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考察

    “球館建了有7年了,所以外觀看起來還很新,”練鋒介紹著情況。

    進入球館,門口是一個開放的接待廳,練鋒指著說,這兒面積大概有150個平方,可以做成一個羽毛球用品的銷售區,兼賣一些飲料和小吃,因為有些顧客打球的時候時間倉促,沒有準備食物,可以在這兒買點。

    而且這個場館周圍沒有小賣部,還可以增加些零售收入,畢竟學生的消費能力還是不錯的。

    穿過接待廳,就是綜合館的室內了,現在還處于閉館期,準備將要進行的改造。

    場館的層高接近15米,顯得很空曠,場地是一個長方形的結構,沒有開燈,高處窗戶透過的陽光照在地板上,留下一絲繁華後殘留的寂寞。

    “現在的地板就比較硬,你們看。”練鋒在地板上跳著,給大家解釋著,“學生還不覺得,但是對于年齡大的球友,就會特別敏感,相對于學生,校外的居民消費能力更強,而且他們的運動習慣很好,會長期堅持。

    場地鋪設按10片的規格計算,場地間隔比較適合,還會留有一片場地,可以改造成一個健身房。

    接待廳和場館之間,是一片狹長的緩沖帶,有一個盥洗室,可以洗澡,另外一邊可以放一些椅子,作為休息區。

    “我考慮過,也可以招商引進一些收費的按摩椅或筋膜槍,作為運動後的一種恢復,可以增加一些收入,當然這是針對有消費能力的一些人群的,學生可能很少消費。”

    劉伯通對場地熟悉,咨詢著要實行的方案,練鋒把打算采用的地板品牌和龍骨地板加塑膠地板的方案又詳細的闡述了一遍。

    “壽命肯定沒有問題,我有個前輩也是開球館的,他就用的這個組合,除了塑膠地板需要簡單的修復以外,到今年已經快8年了,都還在用,沒有問題。”練鋒肯定的說。

    “對了,我想起來了,前段時間我認識了一個球友,好像是做地板的,專門就是針對運動場館的,我倒是可以再咨詢一下他。”秦越突然記起了董唐的那次接他時候聊過的。

    “好呀,可以了解一下,如果熟悉的話,品質可以保證,甚至款

    項可以有些機動。”練鋒笑著說。

    陶元全程在認真的攝像,這是他的工作,也是記錄真實最有效的資料。

    白小凡用腳丈量著場館的面積,問著練鋒球館的通風和雨天會不會漏雨的狀況,細節看似不起眼,往往卻會成為影響大局的最重要的因素,特別是雨季的時候,如果場館漏雨,不禁會影響營業,還會造成場地濕滑,影響球友的打球體驗,甚至會踩滑崴腳,發生意外。

    練鋒對場館比較熟悉,畢竟是管理過一段時間,其中的優缺點都比較了解,和白小凡、劉伯通兩個在談論著具體問題。

    袁海蓉和秦越走在後面,袁姨問著秦越︰“小秦,我听你媽媽講你在學習羽毛球,想走職業路線,為什麼不想讀原專業了呢?”

    “恩,是這樣的,袁姨,我本來讀這個學校就是高中體育加了20分上的,專業是調配的,我對這個專業不是很感興趣,反而對運動還比較喜歡。

    “剛好我們小區有個羽毛球老教練,對,就是前面那位老人,他很看重我的運動天賦,想培養我走職業路線,我自己也很喜歡羽毛球這項運動,就打算這樣做了。”

    袁海蓉點點頭︰“奧,是這樣的呀,你這個學校是全國重點,不讀是有些可惜了,但是你自己做的選擇,我听你媽媽還是挺支持你的,今天我見到你,發現你也不是心浮氣躁的那種年青人,既然選擇好的事情,就去好好做吧。

    “對了,投資球館是誰的主意呢?對你有哪些好處呢?”

