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斗舞讓我上

正文 第185章 管你說什麼

    第一百八十三章

    什麼是藝術?

    杜燁花了兩世的時間,  去思考什麼是藝術。

    他一直以為,藝術就應該是一種會讓人深思的作品,看見了,  會讓人思考,  會引起共鳴,會給人一種極致的美的感受。

    也一直覺得,  法式街舞就是這個賽場所需的“藝術”,裁判們更喜歡,才能夠拿到高分。

    甚至覺得,自己只要在比賽里,  減少技巧類的動作,  更多地跳舞,  這個賽場就會更加地認可自己。

    但現在杜燁有點『迷』茫了。

    單人比賽是即興舞蹈,哪怕杜燁再努力的跳舞,但在這麼短的時間里,  編出一個讓人深思,引起共鳴的作品是肯定不現實的。

    在斗舞的過程里,  塑造一個基本的人物,  差不多就是極限了。

    而且一直被他推崇,並且認為“bsp; 好像地位也變得不再那麼牢不可摧。

    畢竟剛剛他並沒有怎麼跳這個風格的舞蹈。

    杜燁走出一直以來的誤區,換個思路思考,  又有了不同的答案。

    藝術的根本就是突破人類的想象,走出一個“牢籠”,創造一個新的系,或許是流派、風格,  更甚至是一個“新世界”。

    杜燁的基礎是毋庸置疑的。

    他花了兩世去學習街舞的基礎與技巧,走到了世界當下水平的最頂端。

    然後他開始思考藝術。

    他雖然沒有抓住“藝術”。

    但“藝術”抓住了他。

    也正是因為街舞的基礎足夠地強,他又不願意完全妥協于“法式街舞”,有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于是“基礎”加“創意”,成就了“藝術”。

    就如同“body”加“soul”,成就了“d”一樣。

    世界舞協提出的“三大基礎分”,是有深意的。

    是很多街舞界的老人一致決定的評分方向,眾人集合在一起的智慧不能低估,每一個分數都相輔相成,是構成街舞的必條件,不能忽視。

    杜燁雖然重活了一世,從未離開過街舞,但好像這一刻,才對街舞比賽,有了更多、更深的認知。

    或許這就是年輕人的靈魂更加干淨,看的更加通透,只看核心的原因吧。

    杜燁沒想到,最後點醒自己的是哈里。

    他回到座位坐下,沉思了很久,誰都不敢打擾他。

    直到某一個時刻,杜燁突然抬眸,一邊看著中心處的舞台,一邊對盛耀伸手,“手機給我。”

    盛耀拿出他代為保管的手機,放在杜燁的手上,看他表情,問︰“想什麼呢?想明白了?”

    杜燁淺笑︰“嗯,還行。”

    盛耀看他表情,也笑了︰“看你這模樣,是個好事啊。”

    杜燁點頭︰“挺好的。”

    頓了頓,杜燁又說︰“不過下一場比賽我得試試,我有個想法。”

    盛耀揚眉看他。

    此時。

    本杰明正在和另外一名法國選手交談。

    他們坐在觀眾席上,這名法國選手趕時間,才吃了一個味道相當一般的熱狗,蹙著眉一邊擦手,一邊愁眉苦臉地說道︰“我算過了,下一次比賽我的對手是杜燁。”

    本杰明听見杜燁的名字就蹙眉。

    “查理,你恐怕贏不了他。”

    正在和本杰明說的人叫查理,法國街舞國家隊的一員,雖然沒有本杰明的名氣大,但在街舞圈里,法國街舞國家隊的隊員,眾所周知的都是“大神”。

    查理論實力,大概是可以排進世界二十名左右。

    這個排名也不低了,全世界有幾十萬名街舞愛好者,就是職業街舞舞者,也有五六萬人。

    查理能夠排進前二十名,說明他在一些b級的賽,比如“kod”這樣的比賽里,完全有機會獲得冠軍。

    而華國的國家隊,除了杜燁以為,就是目前實力最強的王波,也遠不及查理。

    查理听見本杰明的,眼眸暗了一下,隨後帶著幾分不甘地說︰“如果我們都實力盡出,我確實贏不了他。但我仔細觀察過他前面兩場的比賽,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本杰明想了想,說︰“他留了很多力,他的招牌動作都有所保留。不過……”本杰明頓了一下後,說道,“但我們也都留力了。今天的比賽很漫長,

    eakg的比賽,光是復賽就要五輪,再加上兩輪決賽,預計今天的賽時是十六個小時。還不說,杜燁雙擔,他還參加齊舞比賽,讓他必須保留力。”

