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穿成小說里的降智女配

正文 第94章 恭喜

    年底, 寧夏先接到了一個好消息︰‘稀土研究’項目,拿到了‘飛天’國家發展資金的支持。

    那筆資金不是重點,真正意義非凡的是這個項目,打上了官方的標簽。

    而在除夕這一天, 寧夏再次從祁司明那里收到了第二個好消息。

    因為‘稀土研究’項目, 寧夏的研究所也算是“母憑子貴”了一把, 被列入到重點研究所名單當中。

    “祁家主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新年賀禮。”寧夏握著手機輕笑道︰這一切會這麼順利,估計里面沒少了祁司明的作用。

    听到寧夏的話, 電話里傳來祁司明的一陣低笑︰“本來我還打算給你準備其他的新年禮。”

    祁司明的目光落在不遠處桌上那條紅色的手鏈上。

    正好看見, 只是覺得很適合寧夏, 又很喜慶, 祁司明便將這條似乎頗有一番來歷的手鏈拍了下來。

    寧夏卻以為對方只是隨口客氣了一句。

    “祁家主太客氣了, 還是別破費了。”言罷, 寧夏輕笑一聲道︰“等到年後再去拜訪祁家主。”

    寧夏又同對方說了幾句新年的賀詞, 這才結束了通話。

    那頭, 祁司明握著手機沉默了片刻︰年後……

    ——

    這邊,掛斷電話之後, 寧夏收拾了一下,準備下樓。

    這是寧夏在這個世界的第一個新年。

    在現世的時候,寧夏的親人都過世了,只剩下她一個, 平時倒沒覺得有什麼, 等到過年的時候,周圍人都回了家,倒是顯得寧夏有點年紀輕輕就成‘孤家寡人’的味道。

    所以,雖然是在小說世界里,但是對于這個新年, 寧夏心里其實很期待。

    ——

    寧夏走到門邊,剛開門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紅彤彤的一坨團子。

    林可里面穿了一條紅色的蓬蓬裙,外面又套著一件配套的紅色的棉衣,乍一看,可不就是紅色的一坨嗎。

    “夏夏新年快樂!”林可朝寧夏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幼兒園的老師說過,想要給誰最大的祝福,就要在春節這一天第一個跟對方拜年,所以,林可很早就守在了這里。

    看著軟萌軟萌的一坨團子,寧夏笑笑——應該是除夕快樂,不過寧夏沒有糾正這個問題︰“新年快樂。”

    “這個頭發誰給你扎的?”寧夏的視線落在林可的頭上,問道,林可的兩邊頭發上各扎了一個丸子頭,上面還各配了一個紅色的蝴蝶結,看上去有點像是年畫里那種娃娃,又有點像洋娃娃。

    有點可愛。

    寧夏忍住了想戳一下的沖動,心里暗道︰扎得還挺好。

    “李嬸嗎?”應該不會是顧修遠或者林霄扎的,那兩位大概不具備這項技能。

    “不是、”林可搖搖頭,兩手揪住兩個團子︰“是管家伯伯扎的。”

    寧夏︰“……”想不到,王管家還有這手藝。

    林可兩眼亮晶晶地看著寧夏,一副求夸獎的模樣。

    寧夏誠懇地給了個評價︰“好看。”

    聞言,林可笑了︰“夏夏今天也好看!”她感覺今天夏夏好像很高興,所以今天的夏夏看起來比其他時候還要好看。

    一番‘商業互捧’,寧夏領著林可下了樓。

    ——

    林霄正站在二樓的樓梯口。

    3樓是寧夏住的地方,除了最開始那一次,後面林霄一直注意著,不會像林可那樣跑上樓去。

    今天這位少年難得的沒有穿他那些非黑即白的衣服,換了件喜慶的紅色衛衣。

    見寧夏下來,林霄站好。

    看樣子像是在等寧夏。

    “過年好。”寧夏先對對方說道。

    “過年好,寧……總。”一個‘寧總’徹底將寧夏逗樂。

    林霄遞了個盒子給寧夏︰“新年禮物,給你的。”

    寧夏挑眉,從對方手里接過盒子,是一個非常精致的紅色絲絨禮盒。

    寧夏打開,讓她有些意外的是,里面裝著的是一個彈殼做的模型。

    雖然是空彈殼,但不得不說,這個禮物實在是很——硬核。

    “謝謝,很特別。”寧夏尋思了半天,找到一個中肯的詞夸獎道︰不過少年,相信我,你要是給其他女性也送這樣的禮物,未來可能會找不到女朋友的。

    “這是我爸給我做的。”林霄有幾分認真的解釋,這個模型對他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本來當初來到這里的第一天,他就想把這個送給顧叔叔的妻子,因為這個是他那時所能拿出來的最像樣的一樣東西。

    不過現在想想,好像有些不太好?

