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陶元的春天

    “魚躍救球?”秦越和練鋒都疑惑的圍了過來。

    練鋒把動作做了一遍,講解這魚躍救球的要領,手和身體的協調配合,特別是講解了做這個動作需要注意的關鍵點,因為魚躍救球對身體力量和協調要求很高,做不好很容易受傷。

    練鋒讓弟弟往邊線扣殺,自己用魚躍救球反復演示了幾遍,然後就回店了。

    秦越嘗試著做這個動作,發現力量是沒有問題,只是在倒地和手的動作上確實很難做到協調,就沒有進行下去,繼續和練錚操練殺接殺。

    當練錚無論怎麼扣殺,秦越都能防起來後,又進行了線路回球,不斷改變力度和角度,讓接殺的質量變得更高。

    累成狗的練錚無論如何不殺球了,然後改成了秦越殺,練錚接。

    秦越告別的時候,練錚還坐在球場邊喘著粗氣,哎,變態的體能魔王,他一頓要吃幾個蛋呢?

    到了家,秦越用溫水泡了一杯復原力乳清蛋白粉,喝了才去洗澡,說明上寫的是運動完半個小時內吃效果最好。

    “叮咚,叮咚。”秦越心想這個時候難道是虎子嗎?

    陶元神秘兮兮的走了進來,“秦越,我把錄的視頻拷給你。”

    “太感謝了,晚上球館人多嗎?”秦越順嘴問了一句。

    “不少,好像很多人都是在為比賽準備,對了,你咋沒去呢?”

    “山人自有妙計,自然是保持神秘到最後,然後閃亮登場,勇奪桂冠。”秦越N瑟著。

    陶元故作嚴肅的說︰“作為你忠實的粉絲,我很不樂觀,雖然我不懂羽毛球,但是毛俊的狀態真的不錯,你看了視頻就知道了,和陪練打的是風生水起,在球館里,我覺得好像沒人打的贏他。”

    秦越笑嘻嘻的說︰“沒事兒,輸贏不重要,關鍵是那種唯我獨尊的氣勢,我們要有用于爭奪最後一名的勇氣,你說對吧。”

    陶元搖搖頭,秦越的心態咋就那麼好,“對了,秦越,晚上和李力一起去的球館,你是怎麼認識的她呢?”

    秦越敏銳的感覺到陶元對李力的好感不太正常,“是打球認識的,混合雙打,我帶她,就慢慢熟了。”

    “奧,她

    性格挺好的哈,今天在專賣店也挺能聊的,人不錯。你知道她多少歲嗎?”陶元有一句沒一句的看似漫不經心的問著。

    “這個我不清楚呢,我還是覺得李力這女孩挺不錯的,性格好,又是大美女,個子也高,哎呀,這麼好的女孩不知道球館多少人惦記著呢?”秦越故意刺激著陶元。

    “是吧,快說說,球館哪些人在追她,她跟誰最好?”

    看著陶元的樣子,秦越很想笑,“逗你玩的,我和李力也就見過幾次,也不熟,只是很投緣,覺得她特別像個知心大姐姐。咋啦,陶元,春心萌動啦?”

    陶元眼神迷離,“恩,李力真的很好,人漂亮,身材又好,最主要很開朗,人也善良……”

    秦越說︰“恩,是的,她很多優點,覺得對就去追求嘛,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只是她結過一次婚,這個看你在不在意。”

    “不會,不會,現在誰沒有個感情經歷嘛,離過婚才會更珍惜新的感情。”陶元看樣子對李力感覺很好,搖著頭。

    “那就妥了,今天我還是要表揚一下你,對女孩挺主動的,還專門買的常溫的奶茶,給我都是冰的,不錯,很細心,就是要這樣,主動點。”秦越也是憑想象在說,他的感情經歷也很少,只是怕陶元太老實,不敢大膽去追,所以鼓勵陶元。

    “好的,我一定加油,明天讓她帶我去專賣店,我要回去好好準備一下,不給你聊了。”

    秦越無語中,明天才去,現在去準備啥,寫個劇本嗎?

