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不滅神王

正文 第八百四十四章 不講義氣

    善神都,皇宮!

    帝晶大陣不斷想要修復此地缺口,但,善皇、惡皇僵持沖擊的力量太大,形成猶如颶風般氣息沖擊,讓帝晶大陣的修補能量涌過來就瞬間被沖擊崩碎,化為無數金色煙霧籠罩四周!

    王可扛著寒冰神蟲王,和張正道正要向前沖。卻被忽然來的姜第一擋了下來!

    “你們這兩只老鼠,還真是膽大包天,居然敢下來?”姜第一眯眼看向二人。

    張正道一臉驚恐︰“王可,現在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他是我大舅哥,自己人,你激動什麼?”王可瞪眼張正道。

    張正道黑著臉看向王可,自己人?你別忽悠我啊,姜第一那神情,還自己人?

    “大舅哥,我們就是來找個人,不打擾你在這辦事,你忙你的,我們先走了啊!”王可扛著寒冰神蟲王說道。

    姜第一冷冷一笑︰“你是來找鬼幽月的?”

    “啊?對啊,大舅哥,你知道幽月在哪?”王可眼楮一亮。

    “她?就在那邊的大殿閉關之中!”姜第一指了一個方向。

    “真的?真是太好了,多虧了大舅哥指點,你不知道,這里面煙霧太大,根本什麼就看不見,我都要暈頭轉向了,現在好了,大舅哥,回見啊,我們先走了!”王可頓時客氣的說道。

    “對,對,我們先走了!”張正道頓時激動的一馬當先。

    “呲吟!”

    陡然,一道劍氣直沖張正道而來。

    張正道想要躲避,但,那劍氣太快了,瞬間將張正道撞擊的倒飛而出,同時將張正道的衣服撕扯而開,鮮血四濺的跌倒在地。

    “第一魔神,我是無辜的啊,你為什麼要對我動手啊,你為什麼不對王可動手啊!”張正道臉色一變驚叫道。

    “因為,我還沒走呢!你急吼吼的先跑了!”一旁王可補充道。

    “不對啊,你剛才不是……!”張正道瞪眼看向王可。

    “沒錯,我是說我們先走了,可是,我只是嘴上說說而已,我沒有抬腳啊!我沒動啊!我大舅哥這麼恩怨分明的人,怎麼可能對我動手?”王可瞪眼張正道。

    張正道︰“…………!”

    合著,我是被你帶偏了?

    “呵,王可,你到是真有膽魄啊,死到臨頭,還能和張正道談笑?”姜第一冷冷的看向王可。

    “大舅哥,我跟你無冤無仇啊,你這話什麼意思?”王可頓時臉色一僵。

    “無冤無仇?哼,我的兩個徒弟,是怎麼死的?”姜第一冷冷的看向王可。

    “啊?你的兩個徒弟?他們,那上一代紅蓮聖使,是自己不小心將自己殺了啊,那尸鬼國師,為了正道鞠躬盡瘁,被上一代白蓮聖使殺了啊,與我無關啊!”王可馬上叫道。

    姜第一眯眼看向王可︰“你的說辭,你以為我會相信?”

    “大舅哥,我說的都是真的!你是我大舅哥,我怎麼可能騙你?”王可馬上辯解道。

    “尸鬼國師的死、上一代紅蓮聖使的死,死之前,都是一道金色劍光從天而降。這和你殺龍皇時的場景一模一樣!呵,王可,你還真是好能耐啊,隱藏的這麼深?將所有人都騙過去了?你的劍道,居然能瞬殺武神境!”姜第一冷冷的看向王可。

    “瞬殺武神境?這個,這種事,你怎麼可能相信?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啊!”王可馬上說道。

    “天下十大神劍,各有神妙。你是得到了其中某柄神劍吧!來吧,拿出來給我看看,到底是什麼劍,居然讓你斬殺龍皇、尸鬼國師、紅蓮聖使三人!而且,三人都毫無還手之力?”姜第一冷冷的看向王可。