    秦越想了一下,“是練老板,這個學校是他的母校,聯系很多,這個商機也是學校領導給他講的,在支持走出去的學生創業。

    “我開始到沒想那麼多,只是想幫練老板找資金,後來覺得有個球館對自己的訓練有很多好處,而且還可以有個穩定收入,支持我學球、練球,包括以後在羽毛球運動方面的發展都有好處,就想先進入到這個行業,算是個敲門磚吧。”

    袁海蓉听我秦越的敘述,點點頭,“小秦,听你這麼一說,我覺得你還是挺有思想的,看事情比較長遠,既然有了決定,就好好去做吧,你媽媽那里我也給她把情況詳細的說一下,她一定會支持你的。”

    “太謝謝您啦,袁姨,以後我媽到容市了,歡迎你到家里來玩嘛。”秦越很開心,讓老媽不擔心自己,袁姨的述說和自己說出來的效果肯定不一樣,這就是第三方背書的好處。

    走出了球館,一群人還站在門前熱鬧的在議論著,看每個人臉色露出輕松的表情,秦越覺得事情有戲。

    練鋒接到了一個電話,說學校的領導的,要去一下,于是大家就約好下午再談下一步的具體安排。

    袁姨和秦越聊了幾句,也說要回單位了,還有工作安排。

    回來的路上,劉伯通對秦越說,“小秦,我看了,這個投資還挺靠譜,可以投,你看看需要多少,到時候給我講吧。反正我那些錢放到銀行里吃老本也是掙,放到這里也是掙,當個股東,開個球館,也是我年青時當教練的一個夢想,只是沒想到跟著你實現了,你看來有希望讓我實現兩大夢想呀。”

    秦越挺高興的,給劉伯通說到︰“劉叔,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球館開起來,你的那些教學經驗和資源,可以很好的解決球館的教學問題,我才好專心的去練球,早日沖出容市,走向全國。”

    “你還別說,秦越,你師父的影響力,招招生,把假期的人氣弄上去,這個能力還是有的。”劉伯通自信的說,“你也要加油了,我一直看好你。”

    正在說話,秦越接到了練鋒的電話。

    (本章完)

    走出了球館,一群人還站在門前熱鬧的在議論著,看每個人臉色露出輕松的表情,秦越覺得事情有戲。

    練鋒接到了一個電話,說學校的領導的,要去一下,于是大家就約好下午再談下一步的具體安排。

    袁姨和秦越聊了幾句,也說要回單位了,還有工作安排。

    回來的路上,劉伯通對秦越說,“小秦,我看了,這個投資還挺靠譜,可以投,你看看需要多少,到時候給我講吧。反正我那些錢放到銀行里吃老本也是掙,放到這里也是掙,當個股東,開個球館,也是我年青時當教練的一個夢想,只是沒想到跟著你實現了,你看來有希望讓我實現兩大夢想呀。”

    秦越挺高興的,給劉伯通說到︰“劉叔,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球館開起來,你的那些教學經驗和資源,可以很好的解決球館的教學問題,我才好專心的去練球,早日沖出容市,走向全國。”

    “你還別說,秦越,你師父的影響力,招招生,把假期的人氣弄上去,這個能力還是有的。”劉伯通自信的說,“你也要加油了,我一直看好你。”

    正在說話,秦越接到了練鋒的電話。

    (本章完)

    走出了球館,一群人還站在門前熱鬧的在議論著,看每個人臉色露出輕松的表情,秦越覺得事情有戲。

    練鋒接到了一個電話,說學校的領導的,要去一下,于是大家就約好下午再談下一步的具體安排。

    袁姨和秦越聊了幾句,也說要回單位了,還有工作安排。

    回來的路上,劉伯通對秦越說,“小秦,我看了,這個投資還挺靠譜,可以投,你看看需要多少,到時候給我講吧。反正我那些錢放到銀行里吃老本也是掙,放到這里也是掙,當個股東,開個球館,也是我年青時當教練的一個夢想,只是沒想到跟著你實現了,你看來有希望讓我實現兩大夢想呀。”

    秦越挺高興的,給劉伯通說到︰“劉叔,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球館開起來,你的那些教學經驗和資源,可以很好的解決球館的教學問題,我才好專心的去練球,早日沖出容市,走向全國。”

    “你還別說,秦越,你師父的影響力,招招生,把假期的人氣弄上去,這個能力還是有的。”劉伯通自信的說,“你也要加油了,我一直看好你。”

    正在說話,秦越接到了練鋒的電話。

    (本章完)

    走出了球館,一群人還站在門前熱鬧的在議論著,看每個人臉色露出輕松的表情,秦越覺得事情有戲。

    練鋒接到了一個電話,說學校的領導的,要去一下,于是大家就約好下午再談下一步的具體安排。

    袁姨和秦越聊了幾句,也說要回單位了,還有工作安排。

    回來的路上,劉伯通對秦越說,“小秦,我看了,這個投資還挺靠譜,可以投,你看看需要多少,到時候給我講吧。反正我那些錢放到銀行里吃老本也是掙,放到這里也是掙,當個股東,開個球館,也是我年青時當教練的一個夢想,只是沒想到跟著你實現了,你看來有希望讓我實現兩大夢想呀。”

