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種酒的故事(一)

    去年,爺爺到容市玩,參加了一個學校退休員工組織的活動。

    爺爺和爸爸是一個單位的,退了休在容市的員工會經常舉辦一些單位組織的聚餐活動,還有一些就是社會上的公司出錢,來舉辦的一些活動。

    這次的活動就是一家私人的酒廠主辦的,每家有兩個名額。

    因為奶奶在老家,爺爺的歲數大了,媽媽就讓秦越陪爺爺一起去,照應一下。

    兩天的行程,路程很短,離容市只有30公里,食宿都包了,是參觀當地一家酒廠。

    爺爺之所以感興趣,是因為他年青的時候曾經在沿海的一家小酒廠做過三年的技術員,每次和秦越吹起牛,都要說說那些酒廠的光屁股工人,如何在炎熱的夏天赤著腳奮戰在槽坊的故事。

    還好秦越不喝酒,否則想想那種光著腳丫子奮力踩踏的場面估計就醉了,當然現在的環境也有了變化,據報道有些酒廠工人都要規定穿塑膠靴了。

    不管如何,秦越和爺爺對這次參觀之旅都充滿了極大的熱情。

    7月中旬的一天清晨,秦越和爺爺坐上了公司準備的大巴,一共55個人,除了秦越是個年青人,其他都是學校的退休職工,一個司機,兩個導游,一男一女,也是20出頭的年青人。

    去的路上,兩個導游組織著老人們表演節目,勾起了老人們那些青春的記憶,一首首老歌飄揚在行進的車里,溫馨而愉快。

    學校里有個組織的女老師,叫張慶魚,給大家介紹著這次的活動,說本來388元的費用只要58元,其他都由酒廠承擔,還讓大家不要到處宣傳,是因為她和這家公司的老板談的比較默契,老板平時最尊重老師了,所以才會有這次打到骨折的文化之旅。

    老師們非常開心,其實退休的人和社會有點脫節,平時除了在小區打打麻將,買買菜,帶帶小孩,很少有跟同事在一起相聚的時間,自己的兒女也忙于工作,很少去關心老人,所以他們的內心經常處于一種孤獨的狀態,是那種找不到人去傾述的獨孤感。

    大家太享受這種美妙的相處,很快車就到了這個臨近的小城市。

    首先去的是這家酒廠建

    造的一家酒品博物館,里面展示的都是些跟酒相關的器皿和文化產品,然後是一些稀奇古怪的藏品,什麼金楠木的座椅,108碗用石頭拼成的菜品,取名叫做滿漢全席。

    最不可思議的是里面居然還有巧克力蛋糕和漢堡這些洋快餐。

    秦越忙著給爺爺拍照,其樂融融。

    之後的景點是酒廠的種酒區,秦越和爺爺認真的听導游講著種酒的由來。

    從前有一個家境不好的青年,一次偶然的機會在街上買了兩大壇散酒,只喝了一點,味道很普通。

    因為參軍,家里其他人不喝酒,于是年青人就把這兩壇酒挖了個坑埋在了自己院子的地里面。

    3年後,小伙子參軍回來了,想起了還有兩壇酒,于是挖了出來,沒想到變得特別好喝。

    這家酒廠老板听說了,過來一嘗,真的比茅台還好喝呢?當然導游的嘴里說出來的話,一定要相信,和這種傳奇酒比起來,茅台算什麼呢?

    于是酒廠老板高價收購了回去,找技師不眠不休的研究了10天10夜,後來發現應該是埋這個酒的地方很神奇,是傳說中的風水寶地,而且只有區區數畝,就是現在酒廠的種酒區。

    秦越听著導游的故事,不禁神往,繼續往里面閑逛,試圖吸收些仙靈之氣,不小心走到了另外一個導游帶的團那兒,發現講的故事大同小異,但是口才更好,故事性比剛才那個還要吸引人的多。

    轉到種酒區後面的儲酒罐的地方,高大的不袗罐子上都貼的有公司抵押或銀行抵押的標簽,秦越明白這應該是資產做了貸款或債務抵押的情況。看樣子不光缺錢,經營上還有問題。

    中午在外面的館子吃了一頓飯,菜的味道讓秦越至今回味起,嘴里還冒著酸水。

    還好老年人對美食的欲望要低些,沒有什麼意見,都是苦日子出身的,有的吃就好了,講究不要太多。

    休息了有一個小時,下午兩點半在公司的會議室集合參加一個公司的美酒推廣會。

    四個單位,200多人,分區坐在了大型的會議室里。

    舞台上,公司的員工組成的文藝團表演著舞蹈、唱歌和地方話小品。清一色老人觀眾感受著不亞于春晚帶來的視听沖擊,有些陶醉。

    秦越的

    眼光稍稍高些,所以不太能接受演員們蹩腳的普通話和跑調的歌唱表演,不過還好,一個矮壯,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在美女主持的介紹下跑上了舞台,把外衣一拖,一身的腱子肉把白襯衣鼓的滿滿的,一下征服了台下的老年粉絲們。