    羽毛球魚躍救球,秦越想了想,在搜索引擎上打出了這幾個字。

    居然還真有教學視頻,秦越仔細的看著,和練鋒教的認真對比著。

    在比賽中,魚躍救球也是在判斷步伐確實跟不上的時候才會采用,有些球的速度太快,或是殺球的角度太刁鑽,身體力量和柔韌要求確實很高,秦越又找到了不少比賽中魚躍救球的視頻,琢磨著比賽中如何去應用。

    時間一點點過去,毛俊的比賽視頻秦越也看完了。

    和範德寶相比,兩個人有很多相似之處,特別是體型和力量,打法也都是進攻型為主,不過毛俊的技術更全面一些,防守球打的不少,不像範德寶喜歡用主動扣殺作為

    發動攻擊的第一環。

    實力上,毛俊更強一些,打法也更合理一些,如果要用消耗體力的防守反擊打法去對付毛俊,難度就會上升,如果用進攻打法,那麼就應該注意哪些……

    清晨的球場,三人組已經成了靚麗的一道風景線。

    秦越的身體,充滿了活力,不知是不是昨天晚上喝的乳清蛋白粉的功勞。

    今天的課程是頭頂殺斜線,當球在中後場邊線的時候,就會有很大的斜線空間可以把球打向另外一端的邊線,殺斜線和滑板斜線,都是很取巧的選擇,會讓對方不太好防守,因為對方一般會把防守的重點放到殺直線上面,距離最短。

    頭頂殺斜線,難度不是很高,只是很容易判斷不清斜線的距離,造成失誤,所以需要大量的訓練。

    休息的時候,劉伯通說︰“秦越呀,我要到外地一個朋友家玩幾天,這兩天你和風兒好好練一下定位球。不要放松哈。”

    “必須的,師父。一定把劉風整瘦兩斤。”秦越舉手示意。

    “哎,估計難,昨天吃了肥腸魚,我今天就又想去吃了,想起來,我們沒點肥腸頭,可惜啦。”劉風遺憾的說。

    劉伯通在兒子腦袋上敲了一下,“就知道吃吃吃,多運動一下嘛,晚上到你們單位附近的俱樂部去打球,你的技術也提高了不少,可以去混一混了。”

    秦越說︰“師父,我去的那家俱樂部劉風也可以去呀,要不下次我打球把他帶上。”

    “好的,我跟師弟超,永遠不挨刀。”

    (本章完)

    實力上,毛俊更強一些,打法也更合理一些,如果要用消耗體力的防守反擊打法去對付毛俊,難度就會上升,如果用進攻打法,那麼就應該注意哪些……

    清晨的球場,三人組已經成了靚麗的一道風景線。

    秦越的身體,充滿了活力,不知是不是昨天晚上喝的乳清蛋白粉的功勞。

    今天的課程是頭頂殺斜線,當球在中後場邊線的時候,就會有很大的斜線空間可以把球打向另外一端的邊線,殺斜線和滑板斜線,都是很取巧的選擇,會讓對方不太好防守,因為對方一般會把防守的重點放到殺直線上面,距離最短。

    頭頂殺斜線,難度不是很高,只是很容易判斷不清斜線的距離,造成失誤,所以需要大量的訓練。

    休息的時候,劉伯通說︰“秦越呀,我要到外地一個朋友家玩幾天,這兩天你和風兒好好練一下定位球。不要放松哈。”

    “必須的,師父。一定把劉風整瘦兩斤。”秦越舉手示意。

    “哎,估計難,昨天吃了肥腸魚,我今天就又想去吃了,想起來,我們沒點肥腸頭,可惜啦。”劉風遺憾的說。

    劉伯通在兒子腦袋上敲了一下,“就知道吃吃吃,多運動一下嘛,晚上到你們單位附近的俱樂部去打球,你的技術也提高了不少,可以去混一混了。”

    秦越說︰“師父,我去的那家俱樂部劉風也可以去呀,要不下次我打球把他帶上。”

    “好的,我跟師弟超,永遠不挨刀。”

    (本章完)

