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奇怪的腦波

    劉風走的時候,把昨天的檢查結果給秦越說了一下︰“身體的指標都很正常,確切的說是很完美。

    心跳只有50次每分鐘,標準的運動員心率。

    但是CT照出來你大腦中的海馬體偏大,是正常人的1.3倍。

    你的腦波指標有些奇怪。

    我們知道人腦會產生五種不同的腦波︰α波、β波、γ波、δ波和θ波。

    無論是清醒狀態還是睡眠狀態,我們的大腦一直在產生所有這些頻率的波。

    每種波存在的時間段也不盡相同,甚至和年齡都有關系。

    我們所做的每件事和所說的每件事都是由腦波頻率控制的,甚至科學家做個這種實驗,通過腦波的接收和翻譯,不听聲音就可以指出他正在說的英語句子。

    听起來很神奇吧。

    然而更神奇的是你的大腦中θ波的振幅相當于正常人的兩倍,把我嚇了一大跳。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如果換成普通人,一般就會出現癲癇病的癥狀了,而你,我怎麼看都好像是個正常人。

    θ波在正常情況下,是和大腦中樞學習和記憶功能密切相關的,只是這麼高的值是如何產生並且你的肌體還能表現正常的,這需要進一步研究,希望有驚喜發生,我太期待了。

    “對了,你平時身體有沒有什麼異常,比如發燒,或者情緒不能控制等等。”

    秦越回憶了一下,自己從16歲開始就沒得過病了,別說癲癇,就連個小小的感冒都沒得過,“小的時候身體很差,經常得病, 16歲以後就啥毛病都沒有了,沒有什麼異常的,除了做夢那個事情。自我感覺很理性,不太愛發脾氣,但是 起來也是不得了。”

    劉風笑笑,“ 那個是性格,和情緒沒太大關系。這樣,什麼時候去院里做個實時的睡眠腦波檢測,你看哪天晚上沒事,給我說,我來安排。”

    “好吧。”秦越點著頭,心里有點後悔當初說了這個事情,這下感覺自己有點像小白鼠了。

    秦越正要回家的時候,來打乒乓球的錢姐叫住了他,“小秦,晚上有沒有時間,要排練了奧,後天就要表演啦。陶教練讓我給你說一下。”

    “幾點呢?

    錢姐。”

    “7點半開始。”

    秦越想了想,如果晚上拉線,差不多要8點左右才能完,問了一下︰“我晚上有點事,要8點過點來行嗎?”

    “可以,不見不散。”錢姐很干脆的說,都是小區的人組成的隊伍,有時候也沒那麼準時,正點開始也差不多要8點了。

    做飯的時候,秦越接到了董唐的電話,“秦越呀,在干啥?”

    “弄飯,董哥,有事嗎?”

    “奧,沒事,就是昨天練老板那個事情,我把產品資料給到他了,太感謝你的引薦了,啥時候請你吃個飯。”董唐熱情的說道。

    “不用,董哥,我們也受益了,等事情真定下來,我們一起吃個飯嘛,到時候還要合作,把售後和賬期那些再給我們些便利就是了,我們請你哈。”秦越笑著說。

    “哎呀秦越,你太會說了,干脆來我這兒當業務員吧,提成很高的,我好好培訓一下你。”董唐覺得秦越很陽光,也能說會道的,起了招攬的心思。

    “不好意思了,董哥,我現在練球的時間比較緊,沒有辦法去做其他事了,以後有機會向你請教哈。”秦越推脫著,說到銷售,這估計不是自己的強項,心太軟,不夠黑,掙點稀飯錢沒問題,大錢不用想。

    “好的,最近沒見你去球館呀,在哪兒練。”董唐問道。

    “奧,有時候在小區,有時候在我們學校練,俱樂部比賽我要挑戰毛大爺的嘛,到時候給我加油哈。”

    “那肯定的,我是只能當觀眾了,給你當啦啦隊。”董唐無奈的說。

    秦越奇怪的問︰“咋回事呢,董哥,你不是參加雙打的嗎?”