    這一刻,姜第一沒有再小視王可,而是極為戒備的如臨大敵一般。

    姜第一因為之前的大意,讓王可幾次逃出,這一次,姜第一可不會大意了。

    “大舅哥,你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能有天下十大神劍之一?”王可頓時面露古怪道。

    我是有大日不滅神劍,但,是地球帶來的啊,和你們這的神劍不一樣。

    “呵呵,你不肯拿出來?”姜第一眯眼道。

    “不是我不肯拿出來,而是,我沒有啊,天下十大神劍,我連名字都知道的不全,怎麼可能有?你想多了,龍皇、尸鬼國師、上一代紅蓮聖使的死,真不關我事,你想多了!”王可再度拒絕道。

    “呵,哈哈哈,到現在,你還在這跟我扯?你不肯拿出來,那就新賬舊賬一起算吧,我兩個徒兒的死,我忍了這麼久,是時候算算了!”姜第一冷冷道。

    “大舅哥,不關我的事啊!”王可說道。

    姜第一再度舉起長劍,冷著臉︰“是你自找的!”

    “呲吟!”

    頓時,一道劍氣直沖而來。王可臉色一變,頓時催動功德到體內的大日不滅神劍,姜第一的一劍若斬到自己,大日不滅神劍可以反擊。同時,王可手中忽然多出了一塊盾牌,正是天道監管的浮空石鍛造而成,你斬破我的盾牌,就被天罰吧!

    “轟!”

    “啊~~~~~~~~!”

    張正道陡然一聲慘叫。

    卻是姜第一的一劍,斬到了張正道的大腿。

    “第一魔神,你斬錯人了,我是無辜的啊,你斬我干什麼?”張正道一臉絕望的叫著。

    你不是和王可有仇嗎?你不是和王可爭執嗎?你的劍也學李北斗的盲神劍,亂砍嗎?我離這麼遠,你都斬到了?

    “我斬的就是你,張正道!”姜第一冷聲道。

    “什麼?”王可瞪眼道。

    張正道也驚愕的看向姜第一。

    “王可,你不肯拔劍?哼,還用這天道監管的浮空石做盾牌?呵,你以為我會上當?今天,你要是不拔劍,我就慢慢折磨張正道,一片肉一片肉將他身上的肉慢慢剔光!”姜第一冷冷的說道。

    王可瞪眼看向姜第一,你,你這什麼邏輯?用張正道威脅我?

    “第一魔神,我是無辜的啊,不關我事啊,你要殺王可,你去殺好了啊,你折磨我干什麼玩意啊?”張正道絕望的向著遠處爬著。

    “轟、轟!”

    又是兩道劍氣直沖而來,頓時將張正道的雙臂上斬出兩道血口子,鮮血四濺。

    “第一魔神,不關我的事啊!”張正道悲憤的叫著。

    王可也是臉上一陣抽搐︰“大舅哥,你,你這是何必呢?你折磨張正道也沒用的啊?”

    “哼,有沒有用,在你,不在我!王可,張正道身上可受不了多少劍,我知道,他和你的交情非凡,你就眼睜睜看著他被我劍斬而死?”姜第一冷冷的說道。

    “第一魔神,你為什麼不直接對王可動手啊,你折磨我干什麼啊?我跟王可不熟的啊,你對王可動手不就行了?”張正道崩潰道。

    你特麼神經病啊,折磨我干什麼?

    “呲呲呲!”

    姜第一又是三劍斬出,張正道根本毫無反抗之力,頓時被拋飛而出。

    “啊!”張正道絕望的一聲慘叫。

    “能瞬殺龍皇的神劍,肯定不是凡物,我豈會犯龍皇一樣的錯誤?我從來不會低估任何一個對手,是不是,王可?”姜第一冷聲道。

    王可咽了咽口水,這姜第一,好深的警覺,特麼的,你不對我動手,我大日不滅神劍無法自動護主反擊啊,非要我拔出神劍才行?可是,我大日不滅神劍在功德灌注下,雖然威力巨大,但,我速度慢啊,威力大有個屁用,斬不到你人也沒用啊!

