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修仙不如玩基建

正文 震懾(好……好厲害!...)

    昱白等人追著寥寥雲, 想跟她談談人生。

    不料那雲看著是小,飛起來卻極快。眾人一路狂奔到朝聞主城區,都沒能將她喊回來, 一個錯神, 她直接不見了。

    不愧是仙雲!昱白心說。仙童就應該住在像潁川那樣的鐘靈毓秀之地,而不是朝聞。

    前方人口流動明顯密集起來, 左右兩側的樓宇也呈現完工的狀態。

    昱白招手,讓師兄弟們散開去詢問寥寥雲的所在。

    听到一些異常動靜的年輕女修沒有馬上動作,而且警惕地掃查四周。她余光瞥見一條小道的路口處, 接連掠過數道巨大又模糊的黑影,抬腳追了上去。等穿過小道,才發現後面原來是一個公交車站牌。

    “師兄!”

    女修先是慘叫了聲, 隨後發現這舉動不妥,趕緊捂住嘴,驚恐地召集眾人。

    昱白等人尚未走遠,圍過去查看,一抬眼,便看見一座座小山般整齊排列的黑雛雞。

    因為魔界過冬寒冷,食物稀缺,阿禿給魔修們送外賣的時候, 順便帶回來幾個生活困難的兄弟,擴充了一下黑雛雞的隊伍。

    如今留在朝聞的黑雛雞多達五十來只,其中有十多只正在懷孕。根據系統給出的教程科普, 最早一批懷孕的母雞, 分娩時間跟煤球相近。

    現在, 每天有十多只的黑雛雞負責送外賣,二十來只的黑雛雞在公交車站待命, 懷孕的黑雛雞則幫著看護農場。分工明確,配合默契。

    昱白等人恰好撞上了今日的發雞時間。

    對朝聞來說,這一幕是和諧的。對昱白等人來說,這一幕是能令人落淚的。

    別問,問就是不敢動。

    女修低聲問道︰“我也不是不曾見過魔獸,只是為什麼這些魔獸……會列隊?”

    看著像是經過訓練的戰斗雞。

    “好大的黑雛雞!各個體格都十分強健!”

    魔界的食物是要爭搶的,大部分的黑雛雞都是瘦而精,尤其在經過冬日的考驗之後,體型全靠炸開的羽毛進行支撐。不像面前這一排,膘肥體壯,肉眼可見的塊頭大。

    “听聞魔獸最難馴服,即便是像黑雛雞這種性情溫順的魔獸,被抓走後都會絕食明志。為何這里的魔獸如此不同?是因為朝聞的魔氣比較濃厚,還是朝聞掌門有特別的馴獸技巧?”

    昱白面沉如水,他覺得大有可能是後者。

    看來朝聞掌門深不可測。

    風不夜的徒弟,果然沒有一個是簡單的。難怪風不夜入魔後還能在魔界邊緣混得風生水起。

    幾人暗中慶幸,還好早早下了飛劍,沒當著別派修士的面肆意吹噓。

    一個劍陣,哪里能比得上人家的魔獸陣?

    若是朝聞也將馴服魔獸的方法告知樸風,對潁川來說,可是大為不利啊。

    修士們一齊將目光投向昱白,無聲詢問他的看法。昱白思忖片刻,主動上前,找前方那兩個正在給木車套繩索的青年搭話。

    臨近了看,這個黑雛雞的軍陣顯得更為氣勢恢宏了。

    昱白走到隊伍中間,頭頂的光線被它們的身影所遮蔽,暗沉的環境中,一雙雙漆黑的眼楮自上方斜望下來,幽深的眼神中帶著攝人的寒意。

    饒是昱白,都在其中感受到了一種渺小無助的膽怯,不敢輕舉妄動。

    青年抬起頭,友善朝幾人笑了一下,大約是看出他們一行人的畏懼,隨手拍著身邊那只黑雛雞的羽毛,安撫說︰“它們都很懂事,不會打人的。幾位要乘坐黑雛雞嗎?”

    “我只是好奇,隨口一問,並無別的意思。你們若是不方便,可以不答。”昱白說,“我听聞,魔獸大多不遜,你們是如何讓這批黑雛雞听從你們的?”

    “它們只听阿禿的話。”青年笑了笑說,“就是黑雛雞里的老大,一只開了靈智的魔獸。”

    竟然能遇到開靈智的魔獸?

    昱白急切道︰“那你們又是如何馴服那只……阿禿的?”

    青年搖了搖頭︰“阿禿只听我們掌門的話,它可聰明了。哦對,它也會听寥寥雲的話。”

    昱白不信邪道︰“你們掌門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啊?”

    青年毫不猶豫地豎起手指︰“頂呱呱的人物!世間誰人也比不上!”

