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們來自五湖四海

    胖子,一般都是快樂的,因為這種體型的人一定代表他的胃口極好。

    胃口好,自然就會對美食有所求,所以,跟著胖子超,永遠不挨餓。

    秦越坐在這家小店的時候,還不到12點,陰沉的天上飄起了一點點小雨。

    劉風點了菜後,和秦越聊著天。

    一碟小酥肉,一盤紅薯粉裹的炸花生米,一盤檸檬雞爪。兩個人討論的還是美食。

    酥肉和花生都是現炸的,香味中還帶著剛出油鍋的熱氣,把食材獨特的味道激發的更加誘人。

    主菜是一道魚,一條兩斤的江團魚,秘制的做法讓魚味濃郁芳香,滿鍋紅辣子和青花椒的調和居然沒有太過辛辣的感覺。

    里面的肥腸出奇的嫩滑,劉風N瑟的對秦越說︰“沒吃過這麼好的肥腸吧。”好像這道菜是他烹飪的。

    秦越點著頭︰“是的,肥腸的鮮嫩帶著彈牙的口感和魚肉的彈性不分你我,這道菜的發明者真不簡單。”

    “那可不是,這家店開了16年了,從來不開分店,不擴大,每天吃的人都要排隊,這也是種工匠精神吧。”劉風專心的啃著一塊雞爪。

    作為一個資深吃貨,秦越深有感觸,“同樣是肥腸,因為外面的皺褶,所以口感偏硬和粗糙,這款做法,卻反其道而行之,吃出了嫩肉的感覺,同時又保留了Q彈和肥腸本身的香味,吸收了江團和佐料的鮮香,帶著麻辣的余味,真是絕了。”

    隔壁一桌的兩個美女听到秦越的分析,有個長發的美女笑著接了句嘴︰“這個帥哥說的對極了,好羨慕你們容市的人,可以吃到那麼多美食。”

    秦越側過身,笑著對美女說︰“其實哪個地方都有很多特色,我們也沒吃過,向往的很呢,不知道兩位來自哪里?”

    “我們是下海市的,專門打飛的過來吃的這家。”另外一個頭發稍短的美女笑著說。

    “那是真正的美食愛好者了。”劉風贊嘆道。

    “恩,我們今年這是第二次來容市了,都是專門過來吃的。”長發美女笑著說,一邊夾著一塊肥腸,慢慢的嚼著。

    秦越很好奇,“你們敢吃辣嗎?”

    “喜歡,能吃辣。”

    網絡帶來的是信息的快速傳播,讓地球上的每個人都無限的享有了知情的權利,但是真正的美食,還是坐落在一個個普普通通的小店里,這無疑是現代和傳統的完美結合。

    人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是如此高超的烹飪技術,又有多少人會跑來擁擠的圍在簡陋的小長桌旁呢?

    秦越和隔壁的美女舉了一下杯,表示友好,說出了那句老話︰“我們來自五湖四海,為了同一個吃的目標,走在一起。”

    秦越喝了口冰鎮啤酒,問劉風,“劉哥,關于我的情況,你找到類似的資料沒有呢?”

    劉風皺起眉頭,搖了搖頭,“還真沒有,我們都知道,夢是一種潛意識的神經活動。

    如果能夠影響到肌肉,也是因為環境對感官刺激造成的,比如我們會觀察到睡覺的時候會有肌肉的抽搐和不自覺的抖動這些。

    “但是潛意識的活動會造成肌肉記憶,並且沒有實際動作的發生,這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活動,如果不是你的表現如此神奇,我永遠不會相信你說的話的。”

    秦越習慣了這種疑惑,從劉風的嘴里听到了肯定的答復,心里還是有點小小的失望,“沒有關系,這對我也是好事情,畢竟不小心變成了一個羽毛球天才了。”

    劉風笑笑︰“也是,我覺得可能還要從腦電波這塊入手,看看是否有不同的地方。這個課題讓人有種看到入寶山而空返的尷尬,如果有發現,這絕對是一個非常偉大的成就,我最近幾天都睡不好,不知道怎麼去做這個事情。”

    秦越安慰著他︰“不要太急,我積極配合就是了,只要不是像小白鼠關在籠子里就好了。”

    第一次和劉風吃飯,兩個人都非常滿意,除開兄弟的友情,掃的精光的盤子才是同為吃貨最好的注解。

    打包走的兩個美女看著兩個大肚還是露出了羨慕的神色,如果以攝入的食物量計算,她們的幸福指數和打飛的而來的成本估計不是一個性價比很好的體驗。

    但是,愛美食,又怎麼能如此的計算呢?