    查理說︰“是的,所以我相信他在下一輪的復賽,肯定還會有所保留。這樣一來,我需做的,就是保證自己第一輪,可以以微弱的優勢獲得第一場比賽的勝利,趁他還有僥幸的時候,在第二輪拼勁全力,鎖定勝局。”

    查理說完,笑道︰“這對你們也是一件好不是嗎?”

    本杰明扶額,想了想,又搖頭,“你想的太簡單了,先不說這樣計劃,首先的一點,你必須後手,他個措不及防。再說杜燁單項分即便穩定地在1350分左右,你怎麼贏他?”

    查理說︰“這只是理想的計劃,如果不能如我所願,我也會拼盡全力。1350分,我也可以拿到。

    所以,只要他還有所保留,就是我獲勝的契機。”

    本杰明不知道說什麼,最後點了點頭,說︰“希望如你所願吧。”

    說話間,半個小時又過去了,

    eakg第一輪的復賽全部結束。

    剩余的人數再一次的“對半砍”,bboy只剩下79人。

    人數出現單數了,有一個人會成為“幸運者”,輪空一人。

    eakg的裁判在離席前,推舉一名裁判,通過抽簽的方式確定了這個“幸運兒”。

    整個過程,幾乎所有

    eakg的選手,都站起身,拉長了脖子看去。

    就連杜燁都好奇起站了起來。

    負責抽簽的裁判將手放進了完全透明的箱子里,手在箱子里攪動了一圈,再拿出來的時候,手里拿著一個紙條。

    他將紙條打開看了一眼,然後翻了一面,亮給了所有人看。

    是一個“c組”的簽。

    因為只有c組有單數。

    換句話說,完全沒其他兩組的,大家那麼激動,完全就是湊個熱鬧。

    “誰啊?”

    “看不清楚。”

    “肯定是我!”

    議論的聲音響起,看熱鬧不嫌兒多的選手們,紛紛大聲交談,喊了起來。

    杜燁還听見身後有人大叫︰“王波!王波!王波!”

    直到主持人在廣播里公布道︰“c組,德國,巴特•莫里斯。”

    “哇哦!”

    賽場的一角傳來歡呼聲。

    所有人都羨慕地看向那個方向的幸運兒。

    杜燁也扭頭去看,什麼都看不見。

    太遠了。

    裁判抽完簽,離開了裁判席。

    又有七名裁判坐了上去。

    另外兩個小舞台,正在緊張地進行,報名人數最多的og的第一輪復賽還沒有結束。

    大舞台這一次給了爵士舞。

    爵士舞比賽到第二輪復賽,就剩下三十名選手,已經沒有華國選手了。

    在爵士這一塊,華國確實是個弱勢項目。

    “男爵”和“女爵”同台競技,不分男女。

    跳傳統爵士的選手很多,跳現代爵士的也不少。

    傳統爵士有明顯的酒吧風格,『性』感沙啞的煙嗓女低音的樂聲時不時地響起,爵士舞者極盡『性』感地扭動自己的身體。

    這些世界一流的爵士舞者們,簡直就是把自己活成了一個“尤物”。

    現代爵士則更風格類似于盛耀在機場跳的舞,爵士與現代舞融合,搖擺的幅度不小,但動作更干淨,姿態更符合現代人的審美。

    通過比賽就可以看出來,現代爵士更多人跳,裁判也比較喜歡這個風格的舞蹈。

    一共就三十多個選手,第二輪復賽,跳完也就半個小時左右。

    接著就輪到鎖舞的選手上場。

    此時已經是晚上的七點半。

    距離網絡直播開始就剩下半個小時。

    og的第一輪復賽才剛剛結束。

    有廣播在頭道︰“請

    eakg選手前往b賽區簽到。”

    杜燁摘下耳機,從座位上站起來。

    又比賽了。

    盛耀說︰“這麼看,強度很大啊。”

    杜燁習以為常︰“就一天而已,距離決賽開始就剩下半個小時,到時候肯定是齊舞先比。你們差不多可以準備了。”

    盛耀點頭,站了起來,依舊有些憂心地說︰“你等會兒也得過來,沒問題吧?”