    昱白看他極為推崇,扯了扯唇角,說︰“道君不是還在此處嗎?她總要听她師父的話吧?朝聞若沒有道君鎮守,能有今日安寧?”

    “道長不知了吧,仙尊一向不管朝聞的事,朝聞能有今日,大多是靠我們城主。”青年理了下手中的繩索,“我不管外人如何想,反正在朝聞,最厲害的就是我們掌門!仁慈、心善、貌美,不知該去哪里找喲!”

    昱白面露驚訝,眉梢處的肌肉跟著跳了跳。

    青年坐上駕駛位,戴好手套,又補充了句︰“何況魔界真有那麼危險嗎?我以前總听人說道,那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可自己住著,覺得也不是吧?”

    昱白︰“魔界自然危險!不知有多少兄弟慘死在魔修之下!”

    “這世上人皆有好壞,我看與魔修道修關系不大。”青年直率道,“來朝聞的魔修,都是挺好的嘛。除了吃的太多,沒什麼讓人討厭的地方。你們不信,進去瞧瞧就知道了。”

    昱白心中的困惑已多得快要溢出來,招呼了師兄弟,繼續往里走去。

    城區內部果然熱鬧很多,昱白也不出意外地看見了不少走動的魔修。

    一些魔修甚至跟道修坐在一起飲酒暢談,雙方相處十分融洽。說到興起時,還會互相斟酒、勾肩搭背。路人更是習以為常。

    ……這是什麼詭異的畫面?

    年輕女修的手一直沒有離開過自己的佩劍,走的每一步都謹慎小心,不停在兩側巡視,以防有魔修突然發難。

    她緊張道︰“師兄,這里為何會有那麼多魔修?”

    昱白也想知道!

    此時差不多到了午後休息時間,一些輪班工作的百姓出來吃點心了,昱白等人路過時,被邊上的攤販攔了下,問他們要不要進來吃飯?

    昱白哪里還有心情吃飯?搖手婉拒,沿著街邊的標牌,往深處探尋。

    朝聞處處帶著種松緩的祥和氣氛,沉浸得久了,也不由受到影響。

    修士們開始閑聊起來。

    “我看這路標不錯。”

    “朝聞這種不毛之地,為何能種出竹子來?竹子還尤為脆嫩,葉片瞧著是玉色的。”

    昱白喝止眾人︰“不要隨意亂踫,不定是他們的幻境或法寶。城中那麼魔修,若沒有防備,想必尋常修士也不敢前來。”

    “師兄所言有理。”

    幾人走了一段,看見一群魔修聚在路邊刨木頭,邊上放著奇怪的圖紙,不知有什麼作用。

    一魔修做得熱火朝天,身上衣服都被汗漬打濕了。他繃緊肌肉,敲打了一陣,抬起頭沖邊上的路人怒喊道︰“走遠點,別在這里吃東西,可饞死我了!”那路人嘿嘿笑了兩聲,用油紙包裹住煎餅,小步跑開。

    等那個魔修終于做完手頭的工作,坐下暫且休息時,昱白立即跑過去詢問︰“你是在幫朝聞做事?既然餓了為何不去吃飯呢?”

    魔修眯著眼楮,粗聲粗氣地道︰“吃什麼飯?活兒還沒干完呢,現在回去,掌門是要生氣的。”

    他往手心吹了口氣,把灰塵用力拍去。

    完成不了績效就要扣工資,扣工資就不能上光榮報,就不能用來抵扣假期,不能申請稀缺物資,不能做馬殺雞。太不劃算了。

    何況魔修胃口都大,哪時候不餓?

    朝聞掌門積威至此?連魔修都怕她!

    以前不曾听說過呀!

    昱白摸著後腦顧自沉思,魔修反問道︰“爾等是來玩的?”

    昱白頷首︰“路過此地,進來看看。”

    魔修頓時羨慕道︰“真好。自在呀。”

    不像他們,犯了錯,還在勞改呢。

    悔不該想薅朝聞的羊毛。

    昱白听他這樣講,以為他們在朝聞過得極為貧困,想著這些人脾氣還算溫和,不定可以招攬利用。正打算用錢財利誘,就見那魔修落寞地從懷里摸出一把魔獸內丹,在手心里掂了掂,閃瞎了他們一群人的狗眼。

    “唉。你們路過的,可以隨意游玩,不像我們,有錢也花不出去。”魔修憂愁嘆道,“朝聞掌門非要我們留在這里幫忙,換個人都不成。你說,這叫什麼事兒?”

    魔修本意是想炫耀一下的,說這崗位離開了自己就不行。但話落在昱白耳朵中,有點變味。

    他臉色瞬間慘白,從中听出了兩種意思。

    一是逐晨有辦法壓制住這幫魔修,讓他們留在朝聞打苦工,不敢離開。

    二是朝聞不缺錢,分明能奴役他們,卻不拿他們身上寶貴的魔獸內丹。

    好……好厲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