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宮斗不如當太後

正文 第122章 報應

    說完, 婆子就輕嗤了一聲,扭頭走了。

    兩人一間?听到的美人們都露出不情願之色,就連唐師師听到, 也皺了皺眉。

    趕路時沒條件也就罷了, 都到了靖王府,難道還要和別人同住?唐師師從小物質上沒有缺過,就算進宮,也一路被當做潛力股培養, 並不曾受過虧待。

    沒想到進了靖王府, 她的待遇反而一落千丈。唐師師可不信這麼大的王府, 會沒有多余的房子。

    顯而易見, 靖王極其不待見她們,甚至不想見到她們。把她們打發到跨院,就任由她們自生自滅。

    唐師師只沉默了一小會,就率先去挑房間。抱怨是沒有用的, 解決問題才重要, 吃得苦中苦, 方為人上人,想想皇太後的榮光, 現在這點挫折算什麼?

    紀心嫻正和小姐妹憤憤不平, 她看到唐師師朝里面走去,連忙叫了一聲︰“哎, 唐師師,你做什麼?”

    “自然是去挑房間。”唐師師冷冷瞥了紀心嫻一眼, “婆子的話, 你沒有听到嗎?”

    大概誰都沒想到, 最先認清現實的, 竟然是路上最張揚挑剔的唐師師。唐師師的話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其他女子不甘示弱,紛紛上前,生怕晚了就落後別人一步。

    尤其是紀心嫻,快步沖了兩步,搶先進入最好的一間房。唐師師看到心中嗤笑,愚蠢,槍打出頭鳥,才剛進府就把自己暴露在人前,紀心嫻真覺得這是什麼好事不成?

    唐師師頗為不以為然,她正打算去找另外一間房,門外一隊侍女走過來了。為首的姑姑頭發抿的一絲不苟,表情肅穆,眼角已經爬上了皺紋,但是能看出來年輕的時候是個美人。姑姑站在門口看了一會,輕輕咳了一聲。

    院內亂糟糟的美人頓時停下,她們回頭,看到姑姑,一齊行禮。

    “姑姑好。”

    姑姑端著臉,說道︰“各位小主多禮了。奴婢乃彤秀,早年伺候過靖王殿下,後來隨著殿下一同來封地,如今是靖王府的內務總管。各位小主自宮城而來,是我們靖王府的貴客,日後若奴婢有什麼招待不周的,請各位小主諒解。”

    彤秀一說眾女就懂了,原來彤秀也是宮里出來的,曾經在靖王宮殿里伺候,靖王就藩後,她就跟著一起出宮了。靖王身邊的老人,如今還是內務總管,可見靖王對彤秀信任有加。

    眾女對彤秀的態度一下子變了,明顯熱切許多。彤秀見了暗暗哂笑,她不知見識過多少大風大浪,在她眼里,這些年輕女子的想法全寫在臉上,再膚淺不過。

    彤秀懶得理會,她目光從眾女中掃過,看到唐師師時,微微停頓。

    彤秀隱晦地打量著唐師師,此女當真品貌不俗,便是她刻意挑剔,都挑不出唐師師哪里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先入為主的緣故,彤秀甚至覺得,唐師師對她沒有其他美人的諂媚,反而順眼許多。

    這個念頭把彤秀自己都嚇了一跳,她趕緊打住,本著臉,對唐師師微微福身︰“唐姑娘。”

    唐師師眉梢一挑,頗為驚訝。她並不驚訝彤秀認得她,她長得如此好看,認不出來才是怪事,唐師師在訝異彤秀和她說話。

    唐師師上前一步,進退有度地給彤秀回禮︰“彤秀姑姑。”

    滿院子都安靜了,只能听到彤秀死板平直的聲音︰“唐姑娘,剛才馮嬤嬤特意交代過,唐姑娘身體嬌嫩,普通床榻恐怕會硌傷姑娘的肌膚。既然是馮嬤嬤所托,主子不好推辭,特意發下話來,讓唐姑娘不必和其他美人住在一處。”

    此言一出滿院皆驚,唐師師自己都瞪大眼楮。

    什麼,她另有住處?

    唐師師驚訝過後,很快冷靜下來。馮嬤嬤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唐師師至少有把握,馮嬤嬤不會說這種話。她們十個人剛剛進府,連王府門路都沒摸清呢,馮嬤嬤怎麼會給她樹這麼大的敵?

    這多半,是某位主子不想讓她好過,故意把她架起來烤吧。短短一句話,不光讓王府原來的人視她為眼中釘,就連同行的十個美人,也會和唐師師生出嫌隙。

    她剛剛才嘲笑紀心嫻槍打出頭鳥,結果,現在就有人要將唐師師高高捧起來,當所有人的出頭鳥。

    靖王府如今只有兩位主子,靖王不至于做這麼無聊的事,主使者到底是誰,真的一點都不難猜。

    唐師師想明白原委後,馬上平靜了。反正她人緣也不好,不在乎更差,既然能享受更好的住所,更好的用度,為什麼要拒絕?

    在唐師師這里,只有第一和最末。她的人生里,不存在平庸的中間值。

    唐師師坦然應下,對著彤秀莞爾一笑,滿堂生輝︰“多謝王爺和世子,姑姑有心了。”

    彤秀在宮門中沉浮了半輩子,沒有人比她更懂眉眼高低。世子特意來和彤秀說這些話的時候,彤秀馬上就猜到世子想做什麼。得罪了主子,是這個女子命不好,但是……唐師師為何一點都不惶恐?

