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斗舞讓我上

正文 第183章 世界五大舞團

    第一百八十一章

    音樂出現了明顯的變,  變得更快,聲音更加地響亮,有鼓聲在頭頂上敲打,  落在心上,  落在靈魂深處!

    慷慨激昂!

    人『性』之所以偉大,就是無法坐視自己的沉淪,  那是和死亡一樣讓人恐懼的原罪。

    自救是本能。

    誰想死呢?

    但凡有一點點的希望,誰又想像個垃圾一樣的地活著。

    燎原的星火在燒到自己的身上時,總歸會有感覺,哪怕只是痛。

    也會讓你猛地驚醒,  回望自己的半生,  想象自己的後半生。

    想死嗎?

    不想。

    好死不如賴活著。

    只要還活在,  就有希望。

    杜燁是特殊的。

    他在這個舞群里是特殊的存在。

    他在這個故事也是最  特殊的存在。

    他用自己的靈魂創造了火苗,最終點燃了整個荒蕪的草原。

    舞蹈變得瘋狂且激進。

    他們的不斷的往舞台的面壓。

    那每一次『逼』上來的身影,甚至給裁判們都帶來了壓力。

    焦急的。

    迫切的。

    幾乎感同身受。

    時間就要到了。

    你們最後的結局呢?

    只是這樣嗎?

    僅僅只是這樣嗎?

    時間就要到了啊!!

    就像著被點燃的火苗。

    同心也在裁判的心里交織。

    渴望看見最終的結局。

    渴望這個主題可以得到最終的升華。

    于是在某一個時刻,  突然一聲“轟隆隆”的聲響,劈在頭皮上。

    舞台上的人,  動作突然停。

    這一瞬的安靜,  似乎奪走了賽場的聲音。

    嘈雜的交談聲不見了。

    就連另外兩個舞台的音樂聲都在這一刻,被某種莫名的介質隔開。

    大腦里一片安靜。

    裁判們的目光,落在舞台那群年輕人的眼楮上,  然後目光追隨著他們視線的落處,看向了賽場天花板的一處。

    那里似乎變成的一扇門,  正在徐徐地打開。

    又似乎破了一個大洞,有金『色』溫暖的陽光正照『射』進來。

    又或是極冷深海里緩緩落下的氧氣瓶。

    以及順著懸崖峭壁丟下了的一個軟梯。

    不知道是什麼。

    但有似乎什麼都是。

    藝術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它會傳遞出一種強烈的情感,而你會被這個情感擊中,  並且散思維,想象出更多的,你所經歷過的人生的種種感悟。