    扯著紅紅的領帶,被稱為杜總的男子開始了激情澎湃的演講。

    從自己當兵的光榮經歷,到為了救災走上一線,傳奇般和現在酒廠老板睡到了一間屋子里,秉燭夜談,惺惺相惜,結為異姓兄弟,于是依然放棄自己的事業來幫酒廠老板創業。

    老人們既對杜總的軍旅榮耀感到敬佩,又對犧牲自我,成就兄弟的奉獻精神感動不已,在他們的心目中,杜總就是一個純粹的人,善良的人,為了民族工業崛起而奮斗不息的人。

    杜總闡述著企業文化,把自己酒廠的酒定義為獨一無二的藥香型的龍頭老大,信誓旦旦提出了3年超越茅台稱為國酒之王的口號。並且在價格上也要趕茅超五。

    充滿了個人魅力的杜總毫不掩飾自己文化的程度不高,但是一再強調公司員工最低都是大學專科學歷,研究生和博士都是公司的核心員工。

    對于那些人品不好,即使學歷再高的員工,一樣嚴格開除,最近3年,已經開除了587名。

    杜總的低調,掩飾不住對公司突飛猛進的喜悅,不斷喊出的口號,也一遍遍征服著很少追星的老年粉絲們。

    而著秦越的記憶中,車上公司導游似乎說的他們是本地土地被征用,而得到的就業崗位,學歷一個是初中,一個是高中沒畢業。

    難道秦越的听力出了問題嗎?

    (本章完)

    扯著紅紅的領帶,被稱為杜總的男子開始了激情澎湃的演講。

    從自己當兵的光榮經歷,到為了救災走上一線,傳奇般和現在酒廠老板睡到了一間屋子里,秉燭夜談,惺惺相惜,結為異姓兄弟,于是依然放棄自己的事業來幫酒廠老板創業。

    老人們既對杜總的軍旅榮耀感到敬佩,又對犧牲自我,成就兄弟的奉獻精神感動不已,在他們的心目中,杜總就是一個純粹的人,善良的人,為了民族工業崛起而奮斗不息的人。

    杜總闡述著企業文化,把自己酒廠的酒定義為獨一無二的藥香型的龍頭老大,信誓旦旦提出了3年超越茅台稱為國酒之王的口號。並且在價格上也要趕茅超五。

    充滿了個人魅力的杜總毫不掩飾自己文化的程度不高,但是一再強調公司員工最低都是大學專科學歷,研究生和博士都是公司的核心員工。

    對于那些人品不好,即使學歷再高的員工,一樣嚴格開除,最近3年,已經開除了587名。

    杜總的低調,掩飾不住對公司突飛猛進的喜悅,不斷喊出的口號,也一遍遍征服著很少追星的老年粉絲們。

    而著秦越的記憶中,車上公司導游似乎說的他們是本地土地被征用,而得到的就業崗位,學歷一個是初中,一個是高中沒畢業。

    難道秦越的听力出了問題嗎?

    (本章完)

    扯著紅紅的領帶,被稱為杜總的男子開始了激情澎湃的演講。

    從自己當兵的光榮經歷,到為了救災走上一線,傳奇般和現在酒廠老板睡到了一間屋子里,秉燭夜談,惺惺相惜,結為異姓兄弟,于是依然放棄自己的事業來幫酒廠老板創業。

    老人們既對杜總的軍旅榮耀感到敬佩,又對犧牲自我,成就兄弟的奉獻精神感動不已,在他們的心目中,杜總就是一個純粹的人,善良的人,為了民族工業崛起而奮斗不息的人。

    杜總闡述著企業文化,把自己酒廠的酒定義為獨一無二的藥香型的龍頭老大,信誓旦旦提出了3年超越茅台稱為國酒之王的口號。並且在價格上也要趕茅超五。

    充滿了個人魅力的杜總毫不掩飾自己文化的程度不高,但是一再強調公司員工最低都是大學專科學歷,研究生和博士都是公司的核心員工。

    對于那些人品不好,即使學歷再高的員工,一樣嚴格開除,最近3年,已經開除了587名。

    杜總的低調,掩飾不住對公司突飛猛進的喜悅,不斷喊出的口號,也一遍遍征服著很少追星的老年粉絲們。

    而著秦越的記憶中,車上公司導游似乎說的他們是本地土地被征用,而得到的就業崗位,學歷一個是初中,一個是高中沒畢業。

    難道秦越的听力出了問題嗎?

    (本章完)

    扯著紅紅的領帶,被稱為杜總的男子開始了激情澎湃的演講。

    從自己當兵的光榮經歷,到為了救災走上一線,傳奇般和現在酒廠老板睡到了一間屋子里,秉燭夜談,惺惺相惜,結為異姓兄弟,于是依然放棄自己的事業來幫酒廠老板創業。

    老人們既對杜總的軍旅榮耀感到敬佩,又對犧牲自我,成就兄弟的奉獻精神感動不已,在他們的心目中,杜總就是一個純粹的人,善良的人,為了民族工業崛起而奮斗不息的人。

    杜總闡述著企業文化,把自己酒廠的酒定義為獨一無二的藥香型的龍頭老大,信誓旦旦提出了3年超越茅台稱為國酒之王的口號。並且在價格上也要趕茅超五。

    充滿了個人魅力的杜總毫不掩飾自己文化的程度不高,但是一再強調公司員工最低都是大學專科學歷,研究生和博士都是公司的核心員工。

    對于那些人品不好,即使學歷再高的員工,一樣嚴格開除,最近3年,已經開除了587名。

    杜總的低調,掩飾不住對公司突飛猛進的喜悅,不斷喊出的口號,也一遍遍征服著很少追星的老年粉絲們。

    而著秦越的記憶中,車上公司導游似乎說的他們是本地土地被征用,而得到的就業崗位,學歷一個是初中,一個是高中沒畢業。

    難道秦越的听力出了問題嗎?

