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宮斗不如當太後

正文 第120章 驚險

    周舜華見唐師師良久不說話, 也被看得心虛了。她畢竟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女,論城府,還遠遠比不上姚太後、馮嬤嬤等人。

    唐師師能在姚太後手里滾了一遭, 又毫發無損地出來, 還奪得了美人魁首的身份, 可見唐師師察言觀色很有一套。唐師師看著周舜華細微的表情變化,越發確定自己的猜測。

    這里有人。而且, 周舜華知道。

    她在給刺客打掩護。

    唐師師結合書和時間, 猜測周舜華應該剛安排完其他人, 回到自己屋子後,因為說了太多話口渴,想要倒杯茶潤潤嗓子。結果, 透過茶水的反光, 看到房梁上有人。

    唐師師進門前,周舜華是背對著她,而且一見到唐師師就立即將水飲盡。周舜華此舉本意是為了掩飾, 然而殊不知,正是這里暴露了她。

    有誰在房門突然被推開的時候, 第一反應是喝掉杯子中的水呢?正常人的反應, 應該是將水放到桌子上才對。

    可是周舜華沒有, 她以己度人,多半是擔心唐師師通過茶水的反光,看到房梁上的人吧。

    正在周舜華緊張不已的時候, 唐師師忽然笑了。唐師師抱著自己的包裹, 提裙進了門, 一臉好奇地對周舜華說︰“周姐姐, 你知道嗎, 外面闖進來好多官兵,似乎在抓捕刺客。”

    周舜華的手指不知不覺攥緊,她看到唐師師懷里的包裹,轉移話題問︰“你不是要去馮嬤嬤那里麼,為什麼回來了?”

    “我在路上听到有人喊刺客,覺得周姐姐一個人待在屋子里太危險了,就想回來和姐姐做個伴。”唐師師說著毫無知覺,大大咧咧往房間里面走去,周舜華捏了把汗,趕緊攔住唐師師。

    唐師師看到周舜華的動作,緩慢抬眸,一雙明眸一動不動地注視著周舜華。周舜華尷尬地收回手,低咳了一聲,說︰“我一個人沒事的,馮嬤嬤找你是恩寵,多少人盼都盼不來呢。你不要耽誤了,快去吧。”

    唐師師笑著取了一個新瓷杯,端起茶壺,慢條斯理地往杯子倒水︰“恩寵雖好,但怎麼比得上我們姐妹情深。我更擔心周姐姐,為了姐姐,馮嬤嬤那里不去也罷。周姐姐,我們好歹是京城送來的美人,官兵不惜得罪太後娘娘也要闖入驛站追捕,你說,這個刺客到底是什麼來路?”

    周舜華緊緊本著臉,冷冰冰說︰“這我怎麼得知。”

    一杯水倒訖,燭火搖搖晃晃,映的茶水碎光粼粼。茶水的倒影中,並沒有出現人。

    周舜華無聲地松了口氣,她自以為動作很細微,可是唐師師一直在關注她,對此看得一清二楚。唐師師越發確定了,那個人,就在她們頭頂的房梁上。

    唐師師倒了水,左右擺弄,卻不肯喝。周舜華被她的動作惹毛了,怒道︰“你鬼鬼祟祟,到底想做什麼?”

    “這水不干淨,我洗個杯子嘍。”唐師師說著,蹭的一聲將水潑在地上。地面上鋪著黑色的磚,水流慢慢滲入地面。周舜華冷眼看著唐師師折騰,眼神仿佛在說,我看你還有什麼花樣。

    唐師師還真有,她正打算借著“水不干淨”發作,找人來大清掃屋子。正在她準備喊人的時候,屋外傳來一串急促的腳步聲。這樣的走路習慣,一听就出自宮廷。

    很快,來人停在門口,叩叩叩敲門︰“周姑娘,唐姑娘在嗎?”

    是馮嬤嬤的人。唐師師立刻揚聲應道︰“我在。是馮嬤嬤找我嗎?”

    唐師師說著去開門,門外,馮嬤嬤身邊的素蘭姑姑站在門檻後,她見到唐師師全須全尾地站著,悄悄松了口氣。隨後,素蘭姑姑嗔怪道︰“唐姑娘,嬤嬤讓你去她屋里,你為何這麼久都沒到?今夜有外人闖入,嬤嬤還以為你在路上出什麼差池了。”

    唐師師笑了笑,靦腆道︰“我本來已經出門了,可是在路上听到有人喊刺客。我擔心周姐姐一個人在屋里會遇到危險,就回來陪周姐姐了。”

    周舜華也走到門口,聞言,立刻接道︰“我這里一切都好,等一會,我會去隔壁屋里和鈺君她們睡,我們五個人相互看顧,不會出事的。倒是唐姑娘,既然嬤嬤找唐姑娘有話說,那就快去吧,我不敢耽誤嬤嬤的時間。”

    周舜華這話斬斷了唐師師想留下來的理由,末了還搬出馮嬤嬤壓她。唐師師確實無話可說,不過唐師師目的已經達到,倒是沒必要一定留在屋里死磕。唐師師笑了笑,說︰“既然周姐姐安全無虞,那我也放心了。有勞素蘭姑姑,我們這就走吧。”

    唐師師回屋拎了包裹,就隨著素蘭姑姑一起往另一個方向走。唐師師拿包裹時,眼楮若有若無地掃過陰影處。

    唐師師跟著素蘭走在回廊上,此刻四周門窗處處緊閉,美人們嚇得瑟瑟發抖,哪敢到外面查看究竟。唐師師走在路上,問素蘭︰“姑姑,我听說有刺客混進來了。馮嬤嬤和姑姑可是太後娘娘跟前的紅人,什麼人如此大膽,竟敢來打擾嬤嬤?”

