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羽人為善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急性胰腺炎

    毛俊的比賽視頻在秦越做飯吃的時候就傳完了,網絡用極速的發展速度取代了實體,縮減了人工,淘汰了光盤介質,剝奪紙質媒體越來越少的份額。

    這就是科技帶給社會的變革,從古到今,腳步越來越快,快的讓人無法想象卻又如此現實,曾經的視頻通話前一刻還停留在科幻小說的描述中,後一刻卻已變成了無所不在的小小手機的基本功能。

    李力那張性感美麗的大臉佔據了小小的屏幕,“小越越,董唐說要辦個會員,買點產品,一個是治膝蓋的骨維速,一個是對血管清理比較好的魚油納豆膠囊。

    身份證照片發給我了,你看是放到我的名下還是你的名下呢?”

    秦越很奇怪︰“為什麼辦個會員還要問我呢?”

    李力笑著說︰“你現在也是會員了呀,如果以後你想經營,我把名字錄到你的下面,那麼當你有了經營資格後,董唐每個月買的產品你也有點小小的收入的。而且這不用你買了東西再賣給他,只需要每個月給他推薦一下需要的產品就可以了。當他固定下來,每個月都知道買些什麼,你就什麼不用管,只管每個月獲取公司給你的銷售提成了。”

    秦越想還有這種好事︰“那就放我名下吧,我也享受一下包租公的生活。”

    “你夢嘛,前期讓你的客戶熟悉產品,知道用什麼,才會慢慢的不需要你再維護,但是開始會比較難,不過有姐在,不要怕,那我知道了。”

    秦越搖搖頭,不懂,這屬于听起來很美好,做起來超枯燥的事情,哪有比賽來的那麼刺激。

    萬萬沒想到是李力卻已經把這個小越越列為了第一發展目標。

    她美美的想著︰“秦越的職業雖然是學生,不過他的影響力居然很不錯,因為他,自己收獲陶元和董唐兩個會員,胖乎乎的陶元雖然沒有很高的顏值,不過也有一種做事很靈活,又喜歡關心人的氣質。也有成為經營者的潛質。

    而董唐很干脆,說明消費能力很強,並且願意接受新鮮事物,並且好像是做生意的,人脈應該很不錯,如果想來兼職經營這個事業,那絕對是一個非常

    好的合作伙伴。

    “目前看起來陶元的興趣更大一些,看樣子要好好給他聊一下,爭取也啟動經營。”

    急急忙忙的拉完線,秦越趕場到小區門外的時候,陶冉已經帶著大家開始了排練。

    《花橋流水》熟悉的音樂響起,秦越發現有段時間沒見,大家的舞步都變得很流暢了,隨著律動的節拍,那種極強的節奏感隨著腳步的彈跳變得讓人充滿了想隨風而舞的沖動。

    看著以前曾經生澀停頓地方,現在已經被流暢的餃接取代,秦越滿意的點點頭,完美。

    一曲終了,陶冉給秦越打著招呼“來了,小秦,準備一下,我們一起來。”

    這段被陶尹教練改編的鬼步舞,增加了兩個地方的配合部分,每對選手會有一個拉手一起踢腿轉圈的動作,也是有些難度但是非常出彩的高潮部分。也是排練要注意的地方。

    領舞的帶頭作用,尤為突出,相比于下面人員的身高比較匹配,領舞的陶冉和秦越,最萌身高差始終讓這個組合看著有點不太協調。

    陶冉的動作,因為體型的原因,要更加的柔美一些,韻律帶來的視覺上沖擊顯得比較溫和。

    而秦越呢,肩寬細腰的體型,加上粗壯的大臂和線條分明的腿部肌肉,本來就非常的打眼,充滿了男性荷爾蒙的氣息,做出的動作更有種充滿了爆發的力感。

    這也是兩人的形體配合上不太和諧的部分。

    秦越的手間感受到陶冉手指的輕微顫動,還有眉頭緊皺的不適的表情,在想是不是她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比較焦慮呢?