    秦越抽空發著朋友圈,因為里面有很多好吃人士在默默的關注。

    一組小吃和肥腸魚的圖片,配的文字︰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那就讓肥腸來

    吧,大吃一斤的美味,口里的想念,胃來的滿足。

    告別了劉風,秦越準備回家,這段時間的力量練習,還有點腰酸背痛的感覺。

    他伸著懶腰,擴著胸,習慣的打開微信,朋友圈里已經有幾個發來了流口水的表情。

    李力的回復是︰小越越,你在四道街吃那家網紅肥腸魚嗎?咋不喊我,我在附近辦事。

    秦越趕忙回話︰“上午辦完事,朋友請的客,下次有機會請你,味道真的不錯。”

    李力微信里給秦越說︰“小越越,你那里到我公司很近,過來玩嘛,帶你參觀一下姐做的事業。”

    秦越想了想,也沒啥事,“好的,發個定位吧。”

    剛收到,就看到陶元的微信也發了信息過來︰“秦越,在四道街吃飯嗎?我也在附近,剛拍完片子,過來找你呀?”

    “過來嘛,你吃了沒有?”秦越問。

    “朋友這里吃過了,發個定位。”

    秦越順手把收到的位置發了過去。

    李力發的地方是一個地鐵口,有3個口,秦越到的是A口,發現李力站在B口,而陶元站在C口東張西望。

    秦越大吼一聲,往李力的B口走去,陶元也發現了,也往那兒走。

    “這位是陶元,我們小區的鄰居,我朋友。”秦越給李力介紹著。

    “你好,我叫李力,力量的力。”李力和陶元握了一下手。

    陶元的臉紅了一下,眼楮卻亮了一下,“你好,你好。”

    “你是攝像師嗎?”李力看到陶元手上提著的三腳架,脖子掛著的照相機,好奇的問道。

    (本章完)

    告別了劉風,秦越準備回家,這段時間的力量練習,還有點腰酸背痛的感覺。

    他伸著懶腰,擴著胸,習慣的打開微信,朋友圈里已經有幾個發來了流口水的表情。

    李力的回復是︰小越越,你在四道街吃那家網紅肥腸魚嗎?咋不喊我,我在附近辦事。

    秦越趕忙回話︰“上午辦完事,朋友請的客,下次有機會請你,味道真的不錯。”

    李力微信里給秦越說︰“小越越,你那里到我公司很近,過來玩嘛,帶你參觀一下姐做的事業。”

    秦越想了想,也沒啥事,“好的,發個定位吧。”

    剛收到,就看到陶元的微信也發了信息過來︰“秦越,在四道街吃飯嗎?我也在附近,剛拍完片子,過來找你呀?”

    “過來嘛,你吃了沒有?”秦越問。

    “朋友這里吃過了,發個定位。”

    秦越順手把收到的位置發了過去。

    李力發的地方是一個地鐵口,有3個口,秦越到的是A口,發現李力站在B口,而陶元站在C口東張西望。

    秦越大吼一聲,往李力的B口走去,陶元也發現了,也往那兒走。

    “這位是陶元,我們小區的鄰居,我朋友。”秦越給李力介紹著。

    “你好,我叫李力,力量的力。”李力和陶元握了一下手。

    陶元的臉紅了一下,眼楮卻亮了一下,“你好,你好。”

    “你是攝像師嗎?”李力看到陶元手上提著的三腳架,脖子掛著的照相機,好奇的問道。

    (本章完)

