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商定

    “好的,”秦越點著頭,“我有個朋友,叫白小凡,手上有140萬的資金,可以投入,加上你的30萬,就是170萬了,剩下的30萬目前有3個人有意向投,一個是我朋友陶元,一個是我師父劉伯通,一個就是我了。”

    “不錯,你的影響力好大。”練鋒很佩服秦越的能力,一個20歲的年青人,居然能夠拉到接近200萬的資金,真的沒有想到。

    “學校那邊的項目是多久啟動,哪種方式進行呢?”秦越咨詢著練鋒。

    “就是最近,基建科對外招標,馬上要進入流程了。”練鋒心里其實挺著急,學校給他說這個事情的時候就有點晚了,可能也沒想到他能找到那麼多資金,自己是上次去學校領導那里匯報自己創業經驗的時候了解到的這個信息,因為自己這個羽毛球用品店的創業也得到了學校的很多支持。

    “那事不宜遲,這樣,我馬上約一下最大的那個投資人白小凡,然後我們幾個一起商量一下,定下來後就馬上安排去學校考察,進入投標流程。”秦越看出了練鋒的迫切,知道事情比較緊急,就加快些效率。

    “好的。”

    打通白小凡的電話,他剛好在附近散步,幾個人約在了附近的一個茶樓里,秦越想定好了考察的時候再喊劉伯通也不遲,就沒叫他來。

    等人的時候,秦越把白小凡的情況也給練鋒說了一下,問練鋒的想法如何。

    練鋒想了想,“我也是第一次和人合作來做一個項目,以前在社團的時候倒是經常搞組織,也喜歡與人打交道,做一些管理工作。

    你和陶元我覺得都是比較踏實那種人,可以信賴,你這個朋友因為沒有接觸過,如果像你說的曾經沉迷賭博,那還是要小心些,在管理上可以利用他的經驗和頭腦進行策劃這些,實際的經營最好由我們來做,現金控制在我們手里,只有每年的年終進行分配,這樣可以保證大家的資金安全。

    “你們覺得可以嗎,如果可行,我們就按這個方向來談。”

    陶元和秦越點著頭,感覺這樣似乎不錯,雖然他們投入的是小頭,還是要考慮資金的安全性。

    每個人都對白小凡

    抱有成見,即使秦越也心里有點打鼓,不知道他會不會因為投入的資金多,佔得股份大,就會想要球館的經營權,這樣其他人又會覺得有些不安定因素。

    其實白小凡的想法和能力他們都沒有意料到。

    當白小凡認真的看著計劃書,不斷提出問題的時候,練鋒才發現前面的這個男子是個厲害的人物,每個問題都有一些需要斟酌和可能變動的因素。

    “地板的有效使用壽命能做到8年嗎?”

    “學生收費的價格學校有補貼嗎?”

    “學校征用球館的時候影響我們其他業務嗎?”

    “招標公司有幾家,背景和投標價格你能了解到嗎?”

    ……

    在得到了確定的答復後,白小凡對練鋒的準備工作也比較滿意,然後表達了自己的想法,“練鋒說的馬上就要招標了,所以我認為這個事情還是要加快進行,計劃書里表達的我看了大概沒有什麼大問題,地板的選擇很關鍵,一定要滿足好用和8年的使用壽命這兩個因素,其他的根據具體遇到的問題再解決吧。

    可以盡快去學校實地考察,如果沒問題我們就把資金和佔股定下來。

    “我先表個態,雖然按照我的投資算,是大股東,但是我不會參與核心管理的,球館的經營我認為練鋒有很多經驗,我可以去幫你們出謀劃策,去做營銷和策劃方面的工作,這個是我的強項。”

    練鋒、秦越、陶元三個人面面相覷,對白小凡的無私都感到不解。

    其實白小凡知道自己的情況,所以才會做出這種舉動,工作也會讓他充實起來,只是自己不能擁有權力和現金,否則那個心里的魔鬼就會吸取到營養,不知道哪天跳出來,毀滅自己的一切。

    羽毛球館的營收都是細水長流的,不會產生很大賬目的出入,信任這幾個年青人,對這個團隊才是最好的選擇。

    “走,喝酒去,我請客。”練鋒一聲吼,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

    最後,大家一致決定明天早上9點去學校考察,地方就在龍隱路地鐵口旁邊的旅游管理學院。

    秦越給劉伯通和袁海蓉打了電話,給他們說了考察的事情,兩個人都爽快的答應下來。

    放下電話,秦越才想起劉風的約定,又

    微信上和劉風說了一下,要去考察球館,檢查只有推遲一天了。

    袁海蓉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秦越去接的,老媽的這個閨蜜40多歲,一頭烏黑的短發,淺藍色的一身職業裝,顯得很干練,臉比較瘦削,眼楮比較大,笑起來有種幼兒園阿姨的味道,很有親和力。

    和秦越握了一下手,袁海蓉笑著說;“你媽是我的大學同學,好閨蜜,早就說有個兒是高大威猛,今天才見到,真是個大帥哥呢?”

    秦越不好意思的說到︰“袁姨取笑了,我是高不帥。您吃飯沒有?”