    隨著最後一個音符的結束,陶冉急急的坐到旁邊的石台上,喝了一口水,然後用手捂著肚子,眉頭皺的更加厲害。

    隊伍里的熊姐看到,走近問著陶冉︰“小陶,咋回事,肚子痛嗎?要不要緊?”

    “恩,中午吃完飯就有些痛,可能是吃多了,下午我還吃了一顆止痛片,好了。

    結果晚上又吃了不少,又疼起來了。”陶冉解釋著。

    舞蹈隊里有個內科醫生馬大姐,也看到了陶冉的情況,過來詳細的又問道︰“在哪個部位?”

    陶冉疼的小聲的說︰“上腹部,一陣陣的痛,還想吐,今天是我生日,家里和朋友分別給我

    慶祝的,吃了兩頓,可能是吃多了。”

    “喝酒沒,平時有沒有膽結石的毛病?”,馬大姐按壓著陶冉說的疼的部位,詢問著。

    “中午喝了點白酒和紅酒,晚上喝了兩瓶啤酒,得過膽結石,上次醫生說有點慢性的膽囊炎,不過比較輕微。難道是膽囊炎發了?”陶冉回憶著。

    馬大姐神色凝重︰“急性胰腺炎的可能性很大,估計是飲食太油膩,加上飲酒和膽結石誘發了。趕快去醫院。晚了要出大問題。”

    陶冉還解釋著︰“沒那麼凶吧,吃點止痛的就可以,排練還沒完。”

    馬大姐一下變得很凶,“不像話,還想不想要命了。

    “快,秦越,你力氣大,我們兩個馬上把陶教練送三醫院就診”

    兩個人馬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就把陶冉往醫院送。

    車上,陶冉打了個電話︰“弟,我有點不舒服,去三醫院看病,你來一下嘛。”

    秦越心想陶尹不是腿被摔了嗎,傷筋動骨100天,那麼快就好了?

    馬大姐也是三醫院的,直接掛了內科的急診,然後轉到住院部,馬上配合住院部的醫生去驗血驗尿,又拉去做了個彩超。

    等待結果的時候,陶冉接到了弟弟的電話,告訴了他住院病房號。

    見到陶冉弟弟的時候,秦越呆住了。

    “秦越,你咋也在?我姐呢?”陶元胖胖的臉上滲滿了細密的汗珠,白色的T恤胸前都是濕漉漉的,看得出是一路跑上來的。

    (本章完)

    “喝酒沒,平時有沒有膽結石的毛病?”,馬大姐按壓著陶冉說的疼的部位,詢問著。

    “中午喝了點白酒和紅酒,晚上喝了兩瓶啤酒,得過膽結石,上次醫生說有點慢性的膽囊炎,不過比較輕微。難道是膽囊炎發了?”陶冉回憶著。

    馬大姐神色凝重︰“急性胰腺炎的可能性很大,估計是飲食太油膩,加上飲酒和膽結石誘發了。趕快去醫院。晚了要出大問題。”

    陶冉還解釋著︰“沒那麼凶吧,吃點止痛的就可以,排練還沒完。”

    馬大姐一下變得很凶,“不像話,還想不想要命了。

    “快,秦越,你力氣大,我們兩個馬上把陶教練送三醫院就診”

    兩個人馬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就把陶冉往醫院送。

    車上,陶冉打了個電話︰“弟,我有點不舒服,去三醫院看病,你來一下嘛。”

    秦越心想陶尹不是腿被摔了嗎,傷筋動骨100天,那麼快就好了?