    告別了劉風,秦越準備回家,這段時間的力量練習,還有點腰酸背痛的感覺。

    他伸著懶腰,擴著胸,習慣的打開微信,朋友圈里已經有幾個發來了流口水的表情。

    李力的回復是︰小越越,你在四道街吃那家網紅肥腸魚嗎?咋不喊我,我在附近辦事。

    秦越趕忙回話︰“上午辦完事,朋友請的客,下次有機會請你,味道真的不錯。”

    李力微信里給秦越說︰“小越越,你那里到我公司很近,過來玩嘛,帶你參觀一下姐做的事業。”

    秦越想了想,也沒啥事,“好的,發個定位吧。”

    剛收到,就看到陶元的微信也發了信息過來︰“秦越,在四道街吃飯嗎?我也在附近,剛拍完片子,過來找你呀?”

    “過來嘛,你吃了沒有?”秦越問。

    “朋友這里吃過了,發個定位。”

    秦越順手把收到的位置發了過去。

    李力發的地方是一個地鐵口,有3個口,秦越到的是A口,發現李力站在B口,而陶元站在C口東張西望。

    秦越大吼一聲,往李力的B口走去,陶元也發現了,也往那兒走。

    “這位是陶元,我們小區的鄰居,我朋友。”秦越給李力介紹著。

    “你好,我叫李力,力量的力。”李力和陶元握了一下手。

    陶元的臉紅了一下,眼楮卻亮了一下,“你好,你好。”

    “你是攝像師嗎?”李力看到陶元手上提著的三腳架,脖子掛著的照相機,好奇的問道。

    (本章完)

    告別了劉風,秦越準備回家,這段時間的力量練習,還有點腰酸背痛的感覺。

    他伸著懶腰,擴著胸,習慣的打開微信,朋友圈里已經有幾個發來了流口水的表情。

    李力的回復是︰小越越,你在四道街吃那家網紅肥腸魚嗎?咋不喊我,我在附近辦事。

    秦越趕忙回話︰“上午辦完事,朋友請的客,下次有機會請你,味道真的不錯。”

    李力微信里給秦越說︰“小越越,你那里到我公司很近,過來玩嘛,帶你參觀一下姐做的事業。”

    秦越想了想,也沒啥事,“好的,發個定位吧。”

    剛收到,就看到陶元的微信也發了信息過來︰“秦越,在四道街吃飯嗎?我也在附近,剛拍完片子,過來找你呀?”

    “過來嘛,你吃了沒有?”秦越問。

    “朋友這里吃過了,發個定位。”

    秦越順手把收到的位置發了過去。

    李力發的地方是一個地鐵口,有3個口,秦越到的是A口,發現李力站在B口,而陶元站在C口東張西望。

    秦越大吼一聲,往李力的B口走去,陶元也發現了,也往那兒走。

    “這位是陶元,我們小區的鄰居,我朋友。”秦越給李力介紹著。

    “你好,我叫李力,力量的力。”李力和陶元握了一下手。

    陶元的臉紅了一下,眼楮卻亮了一下,“你好,你好。”

    “你是攝像師嗎?”李力看到陶元手上提著的三腳架,脖子掛著的照相機,好奇的問道。

    (本章完)

    告別了劉風,秦越準備回家,這段時間的力量練習,還有點腰酸背痛的感覺。

    他伸著懶腰,擴著胸,習慣的打開微信,朋友圈里已經有幾個發來了流口水的表情。

    李力的回復是︰小越越,你在四道街吃那家網紅肥腸魚嗎?咋不喊我,我在附近辦事。

    秦越趕忙回話︰“上午辦完事,朋友請的客,下次有機會請你,味道真的不錯。”

    李力微信里給秦越說︰“小越越,你那里到我公司很近,過來玩嘛,帶你參觀一下姐做的事業。”

    秦越想了想,也沒啥事,“好的,發個定位吧。”

    剛收到,就看到陶元的微信也發了信息過來︰“秦越,在四道街吃飯嗎?我也在附近,剛拍完片子,過來找你呀?”

