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沒有了鮮花的牛糞

    李力笑笑︰“所以說,我們老板是干大事的人呀,他並不需要以犧牲支持自己的會員來發展公司的這種消費。而是讓你為了自己家里本來就有的支出,細水長流的支持就夠了。”

    陶元搖搖頭,還是不能理解這些行為。

    秦越听出點味,“這個老板真的不簡單,他需要的是忠實的粉絲,一種對他公司的產品形成信任和依賴的那群人,而且可以通過口碑來不斷的傳播,形成一個很厲害的增加的模式。

    “但是這種模式有個要求很高的地方,就是產品特別優秀,或者性價比特別好。”

    幾個人在店里逛的時候,人一直都是絡繹不絕,來來往往。

    “李力,你也來了?”一個男子的很好听的聲音響了起來。

    陶元的眼中一亮,這個男的1.7米,年齡在30左右,背頭梳的錚亮,一張臉,帥到一塌糊涂,和影星胡給的樣子有六分相似,目光炯炯的盯著李力。

    “來了,我在忙,再見。”李力的聲音小了不少,無精打采的。

    “唉吆喂,幾個月不見,就愛答不理了,畢竟還是夫妻一場,交了新歡就忘舊情了。”男子的眼神掃過秦越和陶元,一副陰陽怪氣的聲音。

    李力感覺一下身體被抽空一樣,望著男子,一句話說不出來。

    陶元明白了怎麼回事,對李力說︰“李大美女,我怎麼聞到一股牛糞的臭味呢,是不是我把你這朵鮮花帶走的時候,那坨牛糞成精了,到處跑散發獨特的芬芳哇?”

    李力一下笑出了聲,一手拉著陶元,一手拉著秦越,“快走,給你倆辦會員去,再不走要被臭死了。”

    男子被噎到的喘不過氣來,恨恨的走了。

    李力給秦越辦會員的時候,陶元走出了店。

    回來的時候,帶了3杯奶茶。

    “來,這杯常溫的給你。”陶元給李力遞了過去,“給我們講那麼久,辛苦啦,潤潤嗓子。”

    “剛才謝謝啦,替我解圍。”李力望著陶元,覺得那張胖嘟嘟的嘴怎麼看都充滿了一種獨特的味道,就好像同樣長得很獨特的眉毛和胡子。

    “說這些,我們是好朋友的嘛,我說的也是事實,他那種陰陽

    怪氣的樣子就配不上你。”陶元繼續狠踩牛糞中,“對了,他也是會員嗎?”

    “恩,是的,他是個歌手,特別喜歡我們的喉糖,不是吹,我們的喉糖經常缺貨,是限量銷售的,每個人一個月只能購買兩包,對經常用嗓子和咳嗽的人,效果真的很好,可以用驚艷形容,比很多賣了幾十年的老品牌效果都要好。”李力看的出是真心的喜歡公司的產品,完全控制不住的宣傳著,“當時我就是很喜歡他的才華,死活都要嫁給他,婚後感情挺好的,這段感情維持了3年,誰知道,前年我的閨蜜說他出軌,我還不相信,後來才發現他不止出軌一個,還同時和兩個在交往,把我氣的半死。

    他居然說這很正常,為了尋找歌唱的靈感。

    “我覺得,可能以後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李力忍不住說了自己的經歷,

    陶元義憤填膺的說著︰“真是人渣,敗類,用藝術來掩蓋自己對婚姻的不負責任,傷害你這麼好的一個女孩。

    “李力,不要傷心,這對你是好事,早離開才是幸福的。”

    秦越也點頭,讓李力不要為這種人生氣。

    “我知道,放心好了,姐天天都是開心快樂的,就是要好好生活,才對的起自己。”李力笑的很燦爛,人生總要經歷些故事,才知道這並不是故事,而是真實的。

    就好像剛才遇到的那條狗一樣,不是每種可愛的背後,都有著同樣溫柔的心。

    當你善良的對待和包容其他事物的時候,如果得到同樣的善意,那麼這種互動就是好的,可以持續的。

    而當你面對的是惡意,你的善良,也沒有必要繼續,這就是善良人的智慧,充滿了人性的光輝,溫和的散發出來,恰如三個人發自內心的笑容,盛開在這家專賣店充滿香味的大廳里。

    在李力的推薦下,秦越把補充氨基葡萄糖的產品和運動中補充電解質的產品也買了回去,自己跳的高,對膝蓋的損傷就會大些,不斷的積累,會讓軟骨慢慢的磨損,不如平時吃起,把膝蓋維護好。

    回到家的時候,意外的在電梯里遇到了牟雲飛。

    看到秦越提的袋子,牟雲飛問了一句︰“出去買東西去了哇?”

