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家師父超凶噠

正文 第974章 投靠天妖界,殺無赦

    慕容秋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都做好赴黃泉的準備了,可陡然間從天上射下來數道劍光,殺死了幾人。

    幾人雖死,但劍光殘留空間的余威還在,那股威勢,讓慕容秋的皮膚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慕容秋抬起頭,看見高空有一只巨大的金鵬,在地面投下大面積黑影,金鵬的羽毛金黃,如黃金鑄成,表面還有一層光澤流動,散發出如刀鋒般寒冷的氣息,一雙瞳孔帶著桀驁神色,那是一種蔑視四方的驕傲眼神。

    慕容秋嗅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妖氣,高空中的金鵬實力超強,隱隱有一種感覺,金鵬可以秒殺他。

    慕容秋有些疑惑,他與金鵬非親非故,對方為何會救他。

    “愣著干什麼,還不趕緊上來”就在這時,上空傳來一道聲音,打斷了慕容秋的胡思亂想。

    慕容秋听到熟悉的聲音,頓時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得救了,而且也不是金鵬出的手。

    慕容秋騰空而起,就看到陸塵站在金鵬的背上,還有柳傾城和少女曦。

    慕容秋走到金鵬的背上,欣喜說道︰“老大,你來的太及時了。”

    如果在晚來一秒,他可能就成為刀下亡魂了。

    沒等陸塵說話,慕容秋繼續問道︰“老大,你啥時候收服了這麼一只神俊的大鳥。”

    就算是站在金鵬的背上,慕容秋也能感受到那股浩蕩的妖氣,腳下這只大鳥絕非普通的妖獸。

    金翱翔听到大鳥這個稱呼翻了翻白眼,很想把這個人抖落下去。

    眼瞎?

    看不出他是一只金鵬!

    某人稱呼他為小鳥就算了,這人又稱呼他為大鳥。

    “我是金鵬,和鳳凰一樣高貴的鵬,不是鳥”金翱翔忍受不了,口吐人言,糾正慕容秋的錯誤。

    慕容秋喃喃自語道︰“鵬不就是鳥嗎,有什麼區別。”

    “我他媽....”

    金翱翔氣的閉上了眼楮,不想說話了。

    “蕭遙他們呢”陸塵目光望向慕容秋問道︰“還有你們怎麼和張文峰對上了。”

    “他們三人也處于被追殺中”慕容秋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不是我們和張文峰對上,而是他想搶奪我們收獲的靈藥,我們四人一起行動後,沒過多久就遇到了張文峰,幾個月來一直被追殺,今天實在是逃不了,才向老大你求救。”

    慕容秋也是有骨氣的,不可能遇到危險就呼救陸塵,早在三個月前就遇到了張文峰派手下追殺,他們還反殺了不少,不過最近因為追殺他們的人增加了一倍,就分散逃命。

    慕容秋罵道︰“張文峰這家伙心太黑,搶劫靈藥就算了,還把人殺了。”

    見陸塵眼神凌厲的瞪著他,慕容秋忽然想起自家老大可是要堵門的,這不是把老大也罵進去了嗎,立即進行補救︰“老大我不是說你,我們堵門至少不殺人,哪兒像張文峰那家伙,直接就是殺人越貨。”

    這一陣子,他們遇到了張文峰的手下到處搶劫,搶劫也就算了,居然還毀尸滅跡。

    “張文峰在哪兒”陸塵隨後問了一句,既然遇到了張文峰,就順手給解決了,等回碧霄古城後,順便把他老子這一脈順便鏟除了。

    這一脈不是好東西,背叛了山海界,而且發現怨靈血祭邪陣後,陸塵對叛徒更加沒有好感。

    天妖跑到山海界內大開殺戒,構建怨靈血祭邪陣,獻祭了不知道多少百姓的生命。

    張家為了一點利益,就背叛了山海界,陸塵恨不得對其挫骨揚灰。

    當然,也不能一棍子打死,畢竟張家一脈現在只發現張康城投靠了山海界,族中的最強者還在界城服役呢。

    “老大,我知道他在哪兒”慕容秋說道︰“他們的人有點多,足足九十多人,就算被我們殺了二十多個人,也還有七十人左右。”

    “帶路就行了”陸塵淡淡的說道。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人再多又如何,多一個人也不過多一具尸體。

    在慕容秋的指示下,金鵬載著幾人前往張文峰的地方。

    某座山巔,駐扎著數個營地,營地周圍,有腰帶佩劍的護衛時刻注視四周動靜,營地里面,坐著一個豐神如玉的青年,正悠閑的喝著茶。

    此人就是張文峰。

    張文峰來秘境中並不是為了領悟規則,而是收集靈藥,因為封存幾十萬年沒有打開的秘境內天地,靈藥肯定有不少。

    來到這里安營扎寨後,就開始洗劫其他的武者,經過幾個月的收獲,運氣比較不錯,十級靈藥收集了數萬株,十一二級靈藥兩千多株,十**藥材都有二十多株,暫時還沒有發現十四級和十五級靈藥。

    但是這些收獲,已經很不錯了。

    最近發生的一件事讓張文峰有點不爽,那遇到了三個硬骨頭,讓他損失了二十多個精銳。

    他從家族里帶來的人全是精銳中的精銳,而且還是數人組成的小隊的一起行動,都損失二十多人,讓他有點心痛。

    還有一個叫柳無雙的護衛,竟然背叛張家,與那三個硬骨頭走在了一起。

    這時,一個護衛推開帳簾走了進來,遞給張文峰兩個納戒,道︰“少主,又得到了兩個納戒。”

    張文峰接過,用神念掃了一眼,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不錯,不錯。”

    張文峰把納戒里面的靈藥騰到自己的納戒中,開口說道︰“這片地區的武者已經清剿的差不多了,等殺了那四個硬骨頭,就換個地方。”

    張文峰也不怕得罪人,因為這里面太大,那些主要勢力的傳人都領悟規則去了,只派出了一些人尋找靈藥,他吩咐手下人殺人越貨,處理的很干淨,沒有人知道是他做的。

    “咦”

    忽然間,張文峰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他的實力比周圍人高出太多,感受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

    張文峰起身,快速來到外面,抬頭看向遠處,有一道金芒飛射過來。

    隨著金芒到面前,一只金鵬懸浮在高空中,掀起恐怖的氣浪,陸塵站在金鵬背上,負手而立,看著下方的人,眼神落在張文峰的身上,眼神冷酷的說道︰“背叛山海界,投靠天妖界,殺無赦。”

    陸塵面色冷漠,身上流露出很強大的聖威,籠罩下方一群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