    舞台上的人,在往光的方向移動。

    他們臉上都是喜悅又激動的表情。

    有人甚至跑出了幾步,似乎希望自己能夠更快地抵達“希望之處”。

    但是,這種就像人類本能一樣的行為,很快又被智約束了。

    他們停來,面面相覷。

    猶豫著,又看看那“希望之處”。

    想要過去,但人『性』里智的光輝,在這一刻約束了他們瘋狂的想法。

    一切都變得像人了。

    大家對視著,莞爾地笑了一。

    他們互相謙讓著,讓身邊的人先走。

    結果誰都沒有動。

    就在這時,鄧曉丹沖了出來,一將杜燁扛在肩膀上,哈哈地笑著,將他舉高。

    更多的手出現了。

    原本猙獰的,恐怖的,只會抓著別人衣角,讓對方和自己一起墜入地獄的罪惡之手,在這一刻變得瑩白如玉。

    美極了。

    像寶石一樣發著光。

    匯聚在一起。

    將杜燁高高托起。

    托向那“希望之處”。

    這一幕真美。

    人『性』的光輝在這一刻,釋放到了最大。

    尤其是被舉高的杜燁,他跪在那一雙雙堅定的手掌上,著抓向天空的一幕,就像一副濃墨重彩的畫卷一般,永恆地留在了人心里。

    這一刻的畫面,絕對是可以剪成海報,或是剪進預告片里的一個動作。

    但美,也沒有整個故事在講述過程里,所傳遞出的精神上的升華,讓人覺得舒適。

    暢快淋灕。

    最後的畫面似乎凝固在了眼前,時間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來到了最後一秒。

    杜燁被放下來的時候,代表著“fivelong”今天的“短節目”結束了。

    觀眾和裁判只有一個感覺。

    意猶未盡。

    很滿足,但又有點遺憾。

    時間太短了。

    如果時間足夠,這個節目如果可以深挖一點,一定會更好看。

    當然。

    也不是說現在的這個節目就不好。

    或說,到目前為止的齊舞短節目比賽里,這個節目的藝術『性』是最強的。

    好笑嗎?

    一個以技巧出名的主舞,帶著他一群以技巧拿到過世界第一的舞團成員,在“bsp;   一個探討人『性』,將人『性』升華的一個節目。

    出人意料。

    但是很棒。

    “fivelong”在舞台前面站了一排,一起對著裁判謝幕。

    隨後不停留,轉身離開。

    “超時”可是要扣分的。

    杜燁這次走在舞群的中間,從舞台的另外一側下了舞台。

    在這里,有一個大概十平米的空地,沒有座位,但有攝像機,除此以外,這里還坐著工作人員,在工作人員身邊就是一個立在地上,大概一人多高的計分板。

    計分板的屏幕長寬都是一米,可以湊上,近距離觀看。

    此刻屏幕上已經顯示了幾個數據。

    【華國】

    【fivelong】

    以及應該一直都存在的“body”“d”“soul”,和“總分”的英文字樣。

    “fivelong”此刻都還在喘息,大家圍繞著計分板忐忑地等待分數。

    短節目的舞蹈,不上太多技巧的東西,以及跳urban,雖然是杜燁的主張,但也全員投票確認過。

    此刻“fivelong”都必須為自己做出的選擇,承受可能的結果。

    裁判究竟吃不吃這個風格的舞蹈呢?

    丟掉自己最擅長的領域,跳這種藝術氛圍更濃的舞蹈,是否正確?

    如果連決賽都進不了,他們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局面?怎麼對每一個支持他們,喜歡他們的人交代呢?

    在分數沒有出來之,這樣患得患失的情緒在每個人的心里翻涌。

    收繳了他們的容,就連交談都變得很少。

    目光落在屏幕上,耳邊只有自己的呼吸聲,越來越輕,直至完全消失。

    在某一個時刻。

    杜燁甚至都緊張地屏住了呼吸,耳朵阻隔了外界幾乎所有的聲音。

    他很緊張最後的分數。

    可比他跳單項緊張太多。

    他可以說是這次舞蹈編排的“始作俑”,成功固然皆大歡喜,如果失敗,他就是最大的責任人。

    或許身邊的同伴不會怪他。

    可他會怪自己。

    重生回來,他做什麼事情都很有握。

    就只有“bsp;   “沒問題的。”

    這時盛耀突然開口,『揉』了『揉』他的腦袋,輕聲安慰。

    杜燁看了盛耀一眼,正要說話,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

    是藍卿。

    藍卿說︰“沒事,無論什麼結果,們都能接受。”

    應帥也說︰“對啊,這可是大家投票選的題材,成功大家一起高興,不成功就一起難過。但你不能難過太久,你還有單項呢。”

    鄧曉丹大聲說︰“哎呀,別想這些有的沒有的,要看,肯定拿高分。你們在前面不敢放肆,在後面可是看見裁判還給們鼓掌了,肯定高分!”

    鼓掌了?

    哪個部分?

    杜燁轉頭正要問,眼前屏幕突然一跳!

    分數出來了。

    杜燁顧不上說話,急忙凝目看了過去。

    第一眼,總分︰1323分。

    啊!

    上13分了!

    那就是成功進決賽了!

    等等,第一名是多少分來著?

    現在他們排第幾名?

    沒等杜燁細想,耳邊突然爆開歡呼聲。

    “哇啊啊啊!”

    “進了!”

    “們進了!”

    “1323分!們進決賽了!!”

