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砸鍋賣鐵去上學

正文 第182章入場

    “掛了。”金珂看著光腦, 又接連打了幾個,統統被魚天荷掛斷了。

    最後大概是煩他了,魚天荷發來一條消息︰【已經晚上八點了, 再不回去,我向達摩克利斯軍校的老師舉報你們□□賽。】

    金珂︰“???”果然一早發現他們了,所以為什麼不接通訊?

    他正想發消息過去問, 魚天荷又發來一條消息︰【比賽結束後,我會上達摩克利斯軍艦。】

    金珂將這條消息轉發到群內,抬頭道︰“看樣子,魚師想要在星艦上和我們談。”

    “等他們獎品送過來,我們再回去。”衛三剛說完, 休息室的門便被敲響了。

    是工作人員送獎品過來了。

    應成河過去接了過來,打開。

    “這就是極光液?”衛三探頭過來看,里面的液體在燈光下呈炫彩色, 湊近一聞, 有股清香味。

    “我只听過魚青飛描述過,應該是。”應成河小心翼翼蓋好, “雖然現在不能用, 不過下一屆大賽可以用。”

    幾個人緊趕慢趕,終于回到南帕西演習場, 雖然心中的疑惑沒有減少,不過白到手的機甲液,還是讓他們很高興。

    說來也巧,去的時候, 他們踫見塞繆爾軍校,回來的時候,又被準備回寢室的塞繆爾軍校成員看到了。

    南飛竹望著明顯心情不錯的達摩克利斯軍校主力隊, 有些厭惡道︰“也不知道成天興奮什麼?”

    “都拿到兩個分賽冠軍了,能不興奮嗎?”肖•伊萊撇嘴,要是塞繆爾軍校能拿一次冠軍,他天天在訓練場裸.奔。

    剩下幾天時間,達摩克利斯軍校主力隊被項明化抓著瘋狂訓練。

    項老師說了,已經專門隔了一天才喊他們去訓練,就是滿足他們每到一個星,便要出去玩一天的習慣。既然玩完了,就要抓緊時間訓練。

    主要是解語曼指導,和他們分析之前聯合訓練,各軍校隊員的表現。

    “對了,大體檢檢測結果好像出了,有幾個學生,似乎有進化的傾向。”最後一天下午,臨下課前,解語曼道。

    廖少爺立馬‘羞澀’問︰“這幾個學生當中是不是有我一個?難怪最近感覺自己進步特別大。”

    解語曼︰“……呵呵,主力隊除了吉爾•伍德升到3s外,其他人沒有任何跡象表明能升級,那幾個學生是校隊內的,也不在我們達摩克利斯軍校。”

    “能檢測出來升到什麼級別嗎?”衛三問道。

    解語曼搖頭︰“只是有這個傾向,不一定回升級。”不過萬一真的有人升級成功,恐怕聯邦歷史理論要進行大改寫了。

    “好了,這事你們知道就好,現在專心比賽。雨林賽場你們要注意安全,不止是星獸,還有里面有不少意想不到的毒物。”解語曼說完道,“先散了,今天早點休息,明天要入場。”

    ……

    雨林賽場和之前的賽場程序上沒有太大的區別,戰備包還是要抽,只不過這里面沒有食物,也沒有營養液。另外由于在聯合訓練的對抗賽中,取得第一。達摩克利斯軍校可以提前一小時入場,再次搶佔更多的先機。

    按照順序抽簽,各軍校拿到戰備包後,開始準備入場,達摩克利斯軍校第一個進去。

    直播現場,各方記者都在面對鏡頭慷慨解說。

    “達摩克利斯從一個倒數,即將要被淘汰出五大的軍校,一躍成為赫菲斯托斯大賽的總冠軍熱門,這期間經歷了多少,相信觀眾朋友們都看在眼里。”藍伐記者握著話筒轉身,讓鏡頭拍著快要入場的達摩克利斯軍校,“這一次更是在聯合訓練中取得優異成績,得以再次提前進入雨林賽場。”

    達摩克利斯軍校主力隊率先經過鏡頭,他們見藍伐的鏡頭掃過來,立刻比心,對記者,對鏡頭。

    藍伐這次來采訪的記者是一個人高馬大的漢子,面對達摩克利斯主力隊和後面校隊齊刷刷的比心,一時間居然臉紅了,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羞澀。

    他努力繼續補充道︰“當然達摩克利斯軍校也榮登星網最受歡迎的軍校,據說粉絲團已經超過了帝**校。達摩克利斯軍校曾璀璨過,更歷經星光黯淡,但我相信,我們相信,接下來將一起見證它再一次閃爍整個聯邦。”

    “那邊記者好像在夸我們。”衛三對幾人道,場外聲音干擾太大,藍伐媒體離他們也不近,听得不是很清楚。

    “比賽完出來就能看到他們在說什麼了。”金珂朝那邊看了一眼,隨後打頭走進雨林賽場。

    直播現場的觀眾們紛紛坐直,認真盯著達摩克利斯軍校的鏡頭。

    整個軍校一進去,首先入目是一片參天大樹,十分密集。

    “機甲在這里不太好活動。”應成河打量片刻道。

    金珂點頭︰“大型星獸應該相對也會比較少,大家先檢查自己的領口,袖口和褲腳,確定是綁緊的狀態。”