    現在,這怎麼搞?還要我真的將大日不滅神劍拿出來?開什麼玩笑?

    “呲呲呲!”

    “啊!”

    又是三劍斬在張正道身上,張正道慘叫中拋飛,鮮血四濺。

    “王可,他說有什麼劍,你就拔什麼劍吧,再這樣削下去,我要失血過多玩完了啊!”張正道一臉悲憤道。

    就知道跟著王可沒好事,這特麼的,無妄之災啊。

    “張正道,我覺得,你身上肉多,應該能忍很多劍?”王可看向張正道。

    “還忍?我都要死了!”張正道悲憤道。

    “放心,沒事的,我先去找幽月,等我回來,你再堅持一下啊!”王可踏步就要離開。

    姜第一看著王可拔腿就要跑,也是臉色一僵。

    “你不管張正道死活?”姜第一瞪眼驚叫道。

    就看到王可腳下步伐更快了,這要跑沒影了。

    “王可,你不講義氣!”張正道悲憤的喊著。

    張正道和王可配合默契,這種臨死兄弟情的表演不知多少次了,王可毅然要跑,不是不管張正道,而是在減弱姜第一心中關于張正道的重要性。王可一跑,讓人看起來不講義氣,不顧張正道死活,這樣,張正道才會安全,姜第一才會放棄折磨張正道啊。

    “第一魔神,你看到了,王可根本不管我的死活,我跟他拼了,我跟你一起去對付他,我要讓他死!”張正道悲憤的對著姜第一喊道。

    姜第一︰“…………!”

    這特麼的,威脅不了王可?

    “王可,哪里走!”姜第一身形一晃,頓時放棄張正道,追向王可,擋在了王可面前。

    “你,你不是要折磨張正道嗎?你追著我干什麼?”王可瞪眼道。

    姜第一︰“…………!”

    誰特麼要折磨張正道了?我是在威脅你?你這個不講義氣的家伙,真跑了啊,我沒事折磨張正道干什麼?

    一抬頭,姜第一忽然看到遠處張正道調頭要逃跑。一瞬間,姜第一反應過來了。

    “不好,上你們當了,張正道,你找死!”姜第一臉色一變,一間忽然斬去。

    轟!

    一個巨大的劍罡斬向張正道,好似要一劍將張正道斬殺一般。

    “張正道,你神經病啊,一段時間不帶著你,你戲都不會演了?這時候,你調頭跑什麼?嫌死的不夠快嗎?你應該和姜第一同仇敵愾,然後等他對你徹底放棄防備,你再在他背後插刀啊,你這時候逃跑,不是全暴露了?”王可瞪眼大罵道。

    不遠處的姜第一听到王可的話,更是臉黑的跟鍋底一樣,特麼的,還想背後插我刀?

    “不!”張正道絕望的一聲慘叫。

    王可臉色一變,這危急時刻,總不能看到張正道真的死了吧,郁悶的正要取出大日不滅神劍出手。

    陡然,一根金色的棍子從張正道後背冒了出來,轟然撞在了姜第一的劍罡之上。

    “轟~~~~~~~~~~~~!”

    一聲超級巨響,鼓蕩出一股強大的罡氣,姜第一的劍罡瞬間被撞的崩碎而開,而那金色的棍子驟然護在了張正道的身側。

    “什麼情況?還有高手?”王可驚訝道。

    卻看到,張正道面前,站著一個身穿囚服的魁梧男子,男子手執金色長棍,雙目綻放出一股金光,雙目戾氣四射,一股猙獰的凶威,直沖姜第一而來。

    “爹?爹?你出來了?”張正道狂喜道。

    “張西來?你身上的枷鎖,怎麼沒了?”姜第一也是臉色一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