    林霄自己在心里糾結了一番,突然有些不好意思︰“那個、你要是覺得那個不好,還有這個。”

    林霄將另一個禮盒拿給寧夏,是一條紅色圍巾。

    他給顧叔叔、寧夏、還有林可一人買了一條。

    看到哥哥送東西給寧夏,林可突然想起來,她也給夏夏準備了禮物,結果早上起床後忘了拿過來。

    林可一溜煙地朝自己的房間跑去。

    這邊,寧夏看向林霄,表情突然變得認真︰“林霄,你未來想進入軍部嗎?”

    寧夏的話讓林霄一愣,顯然沒想到寧夏會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

    見林霄愣怔,寧夏又補充道︰“和你父親一樣,但也不同。”

    一樣保家衛國,但不同的是︰林霄未來的方向是成為高端軍事科研人才。

    “我……”可以嗎?林霄心里突然涌起一抹激動。

    不等林霄開口,那邊,林可已經抱著一個盒子跑了過來。

    盒子上畫著五顏六色的畫,配色還是一樣的迷。

    “夏夏,這個送你,會長出草莓的。”林可一臉求表揚的道,這個她從夏天就開始種了,听說到冬天就會長出草莓。

    寧夏打開盒子,果然看到了里面種的一小盆植物。

    不過,寧夏在考慮,要不要告訴林可,這一盆是長不出草莓的。

    因為這是一盆香菜。

    ——

    見寧夏收了自己的禮物,林可很高興。

    而看著林可一臉期待的模樣,寧夏心領神會︰“你們也有禮物。”

    說著,寧夏拿了兩個大大的紅包出來,以及買紅包時送的小玩偶掛墜。

    這個禮物,非常實在,可……怎麼感覺有點隨意?

    不過林可一點不在乎,看到寧夏給的紅包歡歡喜喜地抱了過去。

    “你給林可就可以了,不用給我。”林霄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他這麼大了,還要壓歲錢,感覺怪怪的。

    “拿著、”寧夏將紅包拍在了林霄手上,隨口又道︰“在我這兒,沒成年之前都有紅包。”

    一旁,顧修遠看著三人的互動,臉上的笑容不減。

    顧修遠將一個禮物盒遞給寧夏︰“除夕快樂。”

    那是一條絲巾,非常好看,而且很適合寧夏。

    放在幾個月前,顧修遠根本不知道要給寧夏買什麼,他甚至不知道寧夏喜歡什麼,不過,最近他好像在不知不覺中,在這方面有了很大的進步。

    看到顧修遠的禮物,寧夏一愣︰她沒有考慮過要給顧修遠準備新年禮物。

    所以現在她沒有回禮。

    “我也給你包個大紅包?”寧夏問。

    顧修遠本想說不用,不過,想了想,笑笑,應了聲︰“好。”

    “吃過早飯,你準備好我們就出發。”

    ——顧、寧兩家聯姻之後,每年的過年都是在一起過的,一家一年。

    去年在寧家老宅,今年則在顧家主宅。

    每年的春節,應該是原身和顧修遠為數不多的同框時刻。

    “好。”寧夏應聲。

    ——

    中午,一行四人達到顧家主宅時,寧老爺子、寧爸、寧媽已經在他們之前到了,正在一起喝茶。

    見寧夏他們來了,顧夫人比寧媽媽還先一步將他們迎了進去。

    “夏夏,怎麼樣,最近忙不忙?”

    落座之後,顧夫人一臉關心地問寧夏。

    “還好。”好像她一直就是這樣的節奏?

