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沒那麼簡單

    操場上,愛運動的始終還是那些人,時不時的會冒出一兩個新面孔,過幾天又像魚兒一樣消失了。

    水面的空氣總是要新鮮些,只是魚兒習慣了水下的安全,不願輕易的露頭。

    劉伯通左看看兒子,右看看秦越,眼里樂開了花。兒子是因為減肥初見成效,頸椎的問題好轉了很多,秦越呢?力量的訓練初見成效,技術的磨合也慢慢產生了一些戰術意識,相信在基本功的不斷成熟後,會有一個比較快速的進步。

    坐下來休息的時候,秦越說道︰“師父,有個事情想給你和風哥商量一下。”

    “奧,好的。”劉伯通父子很好奇,不知道秦越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是這樣的,我兼職拉線的那家店主有個承包球館的機會,是他母校的場館,現在學校招承包商,需要投入200萬把綜合館改成10片場地的羽毛球館,然後把這個工程款折合成8年的承包費。

    “那個老板有30萬的資金,現在還在找剩下的資金,我想問問你們有沒有興趣投呢?”秦越暫時沒把自己找到140萬的情況說出來,想看看師父自己有什麼意願。

    劉風先問道︰“秦越,靠譜嗎?你去學校看過沒有?”

    秦越搖搖頭︰“沒有,如果能把意向資金籌到,我們就可以詳細去考察,投資不是小數目進步,肯定要慎重。”

    “對的,小秦你有什麼想法,也想投入嗎?”劉伯通詢問著。

    “奧,我目前只是替他在找資金,自己倒是沒有想過要投資,我家里沒有什麼大錢,這還沒問過我媽。”秦越老老實實的說著。“項目的投資回報情況是這樣的,因為這個老板在他母校做過球場的管理,對收支做過初步的預算,大概可以4年收回成本。”

    劉風沉思著,他雖然是搞科研的,不過思維還是年青人的風格,對這種帶著冒險性的事情反而有些吸引力,還有就是他們家的條件比較好,30萬很輕松的可以拿的出來,沒有任何壓力。只是自己對投資畢竟不太熟悉,也沒有太大的意願去做一個這種事情,看父親的決定吧。

    劉伯通見兒子沒有開口,心里也有自己的主意,秦越確實

    是羽毛球的天才,但是投資呢?這只是個意向,自己做了一輩子的教練,也曾經想過擁有一個球館,不過那都是年青時候的夢想了,隨著年齡的增長,對物質的要求也沒那麼高了。

    唯一的願望,也只有一個帶出全國冠軍的夢想了,這是對天堂老爹的交代,也是自己對一輩子教練生涯的句號。

    秦越看到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想可能他們對投資球館的意願沒有那麼強烈,和白小凡不同,秦越有著強烈的願望把他的資金拉來,這是在雪中送炭。

    而對于劉伯通父子,這種投資只是錦上添花,萬一搞不好,還會有風險存在,而且極力的勸說,也許並不能找到他們真實的需求。

    “要不這樣,因為這個項目我也不太清楚,只是這個老板找到的信息比較可靠,看起來可行性也不錯。”秦越開口說道︰“我有個朋友已經答應投140萬,目前的資金缺口只有30萬了,而且提這個方案的老板都投了錢的,所以我們可以去現場考察一下。

    “如果覺得可以投,我們再下手,如果感到有風險,我們就不操作,你們認為怎麼樣”

    劉伯通說︰“恩,這個想法不錯,我畢竟對球館很熟悉,可以去現場看,如果好,我就投一些。”

    秦越從師父的口氣中听出了那絲猶豫,這很正常,畢竟每個人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有收益產生自然也會有風險發生,這就是投資的本質。

    中午秦越漫不經心的想著事情,菜都炒糊了,看著粘鍋的紅燒肉,秦越小心翼翼的挑著上面的肉,想著看來還是要多問幾個人,不管有沒有可能,起碼嘗試一下吧。

    正在想的時候,陶元的微信響了一下,秦越點開,不錯,187元的一個紅包。“謝謝啦,陶總。”

    “客氣啦哈,我們是合伙人的嘛,里面有上次直播的收益,效果不錯,下次可以考慮多些這種直播,粉絲的粘性會增強,而且還會吸引一些潛在的粉絲來。”陶元每天的樂趣就是拍東西、編視頻,然後默默的數著粉絲增加的數量,心里想著離網紅又進了一步。

    秦越想不妨問一下陶元,“陶總,有個投資的機會,感不感興趣?”