    杜燁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笑容,轉身下了觀眾席。

    “bsp;   也就是說沒有觀眾看比賽。

    但會出售網絡直播,以及轉播版權,而且價格不菲,基本可以讓比賽的支出和收入平齊。

    杜燁一路走過去,就發現現場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架設了很多拍攝的儀器,還有一群明顯和街舞無關的人在舞台下面走來走去。

    他們穿著統一的黃『色』t恤,耳邊掛著藍牙耳機,手里或者抱著器材,或者有目的的往某一個方向移動。

    在裁判席下方,也就是最接近主舞台的正前方,一直被隔開的一片區域開放了,導演組帶著大量器材,已經在那里就位。

    或許正是他們出現的原因,杜燁走過去,清楚地感覺到,賽場的氣氛有了明顯的變化。

    如果說一開始是『亂』哄哄的,人心浮躁,氣氛較為輕松,那麼不知不覺間,此刻的賽場變得嚴肅了很多。

    湊熱鬧的選手經過兩輪的比賽,實力不夠的基本已經都淘汰了出去,剩下的都是比較強的街舞舞者。他們對名次都有野心,甚至靠參加比賽養活自己。

    因而也是有了壓力,就顯得更加沉穩。

    杜燁此刻就站在一群有壓力的,更加沉穩的

    eakg運動員之中。

    景薇和王波這時也來到了他的身邊,視線對上,都沒有說話。

    bgirl的復賽就要結束了。

    女孩子們經過兩輪的比賽,還剩下18個人,這一輪的比賽她們只有八個人晉級,淘汰率更高,景薇如果不全力以赴,也有可能在這一場的比賽被淘汰。

    景薇很厲害,在亞洲都是有名的bgirl。

    但這是“bsp;   比景薇強悍的女孩只是不多,並不是沒有。

    “已經簽到了?”杜燁還是問了一句。

    景薇點頭︰“嗯,我進備賽區了。”

    杜燁說︰“加油。”

    bgirl的比賽很快就開始了。

    音樂響起。

    杜燁身邊就剩下王波。

    王波看了一眼杜燁︰“……”

    杜燁看了一眼王波︰“……”

    說什麼廢,趕緊地動起來!

    bboy這邊剩下的選手還有81個人,這一輪的分組賽結束後,剩下的選手就要混在一起,再比一輪。

    這樣一看,

    eakg這邊全部比完,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

    到時候主舞台那邊的齊舞決賽已經開始了,不知道還有沒有和大家一起排練的機會。

    “雙擔”的壓力,隨著比賽的進度被拉動,終于顯現了出來。

    杜燁現在甚至不得不去思考,如果比賽的時間發生了沖突,自己究竟優先保證哪一頭兒。

    保單項對不起白天黑夜一起練舞的同伴。

    保齊舞又對不起自己重來一次,期待已久的機會。

    所以……

    成年人當然不做選擇!

    他必須兩個都要保,兩個都要!

    總之!

    他不相信就那麼寸了,兩個比賽會撞在一起!

    不可能!

    杜燁算來算去,都覺得兩個比賽重疊的可能『性』不大,但齊舞那邊缺少排練是必然的。

    這個問題怎麼解決?