    “是的,牟哥,在

    一個朋友做銷售的公司買的,你看一下。”秦越把袋子里的骨維速拿了出來。

    牟雲飛出了電梯,沒有回自己家,坐在了秦越的陽台上仔細看著商品的成分和比例。

    “恩,這款產品如果像上面寫的成分和含量的話,真的很不錯,上面有我們國家的認證,應該沒問題。”

    “多少錢一瓶呢?”牟雲飛問道。

    “打折下來165元,是一個月的量。”秦越回答道,李力是這樣說的。

    “從價格上說,如果按照單一的氨基葡萄糖來說,比藥店的貴不少,不過你這個是復合型的,還有軟骨素、鈣這些,如果按照這個算,價格就很有優勢了,可以同時補充對關節好的營養,不用吃其他的了。”牟雲飛解釋著,“這個你可以吃,不過他的量我看了,是針對35歲以上人的流失狀況來補充的。

    你那麼年青,恢復能力很強,這個量你減半吃,就是每天只吃兩片就可以了。

    “如果你一段時間運動量小,也可以不吃,軟骨的損傷身體可以自動修復。”

    “好的,牟哥。”秦越想還好遇見專家了,否則每天吃4顆,就有點浪費了。“那你看看這個呢?”

    秦越把復原力乳清蛋白粉拿了出來。

    牟雲飛仔細的看著包裝袋上的說明,“這個東西我們研究過,對肌肉中的乳酸吸收很不錯,這個技術屬于看似簡單,其實是非常頂級的技術專利。

    “恩,這家公司的產品很棒,叫什麼名字?”

    (本章完)

    牟雲飛出了電梯,沒有回自己家,坐在了秦越的陽台上仔細看著商品的成分和比例。

    “恩,這款產品如果像上面寫的成分和含量的話,真的很不錯,上面有我們國家的認證,應該沒問題。”

    “多少錢一瓶呢?”牟雲飛問道。

    “打折下來165元,是一個月的量。”秦越回答道,李力是這樣說的。

    “從價格上說,如果按照單一的氨基葡萄糖來說,比藥店的貴不少,不過你這個是復合型的,還有軟骨素、鈣這些,如果按照這個算,價格就很有優勢了,可以同時補充對關節好的營養,不用吃其他的了。”牟雲飛解釋著,“這個你可以吃,不過他的量我看了,是針對35歲以上人的流失狀況來補充的。

    你那麼年青,恢復能力很強,這個量你減半吃,就是每天只吃兩片就可以了。

    “如果你一段時間運動量小,也可以不吃,軟骨的損傷身體可以自動修復。”

    “好的,牟哥。”秦越想還好遇見專家了,否則每天吃4顆,就有點浪費了。“那你看看這個呢?”

    秦越把復原力乳清蛋白粉拿了出來。

    牟雲飛仔細的看著包裝袋上的說明,“這個東西我們研究過,對肌肉中的乳酸吸收很不錯,這個技術屬于看似簡單,其實是非常頂級的技術專利。

    “恩,這家公司的產品很棒,叫什麼名字?”

    (本章完)

    牟雲飛出了電梯,沒有回自己家,坐在了秦越的陽台上仔細看著商品的成分和比例。

    “恩,這款產品如果像上面寫的成分和含量的話,真的很不錯,上面有我們國家的認證,應該沒問題。”

    “多少錢一瓶呢?”牟雲飛問道。

    “打折下來165元,是一個月的量。”秦越回答道,李力是這樣說的。

    “從價格上說,如果按照單一的氨基葡萄糖來說,比藥店的貴不少,不過你這個是復合型的,還有軟骨素、鈣這些,如果按照這個算,價格就很有優勢了,可以同時補充對關節好的營養,不用吃其他的了。”牟雲飛解釋著,“這個你可以吃,不過他的量我看了,是針對35歲以上人的流失狀況來補充的。

    你那麼年青,恢復能力很強,這個量你減半吃,就是每天只吃兩片就可以了。

    “如果你一段時間運動量小,也可以不吃,軟骨的損傷身體可以自動修復。”

    “好的,牟哥。”秦越想還好遇見專家了,否則每天吃4顆,就有點浪費了。“那你看看這個呢?”

    秦越把復原力乳清蛋白粉拿了出來。

    牟雲飛仔細的看著包裝袋上的說明,“這個東西我們研究過,對肌肉中的乳酸吸收很不錯,這個技術屬于看似簡單,其實是非常頂級的技術專利。

    “恩,這家公司的產品很棒,叫什麼名字?”

    (本章完)

    牟雲飛出了電梯,沒有回自己家,坐在了秦越的陽台上仔細看著商品的成分和比例。

    “恩,這款產品如果像上面寫的成分和含量的話,真的很不錯,上面有我們國家的認證,應該沒問題。”

    “多少錢一瓶呢?”牟雲飛問道。

    “打折下來165元,是一個月的量。”秦越回答道,李力是這樣說的。

    “從價格上說,如果按照單一的氨基葡萄糖來說,比藥店的貴不少,不過你這個是復合型的,還有軟骨素、鈣這些,如果按照這個算,價格就很有優勢了,可以同時補充對關節好的營養,不用吃其他的了。”牟雲飛解釋著,“這個你可以吃,不過他的量我看了,是針對35歲以上人的流失狀況來補充的。

    你那麼年青,恢復能力很強,這個量你減半吃,就是每天只吃兩片就可以了。

    “如果你一段時間運動量小,也可以不吃,軟骨的損傷身體可以自動修復。”

    “好的,牟哥。”秦越想還好遇見專家了,否則每天吃4顆,就有點浪費了。“那你看看這個呢?”