    實力上,毛俊更強一些,打法也更合理一些,如果要用消耗體力的防守反擊打法去對付毛俊,難度就會上升,如果用進攻打法,那麼就應該注意哪些……

    清晨的球場,三人組已經成了靚麗的一道風景線。

    秦越的身體,充滿了活力,不知是不是昨天晚上喝的乳清蛋白粉的功勞。

    今天的課程是頭頂殺斜線,當球在中後場邊線的時候,就會有很大的斜線空間可以把球打向另外一端的邊線,殺斜線和滑板斜線,都是很取巧的選擇,會讓對方不太好防守,因為對方一般會把防守的重點放到殺直線上面,距離最短。

    頭頂殺斜線,難度不是很高,只是很容易判斷不清斜線的距離,造成失誤,所以需要大量的訓練。

    休息的時候,劉伯通說︰“秦越呀,我要到外地一個朋友家玩幾天,這兩天你和風兒好好練一下定位球。不要放松哈。”

    “必須的,師父。一定把劉風整瘦兩斤。”秦越舉手示意。

    “哎,估計難,昨天吃了肥腸魚,我今天就又想去吃了,想起來,我們沒點肥腸頭,可惜啦。”劉風遺憾的說。

    劉伯通在兒子腦袋上敲了一下,“就知道吃吃吃,多運動一下嘛,晚上到你們單位附近的俱樂部去打球,你的技術也提高了不少,可以去混一混了。”

    秦越說︰“師父,我去的那家俱樂部劉風也可以去呀,要不下次我打球把他帶上。”

    “好的,我跟師弟超,永遠不挨刀。”

    (本章完)

    實力上,毛俊更強一些,打法也更合理一些,如果要用消耗體力的防守反擊打法去對付毛俊,難度就會上升,如果用進攻打法,那麼就應該注意哪些……

    清晨的球場,三人組已經成了靚麗的一道風景線。

    秦越的身體,充滿了活力,不知是不是昨天晚上喝的乳清蛋白粉的功勞。

    今天的課程是頭頂殺斜線,當球在中後場邊線的時候,就會有很大的斜線空間可以把球打向另外一端的邊線,殺斜線和滑板斜線,都是很取巧的選擇,會讓對方不太好防守,因為對方一般會把防守的重點放到殺直線上面,距離最短。

    頭頂殺斜線,難度不是很高,只是很容易判斷不清斜線的距離,造成失誤,所以需要大量的訓練。

    休息的時候,劉伯通說︰“秦越呀,我要到外地一個朋友家玩幾天,這兩天你和風兒好好練一下定位球。不要放松哈。”

    “必須的,師父。一定把劉風整瘦兩斤。”秦越舉手示意。

    “哎,估計難,昨天吃了肥腸魚,我今天就又想去吃了,想起來,我們沒點肥腸頭,可惜啦。”劉風遺憾的說。

    劉伯通在兒子腦袋上敲了一下,“就知道吃吃吃,多運動一下嘛,晚上到你們單位附近的俱樂部去打球,你的技術也提高了不少,可以去混一混了。”

    秦越說︰“師父,我去的那家俱樂部劉風也可以去呀,要不下次我打球把他帶上。”

    “好的,我跟師弟超,永遠不挨刀。”

    (本章完)

    實力上,毛俊更強一些,打法也更合理一些,如果要用消耗體力的防守反擊打法去對付毛俊,難度就會上升,如果用進攻打法,那麼就應該注意哪些……

    清晨的球場,三人組已經成了靚麗的一道風景線。

    秦越的身體,充滿了活力,不知是不是昨天晚上喝的乳清蛋白粉的功勞。

    今天的課程是頭頂殺斜線,當球在中後場邊線的時候,就會有很大的斜線空間可以把球打向另外一端的邊線,殺斜線和滑板斜線,都是很取巧的選擇,會讓對方不太好防守,因為對方一般會把防守的重點放到殺直線上面,距離最短。

