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李力的兼職

    “哈哈,香吧,我們公司的產品都是非常環保和健康的,所以香味那麼好聞。”李力有點小自豪,這家公司的產品她用了有兩年了,就是因為非常好,所以才兼職來經營的。

    大廳里的人非常多,前台排隊的就有接近50多。每個人的面前都放著一個購物筐,里面裝滿了一些牙膏、牙刷、洗碗液、洗衣液這些東西。

    秦越好奇的問︰“李力,你們公司是做日用品的呀。”

    “對的,日用品和營養品。”李力介紹著,拉著兩個人走向貨架,“看嘛,我們公司的產品質量很不錯,是中外合資的,原材料是全球采購,制造地有國外的,也有國產的。”

    “那貴不貴呢?”陶元問道。

    “日用品呢,和超市的價格差不多,營養品呢,比藥店的國產的要貴些,不過比純進口的要便宜很多。”李力解釋著。“我們公司的產品呢,技術含量很高,像日用品這些,比如洗碗的,洗衣服的,都是6倍濃縮以上的,目前純國產的一般最多能做到4倍。主流一般是兩倍。”

    “反正都是用呀,幾倍有區別嗎?”秦越很好奇。

    “當然有了,濃縮的用的包裝就會少很多,一個是成本低,還有就是對環境造成的污染也會少很多。”李力很自豪的解釋著,“而且我們用的這些瓶子,看起來像塑料的,但是你用火燒就知道了,一點不臭,是埋到土里兩年就會降解的環保材料。”

    陶元吐吐舌頭,這也太高大上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是這家公司的銷售員嗎?怎麼買東西呢?”秦越覺得那個牙膏看起來不錯,自己家的剛好用完了。

    “是這樣的,我們公司有規定,要成為會員才有資格購買產品,而且每個人必須要最低消費200元才行。”李力解釋著。

    “這不是強買強賣嗎?”陶元的正直之氣又擋不住了。

    李力笑著說︰“是我沒解釋清楚,只有成為了會員才能享受折扣價,是6折呢,算下來這些日用品比超市的都便宜了,而且那麼好。

    “只是要拿到這麼好的價格,公司也對會員有要求,就是每個月最低消費200元。”

    陶元還是

    憤憤不平︰“這也太帕稅桑 饗允喬恐菩韻選!br />
    李力的笑容依然陽光,每個人听到這種消費規則,都很奇怪,覺得自己的公司非常奇葩,太過傲嬌,其實任何地方的VIP消費都是這樣的,比如一家餐廳吃飯,金卡可能打個6折,銀卡7折,普通卡8折,沒卡不打折,這就是對顧客的回饋,你對我支持,我自然會給你更多優惠。為什麼換成買東西大家就不能接受了呢?

    “我們公司的產品有500多種,基本把日用的快消品和營養品都包括了,我們給你6折這麼好的福利,甚至比超市的東西還便宜,而且更優質,就是希望你能把在其他地方買的產品換成我們的品牌,200元對于一個家庭不是事兒吧,這其實是對顧客的要求。也是希望你們能夠享受到實惠。”李力耐心的解釋著,是希望兩個帥哥成為自己的客戶。

    秦越覺得無所謂,畢竟像李力說的那樣,家里的日用品只是換個牌子,也沒增加消費,不好用或者貴了大不了以後不買就是了。

    陶元還是沒有想通,問李力“那你是會員嗎?”

    “我是呀,所有經營的人必須是會員才行。”李力肯定的說。

    陶元得意的笑道︰“那不就妥了,我們需要什麼,你幫我們買就是了,這樣不就6折了。”

    其實他的心里是想的以後每次買東西都可以和李力聯系,就可以經常看到她了。

    陶元還不知道秦越這個朋友的底細,不知道她有沒有男朋友,結沒結婚,但是當他一見面的時候,就被李力充滿活力的魅力擊潰了,心中完美的女神,而且和她說話沒有很拘謹的感覺,有種認識很久的那種放松。

    秦越說的沒錯,從小最怕狗的他居然會跳到李力的面前來保護她,這完全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情感在支配自己的大腦,根本沒有思考這是為什麼?