    “哈哈哈哈!”

    大家擁抱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誰的手勾住了杜燁的脖子,一秒,杜燁就被人群淹沒。

    杜燁被擁在人群的最中間,身邊一圈都是人。

    大家抱著他。

    大聲地尖叫。

    又蹦又跳。

    杜燁于是也被夾著,又蹦又跳,被歡呼的聲音籠罩,腦袋變得一片空白。

    小分是多少來著?

    尤其是自己最在意的d分,裁判給了多少分的認可度來著?

    去!出不去啊!什麼都看不見!

    這些大家伙自己圍的也太緊了吧?

    呼——

    杜燁確認自己出不去,就只能暗嘆一口氣,和他們一起跳,一起叫了。

    能夠進決賽,就很開心了不是嗎?

    對了,他們這個分數是排在第幾名來著。

    杜燁『迷』『迷』糊糊的,被裹挾著離開了分數等待區,到最後也沒有看積分榜第二眼。

    離開舞台一圈,接受沿途其他國家選手的祝福,杜燁甚至還看見了樸金喜在道路一邊對他招手,大聲恭喜。

    以及“斯文托維特”舞團在人群後面,好奇張望的模樣。

    而且往走,杜燁發現,不僅僅今天下午有比賽的齊舞舞團來了,就連早已經比完賽的一些世界著名的舞團成員,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趕過來,正在關注這個比賽。

    杜燁看見了站在看台上,垂眸看的瑪莎。

    瑪莎的身邊還站著她的隊友,以及喬爾。

    在看台的另外一邊,距離稍微遠一點的地方,杜燁看見了“紳士”的比爾,以及和他並肩站在一起的本杰明。

    米國的、法國的、英國的,德國的,幾乎杜燁能夠想到的大神級選手,似乎在這一刻都出現在他眼前。

    用一種觀察的,而且充滿了戰意的目光,在彼此目光交匯的時候,毫不回避地與他對視。

    單項選手。

    齊舞選手。

    有朋友。

    也有敵人。

    將這賽場變成了“戰場”,腥風血雨,危險重重。

    原本急著看分數的杜燁,這一刻也暫時放下了。

    他和這些人的目光強硬踫撞在一起,盡顯他的無畏。

    直至他來到後台的入口處。

    他看見了站在牆邊,眸『色』漆黑的黑川友紀。

    黑川友紀沒有移開自己的視線,當與杜燁的目光撞上的時候,他甚至往走了一步。

    “fivelong”進的腳步緩緩停了來。

    但是走在前面的哈里和鄧曉丹,卻沒有輕易讓開位置,而是站在杜燁前面,用身體形成了一個保護帶。

    黑川友紀顯然並不是為了生沖突才過來。

    他禮貌地站在了對雙方來說,都很安全的距離上,然後對著杜燁微。

    很友好的模樣。

    只不過說出口的話,就不是那麼好听了。

    他用英語慢慢地說道︰“跳的很不錯,很有深度的一個節目,恭喜你們進了決賽。這真是一件好事。這樣我們又可以在決賽里見面了。可惜這一屆的“bsp;   杜燁在人群後面墊高了腳,拉著脖子才勉強看見黑川友紀的臉。

    他不夠個高。

    黑川友紀也不夠高。

    在人高馬大,平均身高182的“fivelong”身邊,想要對視簡直就是一個悲劇。

    杜燁突然有點生氣,就對黑川友紀說道︰“是的,你分析很到位,這樣的錯誤你們確實不能再犯了。”

    黑川友紀︰???

    表情瞬間錯愕至極。

    媽的!

    老子是來分析錯誤的嗎?

    是來宣戰,宣戰的啊!!

    “fivelong”里听得懂英語的,瞬間就繃不住地笑了。

    哈里轉身崇拜地看著杜燁,然後對杜燁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鄧曉丹不明所以,急的直叫︰“說什麼呢?你們說什麼呢?”