    秦越把復原力乳清蛋白粉拿了出來。

    牟雲飛仔細的看著包裝袋上的說明,“這個東西我們研究過,對肌肉中的乳酸吸收很不錯,這個技術屬于看似簡單,其實是非常頂級的技術專利。

    “恩,這家公司的產品很棒,叫什麼名字?”

    (本章完)

    牟雲飛出了電梯,沒有回自己家,坐在了秦越的陽台上仔細看著商品的成分和比例。

    “恩,這款產品如果像上面寫的成分和含量的話,真的很不錯,上面有我們國家的認證,應該沒問題。”

    “多少錢一瓶呢?”牟雲飛問道。

    “打折下來165元,是一個月的量。”秦越回答道,李力是這樣說的。

    “從價格上說,如果按照單一的氨基葡萄糖來說,比藥店的貴不少,不過你這個是復合型的,還有軟骨素、鈣這些,如果按照這個算,價格就很有優勢了,可以同時補充對關節好的營養,不用吃其他的了。”牟雲飛解釋著,“這個你可以吃,不過他的量我看了,是針對35歲以上人的流失狀況來補充的。

    你那麼年青,恢復能力很強,這個量你減半吃,就是每天只吃兩片就可以了。

    “如果你一段時間運動量小,也可以不吃,軟骨的損傷身體可以自動修復。”

    “好的,牟哥。”秦越想還好遇見專家了,否則每天吃4顆,就有點浪費了。“那你看看這個呢?”

    秦越把復原力乳清蛋白粉拿了出來。

    牟雲飛仔細的看著包裝袋上的說明,“這個東西我們研究過,對肌肉中的乳酸吸收很不錯,這個技術屬于看似簡單,其實是非常頂級的技術專利。

    “恩,這家公司的產品很棒,叫什麼名字?”

    (本章完)

    牟雲飛出了電梯,沒有回自己家,坐在了秦越的陽台上仔細看著商品的成分和比例。

    “恩,這款產品如果像上面寫的成分和含量的話,真的很不錯,上面有我們國家的認證,應該沒問題。”

    “多少錢一瓶呢?”牟雲飛問道。

    “打折下來165元,是一個月的量。”秦越回答道,李力是這樣說的。

    “從價格上說,如果按照單一的氨基葡萄糖來說,比藥店的貴不少,不過你這個是復合型的,還有軟骨素、鈣這些,如果按照這個算,價格就很有優勢了,可以同時補充對關節好的營養,不用吃其他的了。”牟雲飛解釋著,“這個你可以吃,不過他的量我看了,是針對35歲以上人的流失狀況來補充的。

    你那麼年青,恢復能力很強,這個量你減半吃,就是每天只吃兩片就可以了。

    “如果你一段時間運動量小,也可以不吃,軟骨的損傷身體可以自動修復。”

    “好的,牟哥。”秦越想還好遇見專家了,否則每天吃4顆,就有點浪費了。“那你看看這個呢?”

    秦越把復原力乳清蛋白粉拿了出來。

    牟雲飛仔細的看著包裝袋上的說明,“這個東西我們研究過,對肌肉中的乳酸吸收很不錯,這個技術屬于看似簡單,其實是非常頂級的技術專利。

    “恩,這家公司的產品很棒,叫什麼名字?”

    (本章完)

    牟雲飛出了電梯,沒有回自己家,坐在了秦越的陽台上仔細看著商品的成分和比例。

    “恩,這款產品如果像上面寫的成分和含量的話,真的很不錯,上面有我們國家的認證,應該沒問題。”

    “多少錢一瓶呢?”牟雲飛問道。

    “打折下來165元,是一個月的量。”秦越回答道,李力是這樣說的。

    “從價格上說,如果按照單一的氨基葡萄糖來說,比藥店的貴不少,不過你這個是復合型的,還有軟骨素、鈣這些,如果按照這個算,價格就很有優勢了,可以同時補充對關節好的營養,不用吃其他的了。”牟雲飛解釋著,“這個你可以吃,不過他的量我看了,是針對35歲以上人的流失狀況來補充的。

    你那麼年青,恢復能力很強,這個量你減半吃,就是每天只吃兩片就可以了。

    “如果你一段時間運動量小,也可以不吃,軟骨的損傷身體可以自動修復。”

    “好的,牟哥。”秦越想還好遇見專家了,否則每天吃4顆,就有點浪費了。“那你看看這個呢?”

    秦越把復原力乳清蛋白粉拿了出來。

    牟雲飛仔細的看著包裝袋上的說明,“這個東西我們研究過,對肌肉中的乳酸吸收很不錯,這個技術屬于看似簡單,其實是非常頂級的技術專利。

    “恩,這家公司的產品很棒,叫什麼名字?”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