    那一刻,他甚至有種讓狗把自己咬一口的沖動,來證明自己的勇敢,從來沒有過的一種情感一直在沖擊著自己的大腦,讓他昏昏沉沉的,說話也變得急躁起來。

    “不行的,公司不允許帶貨的,要買必須要辦會員,否則我也沒辦法,公司的規則沒有人情,我只有服從,如果不買沒有關系的,只是帶你們來參觀一下,

    分享這麼好的東西很開心。”李力笑著說。

    陶元的小伎倆沒有成功,不禁有點著急,“糟了糟了,李力,你是不是被公司洗腦了呀,你們是不是傳銷呀?”

    李力笑笑,“我們公司是直銷模式,不過和絕大多數直銷不同的是,我們的產品是真的好,否則也不會賣了接近40年了。”

    陶元很著急,自己遇到太多搞直銷破產的朋友,他們太難了,“你沒听說過直銷難民嗎?做這個會虧錢的。”

    “不會的,我們不會賣一件東西的,只是推薦你買,而且要你自己辦會員,自己購買,我們是不會投入一分錢的。”李力解釋著,知道一句兩句話也說不清楚。

    秦越很感興趣,還沒有听說過這種不用投資賣貨的方式,“那你怎麼掙錢呢?”

    “我推薦你買,以後你買的任何東西我都會有一點點提成收入,這就是公司對我們銷售的回報。以後你推薦的朋友如果買東西,我也有一點點收入,人越多,我的收入就會越高。”李力簡單的解釋著。

    這就是傳說中的拉人頭,其實所有的事情都是拉人頭,就好像秦越他們做球館這個事情一樣,都是把有資金又想做球館的幾個人拉到一起,共同做事而已。

    “明白了,我考慮一下。”秦越對這種模式倒不反感,畢竟沒有投資就沒有傷害,只是對產品還有些懷疑,沒有下決定。

    陶元覺得剛才說那些話有點沖,不知道會不會得罪李力,說道︰“大力美女,再給我們介紹一下產品嘛。我們想多了解一下。”

    (本章完)

    陶元的小伎倆沒有成功,不禁有點著急,“糟了糟了,李力,你是不是被公司洗腦了呀,你們是不是傳銷呀?”

    李力笑笑,“我們公司是直銷模式,不過和絕大多數直銷不同的是,我們的產品是真的好,否則也不會賣了接近40年了。”

    陶元很著急,自己遇到太多搞直銷破產的朋友,他們太難了,“你沒听說過直銷難民嗎?做這個會虧錢的。”

    “不會的,我們不會賣一件東西的,只是推薦你買,而且要你自己辦會員,自己購買,我們是不會投入一分錢的。”李力解釋著,知道一句兩句話也說不清楚。

    秦越很感興趣,還沒有听說過這種不用投資賣貨的方式,“那你怎麼掙錢呢?”

    “我推薦你買,以後你買的任何東西我都會有一點點提成收入,這就是公司對我們銷售的回報。以後你推薦的朋友如果買東西,我也有一點點收入,人越多,我的收入就會越高。”李力簡單的解釋著。

    這就是傳說中的拉人頭,其實所有的事情都是拉人頭,就好像秦越他們做球館這個事情一樣,都是把有資金又想做球館的幾個人拉到一起,共同做事而已。

    “明白了,我考慮一下。”秦越對這種模式倒不反感,畢竟沒有投資就沒有傷害,只是對產品還有些懷疑,沒有下決定。

    陶元覺得剛才說那些話有點沖,不知道會不會得罪李力,說道︰“大力美女,再給我們介紹一下產品嘛。我們想多了解一下。”

    (本章完)

    陶元的小伎倆沒有成功,不禁有點著急,“糟了糟了,李力,你是不是被公司洗腦了呀,你們是不是傳銷呀?”