    “膝蓋的老毛病又犯了,老是痛,估計打不了幾年了。”董唐沮喪的說道。

    秦越突然想到昨天李力的介紹,膝蓋痛一般都是軟骨的磨損造成的,特別是對中老年的羽毛球愛好者來說,也算一種常見病了,叫做退行性關節炎,沒錯,這是牟主任說的。“對了,董哥,你這個病有種保健品可以治,李力在賣,你可以問一下她。

    我都在吃,100多元。中外合資的40年的老廠家生產的,品質過硬,我家對面的鄰居,三醫院的骨科主任都說好。”

    “是嗎?就是我們俱樂部的李力吧,她電話

    你有沒有,發給我一下。”

    董唐很感興趣,愛好羽毛球的人,只要有一口氣在,都有想爬到球館去看場球的沖動,更何況可以上場享受那種飛翔的感覺。

    秦越把李力的電話發了過去,然後在微信上給李力發了一句︰“給你介紹個客戶,我們俱樂部的董唐,他膝蓋痛,應該是軟骨磨損,可以用那個骨維速治,你和他聊哈。”

    “好的,謝謝小越越,超級無敵大帥鍋。”李力發了個跪拜的感謝表情。

    拈起一塊排骨,在醬料里輕輕的涮了一下,感受著脆骨和牙齒的激烈熱吻,秦越想著要到來的期末考試,數學不用復習都是手到擒來的事情,背誦的思想課也是毛毛雨,其他兩門專業課等過了這兩天俱樂部比賽完了突擊一下,應該問題也不大。

    正想的時候,微信響了一下,“秦越,下午來PK。”

    範德寶的,秦越心想,這羽毛球和打麻將差不多的嘛,都有癮呀。還好不輸銀子。“OK,幾點?”

    兩點鐘,秦越到的時候,球館里已經人聲鼎沸,絲毫沒有炎熱帶來的影響。只是冰箱里的永動,已經翻了幾波台了。

    秦越也拿了兩瓶,自己喝的當然是昨天買的運動飲料。

    範德寶剛到,高馬良已經默默的坐在場邊,眼楮呆呆地看著場上飛奔的身影,不知想著什麼?

    秦越一人遞了一瓶,看到高馬良疑惑的眼神,來了一句︰“謝謝你釣魚的故事,很精彩。”

    高馬良的眼里閃過一絲亮光,一下變得靈動起來,扭開蓋,一口,呀,還是賭球贏了的味道,冰冰涼,透心涼。

    (本章完)

    董唐很感興趣,愛好羽毛球的人,只要有一口氣在,都有想爬到球館去看場球的沖動,更何況可以上場享受那種飛翔的感覺。

    秦越把李力的電話發了過去,然後在微信上給李力發了一句︰“給你介紹個客戶,我們俱樂部的董唐,他膝蓋痛,應該是軟骨磨損,可以用那個骨維速治,你和他聊哈。”

    “好的,謝謝小越越,超級無敵大帥鍋。”李力發了個跪拜的感謝表情。

    拈起一塊排骨,在醬料里輕輕的涮了一下,感受著脆骨和牙齒的激烈熱吻,秦越想著要到來的期末考試,數學不用復習都是手到擒來的事情,背誦的思想課也是毛毛雨,其他兩門專業課等過了這兩天俱樂部比賽完了突擊一下,應該問題也不大。

    正想的時候,微信響了一下,“秦越,下午來PK。”

    範德寶的,秦越心想,這羽毛球和打麻將差不多的嘛,都有癮呀。還好不輸銀子。“OK,幾點?”

    兩點鐘,秦越到的時候,球館里已經人聲鼎沸,絲毫沒有炎熱帶來的影響。只是冰箱里的永動,已經翻了幾波台了。

    秦越也拿了兩瓶,自己喝的當然是昨天買的運動飲料。

    範德寶剛到,高馬良已經默默的坐在場邊,眼楮呆呆地看著場上飛奔的身影,不知想著什麼?

    秦越一人遞了一瓶,看到高馬良疑惑的眼神,來了一句︰“謝謝你釣魚的故事,很精彩。”

    高馬良的眼里閃過一絲亮光,一下變得靈動起來,扭開蓋,一口,呀,還是賭球贏了的味道,冰冰涼,透心涼。

    (本章完)

    董唐很感興趣,愛好羽毛球的人,只要有一口氣在,都有想爬到球館去看場球的沖動,更何況可以上場享受那種飛翔的感覺。

    秦越把李力的電話發了過去,然後在微信上給李力發了一句︰“給你介紹個客戶,我們俱樂部的董唐,他膝蓋痛,應該是軟骨磨損,可以用那個骨維速治,你和他聊哈。”