    馬大姐也是三醫院的,直接掛了內科的急診,然後轉到住院部,馬上配合住院部的醫生去驗血驗尿,又拉去做了個彩超。

    等待結果的時候,陶冉接到了弟弟的電話,告訴了他住院病房號。

    見到陶冉弟弟的時候,秦越呆住了。

    “秦越,你咋也在?我姐呢?”陶元胖胖的臉上滲滿了細密的汗珠,白色的T恤胸前都是濕漉漉的,看得出是一路跑上來的。

    (本章完)

    “喝酒沒,平時有沒有膽結石的毛病?”,馬大姐按壓著陶冉說的疼的部位,詢問著。

    “中午喝了點白酒和紅酒,晚上喝了兩瓶啤酒,得過膽結石,上次醫生說有點慢性的膽囊炎,不過比較輕微。難道是膽囊炎發了?”陶冉回憶著。

    馬大姐神色凝重︰“急性胰腺炎的可能性很大,估計是飲食太油膩,加上飲酒和膽結石誘發了。趕快去醫院。晚了要出大問題。”

    陶冉還解釋著︰“沒那麼凶吧,吃點止痛的就可以,排練還沒完。”

    馬大姐一下變得很凶,“不像話,還想不想要命了。

    “快,秦越,你力氣大,我們兩個馬上把陶教練送三醫院就診”

    兩個人馬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就把陶冉往醫院送。

    車上,陶冉打了個電話︰“弟,我有點不舒服,去三醫院看病,你來一下嘛。”

    秦越心想陶尹不是腿被摔了嗎,傷筋動骨100天,那麼快就好了?

    馬大姐也是三醫院的,直接掛了內科的急診,然後轉到住院部,馬上配合住院部的醫生去驗血驗尿,又拉去做了個彩超。

    等待結果的時候,陶冉接到了弟弟的電話,告訴了他住院病房號。

    見到陶冉弟弟的時候,秦越呆住了。

    “秦越,你咋也在?我姐呢?”陶元胖胖的臉上滲滿了細密的汗珠,白色的T恤胸前都是濕漉漉的,看得出是一路跑上來的。

    (本章完)

    “喝酒沒,平時有沒有膽結石的毛病?”,馬大姐按壓著陶冉說的疼的部位,詢問著。

    “中午喝了點白酒和紅酒,晚上喝了兩瓶啤酒,得過膽結石,上次醫生說有點慢性的膽囊炎,不過比較輕微。難道是膽囊炎發了?”陶冉回憶著。

    馬大姐神色凝重︰“急性胰腺炎的可能性很大,估計是飲食太油膩,加上飲酒和膽結石誘發了。趕快去醫院。晚了要出大問題。”

    陶冉還解釋著︰“沒那麼凶吧,吃點止痛的就可以,排練還沒完。”

    馬大姐一下變得很凶,“不像話,還想不想要命了。

    “快,秦越,你力氣大,我們兩個馬上把陶教練送三醫院就診”

    兩個人馬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就把陶冉往醫院送。

    車上,陶冉打了個電話︰“弟,我有點不舒服,去三醫院看病,你來一下嘛。”

    秦越心想陶尹不是腿被摔了嗎,傷筋動骨100天,那麼快就好了?

    馬大姐也是三醫院的,直接掛了內科的急診,然後轉到住院部,馬上配合住院部的醫生去驗血驗尿,又拉去做了個彩超。

    等待結果的時候,陶冉接到了弟弟的電話,告訴了他住院病房號。

    見到陶冉弟弟的時候,秦越呆住了。

    “秦越,你咋也在?我姐呢?”陶元胖胖的臉上滲滿了細密的汗珠,白色的T恤胸前都是濕漉漉的,看得出是一路跑上來的。

    (本章完)

    “喝酒沒,平時有沒有膽結石的毛病?”,馬大姐按壓著陶冉說的疼的部位,詢問著。

    “中午喝了點白酒和紅酒,晚上喝了兩瓶啤酒,得過膽結石,上次醫生說有點慢性的膽囊炎,不過比較輕微。難道是膽囊炎發了?”陶冉回憶著。

    馬大姐神色凝重︰“急性胰腺炎的可能性很大,估計是飲食太油膩,加上飲酒和膽結石誘發了。趕快去醫院。晚了要出大問題。”

    陶冉還解釋著︰“沒那麼凶吧,吃點止痛的就可以,排練還沒完。”

    馬大姐一下變得很凶,“不像話,還想不想要命了。

    “快,秦越,你力氣大,我們兩個馬上把陶教練送三醫院就診”

    兩個人馬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就把陶冉往醫院送。

    車上,陶冉打了個電話︰“弟,我有點不舒服,去三醫院看病,你來一下嘛。”

    秦越心想陶尹不是腿被摔了嗎,傷筋動骨100天,那麼快就好了?