    她甚至連沮喪都沒有,仿佛不知道這樣的“青眼有加”代表著什麼。

    彤秀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木然說道︰“唐姑娘是有大福氣的人,奴婢不敢當唐姑娘的謝。來人,去幫唐姑娘提東西,不可讓姑娘累著。”

    彤秀身後的丫鬟立刻一擁而上,殷勤地接過唐師師的包袱,眾星拱月般捧著唐師師走了。眾女目瞪口呆地目送唐師師遠去,等人看不見後,紀心嫻用力跺了跺腳,摔簾子進屋了。

    屋里很快傳來摔東西的聲音,外面的人或垂眼,或緘默,全當不覺。任鈺君走到周舜華身邊,微微皺著眉︰“她不過臉長得好看些,又沒有其他長處。馮嬤嬤對她高看一眼也就罷了,為何……”

    靖王和世子也這樣?

    周舜華淡淡搖頭,她並不覺得這是榮寵。周舜華握住任鈺君的手,悄悄捏了捏︰“雷霆雨露俱是恩寵,我們做好自己的就行了,別的沒有資格置喙。”

    周舜華見任鈺君還是一副氣不過的樣子,不得不提點的再明確些︰“你想想,若是世子當真喜愛她,私下賞賜即可,為何要在這麼多人面前叫走她?鋒芒畢露,未必是好事。”

    周舜華的語氣中似有所指,任鈺君轉念一想,恍然大悟。

    任鈺君頓時又欽又佩,牢牢握著周舜華的手,說︰“還是你想的周到。是我迷怔了。”

    唐師師一路風風光光地被送到新的院落,這個院落獨門獨戶,寬闊亮堂,和剛才的小跨院根本不能比。之後,甚至還有珠寶賞賜。

    唐師師謝了賞,伺候的丫鬟見了,羨慕地對唐師師說︰“姑娘,後院女人這麼多,從沒見過世子對哪個人這麼上心過。你這才是進府的第一天呢,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

    正是因為第一天,才顯得不懷好意。唐師師淡淡勾了下嘴角,道︰“借你吉言。”

    唐師師當然前途不可限量,她可是要當皇太後的人啊。趙子詢喜歡她如何,不喜歡她又如何,唐師師要的,只是最表面的名頭。

    至于趙子詢的真愛是誰……她才不關心。

    唐師師舒舒服服進屋休息,她住最好的房間,不必和人擠一間房,不必和其他美人抬頭不見低頭見,院子里甚至還有小廚房。如果這就是惡毒女配的待遇,那盡可放著她來。

    唐師師從容不迫地換了家常衣服,然後讓丫鬟給她燒水沐浴。等美美泡了個澡後,唐師師帶著滿身水汽出來,在銅鏡前挨個試今天拿到的賞賜。

    趙子詢為了表達對她的厭惡,賞了好些明晃晃的金銀珠翠,就差明著寫,這些很值錢,這個女人很張揚。唐師師心滿意足地將東西收到自己的梳妝盒中,對這種生活非常滿意。

    屋外傳來丫鬟的聲音︰“姑娘,您要睡了嗎?”

    唐師師應了一聲,丫鬟進來扶著唐師師上床,輕手輕腳拉下帷幔,然後吹燈退下。

    唐師師在帷幔里躺了一會,等外面再無人聲後,她悄悄爬起來,從包袱里拿出那本書。

    這個包袱唐師師一路上不允許任何人踫,其他人以為這是唐師師的貼身細軟,並沒有注意,更不會有人知道,里面有一本可以預知未來的書。

    唐師師不敢點燈,她悄悄將床簾拉開一條縫,借著外面的月光,努力看上面的字。

    唐師師上次看書還是遇刺客那天,那時候她只看了標題,就自信滿滿去舉報刺客。之後她被馮嬤嬤叫走,後面又忙著趕路、進府,這麼長時間,唐師師都沒有找到機會看書。

    如今,她終于能騰出手,仔細看後面的劇情。

    果不其然,她猜錯了劇情。真正屬于女主的劇本,是掩護刺客,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將追兵騙走,然後贏得男主的賞識。之後在入府那天,女主低調地混在一堆美人中,明明衣著長相都不出眾,可就是能瞬間從人群中奪得男主的注意力。

    男主又看到了這個清麗聰慧的美人,就此上了心。後來美人們去分住所,女主不爭不搶,低調安靜,越發讓男主覺得此女與眾不同。

    不幸的是,唐師師又是里面的對照組。書本里的劇情是固定的,並不會因為現實生活而改變,在書本劇情中,唐師師沒有干出舉報刺客這等驚天動地之舉,但是在入府後,她站在最前方,萬眾矚目艷壓群芳,和低調清麗的女主形成鮮明對比。

    男主本能不喜唐師師,後來選房子的時候,男主怕自己欣賞的女子被人暗算,所以拉唐師師出來做靶子,故意只給唐師師一個人發賞賜。唐師師毫無疑問成為眾矢之的,其他女子抱團起來,一起討厭唐師師。

    最新一章就是在講周舜華和任鈺君夜話,她們兩人在閨中並不熟識,沒想到一道選秀聖旨,將她們兩人的命運連接在一起。這一路上周舜華和任鈺君漸漸相熟,越熟悉,任鈺君越覺得周舜華性子好,和她以前認識的女子完全不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