    顧老爺子笑了︰“年輕人,忙點挺好。”寧夏這陣子做的,換成是他,就是年輕個10歲,都自嘆不如啊,顧老爺子臉上染上驕傲。

    倒是一旁的寧老爺子忍不住白了顧老爺子一眼︰又不是你孫女,你當然說忙點好,哼。

    寧老爺子故意在腦子里曲解了顧老爺子的意思。

    不過有句萬能的話是怎麼說的來著︰大過年的。

    就算寧家人對顧家上下還有諸多不滿,但是大過年的,大家也不會故意破壞氣氛。

    就是先前的幾年也不會。

    大家坐在一起,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氣氛倒顯得其樂融融。

    林可和林霄坐在寧夏和顧修遠一旁,雖然還是有些局促,但卻不會像前面幾年那樣尷尬。

    這取決于寧夏的態度改變——之前寧夏看著這兩個小孩就沒有好臉色,顧家的人自然也不能讓寧夏的面子上過不去,所以之前的時候,林霄和林可來,多半也是被安排到後面。

    現在寧夏的態度變了,相應的,大家對待林霄和林可的態度,也變得比較正常了。

    “大過年的,有小孩子在挺熱鬧的。”寧媽媽雖然依舊不太高興顧修遠當初商都不商量一下,就把兩個孩子接過來的行為,不過對兩個小孩本身,倒是沒有多大的偏見。

    這時,顧夫人接過了話︰“是啊,等過兩年估計更熱鬧。”

    說者有心听者有意。

    寧夏︰“……”顧夫人這是在變相催生?

    寧家這邊三人的表情,也微微一變。

    寧媽媽蹙眉︰顧修遠這段時間的表現,確實像是一個丈夫該有的樣子了,對于寧夏的關心和維護,他們也都看在眼里。

    說顧修遠是突然開竅了,知道什麼是一個丈夫、承擔起一個家庭的責任,她信。

    如果兩個人的關系,照這個模式發展下去,她是放心的。

    可萬一要是再回到之前那樣呢?

    寧媽媽不想讓自家閨女受委屈。

    “哪年不是差不多,還是說你打算在這兒開個幼兒園?”寧媽媽回懟了一句。

    顧家眾人︰“……”好吧,這事兒他們家理虧,忍了,誰讓顧修遠之前做事太混賬。

    ——

    一頓年夜飯,吃得很熱鬧。

    飯後,顧老爺子和寧老爺子這兩個老人家堅持要守歲,還拿了一副棋,一副‘看誰熬得過誰’的架勢。

    寧夏實在不想評價這兩位老人家的幼稚行為。

    反正她沒有守歲的習慣。

    到點,寧夏便上樓去睡了。

    讓寧夏詫異的是,顧修遠居然還沒走。

    之前幾年,每次吃過年夜飯之後,顧修遠便會找個理由離開,去公司加班。

    房門口,被寧夏用一臉‘你怎麼還在這兒’的表情盯著,顧修遠有些尷尬。

    “今年沒有重要的工作,不用加班。”顧修遠解釋道。

    寧夏目光微轉︰“那你去客房?”

    雖然和顧修遠的塑料夫妻關系尚存,不過寧夏不習慣和另外一個人共用一間臥室,尤其還是個異性。

    顧修遠︰“……”我去看二老下棋。

    ——

    年後,寧夏接到的第一個通知,是‘飛天’國家發展資金發來的,對方在電話里,說是請寧夏過去談談項目的資金撥發問題。

    寧夏去了,卻沒想到竟然在這里見到了一位領導級別的人物。

    “別緊張。”對方朝著寧夏親切地說道。

    ——不緊張。

    這位幾乎每天都能在新聞聯播上看到,一點都不陌生,寧夏只是驚訝,居然會在這種情況下被接見。

    “我來,是想了解了解你的‘稀土研究’,像是這種很專業的東西我不懂,不過我想听听你作為研發者,對這個項目的認識。”

    寧夏聞言,點點頭,開始解釋︰“這個項目、以及菌種的培養目的是為了實際應用,這類方法的優勢在于解決開采污染,同時最高效率的……”

    寧夏的聲音不急不慢、態度不卑不亢,並沒有因為見到了某個大人物而怯場。

    這一份鎮定令人欣賞。

    殊不知,同樣的一番論述,寧夏在現世的時候,就面對著某位大大說過一遍。

    听寧夏介紹完,那位臉上依舊不顯山不露水,但可以從他眼中的高興之色看出,他對這個項目的期待。

    那位離開之後,又一人過來見了寧夏。

    “現在官方對這個項目很重視,寧老師好好干、”對方說著,又提醒了寧夏一句︰“最好不要隨便出國,如果實在需要,那麼最好先向官方進行報備,他們可以做些安排部署。”