    (本章完)

    扯著紅紅的領帶,被稱為杜總的男子開始了激情澎湃的演講。

    從自己當兵的光榮經歷,到為了救災走上一線,傳奇般和現在酒廠老板睡到了一間屋子里,秉燭夜談,惺惺相惜,結為異姓兄弟,于是依然放棄自己的事業來幫酒廠老板創業。

    老人們既對杜總的軍旅榮耀感到敬佩,又對犧牲自我,成就兄弟的奉獻精神感動不已,在他們的心目中,杜總就是一個純粹的人,善良的人,為了民族工業崛起而奮斗不息的人。

    杜總闡述著企業文化,把自己酒廠的酒定義為獨一無二的藥香型的龍頭老大,信誓旦旦提出了3年超越茅台稱為國酒之王的口號。並且在價格上也要趕茅超五。

    充滿了個人魅力的杜總毫不掩飾自己文化的程度不高,但是一再強調公司員工最低都是大學專科學歷,研究生和博士都是公司的核心員工。

    對于那些人品不好,即使學歷再高的員工,一樣嚴格開除,最近3年,已經開除了587名。

    杜總的低調,掩飾不住對公司突飛猛進的喜悅,不斷喊出的口號,也一遍遍征服著很少追星的老年粉絲們。

    而著秦越的記憶中,車上公司導游似乎說的他們是本地土地被征用,而得到的就業崗位,學歷一個是初中,一個是高中沒畢業。

    難道秦越的听力出了問題嗎?

    (本章完)

    扯著紅紅的領帶,被稱為杜總的男子開始了激情澎湃的演講。

    從自己當兵的光榮經歷,到為了救災走上一線,傳奇般和現在酒廠老板睡到了一間屋子里,秉燭夜談,惺惺相惜,結為異姓兄弟,于是依然放棄自己的事業來幫酒廠老板創業。

    老人們既對杜總的軍旅榮耀感到敬佩,又對犧牲自我,成就兄弟的奉獻精神感動不已,在他們的心目中,杜總就是一個純粹的人,善良的人,為了民族工業崛起而奮斗不息的人。

    杜總闡述著企業文化,把自己酒廠的酒定義為獨一無二的藥香型的龍頭老大,信誓旦旦提出了3年超越茅台稱為國酒之王的口號。並且在價格上也要趕茅超五。

    充滿了個人魅力的杜總毫不掩飾自己文化的程度不高,但是一再強調公司員工最低都是大學專科學歷,研究生和博士都是公司的核心員工。

    對于那些人品不好,即使學歷再高的員工,一樣嚴格開除,最近3年,已經開除了587名。

    杜總的低調,掩飾不住對公司突飛猛進的喜悅,不斷喊出的口號,也一遍遍征服著很少追星的老年粉絲們。

    而著秦越的記憶中,車上公司導游似乎說的他們是本地土地被征用,而得到的就業崗位,學歷一個是初中,一個是高中沒畢業。

    難道秦越的听力出了問題嗎?

    (本章完)

    扯著紅紅的領帶,被稱為杜總的男子開始了激情澎湃的演講。

    從自己當兵的光榮經歷,到為了救災走上一線,傳奇般和現在酒廠老板睡到了一間屋子里,秉燭夜談,惺惺相惜,結為異姓兄弟,于是依然放棄自己的事業來幫酒廠老板創業。

    老人們既對杜總的軍旅榮耀感到敬佩,又對犧牲自我,成就兄弟的奉獻精神感動不已,在他們的心目中,杜總就是一個純粹的人,善良的人,為了民族工業崛起而奮斗不息的人。

    杜總闡述著企業文化,把自己酒廠的酒定義為獨一無二的藥香型的龍頭老大,信誓旦旦提出了3年超越茅台稱為國酒之王的口號。並且在價格上也要趕茅超五。

    充滿了個人魅力的杜總毫不掩飾自己文化的程度不高,但是一再強調公司員工最低都是大學專科學歷,研究生和博士都是公司的核心員工。

    對于那些人品不好,即使學歷再高的員工,一樣嚴格開除,最近3年,已經開除了587名。

    杜總的低調,掩飾不住對公司突飛猛進的喜悅,不斷喊出的口號,也一遍遍征服著很少追星的老年粉絲們。

    而著秦越的記憶中,車上公司導游似乎說的他們是本地土地被征用,而得到的就業崗位,學歷一個是初中,一個是高中沒畢業。

    難道秦越的听力出了問題嗎?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