後這個費用會用8年的承包費來抵扣。

    前期是一次性投入,後面是慢慢的回收成本,產生收益。

    “他的資金只有30萬,所以要籌集剩余的資金,否則就拿不到這個項目。”

    秦越用最簡單的話先把這個事情表述了一遍。

    白小凡明顯的比較感興趣,“我要怎麼做呢?”

    (本章完)

    “秦越,你只管說,我洗耳恭听。”白小凡把身子坐直,嚴肅了起來。

    “是這樣的,你還記得我上次給你的建議嗎?

    戒賭最關鍵的一步是讓你的現金變成不容易變現的資產,這樣會增加你參賭的一些難度。

    當然這對沒有控制力的一些人來說,也是沒有意義的,很多人用各種貸款套取現金來進行賭博,我相信你的素質,還有一定的控制力,不會輕易去這麼做。

    “那麼對你來說,我們就會去做這一步,把現金變成投資,並且不易變現,然後慢慢去隔離賭博的圈子,戒除心癮。”

    白小凡很聰明,一下明白了秦越想做的事情,“是找到什麼項目投資了嗎?你說。”

    秦越對白小凡的敏銳很佩服,他曾經的成功並非是毫無原因的,只是面對賭博這個怪獸無能為力,住在人心里的東西,帶著與生俱來的超強生存能力。“是這樣的,我現在兼職的店的老板,目前有一個投資羽毛球館的機會。

    這個項目他評估過,安全性很高,是他母校的球館改造,然後這個費用會用8年的承包費來抵扣。

    前期是一次性投入,後面是慢慢的回收成本,產生收益。

    “他的資金只有30萬,所以要籌集剩余的資金,否則就拿不到這個項目。”

    秦越用最簡單的話先把這個事情表述了一遍。

    白小凡明顯的比較感興趣,“我要怎麼做呢?”

    (本章完)

    “秦越,你只管說,我洗耳恭听。”白小凡把身子坐直,嚴肅了起來。

    “是這樣的,你還記得我上次給你的建議嗎?

    戒賭最關鍵的一步是讓你的現金變成不容易變現的資產,這樣會增加你參賭的一些難度。

    當然這對沒有控制力的一些人來說,也是沒有意義的,很多人用各種貸款套取現金來進行賭博,我相信你的素質,還有一定的控制力,不會輕易去這麼做。

    “那麼對你來說,我們就會去做這一步,把現金變成投資,並且不易變現,然後慢慢去隔離賭博的圈子,戒除心癮。”

    白小凡很聰明,一下明白了秦越想做的事情,“是找到什麼項目投資了嗎?你說。”

    秦越對白小凡的敏銳很佩服,他曾經的成功並非是毫無原因的,只是面對賭博這個怪獸無能為力,住在人心里的東西,帶著與生俱來的超強生存能力。“是這樣的,我現在兼職的店的老板,目前有一個投資羽毛球館的機會。

    這個項目他評估過,安全性很高,是他母校的球館改造,然後這個費用會用8年的承包費來抵扣。

    前期是一次性投入,後面是慢慢的回收成本,產生收益。

    “他的資金只有30萬,所以要籌集剩余的資金,否則就拿不到這個項目。”

    秦越用最簡單的話先把這個事情表述了一遍。

    白小凡明顯的比較感興趣,“我要怎麼做呢?”

    (本章完)

    “秦越,你只管說,我洗耳恭听。”白小凡把身子坐直,嚴肅了起來。

    “是這樣的,你還記得我上次給你的建議嗎?