    “過來嘛,你吃了沒有?”秦越問。

    “朋友這里吃過了,發個定位。”

    秦越順手把收到的位置發了過去。

    李力發的地方是一個地鐵口,有3個口,秦越到的是A口,發現李力站在B口,而陶元站在C口東張西望。

    秦越大吼一聲,往李力的B口走去,陶元也發現了,也往那兒走。

    “這位是陶元,我們小區的鄰居,我朋友。”秦越給李力介紹著。

    “你好,我叫李力,力量的力。”李力和陶元握了一下手。

    陶元的臉紅了一下,眼楮卻亮了一下,“你好,你好。”

    “你是攝像師嗎?”李力看到陶元手上提著的三腳架,脖子掛著的照相機,好奇的問道。

    (本章完)

    告別了劉風,秦越準備回家,這段時間的力量練習,還有點腰酸背痛的感覺。

    他伸著懶腰,擴著胸,習慣的打開微信,朋友圈里已經有幾個發來了流口水的表情。

    李力的回復是︰小越越,你在四道街吃那家網紅肥腸魚嗎?咋不喊我,我在附近辦事。

    秦越趕忙回話︰“上午辦完事,朋友請的客,下次有機會請你,味道真的不錯。”

    李力微信里給秦越說︰“小越越,你那里到我公司很近,過來玩嘛,帶你參觀一下姐做的事業。”

    秦越想了想,也沒啥事,“好的,發個定位吧。”

    剛收到,就看到陶元的微信也發了信息過來︰“秦越,在四道街吃飯嗎?我也在附近,剛拍完片子,過來找你呀?”

    “過來嘛,你吃了沒有?”秦越問。

    “朋友這里吃過了,發個定位。”

    秦越順手把收到的位置發了過去。

    李力發的地方是一個地鐵口,有3個口,秦越到的是A口,發現李力站在B口,而陶元站在C口東張西望。

    秦越大吼一聲,往李力的B口走去,陶元也發現了,也往那兒走。

    “這位是陶元,我們小區的鄰居,我朋友。”秦越給李力介紹著。

    “你好,我叫李力,力量的力。”李力和陶元握了一下手。

    陶元的臉紅了一下,眼楮卻亮了一下,“你好,你好。”

    “你是攝像師嗎?”李力看到陶元手上提著的三腳架,脖子掛著的照相機,好奇的問道。

    (本章完)

    告別了劉風,秦越準備回家,這段時間的力量練習,還有點腰酸背痛的感覺。

    他伸著懶腰,擴著胸,習慣的打開微信,朋友圈里已經有幾個發來了流口水的表情。

    李力的回復是︰小越越,你在四道街吃那家網紅肥腸魚嗎?咋不喊我,我在附近辦事。

    秦越趕忙回話︰“上午辦完事,朋友請的客,下次有機會請你,味道真的不錯。”

    李力微信里給秦越說︰“小越越,你那里到我公司很近,過來玩嘛,帶你參觀一下姐做的事業。”

    秦越想了想,也沒啥事,“好的,發個定位吧。”

    剛收到,就看到陶元的微信也發了信息過來︰“秦越,在四道街吃飯嗎?我也在附近,剛拍完片子,過來找你呀?”

    “過來嘛,你吃了沒有?”秦越問。

    “朋友這里吃過了,發個定位。”

    秦越順手把收到的位置發了過去。

    李力發的地方是一個地鐵口,有3個口,秦越到的是A口,發現李力站在B口,而陶元站在C口東張西望。

    秦越大吼一聲,往李力的B口走去,陶元也發現了,也往那兒走。

    “這位是陶元,我們小區的鄰居,我朋友。”秦越給李力介紹著。

    “你好,我叫李力,力量的力。”李力和陶元握了一下手。

    陶元的臉紅了一下,眼楮卻亮了一下,“你好,你好。”

    “你是攝像師嗎?”李力看到陶元手上提著的三腳架,脖子掛著的照相機,好奇的問道。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