    其實也不難。

    在這一場比賽,自己多跳一些齊舞的連招動作也就好,反正這一輪他也算做個測驗,看看裁判在他進行高技巧動作的時候,還會不會保留他的藝術分。

    反正都是高技巧的動作,也不算沖突。

    想到這里,杜燁心里大定。

    再熱身的時候,動作也變的明確了許多。

    查理和本杰明就在等待區的另外一邊,查理一直在觀察杜燁。

    他對本杰明說︰“雖然杜燁確實很厲害,但1350分的成績也沒有吹噓的那麼厲害,我或許就算是正常比賽,也能贏他呢。”

    本杰明笑了一下,說道︰“我倒是覺得,你不如期待他繼續有所保留地跳下去,你真該看看他在青奧會上的表現。”

    查理的表情不好,卻還是嘴硬地說︰“我看過了,那又如何,青奧會而已,我從來沒參加過青奧會,我也不覺得那個比賽有什麼好讓我在意的。”

    本杰明點頭︰“不,我只是想告訴你,遇見杜燁,就全力以赴吧,上帝會保佑你的。”

    bgirl的比賽速度很快,一共就18個女孩,賽制已經變成了女孩子們輪流上場跳舞。

    每個人跳兩次,每次三十秒,依舊是即興舞蹈,裁判會根據她們的表現分,分數排名前八的女孩兒,才能夠晉級。

    這一會兒的功夫,兩輪都已經結束了。

    女孩子們緊張地站在舞台上,等待裁判公布最後的分數。

    主持人出現在裁判席的旁邊,手持筒,念著手里新鮮出爐的名單,喊出女孩子們的名字。

    “成功晉級的有……米國,莉拉•喬伊特……”

    “哇哦哦哦!”

    “法國,妮娜•霍斯利……”

    “嗷嗷嗷嗷!”

    “白俄羅斯,芭比•奧拉姆。”

    “啪啪啪啪啪!”

    “華國,景薇。”

    杜燁和王波對視了一眼,杜燁揚了揚眉,王波馬上環手大喊︰“大師姐!!啊啊啊啊啊!”

    杜燁則高興地大力拍手。

    大師姐進晉級了。

    排名在第四名。

    雖然不是多好的名次,但還是有機會,如果今天發揮的好,冠軍的位置也不是不能『摸』『摸』。

    bgirl的比賽結束,輪到bboy上場。

    首先上場的就是a組的選手。

    景薇這個時候從舞台下來,特意繞到了杜燁面前,先是拍拍杜燁的手臂,又拍了拍王波,說道︰“加油,我在決賽等你們。”

    王波士氣很高,重重點頭。

    杜燁則沉『吟』兩秒後說道︰“其實最後剩四個人的時候才叫決賽,你也就是進最後一輪復賽。”

    景薇本來很溫柔地拍著,聞言一把掐上杜燁的手臂,生氣地說︰“和你這人說怎麼這麼費勁呢?”

    杜燁吸著涼氣,滿臉痛苦,卻不敢說。

    王波在一旁笑的賊眉鼠眼。

    隨後景薇笑開眉眼,一推杜燁︰“進去吧,好好跳。”

    景薇歡快的像個小鳥一樣地飛走,杜燁和王波慢慢走進備賽區。

    80個人在備賽區里還顯得有些過于擁擠,因而比賽在後面的人也自覺地站在距離賽場更遠的位置。

    王波在這里停下來,對杜燁說︰“外面寬松一點,我在外面好熱身。”

    杜燁點頭,獨自走了進去。

    a組已經上台比賽,杜燁是b組靠前的位置,目前排在三號,也就是他第二組就要上台。

    距離比賽的時間也不遠了。

    最多半個小時。

    杜燁來到靠近舞台的地方,四周都是爭分奪秒活動身的選手。

    杜燁艱難找到一處空地,一邊熱身一邊感慨參加比賽多,比賽經驗確實在關鍵時刻很有用。

    他沒吃多少東西,消化到現在,一會兒上了台,完全可以進行激烈的運動。

    這一輪杜燁已經打定主意,在高技巧的情況下,裁判又會在藝術分上給他多少分。

    比賽,就是一個選手和裁判互相了解,互相適應的過程。

    尤其杜燁要沖擊冠軍。

    在這種難以界定藝術的比賽類型里,再仔細也不為過。

    這也是一名老選手,為什麼會在比賽中,更容易拿高分的原因。

    你覺得你跳的好,沒用。

    裁判覺得你跳得好,才有用。

    杜燁抬頭去看裁判席。

    之前負責第一輪復賽的裁判一個都不在了,又換了七名新裁判。

    不過也不是完全的新。

    在這七個裁判里,有兩個是看過兩次杜燁比賽的裁判。

    他們就是第一輪那兩個分別負責過“青運會”和“kod”的裁判,在休息了將近三個小時後,再次出現在了賽場上。

    而且看情況,他們會一直負責到bboy的比賽也只剩下最後八名選手為止。

    這個裁判組合,必然會給杜燁更高的技巧分。

    但是soul和d分呢?