    “好的,謝謝小越越,超級無敵大帥鍋。”李力發了個跪拜的感謝表情。

    拈起一塊排骨,在醬料里輕輕的涮了一下,感受著脆骨和牙齒的激烈熱吻,秦越想著要到來的期末考試,數學不用復習都是手到擒來的事情,背誦的思想課也是毛毛雨,其他兩門專業課等過了這兩天俱樂部比賽完了突擊一下,應該問題也不大。

    正想的時候,微信響了一下,“秦越,下午來PK。”

    範德寶的,秦越心想,這羽毛球和打麻將差不多的嘛,都有癮呀。還好不輸銀子。“OK,幾點?”

    兩點鐘,秦越到的時候,球館里已經人聲鼎沸,絲毫沒有炎熱帶來的影響。只是冰箱里的永動,已經翻了幾波台了。

    秦越也拿了兩瓶,自己喝的當然是昨天買的運動飲料。

    範德寶剛到,高馬良已經默默的坐在場邊,眼楮呆呆地看著場上飛奔的身影,不知想著什麼?

    秦越一人遞了一瓶,看到高馬良疑惑的眼神,來了一句︰“謝謝你釣魚的故事,很精彩。”

    高馬良的眼里閃過一絲亮光,一下變得靈動起來,扭開蓋,一口,呀,還是賭球贏了的味道,冰冰涼,透心涼。

    (本章完)

    董唐很感興趣,愛好羽毛球的人,只要有一口氣在,都有想爬到球館去看場球的沖動,更何況可以上場享受那種飛翔的感覺。

    秦越把李力的電話發了過去,然後在微信上給李力發了一句︰“給你介紹個客戶,我們俱樂部的董唐,他膝蓋痛,應該是軟骨磨損,可以用那個骨維速治,你和他聊哈。”

    “好的,謝謝小越越,超級無敵大帥鍋。”李力發了個跪拜的感謝表情。

    拈起一塊排骨,在醬料里輕輕的涮了一下,感受著脆骨和牙齒的激烈熱吻,秦越想著要到來的期末考試,數學不用復習都是手到擒來的事情,背誦的思想課也是毛毛雨,其他兩門專業課等過了這兩天俱樂部比賽完了突擊一下,應該問題也不大。

    正想的時候,微信響了一下,“秦越,下午來PK。”

    範德寶的,秦越心想,這羽毛球和打麻將差不多的嘛,都有癮呀。還好不輸銀子。“OK,幾點?”

    兩點鐘,秦越到的時候,球館里已經人聲鼎沸,絲毫沒有炎熱帶來的影響。只是冰箱里的永動,已經翻了幾波台了。

    秦越也拿了兩瓶,自己喝的當然是昨天買的運動飲料。

    範德寶剛到,高馬良已經默默的坐在場邊,眼楮呆呆地看著場上飛奔的身影,不知想著什麼?

    秦越一人遞了一瓶,看到高馬良疑惑的眼神,來了一句︰“謝謝你釣魚的故事,很精彩。”

    高馬良的眼里閃過一絲亮光,一下變得靈動起來,扭開蓋,一口,呀,還是賭球贏了的味道,冰冰涼,透心涼。

    (本章完)

    董唐很感興趣,愛好羽毛球的人,只要有一口氣在,都有想爬到球館去看場球的沖動,更何況可以上場享受那種飛翔的感覺。

    秦越把李力的電話發了過去,然後在微信上給李力發了一句︰“給你介紹個客戶,我們俱樂部的董唐,他膝蓋痛,應該是軟骨磨損,可以用那個骨維速治,你和他聊哈。”

    “好的,謝謝小越越,超級無敵大帥鍋。”李力發了個跪拜的感謝表情。

    拈起一塊排骨,在醬料里輕輕的涮了一下,感受著脆骨和牙齒的激烈熱吻,秦越想著要到來的期末考試,數學不用復習都是手到擒來的事情,背誦的思想課也是毛毛雨,其他兩門專業課等過了這兩天俱樂部比賽完了突擊一下,應該問題也不大。

    正想的時候,微信響了一下,“秦越,下午來PK。”

    範德寶的,秦越心想,這羽毛球和打麻將差不多的嘛,都有癮呀。還好不輸銀子。“OK,幾點?”