    頭頂殺斜線,難度不是很高,只是很容易判斷不清斜線的距離,造成失誤,所以需要大量的訓練。

    休息的時候,劉伯通說︰“秦越呀,我要到外地一個朋友家玩幾天,這兩天你和風兒好好練一下定位球。不要放松哈。”

    “必須的,師父。一定把劉風整瘦兩斤。”秦越舉手示意。

    “哎,估計難,昨天吃了肥腸魚,我今天就又想去吃了,想起來,我們沒點肥腸頭,可惜啦。”劉風遺憾的說。

    劉伯通在兒子腦袋上敲了一下,“就知道吃吃吃,多運動一下嘛,晚上到你們單位附近的俱樂部去打球,你的技術也提高了不少,可以去混一混了。”

    秦越說︰“師父,我去的那家俱樂部劉風也可以去呀,要不下次我打球把他帶上。”

    “好的,我跟師弟超,永遠不挨刀。”

    (本章完)

    實力上,毛俊更強一些,打法也更合理一些,如果要用消耗體力的防守反擊打法去對付毛俊,難度就會上升,如果用進攻打法,那麼就應該注意哪些……

    清晨的球場,三人組已經成了靚麗的一道風景線。

    秦越的身體,充滿了活力,不知是不是昨天晚上喝的乳清蛋白粉的功勞。

    今天的課程是頭頂殺斜線,當球在中後場邊線的時候,就會有很大的斜線空間可以把球打向另外一端的邊線,殺斜線和滑板斜線,都是很取巧的選擇,會讓對方不太好防守,因為對方一般會把防守的重點放到殺直線上面,距離最短。

    頭頂殺斜線,難度不是很高,只是很容易判斷不清斜線的距離,造成失誤,所以需要大量的訓練。

    休息的時候,劉伯通說︰“秦越呀,我要到外地一個朋友家玩幾天,這兩天你和風兒好好練一下定位球。不要放松哈。”

    “必須的,師父。一定把劉風整瘦兩斤。”秦越舉手示意。

    “哎,估計難,昨天吃了肥腸魚,我今天就又想去吃了,想起來,我們沒點肥腸頭,可惜啦。”劉風遺憾的說。

    劉伯通在兒子腦袋上敲了一下,“就知道吃吃吃,多運動一下嘛,晚上到你們單位附近的俱樂部去打球,你的技術也提高了不少,可以去混一混了。”

    秦越說︰“師父,我去的那家俱樂部劉風也可以去呀,要不下次我打球把他帶上。”

    “好的,我跟師弟超,永遠不挨刀。”

    (本章完)

    實力上,毛俊更強一些,打法也更合理一些,如果要用消耗體力的防守反擊打法去對付毛俊,難度就會上升,如果用進攻打法,那麼就應該注意哪些……

    清晨的球場,三人組已經成了靚麗的一道風景線。

    秦越的身體,充滿了活力,不知是不是昨天晚上喝的乳清蛋白粉的功勞。

    今天的課程是頭頂殺斜線,當球在中後場邊線的時候,就會有很大的斜線空間可以把球打向另外一端的邊線,殺斜線和滑板斜線,都是很取巧的選擇,會讓對方不太好防守,因為對方一般會把防守的重點放到殺直線上面,距離最短。

    頭頂殺斜線,難度不是很高,只是很容易判斷不清斜線的距離,造成失誤,所以需要大量的訓練。

    休息的時候,劉伯通說︰“秦越呀,我要到外地一個朋友家玩幾天,這兩天你和風兒好好練一下定位球。不要放松哈。”

    “必須的,師父。一定把劉風整瘦兩斤。”秦越舉手示意。

    “哎,估計難,昨天吃了肥腸魚,我今天就又想去吃了,想起來,我們沒點肥腸頭,可惜啦。”劉風遺憾的說。

    劉伯通在兒子腦袋上敲了一下,“就知道吃吃吃,多運動一下嘛,晚上到你們單位附近的俱樂部去打球,你的技術也提高了不少,可以去混一混了。”

    秦越說︰“師父,我去的那家俱樂部劉風也可以去呀,要不下次我打球把他帶上。”

    “好的,我跟師弟超,永遠不挨刀。”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