    唐師師這句話不著聲色地捧了馮嬤嬤和素蘭,素蘭心中熨帖,說話的口氣也好了很多︰“來人不肯表露身份,不過敢在驛站如此豪橫的,恐怕也只有他們家。”

    唐師師裝作吃驚地捂住嘴︰“姑姑是說,靖王府?”

    听到這三個字,素蘭沉了臉,呵道︰“禍從口出,不該你打听的,不要打听。”

    “是。”唐師師低眉順眼地應是。她看起來恭順,眼楮卻滴溜一圈,注意到外面有人。隔著半開的門,唐師師看到五六個行伍打扮的壯漢站在院子中,對面站著馮嬤嬤,兩方人各站一邊,似乎在爭執什麼。

    唐師師想要听他們在說什麼,故意放慢腳步,一臉吃驚地指著門外︰“姑姑,您看,那不是馮嬤嬤嗎?”

    素蘭的腳步一頓,她怔松間,唐師師已經飛快地脫離隊伍,跑到門口,怯怯地喚了聲︰“嬤嬤。”

    唐師師自己都被自己惡心出一身雞皮疙瘩,但是為了人設,她依然無辜又驚惶地站在門邊,茫然地看著馮嬤嬤︰“嬤嬤,您怎麼在這里?這些人是誰?”

    唐師師說著做出警惕之態,仿佛只要這群壯漢稍微一動,她就會沖上去替馮嬤嬤擋刀擋箭。

    素蘭暗道一聲不好,趕緊上前拉著唐師師離開。然而已經太晚了,馮嬤嬤和那群壯漢已經看到了唐師師,為首的漢子上下打量唐師師,目光不善。

    這個漢子雖然是武人,可是腦子並不笨,他馬上就反應過來這便是姚太後送過來的美人記,堂而皇之的奸細。沒想到,太後和小皇帝還挺舍得下重本,倒挑了個絕色美人。

    然而再美的人,一旦和姚太後扯上了關系,在他眼中便是副骷髏。壯漢收回視線,橫沖直撞道︰“官府辦公,閑雜人等勿要打攪。立刻將你們的人全部叫出來,我們要一個個搜查。”

    馮嬤嬤當然不肯,她冷著臉,說︰“放肆,我等是宮廷女官,奉了太後娘娘的旨意,護送美人來靖地侍奉靖王,為皇家開枝散葉。靖王府的美人,豈是你們這些莽夫能沖撞的?”

    那幾個漢子各個都露出嘲意,為首的人冷笑一聲,說︰“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在靖王府的地界上,就要遵守靖王的規矩。勿要廢話,我等奉命捉拿重要人物,你們要是再磨磨唧唧,放走了人,我可不會看在你們是女眷的份上客氣。”

    馮嬤嬤何嘗受過這種待遇,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里畢竟不是紫禁城,她嬤嬤的氣勢抖不起來。馮嬤嬤忍著氣,問︰“讓女眷們出來也行,但是你們要說明白,你們到底是什麼身份,要捉拿的人又是誰。”

    壯漢嗤笑,道︰“與你們無關。”

    眼看雙方越聊越死,場面幾乎要陷入死局。正在這時,外面忽然亮起火光,馬蹄聲四起,很快將驛站圍成一圈。

    為首的壯漢飛快罵了聲“糟了”,隨即轉身,快步往門口走去。他才走到一半,驛站的大門被推開,煌煌火光頓時映紅了半個庭院。

    幾個壯漢一改方才的強硬作風,低頭抱拳,對著門口重重跪下︰“主子。”

    院子內外的人都被這個變故驚呆了,火光明亮,唐師師下意識地伸手遮住眼楮。透過朦朧的指縫,唐師師看到一個男子踩著火光走入庭院,他披著大紅披風,一身黑衣,腳下踩著堅硬的皮靴。

    此刻明明站了很多人,但是內外一片寂靜,唯獨能听到火把 啪的聲音。男子身量極高,肩寬腿長,站在一眾人面前,存在感強烈的無法忽視。

    剛才那個漢子硬著頭皮,開口道︰“屬下參見主子。主子,您怎麼來了?”

    男子眉目淡漠,火光搖晃在他臉上,時明時暗,襯得他喜怒不明。他淡淡開口,問︰“還沒找到?”

    跪在地上的壯漢頭更低了︰“屬下無能。”

    唐師師和素蘭站在側門旁,正好被陰影蓋住。素蘭原本要拉著唐師師離開,此刻她已經完全忘了自己的動作,似乎被嚇呆了。唐師師慢慢回神,心道一聲難怪。

    難怪女主為了他斗丫鬟、斗側妃、斗皇後、斗新人,一路從王府斗到皇宮,足足斗了一輩子都無怨無悔。原來,這就是男主趙子詢。

    怪不得那麼多女人前赴後繼,作為皇帝,長得還挺好看。

    男子听到壯漢的話,沒露出什麼表情波動,可是內外的人都繃緊了身體,看得出他們非常緊張。男子視線掃過庭院,漠然道︰“那就繼續找。便是將這里拆了,掘地三尺,也務必將他捉回來。”

    漢子一听就知道主上生氣了。主子上次動氣,還是韃靼偷襲邊城,燒了糧倉。

    漢子壯著膽子,說︰“主子息怒。驛站里還有宮里來的女眷,多有不便。況且,人未必在這里……”

    唐師師听到這里,心說這不就是上天為她準備的機會麼。天予不取,天打雷劈,唐師師立刻上前一步,跪在陰影邊緣,高聲道︰“世子,小女知道刺客在哪里。”

    馮嬤嬤、素蘭,包括壯漢,誰都沒料到唐師師會跑出來。他們完全愣住了,男子早就知道側門旁有人,只是一直懶得理會,現在,他終于將視線轉過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