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種酒的故事(二)

    秦越的爺爺很有英雄情結,坐在旁邊豎著大拇指,“杜總好樣的,說話好有感染力,是真正的人才呀。”

    打開手機,秦越記錄著精彩瞬間,微信的朋友圈里很多人在留言。秦越把上午在種酒區和酒博物館的照片發了個朋友圈,配的文字是︰陪老首長視察酒廠,學習酒文化。

    初中同學李歡笑的評論是︰“哪個酒廠,高大上奧。”

    高中語文老師的評論是︰“酒文化,源遠流長,值得一觀。”

    趙建波的評論是︰“帶幾瓶回來,我花生米管夠。”

    一個大學本地的同學的評論引起了他的注意︰“這家酒廠我爸去過,是騙人的,忽悠你買酒的,千萬不要上當。”

    秦越翻到這個同學的微信,問了一句︰“老崔,怎麼騙人的呢?”

    老崔的微信一直沒有回,秦越繼續听杜總的演講。

    不可否認,杜總的確是一個很好的演說者。他很會運用肢體語言,雖然並不高大,但是慷慨的語言和強壯的身體配合起來,確實有種很能煽動人的氣質。

    他最擅長的語言就是︰是不是和對不對。

    會在任何一件需要肯定或者重視的事件後獲得听眾一致的答復,然後進一步闡述,所以每個人都听得非常投入和認真。

    當發現有人表示出疑問的時候,他會堅決的否定掉,讓你相信他說的沒有任何問題。

    而這種互動式的演講最終會讓老年粉絲跟著杜總來到他想要的世界。

    “我們的酒一定會走向全世界,佔領龐大的藥香型市場,你們說對不對?”

    “對。”

    “那些以前喝葡萄酒養生的人,以後會認可我們的產品,你們說是不是?”

    “是。”

    “現在我們的產品才100元一瓶,以後大家接受了,會不會賣1000元一瓶,會不會?”

    “會。”

    也許是發現了有些人眼里閃著懷疑的光芒,也許是杜總本身在這里埋下了伏筆,他拋出了奧台的神話。

    “茅台1981年的時候是7元一斤,1988年就是140元一斤,7你那漲了多少倍,你們自己算。”

    台下亂哄哄的一片議論聲響起來。

    “20倍,對不對?”

    “對。”

    “我們的

    產品現在的行情更好,5年也會漲10倍,能不能?”

    “能。”

    杜總順利的把自己家的酒置換成了茅台,愈發的意氣風發,有茅台酒廠的豪邁。

    “你現在買我們的一瓶酒,3年後,5年後,10年後,你的小孩是不是就會衣食無憂了,你不缺錢,但是你的兒子,孫子就一定不會缺錢嗎?現在給他們一個未來的保障,是不是很好?”

    “是。”

    “是不是?”

    “是。”

    杜總的話越來越快,語氣越來越慷慨激昂,誘惑也越來越大,公司的產品在他的嘴里,如金似玉,前途一片光明。

    秦越偷偷的向四周瞄去,絕大多數人都非常專心的听著,有些手掌都拍紅了,周圍的工作人員不停的走動著,給老人摻茶遞水。

    爺爺是個老學究,還不停的在總結著杜總的發言,不時的給秦越重復那些振奮人心的話。

    老崔的微信回了過來︰“秦越,剛才在上課,你們在哪兒?”

    “酒廠的會議室,杜總在演講。”

    “恩,那是忽悠人的,3年前我爸就帶我奶奶去參觀過,把他們的酒說成靈丹妙藥,無所不能。然後把成本可能就是幾十元的散裝酒裝到個罐子里,半截埋土里,半截露到地上,把這個酒的所有權幾千元的天價賣給你,說是兩年後他們可以幫你賣,你自己還不能賣,說是怕擾亂他們酒的行情。

    我奶奶當時听得要死要活的,一定讓我爸買一罐,看那意思不買就要跳樓,最後我爸花4980元買了一罐,去年到期後去廠里讓他們賣掉,你猜發生了啥,他們說現在行情不好,有價無市,賣不掉,拖到現在還沒拿到一分錢。