    他們會不會對自己形成固定的印象?

    杜燁無法確定。

    但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他就不會更改,哪怕可能會有點危險。

    杜燁若有所思,眉微微蹙著,雖然看起來還算平靜,但已經能夠看出他眼底一絲藏不住的焦慮。

    杜燁這一次比賽的對手,查理一直在觀察他。

    看見杜燁焦慮,他也很緊張。

    在他看來,自己想要贏過杜燁,除非是自己超常發揮,不就是杜燁大意,給自己機會。

    他當然希望是前者,全憑實力贏了杜燁。

    但如果實在不行,為了晉級,依靠杜燁大意,他也是可以接受的。

    而且查理覺得,杜燁繼續保留力的可能『性』更大。

    畢竟接下來會是連續三次的比賽,緊接著又有齊舞比賽,杜燁如果不想讓他的隊友失望,為了完成三分鐘的齊舞比賽,他就一定會在單項這里留點力。

    畢竟,看起來單項還只是復賽嘛。

    越是這樣想,查理覺得自己猜的越對。

    是的。

    肯定是這樣。

    自己只有趁著杜燁有所保留,大意的時候,拼盡全力地比一場,一定可以贏了他!

    于是,查理熱身的更加專注了!

    拿出吃『奶』的勁兒,把自己的身體,每一處筋肉,每一處的骨節都活動開來。

    無旁騖。

    其實如果這個時候再看。

    比賽進入到這個階段,大部分選手的壓力都很大,等待期間再嘻嘻哈哈聊天的人幾乎看不見了。

    他們甚至都不太關注舞台上,其他選手的比賽,生怕自己會受到影響。

    埋頭苦干,表情嚴肅。

    一轉眼,a組的比賽結束。

    幾乎沒有“爆冷門”,厲害的選手基本都晉級,a組就剩下17人,每一個都是在圈子里叫得出名號的“大神”。

    輪到b組上場。

    杜燁和查理都已經等在了舞台的下面。

    簽號在他們前面的兩名選手已經上舞台,現場裁判正在丟硬幣。

    銀『色』的硬幣翻滾著,折『射』著頭頂上的光,有那麼一瞬間,光照在了杜燁的眼眸深處。

    很亮。

    眸子微疼,且熱,有著微微的灼燒感。

    他下意識地眨眼,移開了目光。

    一轉頭,就看見站在台階另外一邊的查理,正在觀察自己。

    藍『色』的眸子里有抹陰影在快速褪去。

    視線對上,查理『露』出微笑,一副熟稔的語氣說道︰“你覺得他們誰會贏?”

    杜燁看他,來不及說話。

    查理又自顧自地說下去︰“應該是依諾克吧,他可是法國有名的街舞大神。”

    杜燁︰……

    緊接著,查理笑道︰“你覺得我和你,誰會贏?”

    杜燁看他。

    查理說︰“我想應該是你吧,我的年紀也不小了,你可是現在勢頭最猛的後起之秀。你跳的很好,他們一直在說你,我看過你的比賽視頻,真是讓人畏懼的實力。尤其你在舞蹈藝術『性』上的表現,就像個藝術家。”

    杜燁︰……

    什麼意思?賽前有這麼夸對手的嗎?『迷』弟?

    查理『露』出成熟又紳士的笑容,在心里瘋狂地咆哮……對!大意吧!只要你大意,看不起我!我就贏了!

    杜燁看著查理的笑容,也笑了一下。

    管你說什麼,反正這一輪為了測試裁判的審美喜歡,不好意思啊,我該怎麼跳就怎麼跳。

    ” target=”_bnk”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w ,請牢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