    這個時候當然不會有人對鄧曉丹解釋。

    在確認杜燁和黑川友紀兩人確實話不投機半句多,一不小心還可能撕起來後,也不知道誰先動作,推著人群中間的杜燁繼續往走。

    杜燁和黑川友紀像是兩輛對向行駛的汽車,只不過在同一個紅綠燈下,短暫地停留,一秒,又各奔東西。

    杜燁回到了更衣室,銘姐的丈夫就跟在他們身後進來,然後分別拿了一套衣服給杜燁和哈里。

    接下來他們兩人還有單項的復賽。

    “fivelong”其他成員倒是可以休息了。

    他們會回去賓館吃飯,之後會為兩人帶些食物過來。

    今天是比賽,也是一場“硬仗”,不僅僅是在舞台上的比拼,還要比拼選手的意志力和體力。

    尤其如杜燁這樣“雙擔”的選手,需要承擔的更多。

    杜燁和哈里換了衣服,在後台和其他人告別,甚至來不及慶祝。

    震感舞大概還需要一個小時。

    但鎖舞的初賽已經結束了。

    加上齊舞的比賽也臨近尾聲,大舞台就要空出來,各個單項的復賽也要啟動了。

    杜燁和哈里趕得這麼急,正是因為廣播里正不斷地通知,

    eakg的復賽開始簽到。

    比賽還有一會兒,但“簽到”必須簽了。

    兩人換了自己單項的衣服,次從後台來到賽場內,黑川友紀已經不在通道口,之一路走過來看見的那些街舞的“強者們”,也紛紛坐回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沒有了那一刻的氣氛緊張。

    杜燁過去的路上問哈里︰“看見剛剛的小分了嗎?”

    哈里搖頭。

    杜燁蹙眉

    走到簽到台,杜燁再次在指紋器上按上自己的大拇指,然後由人臉辨識器掃描了全臉。

    屏幕變成了綠『色』。

    簽到就成功了。

    臉的方直接出現了杜燁的資料,以及他之抽到的b10號簽。

    工作人員是一名島國的年輕女『性』,英語有口音,但聲音很溫柔,起身微笑著說道︰“

    eakg的比賽將會在a區進行比賽,齊舞的比賽結束後,將會先進行bgirl的比賽,您是b10號簽,請你不要走遠,您的比賽並不會太久。”