    秦越挺高興的,給劉伯通說到︰“劉叔,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球館開起來,你的那些教學經驗和資源,可以很好的解決球館的教學問題,我才好專心的去練球,早日沖出容市,走向全國。”

    “你還別說,秦越,你師父的影響力,招招生,把假期的人氣弄上去,這個能力還是有的。”劉伯通自信的說,“你也要加油了,我一直看好你。”

    正在說話,秦越接到了練鋒的電話。

    (本章完)

    走出了球館,一群人還站在門前熱鬧的在議論著,看每個人臉色露出輕松的表情,秦越覺得事情有戲。

    練鋒接到了一個電話,說學校的領導的,要去一下,于是大家就約好下午再談下一步的具體安排。

    袁姨和秦越聊了幾句,也說要回單位了,還有工作安排。

    回來的路上,劉伯通對秦越說,“小秦,我看了,這個投資還挺靠譜,可以投,你看看需要多少,到時候給我講吧。反正我那些錢放到銀行里吃老本也是掙,放到這里也是掙,當個股東,開個球館,也是我年青時當教練的一個夢想,只是沒想到跟著你實現了,你看來有希望讓我實現兩大夢想呀。”

    秦越挺高興的,給劉伯通說到︰“劉叔,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球館開起來,你的那些教學經驗和資源,可以很好的解決球館的教學問題,我才好專心的去練球,早日沖出容市,走向全國。”

    “你還別說,秦越,你師父的影響力,招招生,把假期的人氣弄上去,這個能力還是有的。”劉伯通自信的說,“你也要加油了,我一直看好你。”

    正在說話,秦越接到了練鋒的電話。

    (本章完)

    走出了球館,一群人還站在門前熱鬧的在議論著,看每個人臉色露出輕松的表情,秦越覺得事情有戲。

    練鋒接到了一個電話,說學校的領導的,要去一下,于是大家就約好下午再談下一步的具體安排。

    袁姨和秦越聊了幾句,也說要回單位了,還有工作安排。

    回來的路上,劉伯通對秦越說,“小秦,我看了,這個投資還挺靠譜,可以投,你看看需要多少,到時候給我講吧。反正我那些錢放到銀行里吃老本也是掙,放到這里也是掙,當個股東,開個球館,也是我年青時當教練的一個夢想,只是沒想到跟著你實現了,你看來有希望讓我實現兩大夢想呀。”

    秦越挺高興的,給劉伯通說到︰“劉叔,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球館開起來,你的那些教學經驗和資源,可以很好的解決球館的教學問題,我才好專心的去練球,早日沖出容市,走向全國。”

    “你還別說,秦越,你師父的影響力,招招生,把假期的人氣弄上去,這個能力還是有的。”劉伯通自信的說,“你也要加油了,我一直看好你。”

    正在說話,秦越接到了練鋒的電話。

    (本章完)

    走出了球館,一群人還站在門前熱鬧的在議論著,看每個人臉色露出輕松的表情,秦越覺得事情有戲。

    練鋒接到了一個電話,說學校的領導的,要去一下,于是大家就約好下午再談下一步的具體安排。

    袁姨和秦越聊了幾句,也說要回單位了,還有工作安排。

    回來的路上,劉伯通對秦越說,“小秦,我看了,這個投資還挺靠譜,可以投,你看看需要多少,到時候給我講吧。反正我那些錢放到銀行里吃老本也是掙,放到這里也是掙,當個股東,開個球館,也是我年青時當教練的一個夢想,只是沒想到跟著你實現了,你看來有希望讓我實現兩大夢想呀。”

    秦越挺高興的,給劉伯通說到︰“劉叔,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球館開起來,你的那些教學經驗和資源,可以很好的解決球館的教學問題,我才好專心的去練球,早日沖出容市,走向全國。”

    “你還別說,秦越,你師父的影響力,招招生,把假期的人氣弄上去,這個能力還是有的。”劉伯通自信的說,“你也要加油了,我一直看好你。”

    正在說話,秦越接到了練鋒的電話。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