    “啥事,投入大不大,效益如何?”陶

    元好奇的問到。

    秦越把事情又說了一遍,告訴他目前就差30萬就有機會啟動項目,進入調查階段了。

    “你投不投?秦越。”陶元詢問著。

    “我還沒問過家里,不過自己還真沒想到過這個事情,只考慮幫朋友拉投資了。”秦越到是真實的想法,就說了出來,這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

    “你覺得這個生意怎麼樣呢?要不這樣,我過來一下。”陶元考慮到事情不小,自己以前攢的錢加上老媽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差不多有個小40萬。

    創業這個事情,跟年齡一般是成反比的,越年青越喜歡折騰,因為還輸的起。大不了從頭再來,老的時候還可以回憶一下經歷的風雨兼程。

    陶元的熱情,就是這樣的,媳婦可以不娶,還可以當當空軍,事業呢?搏一搏說不定就有了,自然可以光榮退伍。

    他的心里,還有種想跟秦越綁在一起的一些小心思,他的眼光雖然不能說很獨到,但是秦越屢屢給自己帶來的驚喜讓他覺得這種友誼值得再去做些投資,讓未來的關系變得更緊密些。

    每個人,都喜歡和優秀的人走在一起,起碼,你也有想把自己變得更好的願望。

    當然,也有把自己變得自卑的可能。

    如果是競爭關系,人們可能會充滿嫉妒的一些成分,而如果是合作關系,那麼你肯定喜歡隊友更加的強大。

    所以陶元會問秦越想不想投。

    在路上,陶元想著要詢問的事情,也決定了另外一件事。

    (本章完)

    秦越把事情又說了一遍,告訴他目前就差30萬就有機會啟動項目,進入調查階段了。

    “你投不投?秦越。”陶元詢問著。

    “我還沒問過家里,不過自己還真沒想到過這個事情,只考慮幫朋友拉投資了。”秦越到是真實的想法,就說了出來,這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

    “你覺得這個生意怎麼樣呢?要不這樣,我過來一下。”陶元考慮到事情不小,自己以前攢的錢加上老媽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差不多有個小40萬。

    創業這個事情,跟年齡一般是成反比的,越年青越喜歡折騰,因為還輸的起。大不了從頭再來,老的時候還可以回憶一下經歷的風雨兼程。

    陶元的熱情,就是這樣的,媳婦可以不娶,還可以當當空軍,事業呢?搏一搏說不定就有了,自然可以光榮退伍。

    他的心里,還有種想跟秦越綁在一起的一些小心思,他的眼光雖然不能說很獨到,但是秦越屢屢給自己帶來的驚喜讓他覺得這種友誼值得再去做些投資,讓未來的關系變得更緊密些。

    每個人,都喜歡和優秀的人走在一起,起碼,你也有想把自己變得更好的願望。

    當然,也有把自己變得自卑的可能。

    如果是競爭關系,人們可能會充滿嫉妒的一些成分,而如果是合作關系,那麼你肯定喜歡隊友更加的強大。

    所以陶元會問秦越想不想投。

    在路上,陶元想著要詢問的事情,也決定了另外一件事。

    (本章完)

    秦越把事情又說了一遍,告訴他目前就差30萬就有機會啟動項目,進入調查階段了。

    “你投不投?秦越。”陶元詢問著。

    “我還沒問過家里,不過自己還真沒想到過這個事情,只考慮幫朋友拉投資了。”秦越到是真實的想法,就說了出來,這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

    “你覺得這個生意怎麼樣呢?要不這樣,我過來一下。”陶元考慮到事情不小,自己以前攢的錢加上老媽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差不多有個小40萬。

    創業這個事情,跟年齡一般是成反比的,越年青越喜歡折騰,因為還輸的起。大不了從頭再來,老的時候還可以回憶一下經歷的風雨兼程。

    陶元的熱情,就是這樣的,媳婦可以不娶,還可以當當空軍,事業呢?搏一搏說不定就有了,自然可以光榮退伍。

    他的心里,還有種想跟秦越綁在一起的一些小心思,他的眼光雖然不能說很獨到,但是秦越屢屢給自己帶來的驚喜讓他覺得這種友誼值得再去做些投資,讓未來的關系變得更緊密些。

    每個人,都喜歡和優秀的人走在一起,起碼,你也有想把自己變得更好的願望。

    當然,也有把自己變得自卑的可能。

    如果是競爭關系,人們可能會充滿嫉妒的一些成分,而如果是合作關系,那麼你肯定喜歡隊友更加的強大。

    所以陶元會問秦越想不想投。

    在路上,陶元想著要詢問的事情,也決定了另外一件事。

    (本章完)

    秦越把事情又說了一遍,告訴他目前就差30萬就有機會啟動項目,進入調查階段了。

    “你投不投?秦越。”陶元詢問著。

    “我還沒問過家里,不過自己還真沒想到過這個事情,只考慮幫朋友拉投資了。”秦越到是真實的想法,就說了出來,這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

    “你覺得這個生意怎麼樣呢?要不這樣,我過來一下。”陶元考慮到事情不小,自己以前攢的錢加上老媽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差不多有個小40萬。

    創業這個事情,跟年齡一般是成反比的,越年青越喜歡折騰,因為還輸的起。大不了從頭再來,老的時候還可以回憶一下經歷的風雨兼程。

    陶元的熱情,就是這樣的,媳婦可以不娶,還可以當當空軍,事業呢?搏一搏說不定就有了,自然可以光榮退伍。

    他的心里,還有種想跟秦越綁在一起的一些小心思,他的眼光雖然不能說很獨到,但是秦越屢屢給自己帶來的驚喜讓他覺得這種友誼值得再去做些投資,讓未來的關系變得更緊密些。

    每個人,都喜歡和優秀的人走在一起,起碼,你也有想把自己變得更好的願望。

    當然,也有把自己變得自卑的可能。

    如果是競爭關系,人們可能會充滿嫉妒的一些成分,而如果是合作關系,那麼你肯定喜歡隊友更加的強大。

    所以陶元會問秦越想不想投。

    在路上,陶元想著要詢問的事情,也決定了另外一件事。

    (本章完)