    劉伯通和陶元也跟著出來了,4個人打了一輛車直接去學校,和練鋒、白小凡一起匯合。

    旅游管理學院的門口,大家互相介紹著,秦越把袁海蓉介紹了一下,說是媽媽的好朋友,也來參觀一下,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家里對小孩不放心,所以來把關的,都熱情的給她打招呼,說秦越是個靠譜的好學生。

    不喜歡所學專業,卻走向運動道路的秦越,到底靠不靠譜,這真是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

    也許只有成功才會讓這個選擇給出肯定的答案,當失敗的時候,人們總是會用“你看看當初……”這些話來證明自己的先見之明,

    學校的環境不錯,面積不大,但是各種場館一應俱全,主教學樓、試驗樓、圖書館、行政樓、室外足球場、一個露天的6塊場地的籃球場,坐落在並不高大的樹蔭中。

    綜合館,就在行政樓的一側,接近15米的層高,顯得大氣,從容,卓爾不凡。

    (本章完)

    袁海蓉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秦越去接的,老媽的這個閨蜜40多歲,一頭烏黑的短發,淺藍色的一身職業裝,顯得很干練,臉比較瘦削,眼楮比較大,笑起來有種幼兒園阿姨的味道,很有親和力。

    和秦越握了一下手,袁海蓉笑著說;“你媽是我的大學同學,好閨蜜,早就說有個兒是高大威猛,今天才見到,真是個大帥哥呢?”

    秦越不好意思的說到︰“袁姨取笑了,我是高不帥。您吃飯沒有?”

    劉伯通和陶元也跟著出來了,4個人打了一輛車直接去學校,和練鋒、白小凡一起匯合。

    旅游管理學院的門口,大家互相介紹著,秦越把袁海蓉介紹了一下,說是媽媽的好朋友,也來參觀一下,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家里對小孩不放心,所以來把關的,都熱情的給她打招呼,說秦越是個靠譜的好學生。

    不喜歡所學專業,卻走向運動道路的秦越,到底靠不靠譜,這真是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

    也許只有成功才會讓這個選擇給出肯定的答案,當失敗的時候,人們總是會用“你看看當初……”這些話來證明自己的先見之明,

    學校的環境不錯,面積不大,但是各種場館一應俱全,主教學樓、試驗樓、圖書館、行政樓、室外足球場、一個露天的6塊場地的籃球場,坐落在並不高大的樹蔭中。

    綜合館,就在行政樓的一側,接近15米的層高,顯得大氣,從容,卓爾不凡。

    (本章完)

    袁海蓉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秦越去接的,老媽的這個閨蜜40多歲,一頭烏黑的短發,淺藍色的一身職業裝,顯得很干練,臉比較瘦削,眼楮比較大,笑起來有種幼兒園阿姨的味道,很有親和力。

    和秦越握了一下手,袁海蓉笑著說;“你媽是我的大學同學,好閨蜜,早就說有個兒是高大威猛,今天才見到,真是個大帥哥呢?”

    秦越不好意思的說到︰“袁姨取笑了,我是高不帥。您吃飯沒有?”

    劉伯通和陶元也跟著出來了,4個人打了一輛車直接去學校,和練鋒、白小凡一起匯合。

    旅游管理學院的門口,大家互相介紹著,秦越把袁海蓉介紹了一下,說是媽媽的好朋友,也來參觀一下,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家里對小孩不放心,所以來把關的,都熱情的給她打招呼,說秦越是個靠譜的好學生。

    不喜歡所學專業,卻走向運動道路的秦越,到底靠不靠譜,這真是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

    也許只有成功才會讓這個選擇給出肯定的答案,當失敗的時候,人們總是會用“你看看當初……”這些話來證明自己的先見之明,

    學校的環境不錯,面積不大,但是各種場館一應俱全,主教學樓、試驗樓、圖書館、行政樓、室外足球場、一個露天的6塊場地的籃球場,坐落在並不高大的樹蔭中。

    綜合館,就在行政樓的一側,接近15米的層高,顯得大氣,從容,卓爾不凡。

    (本章完)

    袁海蓉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秦越去接的,老媽的這個閨蜜40多歲,一頭烏黑的短發,淺藍色的一身職業裝,顯得很干練,臉比較瘦削,眼楮比較大,笑起來有種幼兒園阿姨的味道,很有親和力。

    和秦越握了一下手,袁海蓉笑著說;“你媽是我的大學同學,好閨蜜,早就說有個兒是高大威猛,今天才見到,真是個大帥哥呢?”

    秦越不好意思的說到︰“袁姨取笑了,我是高不帥。您吃飯沒有?”