    李力笑笑,“我們公司是直銷模式,不過和絕大多數直銷不同的是,我們的產品是真的好,否則也不會賣了接近40年了。”

    陶元很著急,自己遇到太多搞直銷破產的朋友,他們太難了,“你沒听說過直銷難民嗎?做這個會虧錢的。”

    “不會的,我們不會賣一件東西的,只是推薦你買,而且要你自己辦會員,自己購買,我們是不會投入一分錢的。”李力解釋著,知道一句兩句話也說不清楚。

    秦越很感興趣,還沒有听說過這種不用投資賣貨的方式,“那你怎麼掙錢呢?”

    “我推薦你買,以後你買的任何東西我都會有一點點提成收入,這就是公司對我們銷售的回報。以後你推薦的朋友如果買東西,我也有一點點收入,人越多,我的收入就會越高。”李力簡單的解釋著。

    這就是傳說中的拉人頭,其實所有的事情都是拉人頭,就好像秦越他們做球館這個事情一樣,都是把有資金又想做球館的幾個人拉到一起,共同做事而已。

    “明白了,我考慮一下。”秦越對這種模式倒不反感,畢竟沒有投資就沒有傷害,只是對產品還有些懷疑,沒有下決定。

    陶元覺得剛才說那些話有點沖,不知道會不會得罪李力,說道︰“大力美女,再給我們介紹一下產品嘛。我們想多了解一下。”

    (本章完)

    陶元的小伎倆沒有成功,不禁有點著急,“糟了糟了,李力,你是不是被公司洗腦了呀,你們是不是傳銷呀?”

    李力笑笑,“我們公司是直銷模式,不過和絕大多數直銷不同的是,我們的產品是真的好,否則也不會賣了接近40年了。”

    陶元很著急,自己遇到太多搞直銷破產的朋友,他們太難了,“你沒听說過直銷難民嗎?做這個會虧錢的。”

    “不會的,我們不會賣一件東西的,只是推薦你買,而且要你自己辦會員,自己購買,我們是不會投入一分錢的。”李力解釋著,知道一句兩句話也說不清楚。

    秦越很感興趣,還沒有听說過這種不用投資賣貨的方式,“那你怎麼掙錢呢?”

    “我推薦你買,以後你買的任何東西我都會有一點點提成收入,這就是公司對我們銷售的回報。以後你推薦的朋友如果買東西,我也有一點點收入,人越多,我的收入就會越高。”李力簡單的解釋著。

    這就是傳說中的拉人頭,其實所有的事情都是拉人頭,就好像秦越他們做球館這個事情一樣,都是把有資金又想做球館的幾個人拉到一起,共同做事而已。

    “明白了,我考慮一下。”秦越對這種模式倒不反感,畢竟沒有投資就沒有傷害,只是對產品還有些懷疑,沒有下決定。

    陶元覺得剛才說那些話有點沖,不知道會不會得罪李力,說道︰“大力美女,再給我們介紹一下產品嘛。我們想多了解一下。”

    (本章完)

    陶元的小伎倆沒有成功,不禁有點著急,“糟了糟了,李力,你是不是被公司洗腦了呀,你們是不是傳銷呀?”

    李力笑笑,“我們公司是直銷模式,不過和絕大多數直銷不同的是,我們的產品是真的好,否則也不會賣了接近40年了。”

    陶元很著急,自己遇到太多搞直銷破產的朋友,他們太難了,“你沒听說過直銷難民嗎?做這個會虧錢的。”

    “不會的,我們不會賣一件東西的,只是推薦你買,而且要你自己辦會員,自己購買,我們是不會投入一分錢的。”李力解釋著,知道一句兩句話也說不清楚。

    秦越很感興趣,還沒有听說過這種不用投資賣貨的方式,“那你怎麼掙錢呢?”