    秦越把事情又說了一遍,告訴他目前就差30萬就有機會啟動項目,進入調查階段了。

    “你投不投?秦越。”陶元詢問著。

    “我還沒問過家里,不過自己還真沒想到過這個事情,只考慮幫朋友拉投資了。”秦越到是真實的想法,就說了出來,這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

    “你覺得這個生意怎麼樣呢?要不這樣,我過來一下。”陶元考慮到事情不小,自己以前攢的錢加上老媽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差不多有個小40萬。

    創業這個事情,跟年齡一般是成反比的,越年青越喜歡折騰,因為還輸的起。大不了從頭再來,老的時候還可以回憶一下經歷的風雨兼程。

    陶元的熱情,就是這樣的,媳婦可以不娶,還可以當當空軍,事業呢?搏一搏說不定就有了,自然可以光榮退伍。

    他的心里,還有種想跟秦越綁在一起的一些小心思,他的眼光雖然不能說很獨到,但是秦越屢屢給自己帶來的驚喜讓他覺得這種友誼值得再去做些投資,讓未來的關系變得更緊密些。

    每個人,都喜歡和優秀的人走在一起,起碼,你也有想把自己變得更好的願望。

    當然,也有把自己變得自卑的可能。

    如果是競爭關系,人們可能會充滿嫉妒的一些成分,而如果是合作關系,那麼你肯定喜歡隊友更加的強大。

    所以陶元會問秦越想不想投。

    在路上,陶元想著要詢問的事情,也決定了另外一件事。

    (本章完)

    秦越把事情又說了一遍,告訴他目前就差30萬就有機會啟動項目,進入調查階段了。

    “你投不投?秦越。”陶元詢問著。

    “我還沒問過家里,不過自己還真沒想到過這個事情,只考慮幫朋友拉投資了。”秦越到是真實的想法,就說了出來,這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

    “你覺得這個生意怎麼樣呢?要不這樣,我過來一下。”陶元考慮到事情不小,自己以前攢的錢加上老媽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差不多有個小40萬。

    創業這個事情,跟年齡一般是成反比的,越年青越喜歡折騰,因為還輸的起。大不了從頭再來,老的時候還可以回憶一下經歷的風雨兼程。

    陶元的熱情,就是這樣的,媳婦可以不娶,還可以當當空軍,事業呢?搏一搏說不定就有了,自然可以光榮退伍。

    他的心里,還有種想跟秦越綁在一起的一些小心思,他的眼光雖然不能說很獨到,但是秦越屢屢給自己帶來的驚喜讓他覺得這種友誼值得再去做些投資,讓未來的關系變得更緊密些。

    每個人,都喜歡和優秀的人走在一起,起碼,你也有想把自己變得更好的願望。

    當然,也有把自己變得自卑的可能。

    如果是競爭關系,人們可能會充滿嫉妒的一些成分,而如果是合作關系,那麼你肯定喜歡隊友更加的強大。

    所以陶元會問秦越想不想投。

    在路上,陶元想著要詢問的事情,也決定了另外一件事。

    (本章完)

    秦越把事情又說了一遍,告訴他目前就差30萬就有機會啟動項目,進入調查階段了。

    “你投不投?秦越。”陶元詢問著。

    “我還沒問過家里,不過自己還真沒想到過這個事情,只考慮幫朋友拉投資了。”秦越到是真實的想法,就說了出來,這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

    “你覺得這個生意怎麼樣呢?要不這樣,我過來一下。”陶元考慮到事情不小,自己以前攢的錢加上老媽給的買房子的首付款,差不多有個小40萬。

    創業這個事情,跟年齡一般是成反比的,越年青越喜歡折騰,因為還輸的起。大不了從頭再來,老的時候還可以回憶一下經歷的風雨兼程。

    陶元的熱情,就是這樣的,媳婦可以不娶,還可以當當空軍,事業呢?搏一搏說不定就有了,自然可以光榮退伍。

    他的心里,還有種想跟秦越綁在一起的一些小心思,他的眼光雖然不能說很獨到,但是秦越屢屢給自己帶來的驚喜讓他覺得這種友誼值得再去做些投資,讓未來的關系變得更緊密些。

    每個人,都喜歡和優秀的人走在一起,起碼,你也有想把自己變得更好的願望。

    當然,也有把自己變得自卑的可能。

    如果是競爭關系,人們可能會充滿嫉妒的一些成分,而如果是合作關系,那麼你肯定喜歡隊友更加的強大。

    所以陶元會問秦越想不想投。

    在路上,陶元想著要詢問的事情,也決定了另外一件事。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