    兩點鐘,秦越到的時候,球館里已經人聲鼎沸,絲毫沒有炎熱帶來的影響。只是冰箱里的永動,已經翻了幾波台了。

    秦越也拿了兩瓶,自己喝的當然是昨天買的運動飲料。

    範德寶剛到,高馬良已經默默的坐在場邊,眼楮呆呆地看著場上飛奔的身影,不知想著什麼?

    秦越一人遞了一瓶,看到高馬良疑惑的眼神,來了一句︰“謝謝你釣魚的故事,很精彩。”

    高馬良的眼里閃過一絲亮光,一下變得靈動起來,扭開蓋,一口,呀,還是賭球贏了的味道,冰冰涼,透心涼。

    (本章完)

    董唐很感興趣,愛好羽毛球的人,只要有一口氣在,都有想爬到球館去看場球的沖動,更何況可以上場享受那種飛翔的感覺。

    秦越把李力的電話發了過去,然後在微信上給李力發了一句︰“給你介紹個客戶,我們俱樂部的董唐,他膝蓋痛,應該是軟骨磨損,可以用那個骨維速治,你和他聊哈。”

    “好的,謝謝小越越,超級無敵大帥鍋。”李力發了個跪拜的感謝表情。

    拈起一塊排骨,在醬料里輕輕的涮了一下,感受著脆骨和牙齒的激烈熱吻,秦越想著要到來的期末考試,數學不用復習都是手到擒來的事情,背誦的思想課也是毛毛雨,其他兩門專業課等過了這兩天俱樂部比賽完了突擊一下,應該問題也不大。

    正想的時候,微信響了一下,“秦越,下午來PK。”

    範德寶的,秦越心想,這羽毛球和打麻將差不多的嘛,都有癮呀。還好不輸銀子。“OK,幾點?”

    兩點鐘,秦越到的時候,球館里已經人聲鼎沸,絲毫沒有炎熱帶來的影響。只是冰箱里的永動,已經翻了幾波台了。

    秦越也拿了兩瓶,自己喝的當然是昨天買的運動飲料。

    範德寶剛到,高馬良已經默默的坐在場邊,眼楮呆呆地看著場上飛奔的身影,不知想著什麼?

    秦越一人遞了一瓶,看到高馬良疑惑的眼神,來了一句︰“謝謝你釣魚的故事,很精彩。”

    高馬良的眼里閃過一絲亮光,一下變得靈動起來,扭開蓋,一口,呀,還是賭球贏了的味道,冰冰涼,透心涼。

    (本章完)

    董唐很感興趣,愛好羽毛球的人,只要有一口氣在,都有想爬到球館去看場球的沖動,更何況可以上場享受那種飛翔的感覺。

    秦越把李力的電話發了過去,然後在微信上給李力發了一句︰“給你介紹個客戶,我們俱樂部的董唐,他膝蓋痛,應該是軟骨磨損,可以用那個骨維速治,你和他聊哈。”

    “好的,謝謝小越越,超級無敵大帥鍋。”李力發了個跪拜的感謝表情。

    拈起一塊排骨,在醬料里輕輕的涮了一下,感受著脆骨和牙齒的激烈熱吻,秦越想著要到來的期末考試,數學不用復習都是手到擒來的事情,背誦的思想課也是毛毛雨,其他兩門專業課等過了這兩天俱樂部比賽完了突擊一下,應該問題也不大。

    正想的時候,微信響了一下,“秦越,下午來PK。”

    範德寶的,秦越心想,這羽毛球和打麻將差不多的嘛,都有癮呀。還好不輸銀子。“OK,幾點?”

    兩點鐘,秦越到的時候,球館里已經人聲鼎沸,絲毫沒有炎熱帶來的影響。只是冰箱里的永動,已經翻了幾波台了。

    秦越也拿了兩瓶,自己喝的當然是昨天買的運動飲料。

    範德寶剛到,高馬良已經默默的坐在場邊,眼楮呆呆地看著場上飛奔的身影,不知想著什麼?

    秦越一人遞了一瓶,看到高馬良疑惑的眼神,來了一句︰“謝謝你釣魚的故事,很精彩。”

    高馬良的眼里閃過一絲亮光,一下變得靈動起來,扭開蓋,一口,呀,還是賭球贏了的味道,冰冰涼,透心涼。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