    這樣耐心的解答,當然不是只針對杜燁,在哈里簽完到後,這位工作人員重復了剛剛對杜燁說過的話,同時重點提醒哈里在a組比賽,時間會更早。

    在服務方面,有一說一,島國的服務確實最溫柔耐心。

    杜燁和哈里簽完到,就回到了看台上。不知不覺間,賽場的選手又多了起來,找座位次變得麻煩,靠近路口的位置都已經被先到的人站了。

    這一來一去,一會兒的功夫,齊舞比賽已經接機尾聲。

    仔細回憶,在他們之後,沒有出現過歡呼尖叫聲。

    看來他們後面幾組,不大可能進入決賽啊。

    杜燁在座位上坐,看見哈里正拿出手機與家人朋友分享好消息,于是杜燁也拿出了手機,點開的卻是他們“”fivelong“內部的群。

    他在群里了一條消息︰【誰給一剛剛比賽的小分?】

    盛耀︰【記住了,等等。】

    藍卿︰【418】

    藍卿︰【body分】

    銘姐更干脆,直接傳了一張照片過來。

    杜燁點開照片,放到最大,凝目看了一會兒,隨後勾起了嘴角。

    心里的一顆大石終于落地了。

    body分是418分。

    這個分數並不出乎意料,40~420的分數,是杜燁一開始對這個舞蹈技巧分的預估,畢竟他們並沒有做太多技巧上的東西。

    結果比他預估的偏高。

    杜燁認為這說明了兩點。

    第一點,他對這個時代的技術『性』認知有一些偏差,畢竟他回來的時候,街舞的技巧已經發展的非常好,有很多高超的技巧問世。他習慣用這些高難度的技巧來評估舞蹈的難度。

    第二點,就是他們已經收獲了裁判的友善,裁判對他們的作品,有了一些審美上的偏愛。

    換句話說,就是怎麼跳,怎麼都好看。

    soul分是440分。

    也是一個比較高的分數。

    因為有劇情的原因,開頭和結尾其實都是在做劇情的鋪墊,有刻意擺造型的地方,也有拖延時間,強化效果的地方。

    掐頭去尾,他們就浪費了大概十五秒左右的時間,最後真正跳舞的時間只有45秒。

    太短了。

    很多好看的動作,為了劇情能夠表達的更加直觀,更有力量,就沒有編進去,也就缺少了讓人覺得特別華麗的“秀”。

    440分,比杜燁預估的高一點。

    還是那句話,“fivelong”給裁判留了很好的印象,所以裁判會喜歡看他們跳舞,也會意識的給出更高的分數。

    不過杜燁最在意的還是d分。

    d。

    創意。

    個『性』。

    內容。

    以及整個作品呈現的美感和意境。

    465分!

    毫無疑問。

    這是一個很高的分數了。

    裁判認可了他們的作品。

    認為這個“故事”講的非常好,打動了他們,所以給了他們一個較高的“內容分”。

    465的d分。

    杜燁的嘴角勾了起來。

    題押的還不錯。

    而1323的總分,也與島國的“忍”並列第二。

    “忍”作為這次比賽的東道主隊伍,和人並列,亦代表他們輸了,難怪黑川友紀會突然跳出來找下存在感,如果不是『逼』急了,誰願意跳出來找罵。

    不過第一名的“紳士”,卻讓杜燁深深警惕。

    從上一世,法式街舞就是“bsp;   這一次,“紳士”依舊拿下了預賽的第一名,這就說明,裁判的口味,哪怕杜燁再折騰,他們也沒改變過。

    法式街舞依舊是這個比賽的主流,會得到裁判更多的偏愛,讓其他不跳這類風格舞蹈的舞團壓力巨大。

    目前看來,“fivelong”的對手,基本還是“紳士”、“忍”、“藍房子”和“aj”這四個世界最著名的舞團。

    哪怕是杜燁深深忌憚的“斯文托維特”舞團,大概是因為“fivelong”的出現,擠佔了他們的本應該的“五強之一”。至少在這種“舞口類”的比賽里,提失去了競爭資格。

    至于以後在奧運會遇見“斯文托維特”,是不是龍爭虎斗,那就是以後的事情了。

    杜燁看著手機里的排名,眉心又蹙緊。

    對手都很強,而且比起“boty”的比賽,他們的風格更加適應“bsp;   壓力何止一般。

    就在這時,哈里突然說話︰“絲夫,徒兒去也~!”

    杜燁愣愣︰“啊?”隨後回過神來,“最近又看什麼小說了?”

    哈里翩然遠去的身影,悠悠飄來一個聲音,“西游記!”

    杜燁︰……

    這一會兒的功夫,大舞台的齊舞“短節目”比賽已經結束。

    最後一組選手比完離開舞台後,裁判們也松了一口氣地站了起來。連續工作了五個多小時,還看著同質化嚴重,音樂非常吵雜的舞蹈,一個個的都精疲力盡,臉『色』難看。

    他們下了裁判席,另外七名

    eakg的裁判迎面走來。

    雙方迎面撞上,簡單地寒暄了兩句,便都錯開。

    緊接著,裁判席上,就坐了

    eakg的裁判。

    七名裁判,杜燁只分辨出了一個裁判,是上午在b區的裁判。

    而且還是一名“bsp;   這可不是個什麼好消息。

    如果非得形容杜燁此刻的想法,就是……“為什麼不能讓刷一個裁判的經驗值刷到滿?”

    不斷有新的裁判出現,杜燁就得不停的自己藝術部分的實力展現出來。

    天知道,對于一個對標“體口”的運動員而言,杜燁情願全程做【3飛】,也不願意去深挖藝術上的東西,太費腦子。

    仔細看過一圈裁判,杜燁嘆了口氣,剛剛放松下了的神經又次繃緊。

    ” target=”_bnk”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w ,請牢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