    馬大姐也是三醫院的,直接掛了內科的急診,然後轉到住院部,馬上配合住院部的醫生去驗血驗尿,又拉去做了個彩超。

    等待結果的時候,陶冉接到了弟弟的電話,告訴了他住院病房號。

    見到陶冉弟弟的時候,秦越呆住了。

    “秦越,你咋也在?我姐呢?”陶元胖胖的臉上滲滿了細密的汗珠,白色的T恤胸前都是濕漉漉的,看得出是一路跑上來的。

    (本章完)

    “喝酒沒,平時有沒有膽結石的毛病?”,馬大姐按壓著陶冉說的疼的部位,詢問著。

    “中午喝了點白酒和紅酒,晚上喝了兩瓶啤酒,得過膽結石,上次醫生說有點慢性的膽囊炎,不過比較輕微。難道是膽囊炎發了?”陶冉回憶著。

    馬大姐神色凝重︰“急性胰腺炎的可能性很大,估計是飲食太油膩,加上飲酒和膽結石誘發了。趕快去醫院。晚了要出大問題。”

    陶冉還解釋著︰“沒那麼凶吧,吃點止痛的就可以,排練還沒完。”

    馬大姐一下變得很凶,“不像話,還想不想要命了。

    “快,秦越,你力氣大,我們兩個馬上把陶教練送三醫院就診”

    兩個人馬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就把陶冉往醫院送。

    車上,陶冉打了個電話︰“弟,我有點不舒服,去三醫院看病,你來一下嘛。”

    秦越心想陶尹不是腿被摔了嗎,傷筋動骨100天,那麼快就好了?

    馬大姐也是三醫院的,直接掛了內科的急診,然後轉到住院部,馬上配合住院部的醫生去驗血驗尿,又拉去做了個彩超。

    等待結果的時候,陶冉接到了弟弟的電話,告訴了他住院病房號。

    見到陶冉弟弟的時候,秦越呆住了。

    “秦越,你咋也在?我姐呢?”陶元胖胖的臉上滲滿了細密的汗珠,白色的T恤胸前都是濕漉漉的,看得出是一路跑上來的。

    (本章完)

    “喝酒沒,平時有沒有膽結石的毛病?”,馬大姐按壓著陶冉說的疼的部位,詢問著。

    “中午喝了點白酒和紅酒,晚上喝了兩瓶啤酒,得過膽結石,上次醫生說有點慢性的膽囊炎,不過比較輕微。難道是膽囊炎發了?”陶冉回憶著。

    馬大姐神色凝重︰“急性胰腺炎的可能性很大,估計是飲食太油膩,加上飲酒和膽結石誘發了。趕快去醫院。晚了要出大問題。”

    陶冉還解釋著︰“沒那麼凶吧,吃點止痛的就可以,排練還沒完。”

    馬大姐一下變得很凶,“不像話,還想不想要命了。

    “快,秦越,你力氣大,我們兩個馬上把陶教練送三醫院就診”

    兩個人馬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就把陶冉往醫院送。

    車上,陶冉打了個電話︰“弟,我有點不舒服,去三醫院看病,你來一下嘛。”

    秦越心想陶尹不是腿被摔了嗎,傷筋動骨100天,那麼快就好了?

    馬大姐也是三醫院的,直接掛了內科的急診,然後轉到住院部,馬上配合住院部的醫生去驗血驗尿,又拉去做了個彩超。

    等待結果的時候,陶冉接到了弟弟的電話,告訴了他住院病房號。

    見到陶冉弟弟的時候,秦越呆住了。

    “秦越,你咋也在?我姐呢?”陶元胖胖的臉上滲滿了細密的汗珠,白色的T恤胸前都是濕漉漉的,看得出是一路跑上來的。

    (本章完)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