    我爸帶著奶奶去了兩回,說打水漂,再也不去了。

    奶奶後來帶著我瞞著我爸又單獨去了一回,當時高血壓發了,差點搞出人命。

    每次去都會遇到那些買了酒的人,都是些老頭老太太,我那次去就遇到一個魚林市園林處的一個老頭,買了20罐酒,接近10萬塊,現在一罐都賣不出去,听說老頭沒有小孩,老伴身體不好,每次都是一個人去的,太可憐了。

    “這些騙子怎麼不死全家呢?”

    老崔看來也是個憤青,卻也無能為力,這種一個願騙,一個被騙的事情,總是

    有些合理合法的合同在保護著,因為人的思想和行為都是要自己負責的。

    秦越回著話︰“謝謝啦,老崔,我一定把我爺爺盯緊了,免得他糊涂。”

    在粉絲如痴如醉的听完杜總精彩的演講後,拋出了晚上和粉絲們共進晚餐,並且暢飲慶功酒的大彩頭。

    晚宴在一個小山坡上的宴會廳里舉辦的。

    是各種菌類、蘑菇和一點肉食構成的宴席,菜的味道還不錯,有些特色,杜總舉著手中的酒杯,和幾百號粉絲干著杯,為了老年人的健康,酒當然不能喝多,每桌一瓶。

    回到小旅館的時候,爺爺還沉浸在晚宴的氣氛中,說此行沒有白來,很開心。

    秦越發現了苗頭有點不太對,就提出了幾點疑惑,一是現在酒的行情並不好,一個小地方的小酒廠,怎麼能保證幾年後酒的價格飆升呢。

    二是為什麼買了酒到了兩年自己還不能賣呢?是怕影響行情還是怕根本沒人買。

    三是關于杜總本人的問題,3年開除500多員工,這說明了什麼,難道人品會大于合同法嗎?為什麼那麼多不好的員工,既然員工的學歷如此高,為什麼還有那麼高的淘汰率,這些都值得考慮,是不是他在說謊。

    秦越把幾點給爺爺分析著,老學究恰恰比較吃這些,講道理,最後,爺爺也產生了一絲疑惑,不過並沒有松口。

    秦越又把和同學老崔的聊天記錄拿給他看。

    爺爺說身體有點疲乏,就先睡了。

    (本章完)

    秦越回著話︰“謝謝啦,老崔,我一定把我爺爺盯緊了,免得他糊涂。”

    在粉絲如痴如醉的听完杜總精彩的演講後,拋出了晚上和粉絲們共進晚餐,並且暢飲慶功酒的大彩頭。

    晚宴在一個小山坡上的宴會廳里舉辦的。

    是各種菌類、蘑菇和一點肉食構成的宴席,菜的味道還不錯,有些特色,杜總舉著手中的酒杯,和幾百號粉絲干著杯,為了老年人的健康,酒當然不能喝多,每桌一瓶。

    回到小旅館的時候,爺爺還沉浸在晚宴的氣氛中,說此行沒有白來,很開心。

    秦越發現了苗頭有點不太對,就提出了幾點疑惑,一是現在酒的行情並不好,一個小地方的小酒廠,怎麼能保證幾年後酒的價格飆升呢。

    二是為什麼買了酒到了兩年自己還不能賣呢?是怕影響行情還是怕根本沒人買。

    三是關于杜總本人的問題,3年開除500多員工,這說明了什麼,難道人品會大于合同法嗎?為什麼那麼多不好的員工,既然員工的學歷如此高,為什麼還有那麼高的淘汰率,這些都值得考慮,是不是他在說謊。

    秦越把幾點給爺爺分析著,老學究恰恰比較吃這些,講道理,最後,爺爺也產生了一絲疑惑,不過並沒有松口。

    秦越又把和同學老崔的聊天記錄拿給他看。

    爺爺說身體有點疲乏,就先睡了。

    (本章完)