    劉伯通和陶元也跟著出來了,4個人打了一輛車直接去學校,和練鋒、白小凡一起匯合。

    旅游管理學院的門口,大家互相介紹著,秦越把袁海蓉介紹了一下,說是媽媽的好朋友,也來參觀一下,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家里對小孩不放心,所以來把關的,都熱情的給她打招呼,說秦越是個靠譜的好學生。

    不喜歡所學專業,卻走向運動道路的秦越,到底靠不靠譜,這真是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

    也許只有成功才會讓這個選擇給出肯定的答案,當失敗的時候,人們總是會用“你看看當初……”這些話來證明自己的先見之明,

    學校的環境不錯,面積不大,但是各種場館一應俱全,主教學樓、試驗樓、圖書館、行政樓、室外足球場、一個露天的6塊場地的籃球場,坐落在並不高大的樹蔭中。

    綜合館,就在行政樓的一側,接近15米的層高,顯得大氣,從容,卓爾不凡。

    (本章完)

    袁海蓉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秦越去接的,老媽的這個閨蜜40多歲,一頭烏黑的短發,淺藍色的一身職業裝,顯得很干練,臉比較瘦削,眼楮比較大,笑起來有種幼兒園阿姨的味道,很有親和力。

    和秦越握了一下手,袁海蓉笑著說;“你媽是我的大學同學,好閨蜜,早就說有個兒是高大威猛,今天才見到,真是個大帥哥呢?”

    秦越不好意思的說到︰“袁姨取笑了,我是高不帥。您吃飯沒有?”

    劉伯通和陶元也跟著出來了,4個人打了一輛車直接去學校,和練鋒、白小凡一起匯合。

    旅游管理學院的門口,大家互相介紹著,秦越把袁海蓉介紹了一下,說是媽媽的好朋友,也來參觀一下,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家里對小孩不放心,所以來把關的,都熱情的給她打招呼,說秦越是個靠譜的好學生。

    不喜歡所學專業,卻走向運動道路的秦越,到底靠不靠譜,這真是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

    也許只有成功才會讓這個選擇給出肯定的答案,當失敗的時候,人們總是會用“你看看當初……”這些話來證明自己的先見之明,

    學校的環境不錯,面積不大,但是各種場館一應俱全,主教學樓、試驗樓、圖書館、行政樓、室外足球場、一個露天的6塊場地的籃球場,坐落在並不高大的樹蔭中。

    綜合館,就在行政樓的一側,接近15米的層高,顯得大氣,從容,卓爾不凡。

    (本章完)

    袁海蓉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秦越去接的,老媽的這個閨蜜40多歲,一頭烏黑的短發,淺藍色的一身職業裝,顯得很干練,臉比較瘦削,眼楮比較大,笑起來有種幼兒園阿姨的味道,很有親和力。

    和秦越握了一下手,袁海蓉笑著說;“你媽是我的大學同學,好閨蜜,早就說有個兒是高大威猛,今天才見到,真是個大帥哥呢?”

    秦越不好意思的說到︰“袁姨取笑了,我是高不帥。您吃飯沒有?”

    劉伯通和陶元也跟著出來了,4個人打了一輛車直接去學校,和練鋒、白小凡一起匯合。

    旅游管理學院的門口,大家互相介紹著,秦越把袁海蓉介紹了一下,說是媽媽的好朋友,也來參觀一下,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家里對小孩不放心,所以來把關的,都熱情的給她打招呼,說秦越是個靠譜的好學生。

    不喜歡所學專業,卻走向運動道路的秦越,到底靠不靠譜,這真是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

    也許只有成功才會讓這個選擇給出肯定的答案,當失敗的時候,人們總是會用“你看看當初……”這些話來證明自己的先見之明,

    學校的環境不錯,面積不大,但是各種場館一應俱全,主教學樓、試驗樓、圖書館、行政樓、室外足球場、一個露天的6塊場地的籃球場,坐落在並不高大的樹蔭中。

    綜合館,就在行政樓的一側,接近15米的層高,顯得大氣,從容,卓爾不凡。

    (本章完)

    袁海蓉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秦越去接的,老媽的這個閨蜜40多歲,一頭烏黑的短發,淺藍色的一身職業裝,顯得很干練,臉比較瘦削,眼楮比較大,笑起來有種幼兒園阿姨的味道,很有親和力。

    和秦越握了一下手,袁海蓉笑著說;“你媽是我的大學同學,好閨蜜,早就說有個兒是高大威猛,今天才見到,真是個大帥哥呢?”

    秦越不好意思的說到︰“袁姨取笑了,我是高不帥。您吃飯沒有?”

    劉伯通和陶元也跟著出來了,4個人打了一輛車直接去學校,和練鋒、白小凡一起匯合。

    旅游管理學院的門口,大家互相介紹著,秦越把袁海蓉介紹了一下,說是媽媽的好朋友,也來參觀一下,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家里對小孩不放心,所以來把關的,都熱情的給她打招呼,說秦越是個靠譜的好學生。

    不喜歡所學專業,卻走向運動道路的秦越,到底靠不靠譜,這真是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

    也許只有成功才會讓這個選擇給出肯定的答案,當失敗的時候,人們總是會用“你看看當初……”這些話來證明自己的先見之明,

    學校的環境不錯,面積不大,但是各種場館一應俱全,主教學樓、試驗樓、圖書館、行政樓、室外足球場、一個露天的6塊場地的籃球場,坐落在並不高大的樹蔭中。

    綜合館,就在行政樓的一側,接近15米的層高,顯得大氣,從容,卓爾不凡。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