    所有人原地花了一分鐘時間,再次把自己渾身檢查了一邊,這才動身朝里面走去。

    金珂進來前已經看完了地圖,他選擇了一條東南方向的路,離終點更近。

    直播現場。

    “看樣子達摩克利斯軍校決定將目光放在第一位,而不是盡可能地賺取資源。”路正辛望著達摩克利斯軍校行進的方向道。

    “畢竟帝**校的主指揮允諾這場比賽的資源會分一半給達摩克利斯軍校。”習浩天難得夸獎達摩克利斯軍校生,“上場比賽做的不錯,沒有直接讓應星決出局。”

    路正辛沉吟道︰“我倒覺得之前讓應星決出局更好,這樣帝**校說不準連第三位都拿不到,那兩所軍校的積分現在就處于持平狀態。”

    習浩天不置可否。

    ……

    達摩克利斯軍校生們行進十分小心,這次指揮們要隨時隨地注意周圍的環境,只有他們對雨林環境有所學習,必須要負責。同時還有觀察附近有沒有可以食用的東西。

    “這個賽場肯定有很多蛇。”衛三忽然湊到廖如寧耳邊道。

    “哪里?哪里!”廖如寧本來心就繃得緊緊的,一听到‘蛇’字,整個人差點蹦了起來。

    衛三‘好心’道︰“我只是提醒你。”

    金珂瞥了廖如寧一眼︰“回去,應該讓老師幫你進行脫敏訓練。”

    “我不!”廖少爺光是想想那個場面,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們進來幾個小時之後,另一個方向傳來帝**校成功獵殺星獸的廣播聲和光束。

    “動作挺快。”衛三抬頭看著那束光道。

    金珂同樣抬頭看著空中的光束︰“他們要分我們一半資源,自然會選擇星獸多的路線。”

    雖分給達摩克利斯軍校的資源也會增多,但至少帝**校的資源也會多。

    等到五所軍校都進去之後,路正辛再一次點評道︰“現在再來對比,帝**校和平通院似乎沉穩了不少,以前那種過于驕傲的氛圍消失了。帝**校這次還換了新的領隊老師,我甚至听說應月容曾給他們主力隊打過一則通訊,結束的時候,幾個主力隊員的眼楮紅了。”

    “上個賽場失去主指揮後,帝**校表現的像盤散沙,確實該罵。”習浩天轉臉問魚天荷,“魚師怎麼看上場帝**校的表現?”

    “他們過于依賴應星決了。”魚天荷看著鏡頭內各個軍校,“一所軍校內有強者是一件好事,但其他人不能因為強者太強,而完全依賴對方。”

    ……

    隨著時間推移,達摩克利斯軍校逐漸往雨林賽場深處走,太陽快落下山時,大部隊終于在一條溪流附近停了下來。

    金珂沒有坐下來,他去校隊巡視,看校隊指揮們一路過來獲取的食物,檢查有沒有問題。

    大部分都是果子和野菜,這個賽場路邊蘑菇不少,可惜有太多不認識的蘑菇,他們不敢吃,只能挑辨別出來的果子和野菜。

    霍宣山帶著人在周圍巡視,衛三和廖如寧則往溪邊走,背後還跟著一串尾巴。

    都是等著他們檢查完溪流安全後,去洗果子和野菜的。

    溪流清澈見底,甚至能看到下面的鵝卵石,一片寧靜。

    衛三在岸邊撿了幾個石子,抬手朝溪水中扔,‘撲通’幾聲後,水花濺起又回落,沒有其他動靜。

    廖如寧則找了一根長棍,站在岸邊,往水中戳,依舊沒有問題。

    “這水下有沒有魚?”衛三蹲在岸邊,往下打量,只看見幾株水草。

    “我沒看見。”廖如寧抬手擋了擋眼楮,望向溪水遠處。

    金珂已經轉了一遍過來,後面更多人排隊等著洗果子洗野菜,他問衛三︰“水能不能喝?”

    衛三道︰“等成河做好東西。”

    應成河專門在比賽前學了怎麼制作檢測水質的小儀器,不得不說,機甲師就是一通百通,現在他已經接受良好自己的身份。

    ——百變手藝人。

    應成河拿著自己做好的小儀器過來,檢查水質,過了十分鐘︰“可以喝,過濾一下就行。”

    所有人開始排成兩隊,一隊洗果子和野菜,一隊裝水。

    衛三和廖如寧在旁邊守著,以防意外發生。

    這幫軍校生們之前在比賽時都是喝營養液了事,哪里還會廚藝,基本上吃點果子,生吃野菜。

    沒有調味,直接生吃,這幫人吃得一臉扭曲。

    其他軍校情況也差不多,只不過其他軍校生都有偶像包袱,知道外面觀眾和老師們,乃至軍區的人都可能在看,所以吃東西時皆面無表情。

    但達摩克利斯的人出了名的不在乎臉皮,吃到酸的、苦的、澀的果子和野菜,那叫一個千人千面。

    達摩克利斯軍校直播間的觀眾,一時間截圖截到手抽筋。 .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