    秦越回著話︰“謝謝啦,老崔,我一定把我爺爺盯緊了,免得他糊涂。”

    在粉絲如痴如醉的听完杜總精彩的演講後,拋出了晚上和粉絲們共進晚餐,並且暢飲慶功酒的大彩頭。

    晚宴在一個小山坡上的宴會廳里舉辦的。

    是各種菌類、蘑菇和一點肉食構成的宴席,菜的味道還不錯,有些特色,杜總舉著手中的酒杯,和幾百號粉絲干著杯,為了老年人的健康,酒當然不能喝多,每桌一瓶。

    回到小旅館的時候,爺爺還沉浸在晚宴的氣氛中,說此行沒有白來,很開心。

    秦越發現了苗頭有點不太對,就提出了幾點疑惑,一是現在酒的行情並不好,一個小地方的小酒廠,怎麼能保證幾年後酒的價格飆升呢。

    二是為什麼買了酒到了兩年自己還不能賣呢?是怕影響行情還是怕根本沒人買。

    三是關于杜總本人的問題,3年開除500多員工,這說明了什麼,難道人品會大于合同法嗎?為什麼那麼多不好的員工,既然員工的學歷如此高,為什麼還有那麼高的淘汰率,這些都值得考慮,是不是他在說謊。

    秦越把幾點給爺爺分析著,老學究恰恰比較吃這些,講道理,最後,爺爺也產生了一絲疑惑,不過並沒有松口。

    秦越又把和同學老崔的聊天記錄拿給他看。

    爺爺說身體有點疲乏,就先睡了。

    (本章完)

    秦越回著話︰“謝謝啦,老崔,我一定把我爺爺盯緊了,免得他糊涂。”

    在粉絲如痴如醉的听完杜總精彩的演講後,拋出了晚上和粉絲們共進晚餐,並且暢飲慶功酒的大彩頭。

    晚宴在一個小山坡上的宴會廳里舉辦的。

    是各種菌類、蘑菇和一點肉食構成的宴席,菜的味道還不錯,有些特色,杜總舉著手中的酒杯,和幾百號粉絲干著杯,為了老年人的健康,酒當然不能喝多,每桌一瓶。

    回到小旅館的時候,爺爺還沉浸在晚宴的氣氛中,說此行沒有白來,很開心。

    秦越發現了苗頭有點不太對,就提出了幾點疑惑,一是現在酒的行情並不好,一個小地方的小酒廠,怎麼能保證幾年後酒的價格飆升呢。

    二是為什麼買了酒到了兩年自己還不能賣呢?是怕影響行情還是怕根本沒人買。

    三是關于杜總本人的問題,3年開除500多員工,這說明了什麼,難道人品會大于合同法嗎?為什麼那麼多不好的員工,既然員工的學歷如此高,為什麼還有那麼高的淘汰率,這些都值得考慮,是不是他在說謊。

    秦越把幾點給爺爺分析著,老學究恰恰比較吃這些,講道理,最後,爺爺也產生了一絲疑惑,不過並沒有松口。

    秦越又把和同學老崔的聊天記錄拿給他看。

    爺爺說身體有點疲乏,就先睡了。

    (本章完)

    秦越回著話︰“謝謝啦,老崔,我一定把我爺爺盯緊了,免得他糊涂。”

    在粉絲如痴如醉的听完杜總精彩的演講後,拋出了晚上和粉絲們共進晚餐,並且暢飲慶功酒的大彩頭。

    晚宴在一個小山坡上的宴會廳里舉辦的。

    是各種菌類、蘑菇和一點肉食構成的宴席,菜的味道還不錯,有些特色,杜總舉著手中的酒杯,和幾百號粉絲干著杯,為了老年人的健康,酒當然不能喝多,每桌一瓶。

    回到小旅館的時候,爺爺還沉浸在晚宴的氣氛中,說此行沒有白來,很開心。

    秦越發現了苗頭有點不太對,就提出了幾點疑惑,一是現在酒的行情並不好,一個小地方的小酒廠,怎麼能保證幾年後酒的價格飆升呢。

    二是為什麼買了酒到了兩年自己還不能賣呢?是怕影響行情還是怕根本沒人買。

    三是關于杜總本人的問題,3年開除500多員工,這說明了什麼,難道人品會大于合同法嗎?為什麼那麼多不好的員工,既然員工的學歷如此高,為什麼還有那麼高的淘汰率,這些都值得考慮,是不是他在說謊。