    這個項目問世,注定會引起很多不安全的因素,而他們要做的是,保證寧夏的安全。

    寧夏嚴肅應下——‘意外’這種事誰都說不準哪天會來。

    當初在現世的時候,就有過專家團飛機失事的事發生,寧夏可不想成為下一批。

    ——

    寧夏被兩人護送著出來,結果卻意外的發現顧修遠竟然還在。

    她以為顧修遠和她順路,一起過來之後就去公司了。

    車上,顧修遠提到了另一件事——林雪兒和凌澤言的結婚宴會。

    被顧修遠一提醒,寧夏才想起來這兩人要結婚了。

    原小說里,男女主是在一年半以後才結婚的,不過沒有了男配們的干擾、和那些反派的攪局,男女主的感情似乎發展的更順利了。

    看著寧夏眼中的驚訝,顧修遠笑笑,遞過來一張請柬︰“凌家那邊送了邀請請柬,時間在下周五。”

    寧夏翻開請柬,上面果然印著林雪兒和凌澤言兩人的婚紗照,下面寫著邀請‘顧董和顧太太。’

    “要去嗎?”顧修遠見寧夏翻開後,問道。

    “去!”當然要去,小說大結局的名場面怎麼能錯過。

    ——

    凌家是大家族,林雪兒家卻不是,所以,兩人的婚禮不算轟動。

    至少,寧夏沒有感覺到這對男女主的婚禮,像是小說里描寫的那樣轟動全城。

    婚禮當日,寧夏穿了一身低調的淺色禮服,和顧修遠一同出席現場。

    不過,如今寧海的名聲以及寧夏本人的名聲,注定了她走到哪兒都不可能低調。

    所以,兩人一出現,便立刻引來了旁人一通熱情的寒暄。

    現場,寧夏听到太太團們在討論兩人的這場婚事。

    “這門不當戶不對的,以後可不好相處。”

    “我倒是挺為之前的安可惜的。”

    “听說是那個林雪兒懷了孩子,所以才急著結婚的。”

    ……

    這和小說里不太一樣︰沒了那些男配反派的影響,林雪兒和凌澤言兩人的感情發展的確非常順利,可似乎少了那些因素刺激,林雪兒和凌澤言的感情,也沒像小說里寫得那樣轟轟烈烈。

    見主角走近,那幾位太太趕緊岔開了話題。

    凌澤言帶著林雪兒走到寧夏和顧修遠的面前。

    “顧董、寧董,感謝二位光臨。”

    與對方二人踫了杯,寧夏也官方地說了句︰“恭喜。”

    這一次凌澤言和林雪兒結婚,寧夏正如之前所說的,給他們包了一個超大額的紅包。

    出手之大方,就連林雪兒都驚訝了︰甚至產生了動搖,之前是不是她誤會了寧夏,顧太太其實是真的誠心誠意在祝福她?

    兩人並未在婚禮上待太久。

    簡單寒暄過後,寧夏和顧修遠從婚禮現場離開。

    一路走到停車場,寧夏還顯得有些心不在焉,顧修遠拿了寧夏的外套給她披上,她似乎也沒注意到。

    實際上,寧夏此時正在和腦子里的系統對話。

    ‘現在小說男女主結婚了,HE大結局,你這個系統是不是可以功成身退了?’寧夏問道,暗暗想著︰腦子里住著一個垃圾系統,雖然不礙事,不過總覺得不安全。

    【系統︰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它還沒有反應過來,咋就結局了呢?

    【還、還有番外……】系統弱弱地說了一句︰劇情崩成這樣,連它都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寧夏皺眉︰‘那我可以告訴顧修遠,我不是之前的寧夏嗎?’

    【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

    寧夏狐疑。

    她甚至覺得這個世界只是套了一層小說的皮,實際上根本就是一個獨立完整的世界。

    很可能所謂的劇情制約根本就不存在。

    寧夏正想著。

    ‘ 噠’一聲,好像是從頭頂方向傳來的。

    下一秒,幾聲斷裂的聲響,還不等寧夏反應,她上方的鋼管和金屬結構的通風設施,一下子便垮塌了下來。
Back to Top