    戒賭最關鍵的一步是讓你的現金變成不容易變現的資產,這樣會增加你參賭的一些難度。

    當然這對沒有控制力的一些人來說,也是沒有意義的,很多人用各種貸款套取現金來進行賭博,我相信你的素質,還有一定的控制力,不會輕易去這麼做。

    “那麼對你來說,我們就會去做這一步,把現金變成投資,並且不易變現,然後慢慢去隔離賭博的圈子,戒除心癮。”

    白小凡很聰明,一下明白了秦越想做的事情,“是找到什麼項目投資了嗎?你說。”

    秦越對白小凡的敏銳很佩服,他曾經的成功並非是毫無原因的,只是面對賭博這個怪獸無能為力,住在人心里的東西,帶著與生俱來的超強生存能力。“是這樣的,我現在兼職的店的老板,目前有一個投資羽毛球館的機會。

    這個項目他評估過,安全性很高,是他母校的球館改造,然後這個費用會用8年的承包費來抵扣。

    前期是一次性投入,後面是慢慢的回收成本,產生收益。

    “他的資金只有30萬,所以要籌集剩余的資金,否則就拿不到這個項目。”

    秦越用最簡單的話先把這個事情表述了一遍。

    白小凡明顯的比較感興趣,“我要怎麼做呢?”

    (本章完)

    “秦越,你只管說,我洗耳恭听。”白小凡把身子坐直,嚴肅了起來。

    “是這樣的,你還記得我上次給你的建議嗎?

    戒賭最關鍵的一步是讓你的現金變成不容易變現的資產,這樣會增加你參賭的一些難度。

    當然這對沒有控制力的一些人來說,也是沒有意義的,很多人用各種貸款套取現金來進行賭博,我相信你的素質,還有一定的控制力,不會輕易去這麼做。

    “那麼對你來說,我們就會去做這一步,把現金變成投資,並且不易變現,然後慢慢去隔離賭博的圈子,戒除心癮。”

    白小凡很聰明,一下明白了秦越想做的事情,“是找到什麼項目投資了嗎?你說。”

    秦越對白小凡的敏銳很佩服,他曾經的成功並非是毫無原因的,只是面對賭博這個怪獸無能為力,住在人心里的東西,帶著與生俱來的超強生存能力。“是這樣的,我現在兼職的店的老板,目前有一個投資羽毛球館的機會。

    這個項目他評估過,安全性很高,是他母校的球館改造,然後這個費用會用8年的承包費來抵扣。

    前期是一次性投入,後面是慢慢的回收成本,產生收益。

    “他的資金只有30萬,所以要籌集剩余的資金,否則就拿不到這個項目。”

    秦越用最簡單的話先把這個事情表述了一遍。

    白小凡明顯的比較感興趣,“我要怎麼做呢?”

    (本章完)

    “秦越,你只管說,我洗耳恭听。”白小凡把身子坐直,嚴肅了起來。

    “是這樣的,你還記得我上次給你的建議嗎?

    戒賭最關鍵的一步是讓你的現金變成不容易變現的資產,這樣會增加你參賭的一些難度。

    當然這對沒有控制力的一些人來說,也是沒有意義的,很多人用各種貸款套取現金來進行賭博,我相信你的素質,還有一定的控制力,不會輕易去這麼做。

    “那麼對你來說,我們就會去做這一步,把現金變成投資,並且不易變現,然後慢慢去隔離賭博的圈子,戒除心癮。”

    白小凡很聰明,一下明白了秦越想做的事情,“是找到什麼項目投資了嗎?你說。”

    秦越對白小凡的敏銳很佩服,他曾經的成功並非是毫無原因的,只是面對賭博這個怪獸無能為力,住在人心里的東西,帶著與生俱來的超強生存能力。“是這樣的,我現在兼職的店的老板,目前有一個投資羽毛球館的機會。

    這個項目他評估過,安全性很高,是他母校的球館改造,然後這個費用會用8年的承包費來抵扣。

    前期是一次性投入,後面是慢慢的回收成本,產生收益。

    “他的資金只有30萬,所以要籌集剩余的資金,否則就拿不到這個項目。”

    秦越用最簡單的話先把這個事情表述了一遍。

    白小凡明顯的比較感興趣,“我要怎麼做呢?”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