    秦越把幾點給爺爺分析著,老學究恰恰比較吃這些,講道理,最後,爺爺也產生了一絲疑惑,不過並沒有松口。

    秦越又把和同學老崔的聊天記錄拿給他看。

    爺爺說身體有點疲乏,就先睡了。

    (本章完)

    秦越回著話︰“謝謝啦,老崔,我一定把我爺爺盯緊了,免得他糊涂。”

    在粉絲如痴如醉的听完杜總精彩的演講後,拋出了晚上和粉絲們共進晚餐,並且暢飲慶功酒的大彩頭。

    晚宴在一個小山坡上的宴會廳里舉辦的。

    是各種菌類、蘑菇和一點肉食構成的宴席,菜的味道還不錯,有些特色,杜總舉著手中的酒杯,和幾百號粉絲干著杯,為了老年人的健康,酒當然不能喝多,每桌一瓶。

    回到小旅館的時候,爺爺還沉浸在晚宴的氣氛中,說此行沒有白來,很開心。

    秦越發現了苗頭有點不太對,就提出了幾點疑惑,一是現在酒的行情並不好,一個小地方的小酒廠,怎麼能保證幾年後酒的價格飆升呢。

    二是為什麼買了酒到了兩年自己還不能賣呢?是怕影響行情還是怕根本沒人買。

    三是關于杜總本人的問題,3年開除500多員工,這說明了什麼,難道人品會大于合同法嗎?為什麼那麼多不好的員工,既然員工的學歷如此高,為什麼還有那麼高的淘汰率,這些都值得考慮,是不是他在說謊。

    秦越把幾點給爺爺分析著,老學究恰恰比較吃這些,講道理,最後,爺爺也產生了一絲疑惑,不過並沒有松口。

    秦越又把和同學老崔的聊天記錄拿給他看。

    爺爺說身體有點疲乏,就先睡了。

    (本章完)

    秦越回著話︰“謝謝啦,老崔,我一定把我爺爺盯緊了,免得他糊涂。”

    在粉絲如痴如醉的听完杜總精彩的演講後,拋出了晚上和粉絲們共進晚餐,並且暢飲慶功酒的大彩頭。

    晚宴在一個小山坡上的宴會廳里舉辦的。

    是各種菌類、蘑菇和一點肉食構成的宴席,菜的味道還不錯,有些特色,杜總舉著手中的酒杯,和幾百號粉絲干著杯,為了老年人的健康,酒當然不能喝多,每桌一瓶。

    回到小旅館的時候,爺爺還沉浸在晚宴的氣氛中,說此行沒有白來,很開心。

    秦越發現了苗頭有點不太對,就提出了幾點疑惑,一是現在酒的行情並不好,一個小地方的小酒廠,怎麼能保證幾年後酒的價格飆升呢。

    二是為什麼買了酒到了兩年自己還不能賣呢?是怕影響行情還是怕根本沒人買。

    三是關于杜總本人的問題,3年開除500多員工,這說明了什麼,難道人品會大于合同法嗎?為什麼那麼多不好的員工,既然員工的學歷如此高,為什麼還有那麼高的淘汰率,這些都值得考慮,是不是他在說謊。

    秦越把幾點給爺爺分析著,老學究恰恰比較吃這些,講道理,最後,爺爺也產生了一絲疑惑,不過並沒有松口。

    秦越又把和同學老崔的聊天記錄拿給他看。

    爺爺說身體有點疲乏,就先睡了。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