    “我推薦你買,以後你買的任何東西我都會有一點點提成收入,這就是公司對我們銷售的回報。以後你推薦的朋友如果買東西,我也有一點點收入,人越多,我的收入就會越高。”李力簡單的解釋著。

    這就是傳說中的拉人頭,其實所有的事情都是拉人頭,就好像秦越他們做球館這個事情一樣,都是把有資金又想做球館的幾個人拉到一起,共同做事而已。

    “明白了,我考慮一下。”秦越對這種模式倒不反感,畢竟沒有投資就沒有傷害,只是對產品還有些懷疑,沒有下決定。

    陶元覺得剛才說那些話有點沖,不知道會不會得罪李力,說道︰“大力美女,再給我們介紹一下產品嘛。我們想多了解一下。”

    (本章完)

    陶元的小伎倆沒有成功,不禁有點著急,“糟了糟了,李力,你是不是被公司洗腦了呀,你們是不是傳銷呀?”

    李力笑笑,“我們公司是直銷模式,不過和絕大多數直銷不同的是,我們的產品是真的好,否則也不會賣了接近40年了。”

    陶元很著急,自己遇到太多搞直銷破產的朋友,他們太難了,“你沒听說過直銷難民嗎?做這個會虧錢的。”

    “不會的,我們不會賣一件東西的,只是推薦你買,而且要你自己辦會員,自己購買,我們是不會投入一分錢的。”李力解釋著,知道一句兩句話也說不清楚。

    秦越很感興趣,還沒有听說過這種不用投資賣貨的方式,“那你怎麼掙錢呢?”

    “我推薦你買,以後你買的任何東西我都會有一點點提成收入,這就是公司對我們銷售的回報。以後你推薦的朋友如果買東西,我也有一點點收入,人越多,我的收入就會越高。”李力簡單的解釋著。

    這就是傳說中的拉人頭,其實所有的事情都是拉人頭,就好像秦越他們做球館這個事情一樣,都是把有資金又想做球館的幾個人拉到一起,共同做事而已。

    “明白了,我考慮一下。”秦越對這種模式倒不反感,畢竟沒有投資就沒有傷害,只是對產品還有些懷疑,沒有下決定。

    陶元覺得剛才說那些話有點沖,不知道會不會得罪李力,說道︰“大力美女,再給我們介紹一下產品嘛。我們想多了解一下。”

    (本章完)

    陶元的小伎倆沒有成功,不禁有點著急,“糟了糟了,李力,你是不是被公司洗腦了呀,你們是不是傳銷呀?”

    李力笑笑,“我們公司是直銷模式,不過和絕大多數直銷不同的是,我們的產品是真的好,否則也不會賣了接近40年了。”

    陶元很著急,自己遇到太多搞直銷破產的朋友,他們太難了,“你沒听說過直銷難民嗎?做這個會虧錢的。”

    “不會的,我們不會賣一件東西的,只是推薦你買,而且要你自己辦會員,自己購買,我們是不會投入一分錢的。”李力解釋著,知道一句兩句話也說不清楚。

    秦越很感興趣,還沒有听說過這種不用投資賣貨的方式,“那你怎麼掙錢呢?”

    “我推薦你買,以後你買的任何東西我都會有一點點提成收入,這就是公司對我們銷售的回報。以後你推薦的朋友如果買東西,我也有一點點收入,人越多,我的收入就會越高。”李力簡單的解釋著。

    這就是傳說中的拉人頭,其實所有的事情都是拉人頭,就好像秦越他們做球館這個事情一樣,都是把有資金又想做球館的幾個人拉到一起,共同做事而已。

    “明白了,我考慮一下。”秦越對這種模式倒不反感,畢竟沒有投資就沒有傷害,只是對產品還有些懷疑,沒有下決定。

    陶元覺得剛才說那些話有點沖,不知道會不會得罪李力,說道︰“大力美女,再給我們介紹一下產品嘛。我們想多了解一下。”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